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重生之继母难当 > 重生之继母难当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111章
    乔柔一边『揉』着脑袋, 一边叫了盼夏过来:“你去找人问问大姑娘身边的人, 看她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间多不多, 嗯,超过半个时辰,不, 超过一炷香的时间都算, 有多少次, 每次都是在什么时候。她独处的时候,有没有别的不太正常的情况。”

    她也是昨天晚上刚想起来的, 楚陌这孩子都能通过钻狗洞从侯府里离家出走, 那楚瑶要是想不惊动别人就离开侯府, 是不是也能选择这个办法?

    侯府的院子不少,当年这宅子被赏赐下来的时候, 这府里的男主人还是个国公呢, 只不过随着爵位的传递,到楚侯爷这一代,才是成了侯爷的。再到楚阳这一代,估计还要往下落, 三代之后, 必定就没爵位了。

    所以乔柔向来是不盯着这爵位看的, 又不是子子孙孙无穷尽的,何必要花费这个心血呢?

    扯远了, 还是先说这宅子, 因着当年是一个国公爷的宅邸, 所以,这院子大的很。但后来吧,到了楚侯爷,因为爵位下降了,所以有些地方,就超出了规矩了。

    楚侯爷是个守规矩的,那不能住的院子自然是要封起来的。另外也是因为侯府并没有那么多的人口,若是大家都分开住呢,那需要的下人也多了,不必要的花销也会增多。

    身为一个有长久眼光的侯爷,楚侯爷自然是不愿意让自家落败下来的。

    不合规矩的,暂时没人住的,都是一把锁给锁上去的。也没人修葺,也没人打扫,也没人多去关注。也就小孩子,精力旺盛,因着出门的机会少,就将自家的府邸当成藏宝洞,这儿钻一下,那儿钻一下的,发现狗洞什么的,那就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乔柔以前是没往这上面想的,因为她小时候也没钻过狗洞,她的闺女楚瑾也不是个喜欢钻狗洞的。

    “姑娘的衣服,肯定是她们这些个小丫鬟清洗的,再问问,有没有什么时候,衣服是特别不干净的。”乔柔又补充道,盼夏忙应了一声,将手头上的事情交给了盼秋,就赶紧的按照乔柔的吩咐去打听事情去了。

    乔柔这边另外找来了前院的管家:“带着几个小厮,将那些锁着的院子,都给查探一遍,但凡是有狗洞的,都报上来,回头走账上,你们将这狗洞,给修补起来。另外留意一番,钻过人的狗洞,应该是和别处不一样的,那些地方像是有人进进出出的,都报上来。”

    内院肯定是不能让小厮们排查了,于是乔柔找了陈嬷嬷。有陈嬷嬷领头,不管是谁都拒绝不了。

    当然,内院出现狗洞的可能『性』也很小。毕竟都是被圈在侯府最中心的,就算是有狗洞,钻出来也到不了外院,白浪费力气。但凡事在没有亲自查看之前,都不能完全保证,万一是有人想钻个狗洞走个捷径呢?

    正门走不出,那可不就选择了别的路吗?

    乔柔将这些安排妥当,越发的脑袋有些疼了。就算是现在查出来楚瑶真是钻狗洞出来的,怕是也有些于事无补了,楚瑶该做的事情,说不定都已经做完了。

    不不不,她不能有这么丧气的想法。就像是楚侯爷说的,谋反这种事情,要么有钱财,要么有兵丁,否则,书生造反十年不成,楚瑶也不见得就有书生的头脑。再加上现在敦郡王府也已经被抓了,说明楚瑶做的事情,十有**是不成功的,那么,就还有弥补的余地。

    乔柔摆摆手,示意盼秋不用给她『揉』按了:“你去找楚瑜来一趟,我问问三房的情况。”

    盼秋忙应了,让个小丫鬟去请了楚瑜。

    楚瑜脸『色』有些不太好,像是熬夜了。乔柔估『摸』着她是半晚上没睡觉,大约是教训楚陌去了。

    “来坐下。”乔柔招招手:“楚陌这会儿怎么样了?还有没有闹脾气?实在不行,我再找人和他讲讲道理?”

