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玄医枭后 > 玄医枭后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438章 加更
    只是这是什么火,居然能把院落烧成这样,不用想,被烧死的人恐怕连尸骨都找不到吧?

    火焰彻底的熄灭了,看热闹的人心情也都很压抑,各自回去休息去了,能不能睡着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恐怕这一晚睡得很好的人只有展云歌了。

    南宫玄看着被他累坏了窝在他怀里睡的很沉的人儿,娇软的身躯紧紧贴着他,手搂在他的腰间有些紧,凤眸暗沉下来。

    虽然因为一直在森林里,两人多日未恩爱过,但今日他是故意的,他了解她,她聪慧,做事果断,既然御灵宗和锦阳宗想要用恶毒卑鄙的手段烧死他们,她就以牙还牙,她知道自己这么做没错,可是心底还是会因为那份良善而内疚。其实她真的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也不愿意招惹是非,即便是明知那些人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但是只要他们不招惹她,她也不会主动出手。

    她做事向来有分寸,能给人留一线她都不把事做绝了,跟她作对的人很多,比如圣宇的曹家,比如叶文雪,只因为他们不是什么大恶之人,所以她即便是惩戒他们,也会留一线给他们。

    而御灵宗和锦阳宗已经触及她的底线了。

    想想迷晕所有人用火烧死,这是多么残忍的手段,既然他们这么喜欢,那就让他们自己去体会一下,好好享受享受吧。

    可是即便如此,因为她是玄师的原因,对善恶、功德又很敏感的感触,所以她才会心神不宁,别看她回来时好像因为卷走了金丹宗的所有的药材开心不已,可是她内心里其实是焦灼的,可以说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觉得这么做是对的,以牙还牙,一个觉得自己太残忍,即便是御灵宗和锦阳宗没有什么善人,但是也觉得这事是他们宗主所做,其他人再恶,也没对她出手,牵连致死于心不忍。

    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能用这种让她可以忘记一切,眼里心里只有自己的方式来让她暂时忘记,然后睡个好觉,等到明天,一切尘埃落定后,她不是个纠结的人,自然会调整好心态。

    只是折损功德这事怎么办?手指捻着她一缕秀发,她昨晚跟星痕说的话他都听到了,她说了,恐怕有生以来积累的功德都要消耗在这里了,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事。

    其实因为前世的遭遇和经历,他是不相信什么天道公允的,他只相信他自己,而他也的确是靠着自己一步步走过来的。

    可是他也知道玄术的强大,此时的云歌还没有接触到更强大的玄术,但是他可是见识过的,云陌天的玄术就让人惊惧。前世,云歌的玄术天赋也极其强大,这一世依然如此,所以她说的他相信。可是现在他对天道功德毫无办法,他担心云歌一觉醒来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云歌睡了之后,他就在想这个问题,看来只有突破最后一关可一掌控天道才能真正的将她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天渐渐的亮了,驻地上没有了往日的喧嚣,都安静的做着早饭,时不时的看向被烧毁的只剩下一层黑灰的两个院落。心情复杂极了,他们既崇拜烧毁院落的人,又忌惮这个人,御灵宗和锦阳宗都不是名门正派,宗门弟子跟宗主做尽阴损之事,都死了他们只会高兴,但是能悄然无息的烧毁两座院子烧死那么多人的人,实力是什么样的?这也太让人恐惧了。

    所以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思,就是从现在开始到大比结束,都老老实实的,不做什么过分的事,可别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人。

    此时,李显赫已经愤怒的有想要杀人的冲动,他本就歇息的晚,刚歇息没一会儿,就听见有人慌慌张张的在门外喊他。

    起来听到来人的禀告,他浑身冰冷,药田居然一夜之间变成了荒地,一棵药草都没了。他的心这一刻慌了,如果昨晚的事他还怀疑是玄天宗做的,可是今天发生的事他有些不相信了,玄天宗即便有高手,也不会有能在金丹宗来去自如,把所有药田都拔光了也没人发现的这样恐怖修为的高手。

    要知道,药田周围有阵法的,可不是一般的阵法,晚上就会自动启动。

    什么人对金丹宗如此不留情,他怎么不知道金丹宗什么时候得罪了这样一位强者?现在他在心里祈祷那些珍惜的药材阵法足够强大,可以阻挡昨晚人的脚步,特别是阴阳双花的种植地。

