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重生之继母难当 > 重生之继母难当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96章
    过了初五, 表姑娘就被人从屋子里请出来了,乔柔很是大大方, 允许她将屋子里的东西都带走。所以她那丫鬟收拾出来两个不小的箱子,什么衣服首饰,连用了一半的香料都舍不得扔下,陈家是绝没有这样的家境让她做这样好的香料的。日后若是进不了金家的门, 这些东西,她指不定就再也『摸』不到了。

    一想到日后就要远离这些荣华富贵, 表姑娘的心就像是被什么啃咬了一样,疼的她都站不住了。她也知道, 若是出了侯府, 她谋划的事情,十之**是要成不了了。

    陈家那样的门第, 金家怎么可能会看上眼?

    所以在仆『妇』过来请她的时候, 表姑娘就忽然爆发了, 猛的从几个仆『妇』身边窜出去,直奔乔柔的院子来了。

    乔柔是不想见表姑娘的, 她这两天借着身体不舒服, 除了初二回了一趟乔家,其余时候,都是在自己的院子里休养身体的。这会儿就正端着一碗燕窝, 有些不太想吃却又不得不吃的郁闷。

    然后, 就听见外面一阵吵吵嚷嚷。她看了一眼盼春, 盼春忙出去问情况了。片刻就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回来了:“表姑娘不知道怎么走到这边来了, 想要见*屏蔽的关键字*,外面的婆子眼疾手快,将人给拦下了,这会儿表姑娘正在外面喊呢。”

    乔柔示意盼春开了房门,她自己放下燕窝走出屋子。站在院子里,就能听清表姑娘的嚷嚷声了。

    “表舅母,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自己擅自出面。请您看在这么些年,我对您孝顺又恭敬的份儿上,饶我这一次。”

    “表舅母,您给我一条生路吧,我若是就这样回去,就是连活路都没有了啊。我清清白白一个女孩子家,出了这样的事情,本就是一场灾难了,还请表舅母为我做一次靠山啊。”

    “看在亲戚一场的份儿上,求表舅母了,别让我*屏蔽的关键字*好不好?”

    “落水的事儿也不是我自愿的,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发生意外?这样的事儿落在我头上,是我倒霉。可表舅母,为了这样的意外,就让我*屏蔽的关键字*,您对我是不是太苛刻了些?”

    “表舅母,求求您了,让我活着吧。”

    乔柔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表姑娘这几年果然没有白上学,你看这话说的,一套一套的,看着像是在求情示弱,实际上是将乔柔给架到火堆上烤着。

    你侯府养着人家表姑娘,结果表姑娘倒霉出了事儿,你侯府不说去给自家姑娘撑腰就算了,居然还要表姑娘自己默不吭声的*屏蔽的关键字*,忍下这口气?什么时候,这侯府是这样的没出息了?

    本来盼春正在一边着急呢,生怕乔柔听了这些话将自己给气着了,可瞧见乔柔『露』出个笑容,心里就微微放松了些:“*屏蔽的关键字*,奴婢让人将表姑娘给带走?”

    “嗯,也不用太客气了,反正从今儿开始,咱们府上就没什么表姑娘了。”乔柔笑着点头,这好戏看一场就行了,看次数多了就闹心。

    表姑娘万没想到子乔柔如此沉得住气,按照她的想法,不管说点儿什么,首先将乔柔给引出来,见了面儿,剩下的话才好出口,结果,乔柔连一面儿都不愿意见。这剩下的话,难不成让她对着乔柔的丫鬟仆『妇』们说吗?