    “大伯母费心了,这会儿他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楚瑜忙说道,略有些尴尬:“都是我看管不严,这才让楚陌做了错事儿,倒是要劳累大伯母为我们『操』心,楚瑜实在是,心里惭愧。”

    一边说,一边赶紧的起身,又给乔柔行礼。

    乔柔摆摆手:“一家子骨肉,我怎么也不会看着你们出事儿的。再说了,你爹娘临走之前将你们交给我,若是你们在我手上出事儿了,我日后怎么和你们父母交代?我知道你们姐弟呢,定然是为你们父亲的事情着急,我今儿找你来,也是为了这事儿的。”

    “我若是不和你说明白,就怕楚陌再一个冲动,作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你是三房长女,所以这事儿,我只能找你说。”乔柔抿了抿唇,递给楚瑜一杯茶:“当然,你也别紧张,咱们侯府没分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到最坏的时候,你两个伯父都肯定不会放弃你们父亲的。”

    “你爹和敦郡王府来往的事情,你娘可曾和你提过?”乔柔问道,楚瑜皱眉想了一会儿,摇头:“并不曾,爹娘都很少说外面的事情。”

    “你的婚事,你娘有给你透漏过什么吗?”乔柔又问道,楚瑜脸『色』就变了变:“也没有,大伯母,是和我有关系吗?”

    “敦郡王府曾玩笑一样说和定亲的话。”乔柔也不隐瞒,楚瑜脸上血『色』尽褪,眼神都带上了几分惶恐无助:“定亲?我娘没有和我说过这样的话,我什么样的身份,敦郡王府什么样的身份,这样的人家,之前,之前,怎么可能会轮的上我?”

    一个是郡王府,本朝唯一的郡王府,皇上虽说不是将敦郡王当亲兄弟,但对这堂兄弟也算是情分不薄。

    楚瑜虽然是三房嫡长女,但三房是侯府庶出。若说是楚瑶,这亲事还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但对楚瑜来说,那就是有点儿遥不可及了。

    可为什么这样门不当户不对的婚事 ,会被敦郡王府提出来呢?这样一想,楚瑜就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从胸腔里面跳出来了,不是激动的,是吓的。她是生怕自家亲爹为敦郡王做了什么大事儿,然后敦郡王才给了她这么一门亲事。利益交换,或者,就是一个筹码。

    现在敦郡王倒下了,自家亲爹又被抓进去了,这事儿若是被查出来,就算自家亲爹真的没为敦郡王办过事儿,估计也是没几个人会相信了。

    “大伯母,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现在怎么办?”楚瑜慌得不行:“要不然,对外面就说,我已经定亲了?不管是谁,这会儿先找个人定下来,敦郡王府那边的事儿,自然就不会有人相信了。”

    乔柔这会儿对楚瑜倒是有些佩服了,慌『乱』之下,居然还能临时想到解决办法,虽然这办法有点儿粗糙,但细细准备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行的,先定下来,日后就进可攻,退可守,这婚事能不能成也不是十成十的。光是这份儿心智……难怪人家上辈子能当皇后呢。

    “先不要慌,女孩子的婚姻大事儿,那是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定下来呢?”乔柔忙安慰道:“现在你爹这情况,你就是想定,别人也不会答应的,所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洗刷你父亲身上的罪名。我叫你过来,并不是为了吓唬你的,而是想问你一些情况。”

    乔柔先将人一棒子,再来细声安慰:“你娘也说了,她当时并没有应下来。所以这事儿,算不上大罪名。再者,一家有女百家求,你品『性』端正,生的也不错,敦郡王府想求娶,也不是没个说法的。我只问你,在咱们府里,可有人在你耳边,或者在你娘耳边,鼓吹过什么事情?就比如这门亲事。”

    楚瑜脑袋一转就明白过来了:“大伯母是怀疑这门亲事,是个计谋?”

    “但是为什么呢?我一个人的婚事,也影响不到侯府什么吧?再说了,我有什么值得别人用计谋的?”楚瑜抿抿唇,脸上的神『色』也逐渐缓过来了,外面的国家大事儿,楚瑜是不太明白的,但她也知道,用一个女人来颠覆政权什么的,这根本是不太可能的。

    说什么红颜祸水,第一,她自己太知道了,她根本不是达不到祸水的标准,说她长得漂亮都算是夸大了,外面的女孩子都是白白净净,她却是天生有些皮肤黑。在别人都以白为美的时候 ,她这个黑,就有点儿太让人绝望了。第二,历史上所有的红颜祸水的故事,都是为男人的野心和欲望做遮掩的。

    绝大部分的红颜祸水的故事,都要有个不太寻常的朝代历史为背景的。可她有什么?这个朝代,太过于平和,就算出了美女,皇室中的人也不一定能看上的。

    哦,皇室中的人,最看重的是生育能力,而不是女人长的好不好看。能生,会生,生的健康,这才是符合皇室审美标准的。当然,只符合皇室审美,因为别的大家族都不缺孩子。

    “有可能是针对你的计谋,也有可能是针对侯府的。具体的,我暂时不能和你说。”乔柔顿了一下说道:“这世上有的是莫名其妙的仇恨和憎恶,万一就是有人单纯的看你不顺眼呢?”

    没有查清楚之前,乔柔也不太想说出楚瑶的名字来,万一楚瑜转头就告诉楚瑶了呢?

