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831章 纪澌钧是不可能带木兮回老宅
    吕锃凉一听到是木兮的声音,就知道木兮想问什么,“纪总的车子刚进小区门口,还没到,太太你放心,一有结果我就通知你。”

    “好,好。”木兮连说了两声好才挂断电话。

    电话刚挂断,木兮就听到夏明义的声音:“纪董。”

    被吓一跳的木兮,拿着手机匆忙转身。“深,深哥,你要走了吗?”

    纪泽深仔细打量着木兮的反应,已经看出端倪,故作平静,先是挥手让夏明义下去,直到人走远了,纪泽深才来到木兮跟前,说话时递了眼木兮的手机,“给谁打电话?”

    “没有,一点事情要处理。”

    一点事情?纪心雨的事情已经让李泓霖去处理了,木兮还能有什么事情不能让纪澌钧知道,要借夏明义手机打电话?“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我这里是有件事情要跟深哥说。”木兮说话时,手机藏在身后,故意用调皮的笑容缓解气氛。

    她调皮摆动身子的样子和回忆里的画面一模一样,纪优阳笑着伸手摸了摸木兮的脑袋,“说吧。”

    木兮说话时,往纪泽深那边走了一步,“深哥,你来之前,四少来了一趟。”

    “嗯,我知道。”收回手时,手背感受到有一阵冰凉的风吹来,纪泽深目光抬起看了眼中央空调出风口,立即往旁边挪位置,示意木兮跟过来。

    “他跟我做了一个交易,我答应了。”

    “交易,什么交易?”纪泽深生怕木兮吃亏上当,那素来平缓的语气此时有些激动。

    “搬离这里,出去,自力更生。”

    “他有什么权利,把你赶出去,这里轮不到他做主!”这个老四,实在是太过份了!居然欺负到她头上来了。

    “我倒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挑战。”比起纪泽深的生气,冷静过后仔细考虑过一些问题的木兮反而有些期待那样的生活,“我主要是考虑到,一来他现在调职了,很多人都在拿澌钧做文章,如果我们母子能搬离这里,那就相对减少一些事非,二来,我一直都很想和他过过普通人的生活,靠自己丰衣足食,那样的日子,才是我想要的。”

    老四那个人,从小就能言善辩,鬼主意特别多,最擅长的就是搞心理战,“小兮,你不能上当,他就是在利用你这点心理让钧子难堪,如果你搬出去了,那些人会怎么想钧子的处境?”一定会以为,他的弟弟现在连养活自己的女人都没这个本事。

    “深哥,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依我之见,现在正是风口浪尖,如果可以的话,能适当低调点是最好的,就当做是为避避风头,出去住一个月,一个月以后,再搬回来。”

    “一个月?他要你们出去住一个月,住哪儿?”

    “没说住哪儿,让我自己找地方,他的意思是我们出去住一个月,他就让澌钧留在景城办公。”

    “这种事,你怎么不先跟我说就答应了,你们母子怎么能受那样的苦,还有钧子,我是不会答应的。”

    “深哥,我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我可以面对的,这一次,你就让我自己做主吧,就像当初,你祝福我和澌钧一样,祝福我和他的一个月新生活,可以吗?”

    当初?

    当初他就是太轻率才会祝福他们,她们母子受过太多的苦了,他怎么能忍心再看着她们受那样的苦,纪泽深愁眉苦脸望着木兮,低头握住木兮的双手,把人拉到跟前,“小兮,你是深哥最宝贝的人,深哥不能让你再受那样的苦了,这事就让我解决吧。”

    “深哥,你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澌钧没信心呢?”木兮歪着头打量着纪泽深。

    “不是这么回事。”

    “深哥,我会证明给那些质疑我们的人看,不管遇到什么挫折和困难,我们都会在一起,不离不弃,我们不止能共富贵,更能共患难,我知道,你心疼我们,但,请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照顾好他的。”

    “你啊,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倔,怎么说都不听。”纪泽深无奈叹了口气。木兮脸上的自信和洋溢的幸福,是纪泽深想看到的,同样也是纪泽深最不愿意接受的,“小兮,你确定吗,这不止是一场交易,更是赌注,是考验你和钧子的爱情赌注。”

    她当然知道了,“深哥,我确定,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别说是一个月了,就算是一辈子这样,我也愿意。”

    这句话,多动听,一辈子也愿意。

    纪泽深是心痛又难过,捧住木兮的脸,指腹轻轻擦了擦木兮的脸颊,“咱们有言在先,出去住归出去住,有事,你还得给我打电话知道吗?不能再乱答应老四别的条件。”

    “嗯嗯。”她就知道,就算是全世界人都会反对她,只有深哥会一如既往支持她,木兮笑眯眯冲着纪泽深比胜利的手势,“深哥,你对我最好了。”

    “把心都掏出来给你了,能不好。”那听似责怪中带着嘲讽的话里每一个字都是珍藏在内心的真话。

    这一次见面,他带着愉悦的心情而来,可见了面以后,听到他对钧子的称呼,他那些愉悦的心情就如同被冷水浇灭一样。

    看来,她和钧子不止和好,感情也比以前更好,否则她也不会对这次和老四的交易那么有信心。

    能看到她如此幸福,他根本祝福不起来,因为他很不甘心钧子伤害她以后还能得到她的原谅。

    “深哥,还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

    “嗯?”

