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重生之继母难当 > 重生之继母难当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95章
    乔柔略有些疲惫的『揉』按了一下眉间, 事情发生的有点儿太突然, 她现在还觉得有点儿不太真实。大约是徐大夫给诊断错了?或者就是她刚才被气晕了,这会儿在发癔症呢。

    楚侯爷却是盼了这个孩子好几年,见乔柔脸『色』不好,又知道她刚被表姑娘和楚瑶气着,这会儿就怕她出意外, 忙安慰到:“你先歇着,今儿守夜的事情你也不用去了,直接洗洗睡觉好了。至于表姑娘和阿瑶……”

    他停顿了一下,小心的瞄了一眼乔柔的神『色』, 表姑娘他当然是不会有什么不忍心的, 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好了, 可阿瑶……到底是亲闺女呢, 总不能要了她『性』命吧?

    乔柔不说话,等着楚侯爷说最后结果,楚侯爷衡量了一番, 继续说道:“过了初五,让人将表姑娘送回陈家,之前说的赔礼什么的,自然是没有的。”

    也就是那会儿人多, 楚侯爷随口说的,表示一下侯府的厚道。但现在, 表姑娘都将乔柔给气晕了, 楚侯爷就觉得什么赔礼, 还不如打了水漂呢,至少乔柔看见水花还会笑一声。所以,不用给陈家什么赔礼了。

    陈家若是闹腾,那还有个陈子轩留在侯府呢。再说现在以陈家的地位,敢真的惹怒了侯府吗?除非是真打算以后一点儿上进的门路都不留了。

    恩威并施这些手段,楚侯爷是熟悉的很。

    “陈家若是不愿意,我让人算算表姑娘和表少爷这两年在楚家的吃穿用度。再者,陈家也不是只有长房有孩子,实在不行,就接两个年纪小的过来。”

    楚侯爷说道,总有几个不是那么让人厌烦的。毕竟是老太太的娘家楚侯爷的舅家,要是实在太绝情,对侯府的名声也是不怎么好的。陈家长房不愿意,那就另外抬举二房三房,笼络住一个就行。没必要全部笼络住,毕竟手指还有五个长短呢。

    “阿瑶的话……”楚侯爷停顿了一下,乔柔也没催他,这男人要真是绝情的连亲闺女都能杀死,那她还是赶紧的带着楚瑾逃走吧。

    “日后你若是不想见她,就不用让她过来了,另外将她的月例银子给省掉吧,反正她娘的嫁妆她也拿到手了,手里既然有银子,就用不着侯府给的了。吃穿用度方面,你也不用『操』心,随她自己用度。”

    “她的婚事,日后你也不用『操』心。”楚侯爷说道,乔柔却是不太愿意这样放过楚瑶,就侧头看楚侯爷:“她的婚事,我瞧着陈子轩是不错的,一来他受过咱们府上的恩情,日后只要你好好的,陈子轩就不敢亏待了阿瑶。二来,不是我说,侯爷觉得这些事情外人能一丁点儿都打听不着吗?”

    已经没了好名声,就算是背靠侯府,将来也不一定能有什么好亲事了。同时,乔柔又是不许别人带来楚瑾的名声的,所以楚瑶也绝对不能去做妾。

    楚瑶的婚事,要么是远嫁,要么是低嫁。远嫁的话乔柔也是很愿意的,就是怕楚侯爷不舍得。低嫁的话,楚瑶不是不愿意和陈家再有瓜葛吗?她偏要将楚瑶再送到陈家去。忍了这么些年,乔柔也实在是受够了。

    就算是楚瑶自己不愿意,可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只要楚侯爷答应了,楚瑶哪怕是寻死,也得进了陈家大门。

    “我只是提这么一句,侯爷若是不愿意,那就算了。”乔柔闭上眼睛打个呵欠,“你帮我给老太太告个罪,既然滑脉这事儿还没确定,就暂且不要提了。”

    否则,等楚瑶知道,又不知道会做些什么呢。

    楚侯爷应了下来,亲自照看着乔柔洗漱,又亲眼看着她上床睡觉了,这才转身往老太太那边走。

    时候也确实不早了,二*屏蔽的关键字*正在老太太那边安排吃饺子的事情,热气腾腾的饺子冒着白烟,熏染的屋子里一片热闹。但屋子里的人却都是强颜欢笑,没几个是真心高兴的。

    大人们如此,小孩子们自然也就不敢闹腾了。

    瞧见楚侯爷进来,楚瑾就红了眼圈,凑过去拽楚侯爷的衣服:“爹,我娘呢?”

