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重生校园:系统男友已上线 > 重生校园:系统男友已上线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412章 无标题章
    豆腐把手给举了起来“我!我想娶你。”。

    龙葵听到这个声音觉得有点生气,又有点高兴,下了台,走到他面前“可我不想嫁给你”

    刚想走过去,就被他一只手搂住,龙葵只觉得天地间一个反转,顿时才发现他把自己给扛在肩上,而她却也不想下来。

    豆腐扛着她来到清音阁的后园,将她放在一个石头上,龙葵想站起来,可是他却这样道:“别动,你要是再动的话,可别怪我占你便宜喔!”

    语气中带有笑意,见他把自己的鞋子给脱了,她的脚踝微有些肿,他一时觉得有点好笑“看来没有法术还那么打,脚踝踢成这样。”

    从锦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面装的是水晶搬的药膏,手从里面取出点来,直接往她脚踝上涂,边涂边说:“这些药原本是璃武给寒萱准备的,看来也挺适合涂药膏”

    。龙葵疑惑:“你说这个锦袋是璃武?”

    豆腐奇怪“不然呢!我想除了他谁也不会在这些上面绣萱草吧!”

    龙葵点点头道“也对。”

    药膏涂好了,可豆腐还握着她的脚看着一处的一个秋千发呆,过了几秒,抱着龙葵坐到上面去,“我来推你”豆腐笑嘻嘻的说,秋千荡的很高,龙葵的笑容像个孩子,,不停的说着“再高点!再高点”

    因龙葵想要豆腐弥补一下她,就打算在镇上多玩一天,豆腐也依了。梦嘉为了感谢龙葵,就带着他们去镇上吃好吃的,看好看得戏和舞。

    此时他们正坐在一家酒楼里看戏,台正演着一段精彩的钟无颜带兵打仗的戏,龙葵看得很爽,梦嘉在一旁坐着,有点无聊的姿态,豆腐陪着龙葵看得兴高采烈,没有主意他们中间的多了个小女孩,龙葵反映过来,小女孩已经躲到自己的怀里,她刚想问她时,小女孩对着嘘了一下,而她后面有人叫着“小殿下!小殿下!”

    龙葵顿时明白,这个小女孩说不定是羽族王室家的哪个小公主,或是小郡主。

    见那几个随从走了之后,小女孩把头伸出来,“谢谢,……大……姐……姐”小女孩看着龙葵顿时呆了,龙葵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小妹妹没事吧!豆腐看着小女孩道“这谁家孩子?”

    龙葵摇头“大概是羽族的小郡主吧?”

    小女孩回了回神“姐姐你好漂亮啊!比之前见到的那几位还要漂亮!”

    龙葵听到这番赞美,高兴的从桌上拿了一块糕给她,谁知道这小女孩刚吃了一口,就不客气的吐了出来,龙葵奇怪“怎么啦!这糕不好吃?”

    小女孩摇了摇头“没瑶瑶做得好吃”

    龙葵迷茫“瑶……瑶……?”

    豆腐笑道:“小妹妹,你看人得水平倒是挺好的!”

    突然有一只手抓住小女孩,一个亲切的声音传来“小祖宗,你跑哪去了?”

    龙葵和豆腐看着声音的主人,瞬间零乱了,小女孩口中的瑶瑶,就是瑶芯,瑶芯关切的问道:“你们没事吧!怎么会在这……”话还没说完,另一个声音也传了过来“瑶瑶,你那边有没有找到?”

    她回应了一声“没有,什么也没有”

    这个声音龙葵听了出来,是雪见的,那么这个小女孩也因该就是青儿了吧!真奇怪,为什么自己不讨论她呢?。

    瑶芯对着他笑了笑就走了,龙葵还隐约能听到瑶芯的声音,“听着回去以后,不许在他们面前提起今天见过,这两哥哥姐姐的事,你要是敢说回去不给你糕吃”

    青儿回了一声“喔!”