    “你只说,有没有人在你耳边嚼舌根就是了。”乔柔问道,楚瑜绞尽脑汁的回想,好一会儿,才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我娘有一次写信过来的时候,提过一句,说是她出门上香,遇上个神婆,那神婆说我是个贵不可言的命。”

    楚瑜停顿了片刻:“我娘没信,还和我说,这些个神婆都是骗人的,是万万不能信的。就算真有什么命格之说 ,那也轮不到我啊,太子已经娶妃,尚未生子……”

    大的太大,小的没影,她上哪儿贵不可言去?总不能是等太子登基了,她再从个小贵人开始往上爬吧?那可不是贵不可言,那是人生坎坷,太不幸了。

    十五六的少女嫁二三十的中年男人,差距太大了。

    乔柔托着腮帮子发愁,楚瑶就算是有本事,也不能将忽悠人的能力发展到川蜀那边去吧?这神婆是怎么出现的?

    “还有没有别的?”乔柔问道,楚瑜摇头,她一个女孩子家家,可不会主动提及自己的婚事,也就是三夫人觉得这事儿太可笑了,拿出来玩笑一番,否则,连这样的话,三夫人都是不会对楚瑜说的。

    乔柔让人拿了点心安慰楚瑜:“现在府里事情多,你阿玥姐姐要忙着管家理事,剩下的女孩子里面,就数你年纪大了,所以,你要负责照看下面的弟弟妹妹们,让他们别这会儿捣『乱』,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功课还是要做的,你当姐姐的稳住了,他们下面也就不会闹腾了。”

    楚瑜立马觉得身上责任重大,乔柔『摸』『摸』她脑袋:“你大姐是个不管事儿的,你也不用多去打扰她,你只照看好剩下的弟弟妹妹们就行了,明白吗?”

    楚瑜点了头,拎着乔柔给的点心回去。

    盼夏是用过午膳才回来的:“问了大姑娘那边的人,大姑娘确实是有几次自己独处,时间超过了半个时辰的。”光是从侯府离开到外面的街上,大约就需要一炷香时间,当然,要跑起来才行。

    乔柔之前是怀疑有人在外面接应,这才将时间往短了说。

    “独处的时候穿的衣服和之后的衣服就不一样了,同时会有衣服弄脏的情况出现,大姑娘每次都说是自己不小心摔倒了。”盼夏将乔柔说的几种情况给集中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道:“年前有一次,就是二十□□的时候吧,有点儿时间长了,她们记得不是很清楚。年后有五次,正月是出去一次,二月三月都是出去两次,这个月也是出去两次。”

    乔柔深吸一口气,年前那次,大约就是为了表姑娘的事儿?然后,楚瑶就觉得这种出门的办法实在是太方便了,所以年后,就又出去了几次?

    “让人去找侯爷,就说,我有事情要和他说。”乔柔沉思半天,这事儿她是没办法一个人去解决的。先不说那出现在川蜀的神婆是谁安排的,光是楚瑶到外面和谁联系了,她都没办法让楚瑶开口。

    她倒是能严刑审问来着,但为了一个楚瑶就和楚侯爷起嫌隙,这是不太划算的事儿,乔柔就算没有做生意的头脑,也知道赔本的买卖是做不得的。

    楚侯爷已经有两三天没怎么和乔柔见面了,他回来的时候乔柔已经睡下,他出门的时候乔柔还没起床,白天乔柔在家的时候楚侯爷在外面。

    所以这一见面,楚侯爷就先仔细打量了一下乔柔的脸『色』:“看着怎么还是没什么起『色』?是不是这两天没休息好?还在为老三的事情『操』心?不是和你说了,这外面的事情,你不用管,只管自己安安心心的养胎的吗?实在是不行,就到庄子上住几天?”

    楚侯爷还记得乔柔刚怀楚瑾的时候,也是怀相不太好,天天吐的七荤八素的,住到庄子上之后才好转了些。

    他倒是记住这办法挺管用了:“这次虽说没有孕吐,但我瞧着在府里你也是静不下心来养着的,不如到庄子上散散心。”

    乔柔摆摆手,暂时没应这提议,真住到庄子上去了,她不知道府里的事情,那才是要发愁的。

    “我和你说件事情,但你先保证你听了之后不要怀疑我。”乔柔说道,楚侯爷挑眉:“你有什么可值得我怀疑的?再说了,你能做什么事情让我怀疑?是卖了侯府还是怎么样?就算你要卖侯府,那不是还有阿瑾这傻丫头在的吗?我不信你能舍得下她。”

    “不是卖了侯府,是和楚瑶相关。”乔柔打断他的话,『揉』『揉』额头:“昨儿老三家的楚陌,偷偷的钻狗洞出去了,离家出走,你太忙了,我就没和你说这事儿。”

    楚侯爷皱眉:“这皮猴子也实在是太胆大了些,回头我必定教训他。”但顿了顿,又补充道:“男孩子嘛,胆子大些不是坏事儿,你可别为了这个生气,但这和阿瑶有什么关系?”