    气的表姑娘差点儿吐血,还想说点儿别的,却被人给捂着嘴拖走了。

    那些陪着表姑娘去陈家的仆『妇』们生怕表姑娘再闹什么幺蛾子,索『性』就找了布巾过来,将表姑娘的胳膊给捆上,嘴里再塞上帕子,就这样塞上轿子抬出了二门,然后直接推到马车上去了。

    一路出了侯府,为免却别的麻烦,这布巾和手帕,索『性』就不摘掉了。

    表少爷在后面沉默的看着,本来想开口为自家亲姐姐求个情的,但对上领头管家的眼神,就又沉默了下来。管家是奉了楚侯爷的命令,亲自要走这一趟的。

    只一堆女人们去,可能这事情会不太好解决,有管家和小厮这些家丁们,陈家就不会太过分了。

    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女人本身就是一种弱小。在体力和武力方面,男人出场,才会给人造成震慑。

    没了表姑娘的侯府,乔柔只觉得神清气爽的。想着也有好几天没去给老太太请安了,乔柔正好闲着没事儿,就打算过去一趟,正好也好和老太太分享一下这个好消息。

    再者,她也是真的担心老太太的身体的。大年夜被气着,也不知道这会儿怎么样了。

    乔柔这边刚进了院子,那边陈嬷嬷就笑盈盈的迎过来了:“老太太正说无聊,想找人打叶子牌呢,又说和老奴们玩儿没意思,老奴们这水平太低,只会输钱。正好大*屏蔽的关键字*过来,也好陪着老太太消磨消磨时间。”

    乔柔也跟着笑:“那可就要让老太太失望了,我这叶子牌,玩儿的也不是很好。”

    乔柔没有亲娘,当初继母也只是关心她吃穿住方面的事情,叶子牌她还真没仔细研究过。再者,乔老爷讲究一个读书人不能玩物丧志,乔柔虽然是女孩子,却也不能太沉『迷』玩乐,所以她仅仅是会,却并不是很精通。

    “到底是要比老奴们强的。”陈嬷嬷笑着说道,亲自掀开帘子请了乔柔进去。老太太头上戴着抹额,脸『色』看起来还行,脸上也带着几分笑容。

    让乔柔有些意外的是,楚瑶也在。

    “老太太这两天身体可还好?我本来是想早点儿过来请安的,只身上疲乏,又吃着『药』,生怕将这『药』味带到了老太太这边,这才没过来的。”过年嘛,众多忌讳,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也是最不喜欢『药』味的,生怕这新年里闻多了『药』味,回头这一年就要多吃『药』。

    老太太笑着招手:“我这两天只觉得身上有几分轻松呢。倒是你,年纪轻轻的,平日里可要多注意些,若是实在累,就让你弟妹帮帮忙,你好好养着身体,若是能再添个一子半女,那就更好了。”

    乔柔笑了笑,并未接话。她落座之后,楚瑶就起身来给她行礼,乔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大年夜爆发过一次之后,这脾气就有几分压不住了。这会儿瞧着楚瑶表面上乖乖巧巧的样子,心里就有几分腻歪,就不太愿意看楚瑶这像是什么事情都有把握的样子,于是转头看老太太:“出了表姑娘这事儿,这外面,多多少少是有点儿风声的,怕是对咱们侯府的姑娘,都略有些一些影响,阿玥她们还能再等几年,只是阿瑶的婚事,怕是要有些艰难了。”

    说到这个,老太太也有几分发愁:“阿瑶今年就十三了,再过两年及笄,时间也着实短了点儿。”

    先是被关在佛堂几年,现在又被表姑娘影响,说亲上面,还真是有点儿让人发愁。

    “有什么可愁,我和侯爷商量了,咱们也是灯下黑,眼下咱们府里,不就正好有合适的人选吗?”乔柔笑着说道,一边说,一边用眼尾扫楚瑶的脸『色』,果然见她面『色』大变,眼神都带了几分憎恶和恐慌。

    乔柔心里这才算是舒坦了些——总不能两个人一起谋划的事情,最后的惩罚却只让表姑娘一个人担了吧?再者,不给楚瑶一个警告,谁知道日后楚瑶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总得让她知道,自己这个继母是有能力拿捏她的。

    “虽说陈家的门第,是肯定配不上咱们侯府的,但子轩那孩子的功课却是极好的,侯爷也说了,日后必定会金榜题名的。”乔柔笑眯眯的给老太太解释:“到时候只要中举了,咱们府上,再提拔一把,那孩子还愁没有前途吗?”