    龙葵继续看着台上的戏,手被徐长卿的手抓着,她也没想要让他放开自己。

    戏快完了,龙葵看着已经睡着的梦嘉,在看看台上“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刚想站起来的时候,就被豆腐给拽到怀里,龙葵坐在他的腿上,她觉得这个姿势有点不对,想要下来,却被他给死死得搂住,他就这样抱着她,直到戏演完后,他才抱着她走出酒楼,龙葵见大街上那么多人“你快放我下来。”

    豆腐跳了一下眉:“我抱着你,你有什么意见嘛?”

    她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他笑得“竟然没有,那你睡一会好了”

    龙葵听到着话,没有惊讶,脑袋乖乖的钻进了他怀里,她心里想着,青儿来了是不是他需要尽责呢?对!尽一个父亲的责,在这番自问自答中,她觉得自己其实挺可笑的,可笑之处就在;自己只不过是他前世的一个旧爱罢了,已无资格去争他,想着就睡着了,和上次一样,趁她睡着后他将自己抱着,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感受到,轻风拂过脸颊很舒服。

    一个轻飘飘的声音,若有似无的传了过传了过来,这个声音是她最熟悉不过的,她想起来去看看那声音的主人,却又没办法起来,她好像被施了什么咒似的,而这种咒只有声音的主人才会。

    身着白衣的豆腐,正和照样一身白的寒萱,这对豆腐兄妹,此时正站在离龙葵五十步开外。

    豆腐依然尽责的的说了句:“你的伤好了吗?璃武回来了!”

    寒萱的脸色跟她平时没什么两样,一副冰山脸,不过在她老哥面前,她这副尊容暂时可以收一收了!她微微一笑道:“哥,你就那么认为我离了璃武,就活不了了是'吧!”

    他笑嘻嘻的“那就说不定了!”

    寒萱用藐视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豆腐继续“我和她……看见青儿了……”

    寒萱笑了一下“怎么,是长得像你,还是长得像我这个姑姑”

    豆腐一脸严肃“我们该如何是好。”

    她依然笑着“青儿,就是我欠她的。”

    他疑惑“啊?”

    寒萱:“哥,你带着龙葵走吧!去一安静点的地方,等过了这段时间,你们再回来”

    他听到这话时,只是轻轻的笑了一下,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欠了这个妹妹太多了,又怎么可能离开呢!怎么多年来自己都没怎么好好尽一个做哥哥的责任,反倒是她……

    “我们是不会走的!”

    寒萱此时脸上的表情,放松了许多“哥哥你是在担心我嘛?你不用为我但心,当初我逼天帝的时候,也还不是照样好好的,如果说我犯的错还能饶恕的话,那你犯的就等于是小儿科嘛!”

    豆腐无奈:“要不是有璃武替你顶着你能天不怕地不怕。”

    她摸了摸鼻子,呵呵干笑了两声,龙葵可以感受到这样的场景,嘴角也漏出一丝微笑。

    豆腐看她的样子,放心看许多,因为她本该就是一个天真的少年神女,享受着与自己的闺密们讨论着,自己的心上人,最嘉年华,可她从一生下来就是注定要为他人付出,

    虽然自己是她的哥哥,可陪在她身边的时间还没有璃武的多,让人觉得太可笑了,突然间他把寒萱给拉到怀里将她紧紧的抱着“好妹妹,我你哥哪有妹妹替哥哥承担的,再说小葵也不会同意的。”

    寒萱笑着:“老哥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豆腐放开她道:“为什么?”

    “我当初只要不离开玄冰宫,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了,不是吗!”顿了顿“起码还有璃武陪着我”

    说完漏出少女因该有的笑容,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璃武这人本不是至善之人,可他却愿意为寒萱做认和事,这些是他看在眼里的,可他们的父君在羽化之前,早已为他们订下婚事,当然他自己的婚事他到是挺满意的,可寒萱

    就有点让人费解,父亲却把她许给圆唔天尊,原本以为她会反对,可她却答应了,可能当时在她眼里,嫁给谁都无所谓吧!

