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重生之继母难当 > 重生之继母难当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161章
    府里一片素白, 到处都挂着白布,灯笼上黑『色』的奠字压的人心里沉甸甸的。来来往往的人带进来的小风,将门口火盆里的小火苗扇的一扑一扑的。

    黑『色』的棺材放在正中间,前面是牌位。楚阳跪在旁边,时间太长了,他的双腿有些发麻, 他忍不住动了动,就遭到旁边人的呵斥:“动什么动!你爹都死了,你都不能恭敬的送他最后一程吗?”

    楚阳有些生气,他爹活的好好的, 怎么就死了?

    他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天天都做这种不吉利的梦。前天晚上, 是梦见亲姐姐楚瑶死了,昨天晚上, 是梦见继母乔氏死了, 今天晚上就轮到亲爹了。

    说实话, 他觉得自己有点儿大不敬, 人都说,这梦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 这才得来的,无缘无故的, 他怎么就会梦见死了这么多人呢?

    大姐就算了, 反正年少就没了。可继母和亲爹, 哪个对他也不差,他怎么就会想到他们死了呢?他敢发誓,自己平日里,是绝对没想过这种事情的。可偏偏,这梦就跟那鬼影一样,时不时的就钻过来让他心梗一下。

    后来他也只能劝解自己,梦境都是反的,都是不真实的。

    就像是他姐姐吧,那是年少没及笄就过世了的,那梦里,却是在陈家遭受了折磨,最后生病没人给请大夫过世的。她那么厌恶陈家,怎么可能会嫁到陈家?再者,表哥也不是那样的人啊。

    劝慰自己是假的了,这心里才稍微好受了点儿。

    这次知道还是梦境,楚阳索『性』就不着急醒过来了,反正,就算他着急也没办法,该什么时候醒过来,还是会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他顺着梦里的楚阳的眼神往旁边看了一下,出言训斥他的,是他二叔。

    楚阳没做声,又继续转过头盯着棺材看了。这个梦里,也不知道亲爹是怎么过世的,和上一个梦境里的继母一样,是病死的?

    “这楚侯爷,也真是可怜,一双儿女,俱都不成器,两个弟弟也没什么大出息,他这一过世,这侯府,怕是早晚要没落了。”

    双腿跪的实在是受不住了,楚阳就打算起身到外面去转转,然后,就不小心听了背后言。

    一双子女?这梦里的继母没生孩子吗?他明明还有一双弟妹的。还有,两个弟弟没出息是怎么回事儿?他那两个叔叔,虽然没有位高权重,但走在外面,也是要被喊一声大人的,怎么就没出息了?

    多少人,想当官儿还当不上呢。

    “是啊,别看楚侯爷自己本事,可这家里,终归还是没捋清楚,他这一走,哎,后继无人啊。楚家的二老爷,好『色』贪财,楚家的三老爷,折了个闺女在宫里,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皇上,好好一个国丈爷,现在也是白身了。”

    外面还有人议论,楚阳听的一脑袋的雾水,这梦里的侯府,不是他家吧?他这次是不是梦见了别人家的事儿?可刚才那二叔,和他亲二叔长的可真像。

    “不好了,大少爷,外面来了许多官兵!”楚阳正怀疑,就见小厮冲进来,一脸的惊慌,他没避着人,于是这院内,瞬间就『乱』了。

    来吊唁的都慌慌忙忙的起身,一股脑的往外面走。里面的女眷都惊慌失措,哭声吵闹声从房门内传出来。二老爷和三老爷跑的连麻衣都掉下来了:“什么官兵?哪儿来的官兵?”

    楚阳也不知道,他『迷』茫的摇头,然后就瞧见一个略有些眼熟的人手里拿着明黄『色』的绢布,身后带着穿盔甲的兵丁,一脸漠然的走了进来。

    这人,他也眼熟的很,不就是阿瑾妹妹的夫婿,自己的妹婿吗?这梦里,还有他掺和啊。

    没等楚阳上去和人家联络感情,那人就一摆手,展开了手里的绢布:“楚阳接旨,伯爷,您请吧。”楚侯爷过世,楚阳继承爵位,这爵位往下降一级,楚阳就成了伯爷了。

    一院子的男人女人赶紧跪下。

    梦里的刘云峰开始一字一句的念圣旨,是夺爵的圣旨。也不光夺爵,还有斥责整个侯府的,里面罪状不少,楚家几乎人人有份儿。

    有人状告楚阳强抢民女,京府尹查过之后定了楚阳的罪。

    二老爷是收敛钱财,在楚侯爷活着的时候参与了卖官鬻爵。

    三老爷是仗势欺人,在宫里的皇后没病逝的时候,收取了大笔的贿赂银钱,用低价买了城外的良田。

    甚至连着下面的楚郴等人,也都有罪状定下来。

    圣旨上表示,看在楚侯爷刚过世的面子上,只夺爵,然后收受的贿赂强要的银钱都收缴国库,收缴清楚了,就不治罪。

    楚阳哪儿知道自家收受了多少贿赂,侯府没分家,二房三房的那债,也要摊在大房头上。刘云峰带着士兵在库房里走了一趟,然后出来说银子不够。于是,就拿了这侯府做抵债。

    梦里的楚阳都有些傻眼,他这梦境还不到一天呢,侯府就被抄家了?连个房子都没能留下来?不太对吧?他记得自家继母理财有方,家里除了这侯府,应该还有别的院子的吧?

