多多书院 >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356章 回去现代的机会
    秦凝自己的心口也在开始发疼,仿佛那不曾间断过的“咚咚咚”,开始一下一下的敲在她心上和头上,但悟空,如今是她唯一的同伴,秦凝忍着难受,尽力抱紧它:

    “悟空,再坚持一下,你抱紧我,我来,我算准了频率,我来对着它踢一脚,看看会怎么样。”

    秦凝让自己匍匐在地,慢慢的靠近那个屏幕样的东西,她等待着,观察着,想在漩涡间歇,给这个心脏样的东西踢上一脚。

    然而,悟空受不了了,它不停的在秦凝身上扭动,当屏幕上一个女孩子的脸显示过,悟空便先秦凝一步,伸出猴爪子对着屏幕挠去。

    秦凝惊了一跳,大叫一声:“悟空,不可以,会吸进去的!”

    果然,正是漩涡出现的频率,悟空猴爪子一伸,漩涡便从屏幕样的四周迅速的涌出来,形成一股很大的吸力,吸住了悟空的整条手臂。

    秦凝赶紧爬起来,死死的拽住悟空:“拉住我,拉住我!”

    悟空惊慌不已,吱吱乱叫,都不要秦凝说,不管不顾的紧紧抓住秦凝的手臂。

    漩涡吸力越来越大,卷走了悟空的半身,悟空的爪子插进了秦凝的手臂里。

    因为秦凝衣服没有了袖子,秦凝只觉得悟空的爪子像几把小剪子似的刺入她的肉,可秦凝都顾不上喊疼,只和漩涡争夺着悟空。

    好在不过一两秒的时间,漩涡松开了,得了自由的悟空却过度的惊吓,依然伸着尖利的爪子吱吱乱叫着,奋力挣脱开秦凝的手臂,指尖一甩,好些血滴从它指尖被甩出来,甩得到处都是,连秦凝的脸上也是感觉了好几下,它却几个纵跃,不知道跳到哪里去了。

    突然的松懈,也使秦凝在状似屏幕的洞壁前摔了个屁股墩,重重的跌倒了,她捂住被悟空抓伤的手臂,痛苦出声:“嘶!该死的猴子!”

    然而,就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咚咚咚”的声音,很明显的停了停,然后,却“咚咚咚咚”的乱跳起来,比刚才响,比刚才杂,比刚才震撼。

    突然乱了的节奏,把秦凝吓的在地下滚了几下,迅速的远离那圆形的屏幕洞壁。

    然后,她听见了一声叹息:“唉,轻月……你终于回来了!”

    这一声,其实非常轻,秦凝都没怎么听清楚,但却把秦凝吓得差点灵魂出窍。

    “谁?!”

    她匍匐在地,低吼出声,警惕的向四下张望。

    可是,回答她的,只有她的回音,和重新开始有节奏的“咚咚咚”的声音。

    秦凝静止着,不动,却看见那形似大屏幕的东西上面,渐渐出现一张女子的脸,十分年轻,十分灵动。

    秦凝盯着看,越看越惊讶,越看越震撼。

    她怎么觉得,这女子,是她外婆呢?

    不不,准确的说,像她外婆。

    但她记忆里的外婆,都是中年到老年的模样,而这屏幕上的女子,却不过十七八岁,正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候。

    这,是谁?

    没等秦凝想明白,叹息声又起,这次,秦凝努力竖着耳朵去听:

    “唉,轻月,造化弄人,我们错过了。

    但我积千年灵力于一处,也留下有你血脉的月泽心火镯,我知道,我总有一日,能等到你回来。

    红尘历练,我失了法力,也丢了你,我已无能为力再留下来,但你有日岢清灵镯护着,想来不会有什么大难,如今你既然能来,月泽心火镯自然也已经在你的手中,那你在这凄苦人间,也能过得安稳了,我心甚慰。

    前尘往事,莫要再怪我,如今,你来了,该看见我的心,自来都是只有你一个的,只有你一个呀!