    “你娘有些不舒服,已经睡下了,你今儿可不许去打扰她,等明天了再和你说话好不好?”楚侯爷伸手『揉』『揉』小女儿的脑袋,先打发了她,才去给老太太请安:“阿柔有点儿胸闷,徐大夫给开了方子,安神的,我怕她身体吃不消,就让她早些睡下了。娘一会儿也不用熬夜,吃了就休息吧,我和二弟在这里守着就是了。”

    老太太有气无力的点点头,今儿发生的事情,也实在是让人心烦,她这个年纪,也有些撑不住了。

    “阿柔是还气着?”顿了顿,老太太问道,楚侯爷摇摇头:“早有预料的事情,也就是那会儿生气,这会儿缓过来就好了,不过,舒巧是不能在我们府里留着了,我回头就让人送她回去。”

    说着又转头安抚陈子轩:“你姐姐做错事儿,和你没什么关系,你不用担心你舅母会对你生出怨气,你往后还是该如何就如何,在府里一如往昔就好。”

    陈子轩勉强笑了笑:“到底是我姐姐呢……”

    “就算是亲姐弟,对方做错了事情,也和你没什么大碍,不过,你也几年没回家了,等明儿送你姐姐回去的时候,你也跟着回去看看。”看陈子轩还是有些惶恐,楚侯爷又补充到:“只是功课耽误不得,看完了父母亲人,还是要早些回来。”

    陈子轩这才略微放松了些,他现下长大了,自然也知道,在侯府求学,这条件可比在陈家好多了。至少在侯府,他的前程有保障,可回了陈家,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回去也和你父母说一声,明年四月,该参加童生试了,你到时候和阿阳一起去试试。”楚侯爷又说道,这算是给陈家的甜头,只要陈家不傻就知道应该选择哪一个。

    老太太听着楚侯爷的话,心里虽然哀叹,面上却是什么都不显。

    楚侯爷又看一眼楚瑶,楚瑶很是紧张,生怕自己这才出来没几天,就又要被送回到佛堂去了。

    “阿瑶这『性』子……”楚侯爷叹口气,停顿了片刻:“日后还是多跟着先生读读,阿柔那边,你日后就不必过去请安了,你祖母这里,你若是还念着几分,就每天过来一次。日后公中的份例,阿瑶你的就取消了,你吃穿用度方面,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了。”

    又转头看老太太:“母亲可别帮衬阿瑶,阿瑶这『性』子,再不改就来不及了。”

    老太太叹气:“算了,我什么都不管了,我年纪大了,反正我说什么,也没人愿意听了,这府里,你们夫妻当家,你们夫妻说了算。”

    楚瑶要说什么,楚侯爷却是摆摆手:“大年夜呢,别在这儿闹你祖母,否则,你就回去佛堂呆着。”

    他话音不高,却一下子将楚瑶要说的话给压住了,楚瑶张张口竟是一个字都不敢说。她之前想过这会儿的局面,她甚至提前想过这会儿要如何应答。

    不外乎是辩解,解释,卖可怜之类的。

    她刚从佛堂出来,怎么可能会知道外面的事情呢?她手上连个能用的人手都没有,怎么可能会参与这种事情呢?她身无分文,连个买胭脂的钱都没有,怎么可能会买通人手在乔柔眼皮子底下做事儿?

    她连自己要做什么表情,要用什么语气,都想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可偏偏这会儿,她亲爹,她亲祖母,竟是一句话都不愿意让她说!

    楚瑶恨的牙痒痒,什么父女之情,什么祖孙之情,通通都抵不过时间!不过两年多,他们就将她当成了随意可抛弃的垃圾!不过两年多时间,她在他们心里,就再也没什么地位了!