    他走到龙葵面前抱起龙葵向她道:“走吧回王城,如果你不让我们会去的话,那神物不给你,看你怎么造剑!”

    寒萱“……”

    进了王城后,法力已恢复,雪君最近连王宫都没回,一直在找他们,就连圣姑带着青儿到圣羽国时,都让雪见她们先回去,然后再让她们带着青儿到处玩玩,见到龙葵时她很自然的关心的问了句“没事吧!”

    龙葵瑶了瑶头,再拿出锦袋,把那个红色的灵果交到雪君手上,龙葵奇怪道:“这灵果可以干嘛?”

    她刚想说的时候,却被一个小侍卫叫住,小侍卫急急忙忙的,叫着殿下,跑了过来,“殿下,墨林神羽被魔羽族给拿走了”

    雪君惊讶“什么!”

    小侍卫满脸惊恐加颤抖道:“就……就连梓彤殿下也被抓走了,瑶芯殿下因看见这一幕就跟对方大大出手,所以……”

    寒萱云淡风轻得补充一句:“也被抓走了!就连小殿下也是,不过请雪君放心,魔尊他们已经去救了”又看向小侍卫“你想说的'是这些,对嘛!”

    小侍卫愣神的点点头。

    雪君奇怪:“你怎么知道?”

    寒萱很有耐心的解释:“早就听闻你们和魔羽族不和,还打过几场仗,今日他们又来盗羽族圣物自然也不足为奇,而守护的羽族圣女你的妹妹,他们把她抓走,也是自然,至于瑶瑶,那只是个意外。”

    龙葵问道:“那青儿呢?”

    寒萱笑道:“这几天青总是和瑶瑶粘在一起,当然会有难同当喽!”

    此时雪君招来两只神鸟坐骑,除了寒萱以外,三人都坐了上去,雪君走之前给了寒萱一声叮嘱“你就别去了,这次就让我好好的出出风头!”寒萱点了点头。

    两族之战,是因两族利益而战,不过有时候而是为了君位,或美人而战。

    比如魔族当初想过要做六界之主,可六界如果一个人能主宰的话,那就没必要有六界了!如果为了一个部落的没必要的利益,而去攻打别的部落,那么只会让其它部落认为是强盗,

    羽族和魔羽族,结和起来就是圣羽国,两族部落两个君王,这是历代传下来的,可羽族部落的先君,膝下无子只能只有个女儿。当初雪音的父君为让她继位,和魔羽族闹翻了,再加上圣羽国向来是男尊女卑,雪音当上女君魔羽当然有些不服气。

    到了魔羽族的王宫,就一股阴寒之气,让人发毛。

    大殿之上的几根柱子,相似布了一个镇,中间一张桌子,一位俊俏少年坐在哪喝着茶。

    龙葵看着少年向雪君道:“他是谁啊?”

    雪君满脸无奈道:“魔羽族的君主,如果我父君没有我继承君位的话,那么他就会成为羽族独一无二的帝君”

    徐长卿似笑非笑道:“似前听说,在羽族有一个你天生的死对头会不会就是他呢?”

    雪君很直白道:“对!我们两个羽族的最嘉的继位人选,其实我觉得他如果做了,这个圣羽国的君王的话,因该比我还要优秀吧!”

    龙葵轻笑道:“你这个女君做的也不赖啊!再说凭什么女的就不可以继承君位啊,寒萱她还不是继承'了父亲的君位嘛!”

    那少年拿出了另一个杯子到好茶,向着雪君招了招手,她展开绿色的双翼,飞向少年。

    他彬彬有礼行了一礼:“雪君殿下,今日为何来我的王宫呢?我的兵好像没侵犯你的王城吧!”

    雪君直接道:“快把她们放了!”

    少年笑着把茶递给她:“先喝口茶”

    雪君接过一口干了,怒视他道:“你拿了圣物,我不怪你,可是请你把她们给放了,青儿还只是个孩子。”

    少年冷笑道:“要我放了她们可以,但是你必须退位,噢!忘了你还没有进行继位仪式呢!”

