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重启全盛时代 > 重启全盛时代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六十五章 恐怖回忆(轻微惊悚)
    “阿爸,怎么忽然这么紧张?”

    雪球有些奇怪,王太卡刚刚还有些落寞的样子,怎么忽然转变这么快。难道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王太卡看了看雪球,说道:“没有,我有事情,可能没办法送你了。你自己回去吧。或者我找人送你,我现在有比较紧急的事情。”

    雪球说道:“虽然唐突,但是我想问,因为好奇。”

    “嗯,这个比较复杂,我不想你牵扯进来。”王太卡劝道。

    雪球眨眨眼:“那如果我想呢?”

    “你......”王太卡转念一想,反正雪球也不算是外人,算是自己的一个学生了,既然这样,那就一起。

    王太卡说道:“行吧,不过你最好听话。因为我也不清楚是什么,但想来不是好东西,也许会很吓人。”

    “有阿爸,就不怕。”雪球跟着王太卡走到外面,因为喝酒了,所以王太卡干脆打车回到公司。

    夜晚的XB娱乐有些古怪的静谧,明明没有人,却好像有什么存在游荡着。王太卡却毫无畏惧,带着雪球直接往里走。

    雪球现在对王太卡有谜一样的信任,所以只是紧紧拉着王太卡的胳膊,却没有特别的害怕。

    而王太卡则是一路走向XB娱乐的大楼深处,不对职员们开放的区域。

    王太卡从美国找来的这个私家侦探,真的是帮了王太卡太多的忙了。从之前调查出昌珉,再到这件事。

    前段时间,王太卡和包流香去了一个废弃的福利院,那是黄东成曾经生活的地方,从哪里找到了一些似乎是黄东成留下的东西,可王太卡却看不明白。所以交给这个人帮忙分析一些。

    不过王太卡并不会支付给他薪酬,因为他也是一个不那么正常的人。

    这个人患有威廉姆斯综合症。这是一种非遗传性症状。在活着出生的婴儿中,大约每两万人就有一个患有威廉姆斯综合症,发生前无法预测。

    患有此病的人会非常喜欢与人交谈说话,甚至在一些正常人应该觉得害怕和焦虑的场合也无法产生这种感觉。他们非常喜欢与人交流,甚至是陌生人,但是他们会对另外一些事物有莫名的恐慌。

    而不巧的是,王太卡恰好知道他最恐慌的是什么。

    “来了......”

    见面了,屋子里没有开灯,他坐在里面的椅子上等待着,看到王太卡和雪球进来,他皱眉:“两个人。”

    王太卡说道:“这是我的学生,不算外人。Owen。”

    Owen就是他证件上的英文名,虽然说是被遗忘的人,但他终究也要有一个正常的身份,否则寸步难行。王太卡平时不会这么称呼。而今天这么叫,只是为了向他证明,雪球是可信任的。

    “随你。”Owen对王太卡有没有学生毫无兴趣,他知道王太卡不会把自己的秘密乱说,既然这样,那就没关系了。本来这个名字也不是什么秘密。

    雪球在旁边看的有点发毛,王太卡手下的人,果然一个正常人都没有。

    王太卡坐下来,雪球不敢离王太卡太远,所以就站在王太卡的身边。

    Owen拿出那些纸,此时已经被装订成一个册子,上面都是一些孩子的图画,还有一些七扭八歪的字迹。

    这上面画的,就像是幼儿园小朋友随意涂鸦的画作一样,有人,有小动物,有屋子,有花花草草,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而下面的日记,也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流水账一样。

    可王太卡确信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秘密,否则不会出现在福利院里。

    “说说你的发现。”王太卡问道:“难道是有什么密码,或者是隐藏的手段吗,那种用特殊颜料才能显现的字迹?”

    Owen看了看雪球:“她真的要在这?”