    这世上,果然是什么人都靠不住的!她楚瑶就只能依靠自己了。

    乔柔这收买人心的本事,可真不小。不过,她也不是半点儿东西都没得到的,至少从这事儿上,她能看出自家亲爹亲祖母对自己的态度了,她也能看出乔柔对这个侯府的掌控了。

    日后她再做什么,就不会再因为错估什么而有疏漏了。

    不就是不给月例吗?月例算什么,一个月那五两银子,还不够买胭脂的钱呢,她有她娘的嫁妆在,还看得上这府里给的几两银子吗?

    楚瑶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戾气都给压住,对楚侯爷微微点头:“是,我听爹的。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表姐这事儿,我是当真不知情的,她让我帮她给金二姑娘送信,说金二姑娘是她的手帕交,那手帕交之间送个帖子什么的,不算是什么错事儿吧?”

    不等楚侯爷回答,楚瑶就又说道:“可爹既然说是错的,那就当是我的错好了,爹您别生气,我日后再不会这样了。祖母也饶我这一回,我日后行事,必定会先经过祖母和*屏蔽的关键字*的允许的,绝不会带累了侯府的名声的。”

    她这样认错,倒是有几分乖巧,老太太瞧着就又有几分心疼了。

    然而不等老太太说什么,楚侯爷就率先说道:“知道错了就好,日后不可再犯。好了,大过年的,不高兴的事情就暂时别提了,对了,二弟妹,还有件事儿要你帮忙。”

    二*屏蔽的关键字*看了半天戏了,心里正平衡着呢——虽然二房有不省心的妾,可长房也有不省心的女儿啊。而且吧,相比较起来,明显长房问题更严重啊。一个妾,能和子嗣相比吗?更何况,这还是嫡长女。

    听见楚侯爷叫,二*屏蔽的关键字*忙挂上笑容:“大哥,有事儿请讲,若是我能帮,我定会帮的。”

    “你大嫂这两日身体疲乏,怕是在管家的事儿上有心无力,还要劳烦你帮你大嫂几日,等过了年她休养好了再说这管家的事儿。”楚侯爷笑着说道,这事儿对二*屏蔽的关键字*来说没什么坏处,她忙就点头应下了:“大哥尽管放心,有我在呢,大嫂只管安心休养就是了。”

    楚侯爷一提乔柔的身体,老太太本来想为楚瑶求情几句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儿媳都被气病了,若这事儿的处置不让儿媳『妇』满意,那楚瑶还有什么名声可言?

    老太太还是对楚瑶略抱有几分期盼的。

    反正这一顿的年夜饭是吃的没滋没味的,饺子吃完都快午夜了。老太太受不住,有些头疼,就早早去休息了。楚阳几个本来想闹腾着守夜的,但也瞧出今儿气氛不太对,忙不迭的就一个个跑掉了。

    转眼间,这暖阁里就剩下楚侯爷兄弟俩了。

    大男人家,也不说什么煽情话,一个端着酒杯,一个翻看棋谱,随意找点儿事情做,将这一晚上给打发了就行了。

    乔柔这一觉倒是睡得挺好,早上睁眼的时候,感觉身体都轻松了很多,昨儿晚上憋在胸口的那恶气,忽然之间就被打散了一样了,连呼吸都感觉顺畅了许多。

    顾嬷嬷笑的牙床都『露』出来了:“可算是让老奴盼着了,*屏蔽的关键字*这几日里,可要多多看顾一下自己的身体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您这肚子重要!不是老奴说闲话,这表姑娘和大姑娘的事儿,您啊,就别管了。”

    “一来您费了心思也没人说您一句好,别人也不会领情,只会觉得您是太苛刻了。”顾嬷嬷扶着乔柔坐起来,一边端了温水给她喝,一边絮絮叨叨的说话:“二来,管了这事儿对您有什么好处?是楚瑶的嫁妆会分您一份还是表姑娘的嫁妆会分您一份儿?”