    “我之前和你说了,表姑娘的事儿,阿瑶必定是掺和了一脚的,但之前没找到她出门的证据,所以这事儿最后就不了了之了。”楚侯爷没说要责罚楚瑶,但也没否认乔柔的话,算是两边和稀泥了。

    “因着楚陌这事儿,我就让人问了阿瑶那边的丫鬟,还真问出来点儿东西。”乔柔接着说道,楚侯爷忍不住叹口气:“我说,你们女人都是这么的……小心眼,记仇?”

    这都半年前的事情了,乔柔居然还没忘记这一茬?找到机会还要重新审问一遍儿的啊?

    那他要是敢有丁点儿对不起乔柔的事情,乔柔是不是就能记恨他一辈子?想到这个可能,楚侯爷就忍不住哆嗦一下,这记仇的本事,是不是也太强大了点儿?简直是不给活路啊。

    “不光为了这个,我找阿瑜问了和敦郡王府定亲的事儿,阿瑜也说了点儿别的情况。”乔柔叹气,深觉得楚侯爷脑子有坑,都到了侯府存亡相关的紧急时候了,他脑子里居然还是先惦记些儿女情长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在府里太放松了?

    乔柔将阿瑜的话给说了一下,重点强调了一下那个神婆,然后才说道楚瑶出门的次数:“她出门是找了谁,又是做了些什么,这个是很重要的。”

    “我知道你可能不信,但是,楚瑶和敦郡王府的事情,绝不是半点儿关系也没有的。”乔柔再次伸手『揉』『揉』额头,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和楚侯爷说楚瑶活了两辈子的事情的,但没有一个好的理由,就是乔柔自己都不太相信,一个十三四的女孩子,会和敦郡王谋反案牵扯上关系,更有可能还将侯府往深渊里面推了一把。

    “以前吧,阿瑶和明瑜郡主玩儿的挺不错……”果然,楚侯爷迟疑了一会儿,就开始劝解乔柔:“可小孩子的情谊能持续多长时间?别说是两三年不见了,就是两三个月见不着,那情分就能淡下来了,更何况后来明瑜郡主嫁人,她们两个,一个是『妇』人,一个是女孩子,也说不到一起去了……”

    “并不是因为和明瑜郡主的情谊。”乔柔叹口气,再拍拍腮帮子,感觉有些牙疼,也不知道是不是着急上火了。

    “阿瑶一开始,盯上的就是明瑜郡主的小侄子。”乔柔看着楚侯爷说道:“后宅的事情,你先前并不关心,所以也不知道,每次阿瑶去找明瑜郡主,必定是要见明瑜郡主的侄子的。”

    楚侯爷皱眉:“那会儿阿瑶才几岁!阿柔,我知道你不喜欢她……”

    “我何曾骗过你?我若是真想败坏阿瑶的名声,何必等现在才开口?”乔柔摆摆手,有点儿烦躁:“你自己觉得阿瑶是小孩子,所以不会做那些大人才做的事情,但阿瑶她那心智,像是小孩子才有的吗?我和你一样,都是为人父母的,都不会将自己的孩子往坏处想,可……”

    顿了顿,乔柔索『性』换了个方向:“好吧,可能就是我想多了,阿瑶和敦郡王府并没有什么联系,但是她一个十三四的姑娘家,这样每个月钻狗洞出来,也不知道是要和谁见面,这总该是大事儿了吧?”

    万一是在外面找了个小情人呢?那侯府的女孩子都要跟着完蛋了。

    前几次是没事儿发生,属于幸运了,万一下一次遇上个什么歹人呢?那楚瑶一辈子就算是完蛋了。

    乔柔这样一说,楚侯爷就紧张起来了:“你说的也是,她这样经常偷偷出门,并不是什么好事儿,你且放心,我会查探一番的。只是这孩子敏感,这事儿,你先不要和她透漏。”

    乔柔正不愿意打草惊蛇呢,立马点头:“你放心,我没事儿不会去打扰她的。另外那神婆的事情……”

    “我派人去找二弟,必定会将这事情查明白了的。”楚侯爷忙保证道,就算是想不明白楚瑜的婚事和敦郡王谋反的联系,但既然是有疑点,那自然是应该查清楚的。

    乔柔有些牙疼,也不太想看见楚侯爷,看见他就想到楚瑶,想到楚瑶就恼恨的慌,所以现在连带楚侯爷她都有些不待见了:“你赶紧去忙吧,可别误了正经事情。” 161
多多书院 > 重生之继母难当 > 重生之继母难当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