    然而没有,梦境里,二老爷和三老爷很快就各自带着家人往别处去了,转眼就只剩下楚阳夫妻俩了,哦,对了,这梦里的妻子,楚阳也是不认识的。

    再然后,妻子也被人接走了,就好像一眨眼,这天地间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最后他不会做生意,没力气去苦工,又不会别的生计,慢慢就沦落成乞丐了。

    这梦境,也实在是太凄惨了点儿,楚阳在梦里都快哭了,虽然是梦,但那乞丐不管是冷了还是饿了,他自己都是能感觉的到的啊。这滋味,真的,他都没受过这样的罪。

    这梦到底什么意思来着?就是为了让他来吃苦的吗?

    “大爷,快醒醒!时间快到了!”眼看他要饿的受不住了,耳边忽然传来喊声,梦里的楚阳一激灵,就像是烟花一样,瞬间炸开消散了,然后意识回笼,他慢慢的感觉到,有人正在推自己的身体。

    “呵,吓死我了,你这冷不丁的一睁眼。”他懵的睁开眼,就听见有人在抱怨,抬头,是他媳『妇』儿,这个熟悉,真是他媳『妇』儿,看来,是从梦里出来了。

    “你快些起来吧,娘将张姨娘和梅姨娘的事儿交给你了,你今儿要是做不好,娘那里是不好交代的,这眼看快要吉时,你再不更衣就来不及了。”他的真媳『妇』儿顺手给他扔过来一身衣服。

    楚阳虽然从梦里回来了,也确认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了,但脑子还是有些懵:“娘将什么事儿交给我了?”

    “就是张栋和刘蓉的婚事!”王少夫人戳戳楚阳的脑门,有些疑『惑』:“你昨儿晚上还说的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忘记了?”

    楚阳这才慢慢想起来,张栋是张姨娘收养的儿子,刘蓉是梅姨娘收养的女儿。因着楚侯爷不去她们两个的院子,她们就自己关着门来养小儿女,这两个小儿女呢,又是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这不,到了年纪,就顺理成章的,彼此有了情谊。

    张姨娘和梅姨娘一商量,都觉得彼此还能再相处,于是就应下了这婚事,并且请了继母乔氏做媒。

    乔氏的意思呢,两个姨娘早些年没有功劳爷有苦劳,这两个孩子是替着侯府奉养姨娘了,所以侯府决不能亏待了这两个孩子,于是就将准备婚礼这事儿交给了楚阳,交代他是务必要办好的。

    “哦哦哦,我想起来,刚才是睡糊涂了。”楚阳忙拍拍脑袋,赶紧起身:“我昨儿已经让人买了各『色』家具,新房也已经收拾妥当了,今儿只等他们两个成了亲,送到新房子那边就成了,并不很耽误事儿。”

    张栋的聘礼,楚阳给增添了一两件儿东西。刘蓉的嫁妆,楚阳也给增添了一些。两边不偏不倚,都给置办了些。最后还掏钱买了个小院子,当然和侯府距离不算近,侯府这边地价贵,贵人多,就算买得起,他们也是住不起的。

    张栋现下,也不过是个小秀才。

    买的是稍微远些的地方,房子里家具什么的,也都是楚阳给准备的。可以说,一应俱全,楚阳准备的是很周到了。

    只等他们两个今儿拜了堂,再到楚侯爷和乔柔面前请个安行个礼,这事儿就算是完了的。

    至于楚阳,好人做到底,他今儿是要去支应一下婚宴的,帮着新郎挡个酒什么的,对外也表示一下侯府的态度——张栋是侯府出来的人,日后看在侯府的面子上,也给张栋个面子。

    人脉嘛,不都是这样经营起来的吗?

    楚阳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婚宴的时间,一边彻底将刚才的梦境给丢到爪哇国去了,什么破梦啊,太不吉利了!他侯府正蒸蒸日上呢,爹身体硬朗,继母注重养生,妹妹在民间素有善人名声,弟弟在外面也有了爵位功劳,二叔三叔虽然没当大官儿,但也是官老爷。

    至于他自己,虽然没本事,但至少能守城,肯定不会和梦里一样去强抢什么民女——开玩笑,王家又不是吃素的,他敢去抢别的民女吗?

    所以啊,这侯府,定是不会和梦里的一样下场的。

    梦境都是反的,都是反的,都是反的!

    心里连着念叨十遍,楚阳终于换好了衣服,挺胸抬头的亲一下自家真媳『妇』儿:“那我去忙了,娘那边,你多去问问,有什么要伺候的,就多搭把手。”

    王少夫人笑眯眯的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快些去,也快些回,也别傻乎乎的光喝酒,多少掺点儿水,糊弄一下就行了。”

    伸手『摸』『摸』肚子,王少夫人决定,这个惊喜还是等他晚上回来再说吧,希望这次是闺女,要还是臭小子,那可真是要闹腾死了。一天天的,这日子过的也挺快的。 161
多多书院 > 重生之继母难当 > 重生之继母难当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