    “子轩也不是个忘恩负义的,咱们这样大的恩德,他日后定会记在心里的,那对阿瑶还不是要捧在手心里吗?”乔柔笑眯眯的:“虽说一时看着不太风光,但这实惠都是在内里的。阿瑶进门就能当家作主,又有夫君尊重敬爱,她自己手里也有嫁妆银钱,这日子,还不是美的就像是在天上过?”

    老太太上了年纪了,年轻时候能培养出楚侯爷三兄弟,可老了难免会对子孙辈心软。心软了,这耳根子自然跟着软,乔柔胡言『乱』语一番,老太太也觉得很有几分道理。

    毕竟,陈家落魄的事情,老太太也是真的考虑过的。总不能将来,就让陈家都去要饭吧?那将来她在地府见了父母兄长,可如何交代?

    可若是子轩有出息,那事情就不一样,陈家总还是能再站起来的。

    老太太这一犹豫,楚瑶就慌了:“祖母,我可不愿意嫁给表哥。”

    乔柔笑道:“阿瑶,这婚姻大事,还是要父母做主的,你小孩子家家的,不如去找你阿玥妹妹玩玩儿?”哪儿有大姑娘在一边听自己的婚姻大事儿的,听就算了,还『插』嘴,哪家的姑娘有这规矩?

    老太太也笑:“小孩子不懂事儿呢,这什么成亲婚嫁,对她来说还太遥远,不开窍呢。”

    也不说反对也不说不反对,乔柔就知道老太太有几分心动,楚瑶就更是慌张了。趁着老太太没注意,恶狠狠的瞪一眼乔柔,恨不能将乔柔给直接瞪*屏蔽的关键字*。

    乔柔却是老神自在,让你膈应人,现在好了,自己被膈应到了吧?

    以后楚瑶要是识趣,那乔柔还是愿意给她一条路的。可她要是不识趣,乔柔也不会让着她,她又不是楚瑶的亲娘,没有责任对楚瑶所有的行为都包容。

    “祖母……”楚瑶转头就找老太太撒娇,乔柔适时的打断她的话:“刚不说要玩儿叶子牌的吗?怎么没叫了二弟妹过来?”

    老太太就叹气:“你二弟妹啊,管家理事是一把好手,可偏偏,在后宅这种事儿上,有点儿少根筋。”

    老太太这么一叹气,乔柔就有些了然了:“是那曹姨娘又弄什么歪主意了?”

    “曹姨娘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年夜那晚上觉得自己受气了,这两天变着法儿的折腾,仗着自己肚子里有东西,一会儿说肚子疼,一会儿说胃里难受,要东西要个不停,偏你二哥是个糊涂蛋!”老太太没好气,其实二老爷也不算是特别糊涂,他在官场上可明白着呢。

    他就是有些小瞧女人,想要疼哪个宠哪个,他向来是不在意什么规矩之类的,只要自己高兴就行了。二*屏蔽的关键字*再不高兴又能如何?还能和离回娘家不成?有孩子在呢,她舍得丢下孩子?

    曹姨娘再闹腾又怎么样?不过是想吃点儿好吃的穿点儿好看的,吃好了穿好了,人变漂亮了,他这个当家男人看着不也是舒心的吗?这点银子,他又不是掏不起。

    反正,家里的孩子没『乱』了嫡庶就行。他在这方面,倒是很分得清。当年曹姨娘仗着个儿子回侯府,老太太为了压住曹姨娘的气焰,命二*屏蔽的关键字*将这孩子过继到另外一个姨娘名下,二老爷不也是没闹腾吗?