    王太卡看了看雪球,说道:“不然还能去哪?你直接说吧。”

    Owen点点头:“好。那么,我就开始了。其实我最开始的思路,和你一样,觉得会不会是特别是暗码,或者是隐藏的字迹。但都没有结果。直到有一天我才发现,我一直关注这方面,却忽略了一点。这本子上有画,也有字,这就是一本日记。既然是日记,那记载的就应该是他想说的东西。既然这样,那何必画蛇添足,还要用别的手段呢?”

    王太卡看了看眼前的画,随便翻了一页,上面画着两个欢乐玩耍的小孩子,从发型上看可以辨认出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开心的玩球。下面的日记是:“今天玩球很开心,我和安琪儿说要一起这样玩球,很开心。”

    往后翻了几页,看到依旧是玩球,只不过这次变成了一个小男生和一只可爱的小狗。下面的日记是:“如果这样的日子一直这样就好了,玩球的时候,狗狗跑的很慢,狗狗说自己不舒服。”

    看看,这都是什么童言无忌的鬼东西!

    王太卡说道:“你给我翻译翻译,这是什么鬼东西。”

    Owen说道:“你要从头看,慢慢看。很多东西在细节了。阿尔伯特,你现在似乎失去了很多耐心。”

    王太卡说道:“所以需要你解答。”

    “好,我们从最开始看。”Owen翻开第一张日记,上面画着的是一个小男孩在哭泣的样子。下面写着:“福利院里,我喜欢和安琪儿一起玩。她说也会保护我。可她总喜欢把我支开,然后偷吃香肠。还骗我说不好吃,我很委屈。”

    Owen翻开第二张日记,上面还是画着小男孩,一副委屈的样子。下面写着:“安琪儿还在骗我,根本就没有香肠口味的棒棒糖。”

    Owen翻开第三张日记,上面的小男孩和一个大人站在一起。下面写着:“院长问我为什么生气,我说是没有香肠吃。院长知道了,批评了安琪儿。她很害怕。”

    Owem翻开第四张日记,上面的小男孩正在笑,而一个小女孩则是在坐着。下面写着:“安琪儿很笨,喝奶弄的裙子上都是。我去找院长要,他却说根本没有。确实,我也没喝过。”

    第五张日记,就是王太卡看的两个小孩玩球。“今天玩球很开心,我和安琪儿说要一起这样玩球,很开心。”

    第六张日记......

    王太卡表情慢慢凝固。

    而雪球还是完全不懂:“这什么意思啊?”

    Owen看向王太卡,说道:“你最擅长以恶意猜测世人,你说呢?”

    王太卡说道:“Owen你的韩语不错,不过我们还是说英语吧。”

    “阿爸,到底怎么回事?”雪球看向王太卡,她明白王太卡肯定是想到了什么。

    王太卡看向Owen:“那我......那我分析一下。写日记的是小时候的黄东成。第一天的日记,是他和一个叫安琪儿女孩关系很好,安琪儿说会保护黄东成,但是安琪儿却支开了黄东成,去吃香肠。再结合后面的话,香肠不好吃。还有第二天日记的话,香肠口味的棒棒糖,这代表她只是舔,没有吃。”

    “第三天,福利院的院长出现了,批评了安琪儿。第四天最细思极恐,黄东成居然说安琪儿很笨,喝奶弄的裙子上都是。黄东成去找院长要,院子却说根本没有。所以福利院是没有奶的,那安琪儿裙子上白色的东西是什么呢?不能吃的香肠又是什么呢?安琪儿说保护黄东成,也许是真的保护呢?”

    雪球马上想到了,顿时心里作呕:“这......”

