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我的男友是笔仙 > 我的男友是笔仙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2559章 寒栖止
    不过,还有一个原因,是殷家两位姑娘,过得并不好。

    我和蓝辰这次去,发现她们已经被赶出来了,两姐妹现在都住在山上,殷悦躲在山洞里,几乎不敢出门,而殷瑶则负责摘些野果带回去,情形实在令人感到唏嘘。

    站在树后,我施法画下一道结界,伸手扶住粗糙的树干,观察着殷瑶的一举一动,又忍不住叹了口气,无奈对蓝辰说道:“后世很多年,她们两个反目为仇,好几次她都险些杀了她的师姐殷瑶。没想到,她们前世竟然会是亲姐妹,还因为一场意外过得这样惨。”

    “你说,殷悦?”蓝辰的嗓音明显带着迟疑。

    我点了点头,顺着他的目光望向了前方:“她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月灵’。不过,按理说她们前世是姐妹,后世成为姐妹的可能性也很大,除非……”

    “除非她厌倦了殷家村的生活,甚至恨极了殷家的人。”

    “嗯。”

    再次点头,蓝辰的想法和我的想法完全一致。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好人或是坏人,但一个人要是突然变得心狠手辣,必定有所原因。

    微风拂过,我和蓝辰跟着殷瑶来到了山洞。

    洞口处有一堆尚未熄灭的柴火,被涌动的风吹得忽暗忽明,火苗乱窜。

    殷悦抱膝缩在里面,身上围裹着一层破烂的棉被。

    洞外的天气其实并不冷,相反还有几分燥热,只因在绿树成荫的深山中,洞中又很潮湿,才会透着一股沾染泥土青草的水汽。

    然而,没有什么比得上心冷。

    殷瑶走过去时,殷悦明显惊了一下,头迅速抬起来,露出一双哭得通红的眼睛。

    可见到来的是殷瑶,她只是抿了抿颤抖发白的嘴唇,将眼眸迅速别开了,苍白的脸上还是熟悉的表情,倔强中又带着一丝惧怕。

    “饿不饿?”殷瑶将洗净的果子递上去,只是慢慢靠近殷悦的手,殷悦却没接。

    那双转开的眼眸再次慢慢重新落回殷瑶脸上,殷悦抹了抹眼泪,突然咬牙道:“难道我们要一直躲在深山老林里,不出去见人了吗?”

    “这只是暂时的……”殷瑶低头,双手搅在了一块儿,声音压得很低很低。

    但殷悦还是听清了她的话,甚至看出了殷瑶情绪里的隐忍,狠狠攥紧了被子,愤恨的嗓音从嗓子眼里挤出来,浑身都在颤抖:“时间久了,他们就会忘了?上山途中,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阿姐你都不记得了吗?”

    殷瑶垂眸,没有再回答,但山洞内蔓延的气氛,却倏然变得压抑。

    殷悦大口大口地呼吸,那股闷气好似压制在她胸口,让她愈发愤怒起来。

    看着她的拳头越攥越紧,眼中的红色已不似哀伤,我不禁猜测起令她如此愤怒的原因。

    蓝辰也在考虑这件事,忍不住问道:“会不会是上次在我们离开之后,有人欺负她们了?”

    我点了点头,完全可以想象得到,那些恶意的揣测、粗俗的话语,会有多么地令人恶心。

    可就在这时,殷瑶再度开口,温婉的嗓音,意外地有些发沉:“如果只是他们,还没什么好担心的。这几天,我总是感觉有东西一直在跟着我们,尤其是在树林的时候……”

    她拉长了尾音,顿了一下,神情里透着思量:“要是遇上和之前一样的事,恐怕就不会像上次那么幸运了。”

    闻言,我和蓝辰都愣住了,毕竟前几日追踪她们的下落时,还没有发现到有任何异常。但如果殷瑶真的察觉到了什么,那么必定是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有东西悄无声息地缠上了她们……

    当然,我和蓝辰再清楚不过,若是妖魔鬼怪潜伏在了她们身边,那么必定会在她们所处的这片山林之中,留下独有的气息。

    可现在我们并没有察觉有别于人类的气味,可见季秋明的同伙绝对是个大活人,说不定还和他一样,修炼出了异于常人的法术……

    和蓝辰对视一眼,又听殷悦愤愤不平地说道:“遇上了又能怎么样?死也好过受人羞辱!”

