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①⑥章
    颜福瑞睡的安详。

    应该可以称之为“睡”吧,即便永远不能醒来,这样呼吸匀停的躺着,总比天人永隔要容易接受的多了。

    更何况,任何事情,只要没有走到死境,总还有希望在的。

    秦放陪着颜福瑞抽了枝烟,有好多话想说,想想都觉得矫情,到末了只说了两个字。

    “走了。”

    他没有再去看易如,人一生会认识好多好多人,不是每一个人都用得着告别的。

    ***

    天还没有亮,不过,用不着多久,第一批早起的人就会三三两两出现在目下还空荡荡的街道上了。

    孔菁华住的小区就在眼前。

    好像起雾了,好大的雾,飘飘渺渺,裹的街灯都像是罩上了白霜,秦放先还没有在意,顿了顿,突然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回头看向来路。

    那里没有雾,一派黎明前的苏醒气象。

    或许,整个城市,只有这里,只有他面前有雾。

    秦放没有再往前走,他站在当地,定定地看向面前漫天的雾气,慢慢的,模模糊糊间,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么熟悉,无数次,梦里,她又像是从戏台上款款而来了。

    秦放忽然就泄了全身的力气,他腿一软,几乎是直接瘫坐了下去,坐倒了又觉得好笑,果真就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秦放。”

    熟悉的声音,就在面前,秦放长吁一口气,伸手抹了把脸,笑着站起来。

    五年了,恍如隔世。

    她穿的应该是孔菁华的衣服,黑呢大衣,中靴,这衣服在穿在孔菁华身上,可以想见的板正老气,在她身上不一样——有些是衣衬人,有些是人衬衣,黑呢大衣的前敛斜交,扣一条围匝的腰带,衣领立起,瀑布一样的长发顺着边侧松松卷卷地垂下去。

    司藤穿什么都好看的。

    “秦放,好久不见。”

    秦放好多话想说,想问她为什么不等自己动手,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选择,可是话到嘴边,什么都说不出来。

    五年前的记忆接踵而来,似乎又看见她微侧了头,唇角眉梢带一丝讥诮,说他:“你能帮到我什么?”

    司藤是这样的,永远有自己的决定,也不真的需要谁。

    秦放笑起来,声音低的自己都有些恍惚。

    他说:“好久不见。”

    抬头看向高处,隔着那层大雾,模模糊糊间看到孔菁华的那扇窗,惨淡煞白,像悬挂的丧葬风灯。

    “你杀了她吗?”

    “不然呢?”

    秦放难受极了,忽然有点说不下去:“司藤,我只是想为你做点事……”

    司藤打断他:“秦放,你是个好人,你跟了我那么久,从来没有害过谁。你觉得我杀了孔菁华会愧疚,那你动手就不会痛苦了吗?”

    “不如我自己来,我做习惯了的。”

    她轻轻叹了口气:“你一个干净的人,何必因为我,搞的不干净呢。”

    说完了,向着他伸出手去,掌心上翻,满手的血污。

    孔菁华的血吗?

    暗黑的血污,将明未明的夜色里其实并不能看的很清楚,却还是灼了人的眼,秦放移开目光,顿了顿掏出手绢,轻轻放在她掌心,司藤怔了一下,手指微微蜷起,末了还是握住,笑了笑,然后绕过了秦放。

    擦肩而过,并没有挨到,朝向她那一面的肩膀却蓦地冰凉。

    面前的雾气上下飘摇,而身后的足音行将消歇,就这样走了吗?

    秦放浑身一震,回身叫了句:“司藤!”

    司藤似乎想起了什么,缓缓转过身来。

    “秦放,你以人的身体,承接了白英的妖力,活的会比普通人久些,能力也会强些,但你终究不是妖,仍然会有大限,不要在不值得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不值得的事情?说的好像他有很多很值得的事情一样。

    “你要去哪儿?”

    司藤不回答,只是看着他微笑,秦放也顾不得别的许多,直截了当问她:“我可以陪你一起吗?”

    ——我可以陪你一起吗?

    那时候,颜福瑞想点醒他,说他“你可能是喜欢司藤小姐,但是司藤小姐不喜欢你啊”。

    五年里,辗转奔波求索帮助司藤尽快精变的办法,偶尔也想过这件事,真的希冀她同样的回报吗?

    好像也不是,只是想陪在她身边罢了,毕竟偌大世界,俱为孤灯悬盏,比起让他一个人在黑暗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他更愿意循着她的亮去的,即便不能靠的再近,时常看到也是好的。

    “不用了,我不需要了。”

    “那你要去哪?我以后能去看你吗?”