    王太卡也是毛骨悚然,他现在确定了很多消息。黄东成是杀了养大长大的福利院院长,妻子和上司三个人。原本得到的消息是这三个人是恩人,可现在看,却没有那么简单。

    就单说这个福利院的院长,就是一个变态猥亵狂。黄东成的童年,怕是遭遇过非人的虐待和折磨,这是他变态的种子。

    Owen点点头:“厉害,我也是调查了很多,才确信的。阿尔伯特,你只是得到一个启发,就想到了。”

    王太卡没搭理他,只是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翻着后面的日记。

    第五天,儿时的黄东成和安琪儿玩球,很开心,说要一起这样玩。

    第六天,日记上画的是小男孩和小女孩吃饭。写的是:“今天安静,房子里面的狗狗已经不叫了,之前还喊我的名字。”

    第七天,是一个男人拎着一个袋子,旁边还有一个小男孩小女孩。下面写的是:“院长把死掉的狗狗丢掉,有些伤心。我们也伤心。安琪儿也伤心,一直哭,说狗狗是她的亲人。院长说,那我们从新养一条狗狗吧!”

    第八天,上面画着小男孩和狗狗在玩耍。下面写着:“果然有了一只狗狗,喜欢的狗狗。我给狗狗的新名字是1004。院长说要好好对待狗狗,但是安琪儿很拒绝。”

    第九天,就是王太卡后来翻到的那一天。内容是玩球,只不过这次变成了一个小男生和一只可爱的小狗。下面的日记是:“如果这样的日子一直这样就好了,玩球的时候,狗狗跑的很慢,狗狗说自己不舒服。”

    第十天,上面画着一个小男孩穿着裙子:“忽然变冷了,我受不了,就穿了安琪儿的衣服。院长说我像女孩子一样好看。”

    王太卡越看越恶心,第六天的狗叫本来还没什么,但是日记里说狗狗喊了黄东成的名字,所以那真的是狗狗吗?狗会叫人名吗?

    果然,第七天狗狗死了,安琪儿说狗狗是她的亲人。这个亲人很有可能不是比喻,而是真的,所以狗狗是......狗狗死后,院长说要重新养狗。

    到了第八天,最恐怖的地方就是这里。前面几天,小女孩安琪儿是一直出现在涂鸦画里面的。但是这一天安琪儿消失了,而福利院多养了一条狗。院长说要好好对待狗狗,但是安琪儿很拒绝。因为安琪儿被当做了狗!

    这条狗叫1004,王太卡念叨了几句,更确定了这个想法。

    在韩国其实也是有谐音梗的。就像国内的520就是我爱你一样。在韩语里的数字1004,谐音就是“天使”的意思。

    小女孩叫安琪儿,而安琪儿正是“天使”的音译。所以安琪儿和1004是一个人!这也证明了,为什么画中小女孩消失,却有小女孩的反应。

    在第五天的时候,小男孩在日记里说,想和安琪儿一直这么玩球。在第九天的时候,小男孩和“狗狗”玩球的时候,写的是:“如果这样的日子一直这样就好了,玩球的时候,狗狗跑的很慢,狗狗说自己不舒服。”

    所以安琪儿一定是遭受了酷刑,被强行改造了。以此来满足福利院院长的变态趣味。

    而第十天是画着一个小男孩穿着裙子,日记写着:“忽然变冷了,我受不了,就穿了安琪儿的衣服。院长说我像女孩子一样好看。”

    因为安琪儿已经是“狗”了,所以不会穿衣服。然后......等一下!

    王太卡忽然想到了更恶心的事情,因为这个院长居然夸这个小男孩像女孩子一样好看。

    王太卡有些抵触和恶心,但还是翻开了第十一天的日记。

    第十一天,画面上是狗狗吃饭。日记写的是:“狗狗1004不想吃狗粮,说自己想吃饼干。但是院长说狗狗只能吃狗饲料。我知道她喜欢吃什么,院长说会给我吃。”

    第十二天,画面上床上,小男孩穿着裙子,身边画着白色的长条小鱼。日记写的是:“白色的小鱼很滑,但是很快就没有了。软软黏黏,像是没有外壳的蜗牛,很恶心。不过外面的膜可以吹气球。香肠不好吃,所以今天好像坏肚子了,屁股很疼。”