    “小悦……”殷瑶叹了口气,“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这几天就暂且忍耐一下吧。如果能离开,我会想办法带你走的。”

    话落不久,身后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几个村民打扮的年轻人来到了附近,压低了声音说着:“你没看错吧,她真跑到这里来了?”

    “怎么可能看错?被赶出来的大丫头长什么模样,我比谁都清楚!只要她在这儿,她妹妹一定就在附近!”

    “呵,你说这事儿,怎么想都不对。村里三姑都给两个丫头验过身了,事情黑白分明,却还是抵不过流言蜚语。就算两个姑娘以后不嫁人了吧,卖到城里大户之家去当丫头,也好过直接扫地出门。怎么她家就跟避瘟神似的,非将她们赶出来不可呢?”

    “这还不知道?就算殷三姑说的是真的,村子里有谁信?这才刚出事,一个个就开始说风凉话了,死了那么多人,就她们几个活着回来,人家能不说难听的话吗?”

    “就是!她们要是不被赶出来,岂能便宜得了我们?”最初说话的男人又冷笑了两声,语气里分明透着猥琐。

    蓝辰毫不犹豫地施展了法术,大手一挥,浓烟便在山林间弥漫。

    我想也不想便冲了进去,径自拽起殷瑶和殷悦的胳膊,来到山洞外与蓝辰汇合。

    根本不需要交流,只在浓雾间相互对视了一眼,我们就同时将殷家两姐妹转到了繁花之境。

    对于我们突然送人来的举动,林清玄和齐瑶自然不意外,倒是殷悦,明显受了惊吓,一脸紧张地看着我们。

    但她只是露出了惊诧的表情,很快就意识到了我们的身份,并认出了我们上次在怪物手中救出了她们,神情顿时变得不自然起来,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不好开口。

    我愣了片刻,就听齐瑶疑惑了一声,抱着手臂踱步到我跟前,将殷瑶、殷悦上下一打量,摸了摸下巴:“奇怪,我怎么瞧着这两位姑娘,好像和你上次送来的那些人,有些关系呢?”

    你没记错……

    我在心里嘀咕了一下,松开殷瑶、殷悦的手臂,连忙回道:“本来早就该将她们送来了,可她们毕竟都是有父母家人的,要不是如今又出了变故,我和蓝辰也不会……”

    说到这里,我刻意关注了一下殷瑶和殷悦的表情,眼神很自然地落在了殷悦脸上,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以为她会埋怨,但她更多的是咬紧了嘴唇,面露难堪。

    齐瑶知道此前发生了什么,皱了皱眉,也就没说什么了,神情一凝,便将殷瑶她们迎了进去。

    “这是什么地方?”殷瑶小心翼翼地问,“为什么要带我们来这儿?”

    “有人要害你们。”我简单解释了一句,突然想到或许有些情况还是不要让她们知道会比较好,便径自改口道,“找到你们的时候,听到你说在树林里好像被什么东西跟踪了,刚好我们也在追查季秋明的同伙,所以就……”

    之前冯益已经问过她们被季秋明带走的经历,没有人提到季秋明身边还有其他帮手,而季秋明留下来看守她们的怪物又过于可怕,但凡稍微胆小一些,就会忽略掉许多细节。

    而如今,季秋明已经被处斩,我和蓝辰还封印过他的魂魄,去坟墓守着也没见人来,同伙却去跟踪了殷瑶和殷悦,这就很不对劲了。

    蓝辰也在这时皱眉道:“或许,寒栖止的那两位,也被跟踪了。”

    “那我和齐瑶去,天美去也成,你就别去了。”

    蓝辰疑惑:“分头行动?”

    “不是……”

    “那是?”

    “寒栖止那位姑娘,未来终将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你是她命中一劫,还是不要见面那么频繁为好。”

    “命中一劫?”还没等到蓝辰有所反应,齐瑶就率先笑了起来,摸着下巴来到我身边,绕了两圈,“不是吧天星,这所谓的命中一劫,难道和我之前在你留下的记载中看到的一样,是情劫的意思?”