    “四少说,这一个月里,江山一号得归他管。”

    “这里是你的家,这些事情,你可以自己做主。”归纪优阳一个月?他倒要看看,纪优阳还能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

    走过来的李泓霖,看到和纪泽深商量事情的木兮,悄然止住脚步。

    还是不过去打扰吧,毕竟,纪董难得见木小姐一次。

    ……

    纪澌钧带着费亦行,刚踏入门口,就看到寻夏和叶思佳一前一后从花园那个方向进来,进来后两人一同上楼。

    骆知秋听说纪澌钧回来了,赶紧到门口。

    “回来啦。”

    “嗯。”

    “吃饭了吗?”

    “不用了。”只要是踏入这个地方,纪澌钧就没任何胃口,特别是在看到某个位置,那血淋淋的画面在他脑海挥散不去,让他有些反胃。

    跟上纪澌钧的骆知秋,继续说道:“医院的事情,没事先跟你商量就让木兮过去处理,真是不好意思,南三小姐临时过来,为了接待她,我实在是走不开,只能找木兮去了。”

    “嗯。”纪澌钧语气冷淡应了一声。

    那听不出来是什么情绪的语调,让骆知秋只能靠纪澌钧的表情和举止揣测纪澌钧对她叫木兮出面处理事情的态度,“心雨的尸体放在墓园那边,后天上午纪家的人会去墓园看心雨最后一面,火化过后,下午就回老宅,是否要让木兮一块回老宅?”

    “她们母子身体不适合长途飞行。”

    纪澌钧不让木兮跟着回去的原因,骆知秋大概也猜到是什么,“知道了,南老夫人她们用过晚餐后都回房休息了。”

    “知道了,谢谢。”

    跟在纪澌钧身后的费亦行,冲着骆知秋点了点头后快步跟上纪澌钧。

    “不客气。”骆知秋并未跟上纪澌钧,而是原地留步,待纪澌钧上去后,再转身,目光担忧望着外面。

    这个老四,打电话也不借,人又跑哪儿去了?

    吕锃凉坐在二楼客厅,看到纪澌钧上楼后,立即起身过去。

    一上来,纪澌钧就看到吕锃凉,“你怎么在这儿?”

    “太太让我过来看看简小姐的伤。”跟上纪澌钧的步伐。

    “太太和宝少爷没事吧?”

    “都挺好的。”

    “嗯,没别的事,就回去吧。”

    “我顺道来给你检查下手臂上的伤口。”

    “不用了。”纪澌钧现在特别排斥吕锃凉过来给自己做所谓的检查,生怕吕锃凉知道不该知道的事情。

    “纪总,太太临走的时候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要给你检查伤口,还要我拍照给她看。”虽然,他觉得这个办法不一定有用,可是眼下除了这个办法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跟在纪澌钧身后的费亦行,小声说道:“纪总,您要是不给老吕看,太太生气事小,宝少爷趁机挑唆事大,最近,汤老太太可是一直通过汤嘿嘿牵线,搞不好,宝少爷就把小汤总列为备胎人选了。”

    芝麻粒豆大小的事情,到了那个小子的眼中,就会被无限放大成不爱她的迹象。

    还备胎人选呢。

    呵呵——

    祁任兴已经是被除名了,那小子手上压根就没人选,这个时候出现的汤家乐,正中那小子的下怀,未免,那小子又在搞破坏,纪澌钧只能答应,“那你就跟过来,做完检查就回去吧。”

    “是。”看来,还是费亦行厉害,要没费亦行在一旁帮忙,他可真是搞不定纪总。

    吕锃凉赶紧跟过去,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一定要检查出纪总的心衰症到底是真是假。

    ……

    泰勒离开后,纪优阳又躺回沙发睡觉,刚睡没多久,就被耳边的来电显示吵醒,没法睡,纪优阳只能坐起身喝水,喝了两口水,就嗅到一阵食物香味。

    顺着香味找出去,望见那个穿着蓝色衬衫黑色西裤的男人戴着一条浅绿色围裙正在做饭。

    还是来这儿舒坦,至少这里有个真心实意为自己做饭,担心自己的人。

    左手拿木勺,右手拿不锈钢铁汤勺勺木勺汤的沈呈,正在尝味,突然一双手抱了过来,让沈呈一下没注意,烫到舌头。

    “哥,你是不是知道祁任兴过来了,所以特地穿着一条绿色围裙暗示我什么?”

    沈呈皱了皱眉,放下木勺,“以后,别在我做饭,特别是喝汤的时候抱我,很危险,知道吗?”

    “烫到舌头了?”

    那嬉笑的口吻,让沈呈有些生气,“不然你希望我烫到哪儿?”

    随即而来的是耳边一道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是我的错,为了补过,我不介意给你人工降温,局部或全面都没问题。”

    “……”

    他这话一说完,怀里的人就安静下来,虽然沈呈不说话,但是纪优阳能从沈呈加速跳动的心揣测出,此时的沈呈又在脸红了,他再一次胜利击败沈呈的情绪。

    也许是空气太过安静,让沈呈有些难为情,沈呈暗暗压了一口气,努力装镇定,论套路,他玩不过纪优阳,但是情绪控制,他还是可以的,“有没有想吃的菜?”

    “有。”

    “嗯?”

    盯着沈呈脸颊看的纪优阳,脸庞逐渐靠近沈呈的耳边,说话时,最先刮过沈呈耳垂的是鼻尖,接着是来到沈呈耳边的唇,“哥,我想吃什么,都可以吗?”

    “嗯。”打开锅盖翻炒锅中的花甲。

    “哥,我想吃你,不管是清蒸还是凉拌或者是红烧都没问题。”
多多书院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