    况且在外面,他觉得该给二*屏蔽的关键字*的尊重也给了,那在自家,关上房门,就不用特别在意了。

    于是,曹姨娘今儿要个燕窝,明天要个灵芝,后天再点名要厨房做个『乳』鸽汤——『乳』鸽汤营养,但这大冬天的,好『乳』鸽好不易找。

    恰逢二*屏蔽的关键字*管家,给吧,心疼银子。姨娘额外的份例,可不从公中走。不给吧,曹姨娘就不罢休,二老爷也帮着给要,二*屏蔽的关键字*又忙又生气,恨不能将曹姨娘给打死算了。

    偏人家不是卖身进府的丫鬟提拔的姨娘,曹姨娘也是好人家出来的,进府当了妾,也只有官府的纳妾文书,并没有卖身文书。

    再者那卖身的丫鬟,也不是能随随便便打杀了的。先皇时候还有人将丫鬟小厮当自家的财产,随意处理的,后来官府处理过几桩案子之后,这丫鬟小厮就再没人敢当牲口看了。

    “二弟妹也是对二弟还有感情。”乔柔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老太太,说了这一句,就不提别的了。等女人对男人没感情了,你看她还计不计较得宠的事情。

    要乔柔说,只二*屏蔽的关键字*抓紧了二老爷的钱袋子,将二老爷的俸禄还有外头赚的都拿捏住了,曹姨娘算个什么东西?

    可偏偏二*屏蔽的关键字*放不下,整天的生气,生生的将自己也折腾老了。

    “不如让人去叫了二弟妹过来……”乔柔笑着说道,陈嬷嬷在一边叹气:“刚才老奴去叫了二*屏蔽的关键字*了,因着早上曹姨娘说今儿的燕窝不好,想要血燕,二*屏蔽的关键字*气的胸口疼,正床上躺着呢。”

    乔柔就有些着急了,她还想着等*屏蔽的关键字*的消息确定了,就让二*屏蔽的关键字*帮着管家呢,若是二*屏蔽的关键字*也倒下了,这管家的事儿,可就说不定要落到楚瑶手里了。

    嫡长女,身份足够,年龄差不多,总不能绕过她将这管家权放在别人手里吧?

    “那我去瞧瞧二弟妹?”她赶紧转头问道,老太太想了想,点头:“也好,你也劝劝她,看开些,男人靠不住,这孩子还是很能靠的住的,让她多多将精力放在孩子身上,我瞧着阿郴今儿穿的衣服有些薄了。”

    楚郴是二房的嫡子,今年已经八岁了。年纪不算大,但大约是家里事情多,看着倒是比别的孩子要稳重许多。

    乔柔点了头,告别了老太太,就往二房那边去了。

    让人通报了一声,她才绕过屏风往内室走,二*屏蔽的关键字*确实是躺在床上的,脸『色』都有些发黄,也不知道是本来身体不舒服,还是被人给气成这个样子的。

    “大嫂,恕我失礼了。”瞧着乔柔进来,二*屏蔽的关键字*就有气无力的赔罪,乔柔伸手『摸』『摸』她额头:“也没发烧,你还是快些好起来吧,也亏得是今儿不忙,要不然你这一倒下,咱们府里可就要『乱』套了。”

    过年嘛,每天照着旧例来就是了,也不用二*屏蔽的关键字*时时刻刻的找人回话。

    但过了今儿晚上,楚侯爷和二老爷他们就该上朝了,那家里的事情就要多起来了。

    二*屏蔽的关键字*苦笑道:“我也不想这样躺着,这不是,这不是……”说着一捂脸哭起来:“大嫂,我命苦啊,我堂堂一个正妻,快要被个*屏蔽的关键字*子『逼』的没活路了!”

    二*屏蔽的关键字*虽然在后宅上有点儿手段不够强硬,但往日里在人前,也是很要脸面的,尤其在乔柔面前,从来都是体面端庄的,忽然哭成这样子,连乔柔也吓了一跳。

    “快别哭了,哭坏了身体可没人陪。”乔柔忙安慰道:“我听陈嬷嬷说了,不过是几盏燕窝,她既然要,你给了就是,等她生了孩子,有老太太做主,这孩子你不拘给谁养着都行,日子都在后头呢,现在何必着急呢?”

    孩子不养在身边,那曹姨娘就是再有本事也蹦跶不起来。

    二*屏蔽的关键字*呜呜呜的摇头:“不是这燕窝的事儿,是那贱人,说自己没有银子傍身,连口燕窝都吃不起,又话里话外的是我苛待了她,我们老爷居然给了她一个铺子!今日里能给一个铺子,明日里就能将家产双手送给那贱人了!”

