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重生之继母难当 > 重生之继母难当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150章
    人死如灯灭, 老太太不管生前如何,这一闭眼,那些个和乔柔之间的嫌隙龃龉, 就全都随着她的死亡灰飞烟灭了。楚侯爷人到中年没了亲娘,不过一天时间, 就变得沧桑起来,像是老了十岁。

    然而, 他却是不能沉浸在悲痛里的。老太太这一过世,侯府要忙的事情就多了, 要通知还在外面的二老爷和三老爷, 还要找在游学的楚阳, 给亲朋好友去讣告, 再在府里搭灵棚。

    半个月之后,全家的人都到齐了,丧事是才开始办的。

    三老爷是最郁闷的一个,他这边才刚上任不到一个月,这嫡母过世, 一守孝就是三年, 三年过去,朝堂上谁还能记得起他?

    “我瞧着我这是没当官儿的命了,索『性』日后,就老老实实的经营那茶馆吧。”等丧礼过了, 三老爷就很是颓废的和三*屏蔽的关键字*商量:“至于这当官什么的, 日后, 就寄托在儿子身上了,反正咱们侯府没分家,日后也不愁吃穿,我也犯不着再去折腾什么了。”

    三*屏蔽的关键字*倒是觉得三老爷太过于悲观了:“你现下也不过三十来岁,再过三年也还不到四十,那史书上,五六十才开始做官的也不是没有,你怎么就不能学学人家呢?正好这三年,你也可以静下心来多学点儿东西,日后起复了,也才更有底气一些。再者,你都不上进,你怎么去教导儿子上进?”

    正说着话,有小厮在外面通报,说是楚侯爷找。三老爷忙整理了衣服,跟着小厮往前面楚侯爷的书房去。

    他到的时候,二老爷也在了。到底是亲娘,二老爷和楚侯爷这段时间都是瘦了一大圈的,脸『色』都看着有些发黑了,那是累出来的,不是晒黑的。

    “大哥,可是有事儿?”也没怎么寒暄,三老爷就直接问道。

    楚侯爷点点头:“找你们过来,是想问问你们,扶灵回乡的事情。我昨儿给皇上递了帖子,想要回乡守孝,你二哥这边呢,也是要跟着回去的,但咱们府里不能不留人,我就想着,你是不是留下来,等过了周年祭,我和你二哥就会回来了。”

    三老爷忙摆手:“怎么能是我留下来呢?我也正想和大哥说呢,我也想回乡下,我想闭门读书,安安生生的将自己的学识提高一些,前些年光顾着做生意了,这次上任,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他解释道,顿了顿,又笑道:“再者,若是大哥不在京城,只我在,那谁会给我们侯府面子?等日后出孝了,我和二哥,还盼着能再起复呢。”

    说不想当官儿那是假的,当个商人能赚钱确实是挺让人眼红的,可商人赚再多,能在百姓之间赢来尊重吗?更何况,商人的银钱,也不过是几件衣服,几道珍馐,几个美人。可这些,他侯府三老爷又不是享受不到。

    做人呐,还是应该有个信念和目标的。他读书这么些年,也不是为了去经商的。最最重要的是,他在经商这方面,也没太高的天赋啊,就说那茶馆吧,能赚钱还不得亏了大哥大嫂给出的主意?不得亏了那茶馆的位置很方便?不得亏了他带过去的读书人多吗?

    可若是没有侯府三老爷的身份,他凭什么拿到那茶馆?没有侯府三老爷的身份,那些读书人凭什么会给他一个面子?

    但是侯府三老爷的身份,他又能用多久?没了老太太,这侯府,大约早晚是要分家的。

    二老爷也点头:“大哥还是留在京城比较好,咱们总得有人知道京城里的各种消息,我和老三都是蠢笨的,朝堂上若是有了什么信息我们打探不到,日后岂不是对侯府很不利?”

    兄弟俩都劝着楚侯爷,说句冷血点儿的,过世的人已经过世了,活着的人还是要继续往前走的。老太太过世,兄弟三个当然都是很伤心难过的,可老太太毕竟那么大年纪了,又常年卧病,本身,兄弟三个就不是没有心理准备的。

    为长辈守孝当然是要诚心,可在守孝之外,养家糊口也是责任。

    “要不然,咱们都扶灵回乡,等过了热孝,大哥再和大嫂一起回来?”二老爷瞧着楚侯爷不是很愿意的样子,就想了个折中的法子:“过了热孝,咱们也是能偶尔出门了。”

    等过了周年祭,也就可以随便出门了。

    “再者,阿瑜的婚事也耽误不得,现下咱们守孝,若是不在京城,万一要错过好人家了呢?”三老爷也跟着劝道,闺女明年正该及笄呢,这丧事一耽误,总不能不说亲吧?

