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尚不知他名姓 > 尚不知他名姓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1221章 观复(132)万事如意是最美好的祝愿吧
    “就在这儿啊,”苏千白漫不经心的,用空着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万事如意就在这儿啊。”

    牛五方看见自己徒儿的一脸懵,忙给他解释道:“你苏叔的万事如意,就是他本人。”

    “哈?”这下不光是周游,就连张小普跟着坠入了云里雾里。什么叫就是他本人?

    牛五方转头对苏千白道:“老苏,你自己解释一下。”

    “等一下,让我把这点儿白露霜弄出来,”苏千白往云夜永胸口重重一拍又一提,道,“白露霜这东西从特定气穴放进去,就可以立即封住人周身气脉凝滞真气,我们想让他说话就得先要恢复他的气息流动,不过又不能让他自如控制真气,要做到这一步,取出来的剂量就要很精确……”

    周游捏捏眉心,只觉得心累:我的苏叔啊,我又没问您白露霜这东西啊!

    好在苏千白已经忙活完了,他把云夜永往旁边一推,拍了拍手,站起身来,道:“好了,让他缓一会儿,就可以问话了……你问我什么来着?万事如意?这个啊,我刚才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此乃传家宝,必须要家主才能承受……”

    “承受?”周游此时才注意到,苏千白竟使用了这个词。既然需要“承受”,那也就意味着,这个“万事如意”应该是对身体或真气修为有一定程度要求的,甚至,是对身体或真气有损耗的……

    苏千白对周游微微点了点头,证实了他的猜测:“对,承受。万事如意虽然用起来比较不错,几乎能涵盖大多数有名器物的作用,但是所需要的真气纯度极强,因此,即便是一般意义上的高修为的修习者,都无法承受万事如意。”

    虽然还是没听到“万事如意”到底藏在哪里,但周游还是忍不住道:“那苏叔您的意思是,能使用这个‘万事如意’的,都必须是水平高精尖的修习者?”

    苏千白哈哈大笑,道:“这话也没错,但是……嗯,你要这么说,反倒显着我好像故意显摆自己了一样……”

    “咦,难道不是吗?”牛五方故意挖挖耳朵。

    “去!”苏千白对老伙计完全不客气,“我这是实事求是!”

    “那万事如意到底在哪儿?”周游叹口气,悬念被吊的足足的,可这出题的人却迟迟不肯揭露答案,这可真叫人抓心挠肝的啊。

    “万事如意这个器物正如其名,万用万当,极为方便,但是世间之物,越是好用的就越是容易失控,万事如意也是如此。”苏千白道,“所以能承载使用万事如意,不仅需要高超的修为真气,更需要对器物本性的熟稔……”

    “就比如您?”周游虽然口头上客气,内心却仍是有些不屑,这苏老头儿,拐着弯的还是自己夸自己啊。

    苏千白只微微一笑,继续道:“……唯有熟稔,方能依其性而驯服器物,万事如意更是如此。”说到这里,他捻起胡子顺了顺,看着周游道:“你说说看,怎么做才能绝对驯服万事如意?”

    周游只觉头痛:“正如苏叔您适才所说,需要高超的修为,以及对万事如意这器物的熟稔度?”

    “使用万事如意所能达到的效果无与伦比,因此对万事如意的控制与驯服就需要绝对的绝对。”苏千白加重了语气。

    “那……还请苏叔明示?”周游颇有些烦躁地挠挠头。

    “哎,勤学好问才是年轻人该有的求学态度。”苏千白赞了一句,便毫无征兆地说出了周游一心想要找寻的答案,“驯服万事如意,就是人器合一,我即万事如意,万事如意即是我。”

    “合一……啥?”猝不及防听见答案,周游愣是没醒过味来。什么叫他就是万事如意?

    “老苏的意思就是,他用自己的身体炼化了一个秘器,”还是牛五方心疼自己徒弟,出言解释道,“这个几乎用尽了他毕生所学、全部精力的秘器,就叫做万事如意。”

    “啊?”周游还是有点儿转不过弯来,“老师您的的意思是,苏叔他本人,现在就是……就是一个器物?”

    苏千白仰脸想了想,道:“我怎么觉得,你们师徒两个在骂人呢?”

    “你想太多了。”牛五方坚决否定。

    周游还陷在“苏千白就是万事如意”的古怪信息中不能自拔。人是活物,怎么可以做成器物呢?不错,从久远的时间上去寻找,也曾有过以人或动物做器物的记载,但是曾经这样做的,几乎全都是从活物身上取出某一部分,或者是在活物已死之后才可以制成器物,何曾有过以活物成器物的?这倒并不是道义伦理的限制,能想到用活物制器的人,谁会把道义伦理放在心里?

    之所以没有以活物制器的先例,只不过这样做是几乎不可能的。试问,凡是活物,总得有自己的意识,而一旦拥有了自己的意识,又怎会成为供人驱使的器物?

    周游的困惑,苏千白全都看在了眼里。这位老先生又捋了捋胡子,笑道:“你想错了。如果非要把人与器物分成两个来看,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想通的。你只需知道,万事如意与我,就是一体,不分你我的话,便没有过程,有的便只是承载,融合。”

    苏千白的话四两拨千斤一般,让周游在一瞬间只觉脑中一层朦胧的膜被突然点破了。

    这时,一直静静聆听的张小普怯怯道:“那个……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

    “哪一点?”苏千白微笑着看向张小普,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张小普像是被鼓励到了,略挺了挺背,问道:“刚才不是说,这个‘万事如意’是前辈您的传家之宝吗?既然是世代传递下来的器物,为何前辈还要说是用身体炼化了万事如意?”

    “你既有此问,就说明你在心里,还是认为器物是有形之物,对不对?”苏千白笑道。

    张小普一呆:“难道不是吗?”

    “有形之物限制颇多,有限制的东西又如何能事事如意?”苏千白似笑非笑,“若不能事事如意,又怎当得起‘万事如意’的名头?”

    “可是……”张小普迟疑道,“前辈您将万事如意与您自己合一后,不就相当于用自己的身体,给了万事如意以一层限制了吗?”
多多书院 > 尚不知他名姓 > 尚不知他名姓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