    可是当他落在珍惜药草的地方时,走进阵法里,看着同样光秃秃跟荒地一样的药田,心沉到了谷底,赶紧去了阴阳双花的种植地,同样一棵没有,他推开存放晾晒好的阴阳双花的茅草屋,空荡荡的,果然是一棵不剩。

    他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没有了这些药草金丹宗虽然可以再重新种植,不过是多花些灵币的事,金丹宗不缺灵币。但是阴阳双花和那些珍惜的药材可是需要花费时间种植的,很多药材都是需要年限的,不是一年两年就能种植出来的,那些珍惜药材很多都已经种植了几百年,就是他都不会轻易的采摘使用,阴阳双花更是宗门经历了上万年的摸索才种植出来的,一个周期就是十二年。

    他眸光阴晴不定的看着空落落的房间,就像此时他的心一样,一下子空了,不用想,以后金丹宗要炼制丹药只能出去购买药草了。

    药田因为地处金丹宗最后面,药田的另一侧就是有进无出的森林,根本不可能有外人进来,所以这么多年守护药田的人都不怎么精心,原本他也没在意,毕竟珍惜的药材和阴阳双花都有强大的阵法守护,就是在里面守着的人都不知道如何进出,每次都是他带人进出的,想到这儿,他豁然想起,阴阳双花这里有两人常年守在这里,侍候阴阳双花负责把成熟的阴阳双花采摘下来晾晒好,人呢?

    他这才听到隔壁的呼噜声,转身去了另一间房,推开门,就看到床上睡得昏天黑地的两人,他一脚把两人踹起来,两人懵懵的,看到脸色阴沉的李显赫顿时吓得跪在了地上。

    “宗主。”

    李显赫看到二人的神情就知道他们被人动了手脚,要不然不会这个时候,还不醒。他什么也没问,没有必要问了,看两人神情他就知道他们什么也不知道,转身离开了。

    两人对视一眼,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跟了出去,这一出去顿时心都凉了,阴阳双花呢,其中一人看到隔壁敞开的门,跑过去一看,空空的,顿时觉得自己脖子凉哇哇的,赶紧拉着另一人追上李显赫出去了,这里有阵法,他们根本无法自由出入,每次都是跟着宗主出入的。

    两人跟在李显赫身后解释着,李显赫并不说话,两人也不敢多说了。

    李显赫直接召集了金丹宗的各位仙长过来,众人都沉默不语,少主曹恒道,“宗主,会不会是玄天宗的人做的,毕竟只有他们能进出森林。”

    “曹恒,立即去请十大宗主和少主过来商议事情,别忘了一定要把玄天宗的少主请来。”李显赫明白,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御灵宗和锦阳宗被烧的事了,涉及到金丹宗的安全,他无法将事情化小,更无法不了了之。不管这事是不是玄天宗做的,都要让世人以为是他们做的。

    各位仙长没有言语,曹恒领命去请人去了。

    经过半宿的沉淀,其他的七大宗门也想明白了其中的厉害,有这样一个人或者势力存在暗处,对于他们来说是悬在暗处的一把刀,随时会落下来砍在他们脖子上。所以李显赫派曹恒来请他们时,他们没有推脱的就去了。

    曹恒最后来到玄天宗的大门口,去请各位宗主也就罢了,如今还要来请玄天宗的少主,想起上次在玄天宗的事他的心就堵的慌,可是想到宗门的药材一夜之间全无,还有宗主的命令,他不得不来。

    抬头看了眼那用树化玉做的门匾,眸光缩了缩,长这么大他还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一块树化玉呢,金丹宗先祖的牌位就是用树化玉刻的,可是那也只是一块不大的排位而已,两米长的一块树化玉,他是第一次见到,而展云歌就这样奢侈挂在外面她就不担心丢了吗?

    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做早饭的炊烟传出来,他深吸一口气,敲响了门。

    星痕早就有准备,昨晚弄出那么大的动静,金丹宗、御灵宗和锦阳宗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是就算他们明知道是他们做的,也没有证据不是吗,更何况,说是他们一群弟子做的,除了这三宗以外谁信?

    不过他到是很好奇,云歌昨晚对金丹宗做了什么,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传出来呢?

    所以听到敲门声,立即让人去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曹恒,星痕唇角一勾,今天果然学乖了,少主亲自来了。

    “金丹少主亲自前来,有何贵干?”星痕明知故问的道。
多多书院 > 玄医枭后 > 玄医枭后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