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味香 > 味香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254章 柿子挑软的捏
    看着沈香苗这一脸坦然的模样,闫秋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看向了沈香苗:“既是你知晓这些事,也该知晓周兰儿如今过得是看人脸色,身不由己,命更是不由己的日子,更是替你受了如此多的罪过,你非但没有丝毫的愧疚与不安,还跟一个没事人一般,你说你这不是狼心狗肺,又是什么?”

    听到闫秋恩这般说辞,沈香苗哑然失笑。

    “这事我知晓不假,以往和周兰儿也算是玩伴,得知此事时有些痛心也是真,只是我不晓得你口中所说的周兰儿替我受了这罪过,是何意思?”

    “到了这会儿还想着装聋作哑不成?这整个河西村都知晓,你沈香苗当时被大伯娘逼迫着要被卖去张员外家中做丫鬟,可最后被你逃了去,最后卖去张员外家的便成了周兰儿。”

    “这话反过来讲,便是若是你当初被卖入张家做了丫鬟,周兰儿又怎会入了火坑?周兰儿不就是替你糟了这份罪么?”闫秋恩冷冷喝道:“你若是知晓感恩,便该好好回报于她,而不是又做出这等恩将仇报之事。”

    沈香苗的目光,在闫秋恩的脸上打了个转儿。

    此时的闫秋恩,愤愤不平,大有为周兰儿鸣不平之意。

    只是他的这般强词夺理,倒是令人啼笑皆非。

    “这话怎的听的越发搞笑了,什么叫做周兰儿替我受了这份罪?我第一不曾提议卖周兰儿,第二不曾做主将她卖掉,只因我当初奋力反抗逃过一劫,如今便要被你说成是受了周兰儿的恩惠?”

    “如此说来,这就好比是路上有个大坑,第一个人走路时看清楚了那个坑,小心仔细不曾掉进去,然而随后来的一个人走路不小心掉了进去,难不成要说这第二个人是替第一个人掉进坑里了受罪不成?分明是第二个人不谨慎罢了。”

    “再者说了,将周兰儿买入当丫鬟的是张家,将周兰儿卖入张家做丫鬟的是他继母与生父,劝说卖周兰儿的是徐氏与沈福田夫妇,你不找这些直接促使周兰儿落得此种田地的人来讨要说法,为何要找我这个完全不相干的人,胡乱给我安上这样一个罪名?”

    “还是说,你觉得我所说的那些人你都惹不起,也不敢去惹,所以柿子挑了软的来捏,想着我这个小姑娘家家的好欺负些?”

    沈香苗冰冷的目光在闫秋恩的身上扫过,喝道。

    闫秋恩顿时脸色一白,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沈香苗所说的话,正说中了他的小心思。

    在他得知周兰儿被卖入张家做丫鬟时,是又急又气,当下便想去张家要人,更想将周兰儿的继母和亲爹好好骂上一通,也想将沈福田和徐氏好好说一顿。

    可是,身为一个后辈,一个家境贫寒家的子弟,没钱去赎人,更没有资格和底气去责问任何一个人。

    所以,他不能,也更加不敢。

    但内心的怒火却依旧在燃烧,难以浇灭。

    闫秋恩便将满肚子的愤怒与不满,最终归结到了沈香苗这个和此事还有最后一丁点干系,但是没了爹,只有寡母与幼弟,没什么依靠的人身上。

    若是她当初被卖了的话,周兰儿也不必步入此等火坑。

    闫秋恩如此告诉自己。

    这样的话在心底里念叨的次数多了,闫秋恩就觉得这便是事实了,对沈香苗也是越发的憎恶。

    然而此时沈香苗却是直言不讳,一同指责正中心思,将闫秋恩辛苦围着的遮羞布一把拉了下来,将他险恶的用心曝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这一下子令闫秋恩手足无措。

    片刻的慌乱之后,是恼羞成怒。

    “胡说八道,我,我怎会是那样的人!”闫秋恩强装镇定,提升了几分音量大声喊道,然而与方才对沈香苗愤怒而视的模样完全不同,这会儿却是目光闪烁,眼神飘忽不定,左看右看,偏偏不敢看沈香苗

    闫秋恩的这般表现,足以说明方才沈香苗所说的话是实情。

    一旁的孟维生、乔大有等人,看着闫秋恩的眼神,除了最初的气愤之外,更多的是厌恶。

    自个儿不敢去找那些始作俑者的麻烦,却来想着迁怒旁人,是一个完全没有担当的懦夫罢了。

    这样的懦夫,竟是还口口声声的想要为周兰儿讨回公道,真是可笑至极。

    闫秋恩自然是察觉到一旁众人鄙夷、不屑的眼神,脸先是一片煞白,接着是满脸的通红,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暂,暂且不说这个,那便说一说你这铺子里卖霜糖红果一事,你这红果险些害得人命都没了,这可是事实,这事你总得给个说法!”

    “哦?红果竟是能害的人命险些没了,到是说来听听怎么个害法?”乔大有对这闫秋恩简直厌烦到了极点,十分不悦的喝道:“若是说不出个一二三来,看我如何收拾你!”

    闫秋恩瞪了乔大有一眼,道:“便是周兰儿,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身孕,不再过那水深火热的日子,偏偏吃了你这里的霜糖红果,险些小产不说,连命都险些不保。连大夫都说这红果吃了之后容易诱发小产,那这必然便是不详之物,你竟是还拿来往外卖,还说不是利欲熏心!”

    “还是说,你听说了周兰儿身怀有孕,往后能母凭子贵做了正经姨娘,过上好日子了,你便想着坑害与她不成?”

    说起这事,沈香苗到是想起前几日到药铺子时,杜仲大夫傍晚着急出诊,说的便是张家的一位有孕的姨娘突然腹痛。

    想必,这腹痛的人便是闫秋恩口中所说的周兰儿了。

    虽说这周兰儿误食了红果导致腹痛着实令人痛惜,但闫秋恩却是不分青红皂白将这事归咎于她的身上,这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这闫秋恩的脑回路,当真是奇葩异常。

    沈香苗忍不住付了扶额。

    “从前常听旁人说有些人的脑子里都是浆糊,拎不清个什么事,我全然只当是个笑话,如今看来到是真有这种人。”

    “红果是活血化瘀的良药,正是因为有活血化瘀的功效,对有孕之人来说并不合适,或许会诱发小产,但红果又具备健脾开胃,消食化滞的功效,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开胃消食再好不过,时常吃的话,是十分有好处的。”

    
多多书院 > 味香 > 味香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