    否则等出了孝……虽说孙子辈的是一年多,但到底十五六了,再说亲就有点儿着急了。

    三老爷自己认识的人不多,再加上楚玥的婚事也是乔柔帮忙看下的,就打算将楚瑜的婚事,也交给了乔柔。

    这点儿乔柔倒是不会推辞的,毕竟是一家子,楚玥和楚瑜嫁得好了,将来对侯府也是多有帮助的。她连个三房亲戚家的女孩子都能照顾到,现下自家亲侄女儿,怎么可能会慢待了?

    “还有孩子们的功课,也耽误不得。”二老爷继续说道,乡下的先生,哪儿有京城的好啊?他们若是都回去守孝,孩子们也肯定要带着的,到时候耽误了功课怎么办?

    你一言我一语的,很快楚侯爷就有些动摇了。二老爷和三老爷对视了一眼,就赶紧加大筹码:“再者,小侄子年纪小,也经不住奔波劳累,可一直丢在京城,大哥和大嫂就能放心吗?”

    这点儿确实是个问题,这年头,小孩子能站住的,可不多。他这好不容易得了两个儿子,小儿子不到三岁,还真是不好跟着到处跑,但又不能长时间和父母分离。

    家仆照顾的再精心,有父母照看的好吗?

    “那行,那就咱们一起扶灵回乡,热孝之后,我和你们大嫂再回来。”楚侯爷拍板决定,说完这第一个话题,再开启第二个:“老二的差事,现在是落到了谁手里?”

    临走之前,还得先将官场上的事情给安排明白了。

    “李家那边,最近可有来往?二弟妹那边,你还是要上心些,不要 因为二弟妹只是个女子,就放任不管,这古往今来,坏事儿的都是从内宅开始的。”

    “老三的差事,现下是没人出头接手,你也不用着急,我瞧着皇上是有大志向的,你这三年,多找一些那地方的资料书籍,多看看,上点儿心,等回头,吏部考核,我给你找找人。乔家那边,乔老爷子的身体瞧着还硬朗的很,日后总有依靠乔家的时候的。”

    三家姻亲,现在也就乔家能靠的上了。哦,到时候要是刘家姑娘笼络住了程大少,那就多了一门靠得住的姻亲了。

    但愿三年时间,足够程大少成长的。

    “所以临行之前,你们都要写好帖子,该道别的道别。”他们有孝在身,自是不好上门去拜访的。

    二老爷两个都应了下来,既然是要回乡下住三年,这要收拾的行李可就不是一点儿半点儿了。楚侯爷又说了些别的事情,也不耽误他们两个时间,就摆摆手让人回去了。

    回头将兄弟三个商量好的决定和乔柔说了一下,乔柔也是赞同热孝之后就回来的,她毕竟生在京城长在京城,常年住乡下是肯定会不习惯的。守孝这种事情,心意在就行,没必要非得要拘在哪个地方。

    “公婆是不是要合葬?”乔柔问起了别的事儿,楚侯爷点头:“是该合葬,回去了该请阴阳先生的。这些事情,你不用劳神,你只安排好几个孩子就行了。”

    既然楚侯爷有安排,那乔柔就当真不去费神了。

    又收拾行李又安排车马,真等扶灵回乡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本来楚侯爷是要将小儿子给留下来的,毕竟年纪小,但乔柔觉得她儿子身子骨还行,再加上整个侯府的贤子孝孙都回去,他若是不回,日后怕是也是一桩官司,索『性』也就带了去。

    热孝之后,楚侯爷带着乔柔重新回京。因着要守孝,楚家索『性』关门闭户,只楚侯爷夫妻俩,带着一群孩子自在府里过悠闲日子。

    但说悠闲吧,也悠闲不到哪儿去。这朝堂上的事情,楚侯爷还是时时让人打听的。

    头一年,皇上守孝满一年。天子守孝本就和民间不同,本来朝臣们也是不赞成皇上守孝一年的,但皇上坚持,那就没办法了,现在既然一年时间到了,那提醒皇上的折子就跟雪花片一样。

    一个是提醒皇上册封后宫,程侧妃这贵妃的名头喊了多久了,再不给个名册,那就有点儿太说不过去了,毕竟那是生了皇长子的。

    第二就是选秀的事儿了。先皇在的时候,为了生孩子,宫里光是嫔以上的,就有十多个。先皇再往上,那后宫更是人数众多。到了现在皇上,满打满算,加上皇后,总共四个,实在是太少了点儿。