    “出力不讨好,我知道你是担心这两个会影响咱们家阿瑾的名声,但咱们阿瑾日后只要有兄弟撑腰,这名声也不是没挽回的可能嘛。”

    顾嬷嬷说道,这世上也并非是所有的女孩子都会被家里的名声拖累的。

    可乔柔就是不放心,不说远处的,只说近的,那程大姑娘的太子妃位置是如何丢掉的?她和她家二妹妹,也是不亲密,一个前头生的,一个后头生的,和楚瑶楚瑾的处境是如何相似啊。

    谁都知道程大姑娘的继母堆程大姑娘不好,那程大姑娘姐妹俩,也定然是不会有什么姐妹情分。可程二姑娘做错了事情,照旧是会牵连到程大姑娘的。

    看看,太子妃的位置没了。

    乔柔在外面,可比程大姑娘的继母名声好多了。外面也从不曾说过楚瑶和楚瑾有什么龃龉,那从根本上来说,这姐妹俩的名声就是分不开的。楚瑶做了什么,自然也是能连累到楚瑾的。

    真以为她乔柔是什么救世的观世音菩萨,对谁都能抱着一份儿救赎的心思不成?若不是为了自家阿瑾,谁耐烦去管个三五不着调的恶毒人。

    “只盼着能早日将她嫁出去。”良久,乔柔叹口气,也总算是将刚起床的瞌睡给赶走了,利索的掀开被子起身:“大年初一呢,事情可不少,可别耽误了。”

    这侯府大年初一的祭祀,可是要她这个当家主母安排的。只要不是病的快*屏蔽的关键字*起不来,否则,无论如何都是要亲自到场的。

    正梳妆,楚瑾就溜进来了,大约是还记着乔柔昨天晚上晕过去的事情,进了门也不敢吵闹,只乖乖巧巧的依靠在乔柔身边,嫩生生的问道:“娘,你身体好些了吗?”

    “好多了,多谢阿瑾挂心了。”乔柔笑着说道,伸手『摸』『摸』闺女的脸颊。

    “我可担心娘了,娘你以后别生病,我以后也听话,绝不会让娘生气的。”楚瑾抓着乔柔的手指保证,亲眼瞧着乔柔晕倒,这事儿对楚瑾来说,算是大惊吓了。

    那圆嘟嘟的脸,水汪汪的眼睛,看的乔柔心里软软的,正要伸手抱起来亲一亲,却被赶过来的楚侯爷给拦住了:“你身体还乏着呢,别用力气,我抱着就是了。”

    楚瑾也不嫌弃,笑眯眯的靠在亲爹怀里看娘亲梳妆打扮。

    这边收拾好,那边就有人来通知乔柔,说是祭品准备的差不多了,让乔柔过去检查。

    大年初一的祭祀,是要有专门的祭祀用具和祭品的。祭祀用具这些不用多检查,前两天乔柔几乎每天一遍的给查过了,这些东西若是出差池,她这个当家主母就别干了。

    祭品是饺子和各种肉类,另外还有秋天存下来的果子。另外香烛纸钱之类的,也是有定数的。

    全都没错了,乔柔才能让开位置,让男人们站在前面领着子孙进去磕头祭祖。她带着女孩子们,跟着老太太站在外面磕头祭祖。一个男女,就分成了屋里屋外。

    楚侯爷在里面点燃了香烛纸钱之后,楚阳就要出来和乔柔说一声,然后乔柔再吩咐小厮去点燃鞭炮。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过了,才算是祭祖完成。里面供着的肉类和果子,是要继续放着的,一般都是放到初五。剩下的饺子是要端出来,一家人分着吃的。这种祭祀过祖宗的饺子,据说是带着祖宗的保佑的,吃了能平平安安。