    这事儿还真没听说,乔柔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真给了?”

    “真给了,要不然我能这样生气?曹姨娘作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儿了,当初在外面,她*屏蔽的关键字*的时候有比这更过分的呢,连请安都不来,自己窝在书房当自己是正妻!”

    二*屏蔽的关键字*说着想起来往事,又气的心口疼,赶紧抬手拍,一边拍一边哭:“我连那都能忍下,现在不过是要点儿吃的喝的,我能给的都给,可这铺子是能给的吗?谁家的姨娘手里还能捏着财产?”

    更何况,这绝不是一个铺子的事情。这就是个开头,万一以后……还能有什么给自己嫡出的子女留下?

    乔柔也觉得二老爷这一手有点儿过分了:“你先别着急,这事儿不合规矩,回头我和老太太说一声,铺子是绝对不能给的,你犯不着因为这个生气,你好好养着身体,你活的长长久久了,日后也才能看护孩子们,你说对不对?”

    不分家的庶子都不能有私产呢,一个姨娘,在家里男人还活着的时候,怎么能分家产呢?又不是你进门之前自有的,若是你进门之前陪带的,那谁也说不出别的话来,可从夫家财产里面分,这个规矩是没有的。

    “你要是病倒了,你的孩子,谁会真心给你照看?可别指望我,我还有亲生的女儿要看护呢。”乔柔说道,二*屏蔽的关键字*也是听劝的,慢慢的停住了眼泪:“你说的是,我不能倒下,我若是倒下了,岂不是让那贱人更得意?我得好好的,她不就是想要东西吗?等着,我让她一文钱都落不到手里!”

    正说着话,就听外面有说话声,乔柔忙拍了拍二*屏蔽的关键字*:“你先擦擦眼泪,我去瞧瞧外面怎么回事儿,可别是曹姨娘过来了。”

    二*屏蔽的关键字*忙拎着帕子擦眼泪,乔柔起身到门口:“怎么了这是?”

    话音刚落,就瞧见一个嬷嬷领着个人过来了,那嬷嬷见是乔柔站在门外,也忙停住行礼:“回*屏蔽的关键字*的话,是亲家*屏蔽的关键字*那边派了人来。”

    亲家*屏蔽的关键字*说的是李老太太,也就是二*屏蔽的关键字*的亲娘。

    乔柔想着人家娘儿俩估计有什么私房话要传,就点头笑道:“那你们进去吧,你和你们*屏蔽的关键字*说一声,我房里还有事儿,就先回去了。”

    那嬷嬷忙点头应了,目送乔柔走人,这才领了人往内室去。

    等下午,乔柔就又见到了二*屏蔽的关键字*。这次是二*屏蔽的关键字*主动过来的,并且这脸『色』和上午相比,可就是变了太多,之前还一脸苦相,这会儿就满脸笑容,春风得意的样子:“大嫂,我娘刚才让人来给我传话,说是初八那天,皇上许各宫娘娘家里人进去探望,太子殿下那边,也得了这恩典。所以庶妃娘娘就让人往家里传了信儿,我娘刚让人来说话,想让我那天跟着进宫去看看。”

    李家之前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李老太太自然是没进过宫的,李庶妃的亲娘也不在京城。李老太太自己进宫的话就略有些胆怯,于是就找到了二*屏蔽的关键字*头上——侯府儿媳,又是庶妃的亲姑姑,身份合适的很,再没有更合适的了。

    “你想去?”乔柔停顿了一下问道,二*屏蔽的关键字*以前也不曾进过宫,宫里宴席多是乔柔跟着老太太去参加的。宫里可不是那么好去的,规矩若是不合格,被人抓了错处,那能不能完全无缺的出来,可就是个悬念了。

    二*屏蔽的关键字*眼神发亮,面『色』略有些『潮』红:“我自是想去的,宫里呢,若能得了庶妃娘娘赏赐,那才更是大大的荣耀。” 161
多多书院 > 重生之继母难当 > 重生之继母难当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