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味香 > 味香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1114章 气急攻心
    且话说回来,就这样乖乖的回去在府里面等着,若是叫章筠庭看到了,正在气头上头,必定又会说章弘钰这是不知悔改,到了这个时候还这样坦然,必定又是一通的责骂。

    而对于沈家来说,面上对你客气客气罢了,但真将这客气话当成是真话来听,只怕到时候又该被说是不懂事了。

    因此章寻思来想去的,觉得这带章弘钰出去,到也可行,便点了头:“好吧,只是少爷需得听小的的话,不得乱跑才行,否则小的便带了少爷回家去。”

    “嗯。”章弘钰用力的点了点头:“我保证。”

    这让章寻心里头略安定了一些,但随即却是十分彷徨:“说是去找人,可是府城这么大,去哪里找?再说人可能都不一定在府城了……”

    “这……”章弘钰想了想,道:“去城东找,若是城东没有,便沿着出城的路,一路往东去……”

    “城东找?”章寻觉得不太靠谱:“这文忠少爷的家便是在城东的,那拍花子的还有这样的胆子往城东来,只怕是没有这么愚笨的吧。”

    “可那些贼人,也不知道铁蛋家住在城东吧。”章弘钰道:“且城东的人大都不让孩子们去城南庙会上头玩,因此大部分的孩童都是城南、城西或者城北的人,他们必定觉得若是在这几个地方呆着的话,大家都是街坊邻里,有了外人必定被人发现,到是城东这边,南来北往的客商多,又大都是权贵之人所住的地方,高门大院,彼此不相识的多了去了。”

    “谁家来亲戚了,谁家来客人了,自然也不会多嘴多舌的打听这些事情,反倒是他们的容身之所了,他们估摸着也安心一些,所以我寻思着,从这边找,保不准能找到些许的线索。”章弘钰道。

    索性现在也是没头的苍蝇一般,不知道该往哪儿去,那就听了章弘钰,往城东去找寻,总归比不知道去哪里的强。

    章寻应了声:“是。”便喊了车夫往东走。

    可以说是发动了所有能发动之人,散布于青阳府的各个地方,挨个地方找寻。

    章筠庭更是听了卢少业的建议,派了人前去周边府城,县城通知了此事,让对方帮忙找寻,更说一再强调,此人身份贵重,务必当做要紧之事来办。

    周边府城、县城得知此事之后,更是看到章筠庭如此郑重其事的交待,自然也就晓得此事的重要性,派出府衙、县衙等所有公职之人,甚至派出家中的家丁、奴仆等外出找寻。

    一时之间,青阳府城连带着周边的府城、县城都投入到了找人之中。

    时间飞快流逝,转眼就是到了天黑,这下子,到是让找人变多的越发困难,但这消息却是半分也没有。

    众人心急如焚,连晚饭都顾不得,一直不停的找寻。

    而沈香苗也可以说没有半分的停歇,打听,询问,找寻……嗓子哑了,脚底磨了血泡,仍旧不肯停下来。

    卢少业一直陪同,劳累到是不说,但瞧着沈香苗如此悲痛,心中可以说十分难过,只恨不得自己长了千里眼,能够一眼便瞧到铁蛋现如今在哪里为好。

    只可惜,他没有这样的本领,更是得不到铁蛋的半分消息,只能眼睁睁的瞧着沈香苗这样心力交瘁。

    拳头紧握在了一起,关节处咯嘣咯嘣的响。

    有暗卫寻了过来:“公子。”

    “可是有了线索?”不等卢少业开口,沈香苗便已经迫不及待的询问道。

    “正是。”暗卫手中拿了一只鞋子,道:“在城东往外的路上,发现了这个,属下已经与沈家人确认过,这是文忠少爷的鞋子没错。”

    “当真?”沈香苗一把便夺过了鞋子,拿在手中仔细看了又看,终于在那鞋帮的内侧,发现了用线绣的小小的“忠”字,惊道:“不会错的,不会错的,这是铁蛋的鞋子,这个字是当初我娘绣上去的,这是铁蛋的鞋子……”

    沈香苗惊呼到了一半,突然愣了一下。

    那鞋子里头,鞋底的地方,沾染了一片污渍。

    黑黑的,没有任何规则的形状,看样子十分像……血。

    “这是血么,是血吗?”沈香苗颤着音道,片刻之后越发的慌张道:“既是有血,那是不是说明铁蛋此时已经遭遇不测?”

    “对了,铁蛋性子略轴一些,此时忽的落入贼人之手,必定是想着赶紧逃了出来,不晓得与其周旋,只知道强行反抗,必定,必定是那些人看铁蛋这样不听话,所以,所以……”

    沈香苗声音沙哑,哭的是呜呜咽咽,接着握紧了鞋子,往前冲去:“既是这鞋子是在城外发现的,那在那里必定会找到铁蛋的,我这就去……”

    沈香苗走的慌慌张张,连鞋子掉了一只都不曾发觉,只是一个劲儿的往前冲。

    “香苗。”卢少业察觉到不对,伸手去拦。

    沈香苗却是不管不顾,推开了卢少业便往前走。

    被沈香苗推开的胳膊上顿时黏腻的一片,卢少业低头,看到了衣袖上的一片血迹。

    “香苗!”卢少业赶紧拦住了她,更是看到了她此时从嘴角留下来的一缕血丝正落在了胸前的衣裳上,浸湿了一大片,更是顺着衣裳往下落,滴了满身的衣裳。

    气急攻心,口吐鲜血。

    卢少业的眉头拧了起来,一边拦着沈香苗,一边唤人:“快,备车,请大夫!”

    “不,我不回去,我要去找铁蛋,少业,你让我去,我要去找铁蛋,你懂不懂?”沈香苗声嘶力竭,拼命的挣脱卢少业的怀抱。

    力道之大,已是在卢少业的胳膊乃至脖子处留下了几处抓痕。

    显然已是有些发狂的症状了。

    这让卢少业越发担忧,见劝阻无果,索性抬手,在沈香苗的脖颈后侧用力一劈。

    怀中之人,立刻便软了下去,伏在他的肩头,闭上了眼睛。

    卢少业拿起沈香苗的手腕,试了试脉,觉得并无大碍之后,抱了沈香苗上马车,往城内赶去。

    沈家,此时是不敢回的。
多多书院 > 味香 > 味香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