    虽有了皇长子,但皇长子才两岁,不到那七八岁,谁也不敢保证说这孩子就是站住了。为了保险,那当然是皇上生越多的孩子越好的。

    再者,后宫女子多了,别的家族也才能受益啊。指不定将来的天子,会出在谁家女孩儿的肚子里呢。

    却没想到这些折子虽然到了皇上面前,皇上却是很不当回事儿,直接将选秀这一类的折子给挑出来扔一边去了,连看都没看,倒是册封后宫的折子被留下来了。

    一来二去,大家就都知道皇上的态度了。

    于是,程侧妃的贵妃位置,这次是当真坐稳了,金册下来了,礼仪走了一遍,金冠也给发下来了。接下来的是李庶妃,直接被册封为淑妃。剩下一个庶妃,因为没有孕育子嗣,只得了个嫔位。

    皇上并不愿意选秀,朝堂上争吵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就安静下来了。没办法啊,皇上不要他们总不能将闺女带到宫女扔下就完事儿吧?也不能将皇上打晕了去成就好事儿吧?找皇后也没办法啊,皇后一向是听皇上的,怎么可能会就这种事情和皇上作对?

    找贵妃就更不行了,贵妃有儿子。只她一个人有儿子,所以现在,她是万不能和朝臣们走的太近的。

    当年也就是为了一个程大少,否则,就是侯府,贵妃娘娘都是不愿意多接近的。自打刘姑娘进门之后,楚家守孝,贵妃娘娘可不就再也不召见乔柔了吗?

    大家都不是蠢笨之人,各有各的立场。所以没办法的情况下,那些想送闺女进宫的,也就只能是消停下来了。

    三年守孝,转眼就过去了。

    这三年的孝期一满,首先侯府要办的,就是楚玥的婚事。楚玥已经是十七岁了,这个年纪正好嫁人。侯府呢,也正好借着这喜事儿,重新和京城众人招呼一声——楚家的人除孝了,不管是官场上还是亲朋好友,该往来的都该走动起来了。

    “三弟的差事,还是原先的那件儿。”等楚玥的婚事办好,楚侯爷就领着两个弟弟去吏部销了假,顺便走动了几日,先将二老爷和三老爷的差事给落实好了。

    二老爷的差事则是换了个,他之前在那穷苦之地干了一年左右,也算是稍微出了点儿效果。贫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他这边一守孝,就另外有人盯上了那地方,现下,那地方已经是别人的政绩了。所以,二老爷是只能换一个差事的。

    三老爷是外放,二老爷则是留在了京城。

    至于楚侯爷,一时之间,并没有什么地方能安置。一开始呢,他就是个兵部最大的官儿了,现在回来了,总不好再将官职降低一些吧?但那位置又十分紧要,楚侯爷一守孝,这地方就已经是别人的了,他现在回来,别人也不可能给他腾地方。

    但新的官职吧,再高点儿的,暂时也还没有。

    幸好楚侯爷向来能干,又得皇上圣心,再加上乔老爷子还在朝堂上,所以没几日,皇上也就想起来楚侯爷这人了。过了几日,也就是七月底,还特意将楚侯爷给叫到宫里说话去了。

    楚侯爷回府之后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对,乔柔一边翻看手里的册子,一边疑『惑』:“侯爷这是怎么了?瞧着有些不高兴?可是在宫里受委屈了?还是说,起复的事情不顺利?”

    顿了顿,乔柔又说道:“就是起复的事情不顺利也无妨,阿阳年纪不小了,今年秋闱,指不定能中,到时候,你多费些心思。”楚阳也有十五岁了,本来成绩是只一般般的,但这两年闭门念书,倒是有不少长进。

    乔柔的意思就是先去试试,能中就好,不能中也没关系,反正他年纪小。就是中了,接下来三年也是不能参加春闱的。毕竟年幼,秀才和举人要念的书可是大不相同的。

    楚侯爷略停顿了片刻才问道:“你以前曾说过,若是有机会,也想和明心真人一样,出门到处走走的,现下这话,可还算数?”

    这话题说的就有点儿意思了,乔柔放下手里的册子,转头看楚侯爷,神『色』带了几分认真:“自然是算数的,侯爷这话,莫非是有了这样的机会?”

    “是,皇上今儿叫我进宫,是为了一件事儿。我之前曾和你说过,皇上有意开海禁。”实际上海禁就是开的,民间船队想出海也可以,但并无正规海军护送之类的。

    皇上的意思,就是正式将这海上贸易给纳入到税收里来。正式的将这海上的事儿,当成正经事儿。那这第一件儿,就是训练海军,建立官方海岸口了。

    但这些事儿都不是简单事儿,训练海军三五年才有可能出效果。建立海岸口,那更是和民间商人争夺利益,天高皇帝远的,若是各地豪强做些什么,你官方的海岸口建立的再好,没有船队靠岸,照样是白搭了。

    再者,还有这海上的贸易,也该整理出相关的政策了,要怎么做交易,在哪儿做交易,若是这交易影响到两国之间的邦交又要如何,做好了交易之后纳税多少,这些全都是要解决的问题。