    听到这话,龙葵想起了,寒萱必须要来圣羽国的理由,取神物造两生,这些都是必须的,可还有一个理由让她必须来这里住一段时间,那就是雪君的继位仪式,在仪式上会有一个人让她非常想见。一荒之君继位之时,必会有大荒之君,也就是神界的圆唔天尊的亲临!。

    雪君没有再说话,那少年喝完杯中茶,向龙葵他们的方向挥手,瞬间无人的王宫,整整齐齐的士兵,向他们而来,一名魔将给那少年行了一礼,雪君冷笑一声“原本我以为你和他们不一样,看来我是看错了!”

    说完罢出一把剑指向他怒吼道:“快把她们给放了!”突然感觉一阵晕眩,倒在了少年怀中,少年看着她的脸无奈道:“傻丫头,连我给的茶都敢喝,难怪会被一个女天神给骗!”不由的笑了一下,然后抱着她走进了宫殿里。

    龙葵看见这一幕一时有些惊慌“他不会对雪君做些什么吧?”

    徐长卿看着此时随时都要,打过来的魔兵,“还是先把这些魔兵给解释了再说。”话一落地就立刻罢出寒影剑,幻化出几万道剑光,寒风因生在一个和平年代,童年还是过的很美好的,不过寒萱却出生在一个不怎么和平的年代,所以妹妹出生时他似是以战闻名的神界公认的太子殿下的最嘉人选。

    在人间数百年,他也有打过不少仗,不过此时看见这样的场景多少有点兴奋。寒影剑的主剑握在他手中,幻化出的千万道剑影随他操控,龙葵在一旁看着,似前在神界时,长听人提起他的战名,可在宗学时他却经常被夫子骂,当然骂他的夫子都是他父君羽化之前请来的,后来那夫子因别的族要他讲课,就走了,再也没回来过,之后的夫子也没待过七天。

    如今想起还是别有风味,当时和他的幼稚,真好。

    看他在哪霸气的打斗,又恢复了神界太子的威武,不过是太子也好,还是干净的道士,书生,或者是很犀利的离歌笑,那张脸不管永远都那么好看,她就在哪看着也没注意,魔尊和紫宣他们什么时候来的,那位将军看着冷笑一声,“这好像是,八荒之事吧与你们六界有和关系。”

    徐长卿一手控着寒影剑,向他道:“我关你是六界之事,还是八荒之事,总之快给我把人放了!”

    龙葵听到这些,轻飘飘道:“圣羽国和雅刃之都,只有一海之隔,同样的是两个圣国,占着西北荒的领域,在下又乃雅刃璇之是也,再外加上,你们少君抓走的还有神界公主,女娲之后。”徐长卿有些惊讶,紫萱像似被吓到了一起景天高兴大叫“妹妹说得好!”似似乎是听到,璇之二字。

    龙葵继续:“魔族掌管西南荒,魔尊在这和情和理,徐长卿乃雅刃女婿,所以我们在这都是,合情合理的!如果少君今日不放人”

    徐长卿很默契的添了句:“那就要看看,是哪一族的兵力强了。”

    将军没有说话,只是辉了一下令旗,更多的魔兵向他们而来,几人背靠背的作战,徐长卿的剑锋一辉,有一部分的魔兵,都像似灰飞烟灭一搬,景天的剑也不赖。龙葵手上因没有武器,只好拿出斗法的本事,雪见因法术不怎么样,只能让龙葵顶着一半,紫宣至少还能自保。

    雪见突然道:“龙葵怎么办啊!魔兵越来越多了!”

    龙葵空手造出个结界,拿出上古史,雪见有些凌乱了“这个时候,你还研究上古史?”

