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尚不知他名姓 > 尚不知他名姓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1225章 观复(136)我想问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在周游下到竖井之前,那些冒出地面的根脉就已经接近疯狂,可是竖井之中的根脉却出奇的平静,平静到让人无法相信。

    周游那时便直觉这些根脉令人窒息的安生,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它们似乎在暗中蓄积着,等待着,直到它们能够获得翻天覆地之力……

    正如现在。

    根脉已经被完全活化了。

    周游忍不住向程松阳所在的那半只“蛋壳”望去。可是四下里根脉纵横喷薄交错,目之所及竟全是粗粗细细的根脉枝条,哪里还找的到那只微不足道的“蛋壳”?

    而且,眼下情势危急,周游来不及仔细去寻,他只将跳入脑海的第一个字挥手草草写就在空中:“定!”

    兜头就要罩下的那张树网登时一滞。

    停顿只是瞬间,不过对于牛五方这样的人来说,这个简直像是句子里逗点般的空歇,就已经足够了。

    “好小子!”牛五方赞了一句,便果断收回了自己差点抡出的拳头,拽着周游胳膊,身子一沉,双足冒险往脚下杂乱的根脉上一点,立即飞跃向了一侧的竖井壁边。

    可是,竖井内空间狭窄,本来就避无可避,再加上根脉被完全活化之后,与泥土相接之处,也就是四面的土壁,更成了根脉不断喷涌而出的源泉,牛五方和周游往壁边闪去,实在不能说是个好主意。

    不过,不往旁边闪去,还能到哪儿去呢?竖井深处也有源源不断的根脉从深处的黑暗中冒出,仿佛地狱发了大水一般。

    而在他们的头顶上,那张不断生长的庞大树网,仿佛拥有一张看不见的大嘴,在一呆之后瞬间吞噬了周游仓促写出的金色“定”字符,继续往师徒二人的头上拍下!

    眼见着已经是避无可避了,牛五方不由又攥起了拳头。真气聚集,随时可发。

    就在此时,只听苏千白的声音在牛五方师徒脚下不远处响起:“老牛!过来这儿!”

    听声辨位,牛五方不等苏千白再指示方向,拉着周游左一推右一撞,分开一堆根脉的乱丛,直接往右下方跳下。

    可竖井内根脉密度极高,他们怎么可能避开所有的根脉呢?周游只觉剑山刀林一般的根脉劈面而来,可牛五方拉着他往下跳去的速度丝毫不减,也没有任何要躲闪的意思,周游更来不及反应,只得闭了眼睛,听天由命吧。

    哪知,周游只觉耳畔风声呼呼而过,身上脸上却并未有预料之中的一丝一毫的疼痛。他惊奇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和牛五方已经安全站立在了一根根脉之上,在他们对面的是苏千白和张小普。他们脚下所立的根脉也是交错纵横,但与竖井中其他根脉不同,一点儿也不活跃,仔细去看,周游才发现他们四人周围的根脉,竟已经是完全干枯死掉的了。

    他们四人所立之处就在竖井中间的位置,并不依靠土壁。经过这附近的根脉俱已枯死,只干巴巴搭在一处,看起来竟仿佛是程松阳那只“蛋壳”的翻版一样。

    不过这一方小天地给了周游他们宝贵的容身之地,将他们与竖井中疯狂生长的根脉隔绝了开来。

    “这是……”

    不等周游问出口,苏千白已经张开双臂在身边划拉了一圈,笑道:“万事如意。”

    周游差点儿对暗号似的脱口而出“恭喜发财”。还好,苏千白随后的解释很快吸引了周游的注意力:“对这些根脉千万不能硬来,折断或是粉碎不仅不会解决这些根脉,反而会加速它们的生长分化……”

    张小普和牛五方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苏千白却对周游笑笑,道:“你刚才用的是什么?难道那就是传说中的字流?看起来效果不错啊!”

    周游点点头,却仍旧眉头紧皱,道:“是字流不错。不过,这个字符好像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虽然不是直接的攻击,但是,只有防守的话,我们还是没法儿对付这些根脉啊。”

    张小普也有些愁眉苦脸的:“我们下到这里来,本来是想找到根源,让根脉停下来,可是没成想,这些根脉反而更加兴奋了……”

    周游往四围根脉的缝隙里张望着,叹道:“要是我们能再快一点……”

    牛五方知道周游是在找程松阳所在的那只“蛋壳”,他拍拍周游的后背,道:“没用的。别说再快一些,哪怕是你们从一开始就守在这里,也不能逆转根脉的活化……眼下的情形,从程松阳被种下碧虚种子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碧虚强大的生长力,一旦开始了生长过程,就不会终止,除非……”

    “除非用万事如意!”周游眼睛一亮,看向苏千白道,“苏叔,您这万事如意,既然可以心想事成事事如意,又能使周围这些根脉凋萎,那是不是……”

    “不成。”苏千白只用了两个字便粉碎了周游的希望。

    周游有些难以接受,不甘心道:“怎么不成呢?我们刚才都见证了这个万事如意的奇迹,既然万事如意,为什么就不能使程松阳身体里的碧虚停止分化生长呢?”

    “周游你忘了吗?万事如意与我身合一,便是给此器物加了限制,”苏千白道,“万事如意虽好,但是若无节制,对这世间便是灾难。”

    周游这才想起苏家这“万事如意”的神奇沉重之处,他终于明了地低下了头:“万事如意必须加以限制……可这限制,却也削减了它的效力,所以我们……”

    “束手无策。”牛五方替徒弟说出了他不愿提及的词语。

    苏千白叹口气,道:“既然已经无策,我们也就不要无谓地浪费时间在这里了……既然这地下的根脉都已经疯了,那地面上已经异动的根脉肯定也老实不了,我想,我得上去帮帮苏也了。”父女连心,苏千白到底放心不下苏也。

    “可是……”牛五方往脚下深处的黝黑不见底望了一眼,略有些犹豫。他和苏千白本是追着那少年和树精一路深入的,只不过在路上发现根脉异动暂时被阻,才临时转了方向。按照原本的计划,他和苏千白仍是要继续追踪到底的。

    可是,根脉被活化,程松阳体内的碧虚种子还在一刻不停地分化增殖,这世上的草木眼看着都要被蛊惑着“醒”来,若是他和老苏就此撂手不顾,仍往地下去追那么地面上的九江城,乃至九江城之外,只要是有草木的地方,都将会被变异的草木给占据掠夺,生活在那里的人们……

    牛五方不敢再往下想了。
多多书院 > 尚不知他名姓 > 尚不知他名姓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