    她瞧我一愣,以为我没办法反驳,刚要笑起来,便听我说:“情劫也是劫,至少不是误会。”

    齐瑶知道我在说什么,表情像是被噎到了一样,脸色顿时苍白起来,吞吞吐吐地回:“那么久的事,你就不要再提了吧?何况……”她瞄了林清玄一眼,低头拉了拉我的衣袖:“好歹也是他妹妹,你要是救不回林锦,以后真的就别再提这件事了……”

    以前我或许没有把握,但和这么多熟悉的人重逢,许多事都变得豁然开朗。加之许多曾经我以为终将永远离开我们的人,在后世也都重生了。我想一切只是时间而已,迟早有一天,她们都会回到我们身边。

    然而,先前和齐瑶讨论的话题并没有结束,回去以后,蓝辰还是有意无意地看着我,似乎想问我提到的女子究竟是谁,我却想着齐瑶是否能够安顿好殷瑶、殷悦,以及未来该如何安置好她们,让她们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尽早过上应该属于她们的人生。

    但抛下蓝辰前往寒栖止的想法,终究未能实施,在他第三次拉住我的衣袖,示意我说个明白的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寒栖止的巨石山外,灰白高耸入云的山石,让我想到了蓬莱仙岛通天路的盛景,又勾起了我对水族的回忆。

    在洪荒时期,水族位于南,四海汇聚之地,又生平原,平原之中湖水聚集之地,便是水族诞生之地,后来海蓝也降生、居住在此处,便更名为“四海湖”,她打造的那枚专门用来封印战魂法力的手环,便以取名为“四海禁”。

    可眼前地势,和后世所见,完全不一样。

    穿过前方石壁间那条还算开阔的道路,越往里走,越是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反握住蓝辰的手,我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告诉他:“这里和殷家村相比,发展得倒是不错,虽然暂时没有见到水源,但山谷之内一定有大量的灵泉之气。还有……”我回头望向来时的道路:“这样的石道,很像是洪荒初始,各个部族聚集地的居住境,他们若是有法术,就可以直接在这两道天然形成的巨石间设下结界,以防外人闯入。”

    “现在没有结界,却有人看守。”蓝辰和我一样,感受到了高山之上有人正在暗中监视。

    不过凡人的守备对我们来说根本无法构成威胁,如今我也只是好奇为何寒栖止的百姓,会选择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生存。

    到了山谷之内,空气里混杂的水汽已经浓厚到无法忽视,远处传来潺潺的流水声,亦有从高山上流淌下来的瀑布。茅草搭建的房屋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的梯田环绕四周,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和之前在殷家村见到的情形完全不一样。

    但我们没有找到先前被送回来的两位姑娘,难免会猜测她们和殷瑶、殷悦遭遇类似,不是被赶了出去,便是被囚禁了起来。

    可观察了许久,从我脑海中闪过的所有不好的结论,都被我一一否定。

    生活在寒栖止的人们,他们身上没有戾气和怨气,这便意味着如他们这般的人,是不会伤害以及折磨两个女孩子的。

    蓝辰也发现了这一点,甚至发现有一栋茅屋不同于寻常百姓的居所,很快便拉着我走了过去,空气里飘来一阵弥漫的香火味。

    “这是……祠堂?”

    打量眼前明显比别的屋子宽敞、气派的建筑,被茅草遮住的屋顶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的建筑直接与后方的山洞融为了一体,从前方看,这是一间屋子,但若是走进去,里面多半是个山洞。

    至于是不是祠堂,我和蓝辰相视一眼,走了进去。

    香火的气味更浓了,袅袅白雾缓缓升起。

    案台后,整齐摆放着不少牌位,但供奉的,仅仅只是寒栖止历代族长的灵牌。

    而牌位后,则是一面灰色刻满浮雕的石墙,大致看了看浮雕绘刻的图案,基本上可以判断出,刻画的是寒栖止一带的历史。

    www
多多书院 > 我的男友是笔仙 > 我的男友是笔仙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