    龙葵对她轻轻一笑“看好了!”翻开两页是古剑文图,细长的手指扫过书页,幻化出一把剑,是古剑墨竹,又扫了两下化出两把剑。另外两把给紫宣和雪见。

    徐长卿打得有点不耐烦了,直接跳到三仗高,在坠落而下,不知道用了什么剑法,脚一落地所有的魔兵都瞬间消失了。手里握着剑,颇有风度的抬起头用凝重的眼神看向他们“我…………帅嘛?”

    看见龙葵和景天一双藐视的看着他,他干笑两声:“呵……呵……开玩笑的。”

    紫宣向他走来,抱着他“长卿……”

    雪见看着俩,羡慕的笑了,龙葵脸上也漏出了淡然的微笑,豆腐面无表情的推开她,笑道:“好了去救青儿吧!”

    那位将军钦佩道:“果然是神界太子,把我亲自练的几万魔兵用半个时辰的时间,全部解决。真不愧是雅刃的璇之,能说会道,还能用图化剑。”

    刚才少年坐过的位子,出现了瑶芯和青儿的身影,还有常胤他也被抓了?几个人的注意力全都为此而吸引,也不知道那位将军什么时候走的,除了龙葵所有人都跑向他们,龙葵看着几跟柱子,豆腐拍了一下她的肩“怎么啦?”

    她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几跟柱子怪怪的!”

    正如她所想一进五跟柱子的领域,柱子就和成一个阵法,紫宣飞快的跑到正昏迷的青儿身边,看着她只是昏迷瞬间放心了许多。

    五柱形成的五星魔辰阵很厉害,里面边丝毫没有一点空气,让人进去就觉得头晕目眩,若是修为高点还行。

    景天适着想破了它就可以耍一次帅,却被阵法的结界给反射攻击,豆腐看着此阵法,外面已出现了恶灵,结界里也已经开邪气蔓延,“邪气,恶灵,阵法,结界,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雪见有点头晕,被龙葵和景天扶着徐长卿道:“是不是邪气入体了?”

    龙葵为她把脉:“不行!邪气侵体了。”

    她闭上眼睛开始为雪见输入真气,徐长卿看着她:“让我来吧!”

    她听到这句话,轻轻一笑“不用了,你还是去看看紫萱姐姐吧!。”

    他握紧了拳头,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让他觉得像做梦一样,不,这就是场梦,可能是自己的童年过的太好,除了打仗,就是在宗学和冰璇一起玩,一起练剑。到了凡间那么些年,他也懂了自己身上的责任比他们都要重。

    同时他希望看到,大家一起在醉生梦死过着比神仙还优雅的生活。

    龙葵知道他没有被邪气入体,那是他的向往。

    他闭上眼睛,拿着寒影剑开始舞剑,阵中邪气渐渐地消散许多,结界外的恶灵也足见消失。他用耳朵!倾听结界明显的打斗声,嘴角微微扬起,睁开眼,见黑色长发在空中飞舞,白色的衣裙沾上满了红色的血,魔兽和魔兵,早已横尸偏野。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飘在空中,寒萱就呆呆的站在结界外,手握着苍羽剑,眼睛看着紫宣充满诡异的气息,肩膀上的血是最后的。

    豆腐和龙葵看见这一幕,瞬间一震,这丫头果然是用自己的血破开了下在身上的封印,徐长卿的剑锋在红色透明的罩子上,挥舞着,龙葵幻化出一个结界,保护着他们,以免被剑锋伤道,龙葵在常胤的兜里找到几张符咒,然后在用墨竹刮开自己的手指,血流了出了,在符咒的背面画上新的咒语,贴到五跟柱子上。

    寒萱呆呆的看着,见徐长卿的剑快要刺向结界之时,她握着不苍羽剑腾空而起,将剑轻轻一扔,就刚好对准寒影的剑锋,结界破了,而阵法关建的五跟柱子被龙葵给搞定了。

    他们闻到那股恶心的血腥味,看着在空中的寒萱,除了徐长卿龙葵魔尊三人,都会让人心里发毛。
多多书院 > 重生校园:系统男友已上线 > 重生校园:系统男友已上线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