    只是,我有我的使命,我不能置道义不顾。你生气躲着我,我也没有办法,但你的前世今生,转世因果,我都是知道的,我算过的,兜兜转转,总有一天,你,或你的血脉,会回来的。

    我开我心门等着你,若是你念着旧情,入我心门,自有你重新转世为人的机遇,我,愿意你忘了我,给你一个再世安稳。

    唉!轻月,自然,我也想过,你命运多厄,即便你前生修炼,但今生也不会太平。如果来的不是你,那,也是你的血脉后人。那我也会看在你的份上,给她一份大礼。如此,你我缘分便了了。

    轻月,来吧,入我心门,我送你回三千浮华世界,享一世荣华富贵。”

    秦凝呆呆的看着那大屏幕般的圆形东西上,开始涌动起云雾一样的东西,那鲜红色,变得越来越透明,像水波一样,似乎伸手指便能戳破,她却把背靠在山洞壁上,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喔!老天,她得到玉镯子空间,已经够诡异的了好不好?!

    现在还搞出这么个形似心脏般的山洞,还有人像是录音似的说话,讲什么前世今生,转世因果,妈妈呀,她不是在做梦吧?

    然而,显见的不是做梦,悟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吱吱”叫着抱住她胳膊。

    她胳膊上之前被悟空抓过的伤口处顿时一阵钻心似的疼,她不禁重重的“嘶”了一声。

    刚才那个声音,便又响了起来:

    “万千念想,不过一瞬间。轻月,我灵力有限,也不过能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是错过了,便再也不会改变命运了,只能留在当下的日子里,而我留下的这个心门,也将化作尘土,再也没有法力了,你,快来,快到那最繁华的世间去,快啊!”

    大屏幕似的圆形东西上,云雾缭绕,水波轻漾,隐隐的,却是秦凝记忆中前世的样子,高楼大厦纵入云霄,高档汽车油光锃亮,一些巨大广告牌上的美女穿着清凉;

    一个如秦凝外婆般的女子,隐约穿着一身公主裙般的礼服,带着闪闪发亮的首饰,华贵优雅的走在一条红毯上;

    四周都是万人敬仰的目光,人们张着嘴似乎在欢呼,无数照相机把焦距对准她,无数青年男女向她伸出手,而她回眸一笑,眼里是睥睨世人的高傲……

    那儿,便是这什么世外高人话语中的大礼?

    那儿,便是所谓的在三千浮华世界里享一世荣华富贵?

    那儿,便是回到前世,过现代化的、自由的、富足的生活?

    可是,成屹峰呢,成屹峰在哪儿?

    秦凝呆呆的看着那红色水波中的一切,她相信,如果她此时不顾一切的冲进去,应该是能回到前世的,就像她打碎镯子以后,忽然来到这七十年代一样。

    但是,她的脚步却没有挪动分毫,她只想着,如果她现在选择了回去现代,那么,成屹峰该怎么办?

    水波中的影像,越来越清晰,那年轻美貌的女子,不再像是秦凝外婆的样子,倒像极了镜子里的秦凝,她笑如春花,脸上是没有吃过任何苦的轻松,她自信骄傲,周身是富贵生活滋养的得意。

    水波也越来越透明,看起来像是薄得如一层纸,随时都要破裂的样子。

    叹息声又起:“你,终究还是那么倔强,轻月,今日一别,我们便是缘尽了。月泽早已经还给你了,今后,我对你再无亏欠,灵力也已经支撑不起我在世间停留,我心将化作尘土,从此,世间再不能留我一物,轻月,唯愿你,须臾皆欢喜,余生都是福,就此别过……”

    水波大力的涌动起来,里面的影像逐渐变成了无数的皱褶,再也看不清。

    可水波还在不断的涌动,看起来像是沸腾的水。

    秦凝忽然大喊起来:“我不是轻月!你说的,大概是我外婆,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什么,但她应该是思念你的,可她也忧郁了一辈子!”