    王太卡心里明白发生了什么,小男孩怕是已经被残害了。白色的长条小鱼,软软黏黏,像是没有外壳的蜗牛,肯定就是福利院长用过的......最后终于明白了“香肠”不好吃,屁股又很疼。

    忍着心里的恶心,王太卡往后看,接下来就是1004死掉,然后冒出新的狗狗。福利院总是不缺没人要的孩子。漂亮的孩子,不管男女,都会被残害。而院长不喜欢的人,都会带着项圈,变成狗。

    在这样一个变态的院长的治理下,这个福利院变成了他释放欲望的人间地狱。所有孩子都会受到残害,无一幸免。

    但是,幼年的黄东成忍辱负重,居然一直没有出事,反而得到了院长的信任,成为了一个所谓“狗狗管理员”的身份。

    最后日记戛然而止,没有了下文。但王太卡已经推断,黄东成大概是为数不多从那个变态院长手中逃出来的孩子。

    但即使到这,黄东成还没有真正的疯掉。他甚至掩饰的很好,以一个正常人的身份活下去。

    那么问题来了,黄东成长大后杀掉了福利院的院长,自己的妻子,还有公司的上司。那么按照这个院长的尿性,剩下两个人又做了什么事情?最后让黄东成直接暴走,最后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呢?

    王太卡想起他最开始见到黄东成的时候,黄东成曾经让一个女孩跪在地上学狗叫。

    当时王太卡只以为黄东成是喜欢玩SM那一套的游戏,现在才明白,原来这种奴役和驱使的恶念,已经在童年就深深植入他的脑海了。

    这日记真的是细思极恐。王太卡把日记丢在桌子上,又看到在日记的最后背面,有一串数字。

    “8282,8255,2255,175,100,012,982。”

    王太卡想到刚刚1004的谐音梗,他问向一旁还在懵比状态中的雪球:“这一串数字,是谐音吧?我韩语没有好到那种程度,你来帮我想想,这谐音韩语是什么?”

    雪球看着那串数字,点点头:“是谐音,”8282就是‘快点’的意思。8255是‘快点来’,2255发音类似于‘来这里’,175谐音‘早点来’,100谐音是‘回来’,012谐音是‘永远’,最后982的谐音是‘再见’。”

    这些连起来就是:“快点快点,快回来,来这里,早点来。回来,永远,再见。”

    这一瞬间,王太卡明白了,这是黄东成留下的挑衅!

    黄东成一直想把王太卡逼疯,所以故意让王太卡看到这日记。现在就是想让王太卡重新走一遍他的恐怖人生,体验一下绝望。

    黄东成在最后用数字谐音来预言,王太卡会重新走向极恶的怀抱,成为病态和扭曲的代言人。

    Owen这时候说道:“我的工作结束。”

    “先别离开韩国,我还要解决些事情。”王太卡站起身,疲倦的感觉,特别是心头盘旋着一股恶心的感觉。

    韩国有一部电影叫《熔炉》,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讲的是2000年至2004年间发生于光州一所聋哑障碍人学校中的虐待暴力性事件。

    而现在,一个真实的熔炉故事已经出现在王太卡的眼前了。甚至现实中的故事,要比电影还恐怖残酷百倍!可这么多年过去,没有人知道发生过什么。

    最可怕的是,曾经的受害者,遭受过极大折磨的人,扭曲了心灵,也举起了手中的绳子和项圈,成为了更可怕,更灭绝人性的畜生。

    这日记的秘密算是被破解了,王太卡得到的却是无尽的压抑。黄东成用这种方式在复刻曾经的经历。恐怖心灵的记忆法,就是故技重施。

    扭曲的童年,一生都无法被治愈。
多多书院 > 重启全盛时代 > 重启全盛时代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