    皇上的意思就是让楚侯爷到广东这一代,仔细的调查一番,然后拿出合理的方案来。皇上给了楚侯爷三年时间,三年之内,若是楚侯爷能做出政绩,将来这一摊子的事情,大约就要全交给楚侯爷了。

    但楚侯爷要是做不出政绩来,想要官复原职是不可能了,大约是会被调到某个冷门部门去。

    “广东那边,我是去也没去过的,不能给你保证到了那边,你会生活的比在京城更好。再者,那边的话,和咱们京城话也不一样,你听不懂就不能和人来往,就少了很多乐趣。”楚侯爷和乔柔一一解释:“还有生活习惯,也大不相同,我怕你到时候会不习惯。另外那边天气炎热,去了那边你是连冰水冰果子都吃不上的。”

    因为没冰块。

    “三年呢,指不定你回来就被晒的特别黑了。”楚侯爷继续说道,乔柔一开始还有些被唬住了,但慢慢的,脸上就『露』出几分笑意来,只看着楚侯爷不做声。

    楚侯爷拉拉杂杂的说了半天,再次问道:“你若是不愿意去,就带着孩子们留在府里,我自去就行,三年很快就能过完的。我一个人,倒还自在些,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楚侯爷的情绪还是肉眼可见的低落下来——一个大男人,自己出来生活,说不定白日里忙到深更半夜才能回家,家里没个媳『妇』儿会是个什么待遇?白天出门的衣服没人打理,晚上回来被褥冰冷,生病难受无人过问,吃苦受罪没人安慰。连个天伦之乐都享受不到,那叫一个凄惨啊。

    楚侯爷脑子里稍微想一想就能描绘出这样的画面来,实在是,太让人同情了。

    乔柔忍不住笑道:“谁说我不去?我既然说过想出去走走的,有了这样的机会,岂能放过?皇上可有说让你何时出发?”

    楚侯爷将乔柔的手抓在掌心:“你真愿意和我一起去?路途很遥远,马车颠簸,一路上走的人很不舒服,你也愿意?”

    “愿意愿意,不用你将各种苦处再说一遍儿了,我之前跟着你回乡下的时候,不也是路途遥远吗?”乔柔说道,拍了拍楚侯爷的背:“我这就收拾行李,只是,孩子们带不带?”

    “你看呢?”楚侯爷有些犹豫,乔柔顿了顿拍板:“都带去吧,就是阿阳不好带去了,他今年要参加秋闱呢,不如这样,你先自己去,到时候将宅子什么的打理好,我在这儿照看阿阳科举,等考完了,不管中不中,我都带着阿阳过去,毕竟读万卷书不如行*屏蔽的关键字*路,阿阳之前的游学也没走完,这会儿正好也跟着出去见见世面。”

    “那我先过去?”皇上那边事情要紧,楚侯爷总不能再等着儿子科举完,思量半天,也只能是同意乔柔的计划,他自己先带着小厮去找好宅子。

    虽说有衙门官宅,但那官宅里可没有下人。他得找精通官话的下人,还有官宅里的家具什么的,也要准备。他提前弄好了,媳『妇』儿女过去了,也就不用那么繁忙了。

    夫妻俩商议好,当天就开始准备行李了。

    楚侯爷的简单,就带上衣服银票,乔柔后面准备的就复杂很多了,各种他们用习惯了生活器具,还有到了广东要打点上下的礼物。

    中秋刚过,秋闱就开始了。楚阳的东西是一早就准备好了的,乔柔特意询问了自家弟弟乔宇,笔墨纸砚还有衣服食物,都准备的十分妥帖,天不亮,就让马车送了楚阳到考试场地。

    秋闱分三场,一场三天。当然,你提前写完了,也可以提前出来。不过,除非是天纵英才,否则,大家都是规规矩矩的守着时间来答卷的,少有早早就交卷的。

    楚阳年少,身子骨也还算是强壮,三天出来一回,乔柔也不问他什么,只管让人伺候他睡觉休息。九天下来,人也没见消瘦,也可能是终于考完心神放松,看着竟然还比以往更自在精神了些。

    如此又等了十多天,到了放榜的日子。乔柔一早就命人打探去了,这边还要安抚终于焦躁起来的楚阳:“你年纪小,就算是这科不中也没关系,咱们过两天就出发去广东,到时候你再精心读书三年,下次是必定会中的。到时候我和你爹再给你说一门亲,那可就是双喜临门!人生大小登科,可比现在喜庆多了。”

    说到成亲,楚阳脸一红,也总算是暂且将这心思从放榜上挪开了一点点儿。 161
多多书院 > 重生之继母难当 > 重生之继母难当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