    喊声没有得到回应,却在山洞里造成很大的回音,本如大屏幕般的东西,忽然迸裂,无数的红色液体状东西四溅,如雨。

    悟空“吱吱”怪叫着,一下子不知道跳到哪儿去了。

    秦凝本能的闭上眼,缩成一团,举起双臂遮挡自己。

    感觉有雨点般的东西打在身上,但却没有湿润衣物,也并不疼,很快,四周一切恢复了安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秦凝这才把手放下来,睁开眼。

    四周一片暗沉,再也没有了红色的光影,也安静如黑夜,没有了如心跳般的“咚咚咚”声响。

    秦凝的脚动了动,感觉脚下有东西,她俯下身摸了摸,好些像珠子似的东西,用手指捏一捏,并不太硬。

    她拿一颗上来,放在鼻端闻了闻,有一点淡淡的檀香味道,很好闻。

    秦凝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手里攥了好些珠子,就地坐下了。

    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有遗憾,有思念,有点忧伤,也有些感悟。

    刚才的一切,让她的记忆回到了年幼的时候。

    那时候,她约莫五岁,刚记事,父母还没有离婚,妈妈隔一个星期,便带她去看外婆。

    外婆永远是一副清冷冷的样子,坐在一张硬硬的红木椅子上,看到秦凝,最激动的时候,也不过是极浅的一个微笑。

    但是外婆有一个十分经典的动作,那就是,只要右手有空,便会轻轻的转动左手的青玉镯子,那一刻,她低低的颔首,嘴角轻勾,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美。

    也就是外婆的这副样子,才使秦凝觉得,外婆脸上冷漠,心一定是柔软的。

    如今回想起来,外婆一定是在思念她的爱人。

    可惜,外婆从不说起往事,连妈妈都不知道外婆的过往,更不要说秦凝了。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外婆早已经过世,这个什么有千年灵力的高人,不管是通过什么法子给外婆留言,外婆都是听不到了。

    外婆是思念了一辈子的呀!

    而这个什么高人,也是十分怀念的吧?

    那又何必呢?

    感情的事,还是应该尽早说开,而不是相互之间各自藏着心事,最终自己徒留遗憾,也给后人带来不良的心理状态。

    说到来,秦凝妈妈,是很受外婆影响的,内向,自卑,有话不敢说,有苦不敢言,表现到婚姻里,便极度的忍让,以至于最终婚姻是失败的,人也很忧郁,最终早亡。

    而秦凝的曾经,也一直对感情和婚姻恐惧,追根溯源,多少和上两代女人的性格有关。

    好在,两世为人,她遇见成屹峰,成屹峰外表嚣张,内心执着,对待世事洞明,感情上却很纯真,这,正是秦凝需要的。

    所以,她才不要回到前世去。

    前世已经没有亲人,前世也没有成屹峰,那么,即便能富可敌国、荣华一世,又怎么样呢?

    她不稀罕。

    她就想留在这个七十年代,和爱她的,关心她的人一起幸福。

    秦凝忽的站了起来,一想到成屹峰,她想马上离开山洞,也不知道现在外面是几点了,她现在到底该怎么出去呢?

    “悟空!悟空!”

    秦凝提高声音喊了几声,但没有听见悟空的回答。

    秦凝不禁气哼哼的自言自语:“笨猴子,抓伤了我,竟然溜了,也不知道跑那儿去了。”

    她说着话,下意识的撸了撸刚才被悟空抓伤的手臂,可是……

    咦?怎么不疼了?

    秦凝的手顿在手臂上,又上下撸了几下,真的一点都不疼了。

    奇怪,难道她记错了,不是左手,是右手?

    秦凝把手里的珠子随便一撒,腾出手来在右手上也撸了几下,也毫无痛感。

    洞里暗沉沉的,秦凝也看不清自己的手臂,只好算了,只摸索着洞壁,开始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低喊:“悟空,悟空,快出来,没事了。”

    终于,猴子“吱吱”叫着跳了出来:“主子,饿!”

    “悟空,别说了,我也饿,你还吃了两三个包子呢,我都没吃上,走,现在像进来时那样,我们找,有布条子的洞口我们才进去,看能不能出去。”

    秦凝带着悟空摸索着走了一会儿,很快发现,出去比进来容易多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来时觉得有好多好多洞口,这会儿出去,却很明显的,只有一个通道了。

    虽然是兜兜转转的通道,但不是像来时那样的迷宫状了,所以,虽然在黑暗中,秦凝带着猴子很快便到了最初跌进来的那处洞口。
多多书院 >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