    忙完这一早上,二*屏蔽的关键字*才来找乔柔说话,一个是交代昨天楚侯爷的吩咐,一个是问走亲戚的事情。

    “乔家那边,是来接还是怎么着?”二*屏蔽的关键字*笑着问道,乔柔摇头:“又不是新媳『妇』儿,用不着接。”新媳『妇』儿出门头一年,是要娘家回去接人的。

    “我这边有准备另外的年礼,你去李家的时候顺便带上。”乔柔又叮嘱道,大头年前就送过了,现下准备的就是一些茶点之类的,并不算贵重,只是个心意。

    二*屏蔽的关键字*也不挑剔,忙道了谢。她倒是想多停留一会儿问问表姑娘那事儿呢,但瞧着乔柔脸『色』不好,也就识趣的不多说什么了,起身提了告辞。

    乔柔也没留,让顾嬷嬷亲自送了她出去。

    “*屏蔽的关键字*的意思,派往陈家去的人就老奴和陈嬷嬷,另外再带四个仆『妇』,要健壮些的,定要将表姑娘安安全全,一根『毛』儿都不少的送回去。”站在院门外,顾嬷嬷压低了声音和二*屏蔽的关键字*说话。

    在酒楼那么多人守着都还让表姑娘演了一出大戏,这回陈家必定是要有厉害的人看着表姑娘才行。要不然,一个没防备,人要是溜走了,那就是更糟了。

    二*屏蔽的关键字*忙点头表示了解。

    “侯爷之前说,出了这事儿,咱们侯府对陈家也不好交代,所以呢,这次回去,让表少爷也跟着。”顾嬷嬷又说道,二*屏蔽的关键字*点点头,犹豫了一下:“那要不要送赔礼什么的?”

    顾嬷嬷摆手:“不用,咱们养大个姑娘也花费不少,不问她陈家要银子就够好的了。这事儿,到了陈家,老奴自有说法,二*屏蔽的关键字*不用担心的,并不会带累咱们府里的名声。”

    午后,楚瑶再次到表姑娘的院子里来了:“看在咱们之前合作的份儿上,我最后再送你个消息,也不求你日后感恩戴德,只你记住自己的话,我有需要的时候,你伸把手就可以了。”

    表姑娘忙点头,楚瑶压低了声音将楚侯爷的决定说了一遍儿:“该如何做你自己决定就是,能不能攀上金家,就靠你自己了。”

    说完就起身走人,表姑娘脑子里正一团『乱』,自然也没顾得上挽留。

    乔柔这边,已经将表姑娘当成了个隐形人,再也不去问表姑娘这边的事情了。倒是楚瑶那边,她却是不能放松警惕的。一来是为着楚瑾,二来也是为着她自己的肚子。万一楚瑶知道她*屏蔽的关键字*的消息,怕是还有的作,她必得防备着才好。

    孩子嘛,就像是她之前说的,不来也没什么,来了就是缘分。总不能为着之前的各种想法,就将这孩子给堕掉吧?先不说堕掉孩子对她自己有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说一条『性』命,还是她亲骨肉,就这样舍弃,也实在是太……舍不得了些。

    待午后楚瑾睡醒,乔柔就将她搂在怀里问道:“之前说想要个弟弟妹妹,现在还想要吗?”

    楚瑾瞪大眼睛连连点头:“要的要的,娘要给我个弟弟妹妹吗?在哪儿呢?是不是就和压岁钱一样,忽然出现在我房间里啊?那我现在去找找。”

    一边说着,一边就闹腾着从软榻上下来,打算去寻宝。

    乔柔哭笑不得:“不在房间里,还没带回来呢,你若是真想要,回头娘想办法给你带回来。但在这之前,咱们得约法三章,你觉得如何?”

    楚瑾迅速点头:“好,约法三章,娘你说,我听话呢。”

    “第一,以后不许嫌弃弟弟妹妹不听话,他比你小,他不听话你可以打可以骂,但不许嫌弃。第二,不能觉得娘喜欢弟弟妹妹不喜欢你,不管什么时候,娘都是最喜欢你的,得记住这个。第三,要做姐姐了,就得做个好姐姐,关心照顾弟弟妹妹,帮娘分担一些,让娘不那么累。就这三条,可以吗?”

    楚瑾也不管听懂没有,赶紧的点头,乔柔忍不住笑着『揉』她脑袋,算了,也不要多想了,有了就要,终归是亲的,比楚阳和楚瑶要好很多。 161
多多书院 > 重生之继母难当 > 重生之继母难当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