    司藤没有回答,她抬起头,看向孔菁华亮着灯的窗户。

    有异样吗?秦放也抬头朝上看,听到她轻声说了句:“秦放,帮我善后吧。”

    秦放没有回答,也没有再回头,他就保持着向上看的姿势,却把她离去的足音听的清清楚楚。

    一、二、三、四、五、六、七……

    原来一个人要走,前三步还是清晰的,而后就渐渐消音,到七步之后,那步子就轻的再也听不见了。

    司藤拒绝了他的一切请求,不要他陪伴,也不要他探望。

    只有唯一的一个要求,善后。

    ***

    秦放的步子好重,上楼的时候,他忽然想起那天晚上西西走路时的样子,原来心事压下来,真的有千斤重的,几层楼的楼梯,爬了很久。

    孔菁华的房门虚掩着,秦放僵在楼梯口,几乎没有力气去推开门,恍惚中,他觉得门里似乎有声音。

    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凝神再听,真的是有声音的,啪嗒啪嗒,像是小皮球在地上轻轻的拍打,然后,啪嗒的拍打声忽然没有了,透过房门打开的缝隙,他看到一只小花皮球,骨碌碌向着门口滚了过来。

    再然后,是踢跶踢跶追逐也似的脚步声,接着,他看到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摇摇晃晃地捉到了皮球,抱起起身时,突然透过门缝看到了秦放,欣喜般说了一句话,确切地说,不是一句话,只是一个字。

    “噫。”

    那是西竹。

    秦放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西竹吃力的把防盗门拉开,两只手臂朝他伸过来。

    这是要抱吧,秦放下意识就屈身把她抱起来,西竹小小的身子暖暖软软的,哪一刻,都没有觉得她如此珍贵过。

    这是怎么回事?秦放的脑子里乱哄哄的,他抱着西竹走进屋里。

    客厅没有人,沙发边的坐毯上,摆了林林总总好多玩具,看来,那个啪嗒啪嗒的小花皮球,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厨房里隐隐传来水声,哗哗,哗哗哗。

    秦放抱着西竹走过去,厨房的毛玻璃门关着,能隐约看到里头那个在水池边忙着什么的身影,秦放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握住把手,轻轻往边上一拧。

    门开了,一个佝偻着身子满头白发的老太太站在水槽前冲洗着一把刀,水流并不大,但总冲在刀面上发出响声。

    听到门口的动静,老太太缓缓转头。

    那是一夜之间,老态横生的孔菁华。

    西竹似乎很开心,嘴里也不知道是在叨叨啥,两手在秦放肩膀上切啊切啊,见秦放看她,乌溜溜的眼睛登时瞪的滚圆,俄倾又咧嘴笑起来,啪嗒就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秦放搂住西竹,转头看孔菁华,问她:“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孔菁华手里的刀咣当一声落在水槽里,她哆嗦着手出去,把水笼头拧关。

    这个晚上的事,现在想起来,还像是一场梦。

    ***

    那个时候,西西忽然半夜归来,她喜的跟什么似的,慌慌抱起她,问:“秦放送你回来的吗?他人呢?”

    半晌不见她回答,孔菁华奇怪地看西竹,目光相触时,心里忽然激泠泠打了个寒战。

    那不像是小孩子的目光,也不像是小妖怪的目光。

    西竹说:“孔菁华,我们来谈一笔交易吧。”

    “你快要死了,妖元就像人的魂魄,死了之后撑不了很久,被风一吹就散了,散了之后,也没有用了。”

    “可是,如果你活着的时候,把妖元让出来,那就是件金贵的东西,可以拿来做很好的交易。”

    这是西西吗?孔菁华的手臂一僵,西竹就从她身上滑下来了,不过她似乎早有准备,稳稳妥妥地落地,然后舒服地坐到了沙发上。

    孔菁华退后几步看她,以往西竹的确是人小鬼大,但是说话做事时,至少还是小孩子的语气神气,但是今晚不是了。

    她心底忽然起了恐慌,觉得是有什么可怕的妖怪,控制了西竹了,是的,一定是这样,毕竟,西竹是个小妖怪啊。

    她壮着胆子呵斥她:“你是谁?西西呢?你对她做了什么?”

    西竹笑起来:“你做了很多年的妖怪,却愚鲁胆小,连一个怯懦的人都不如,真是像个竹子一样,腹里中空,不知变通。当初自己的朋友们被杀戮的时候,你在哪呢?”

    “他们照顾你,让你躲过了死劫,不是让你平平安安的躲着过活的。梅妖当时,可是有交代的。”

    是,梅妖有交代的,虽然那交代听起来,更像是给她台阶下:“万一司藤厉害,得有人知道我们是怎么死的,那些身后事,也总得有人安排。再说了,万一你窥到什么法门,说不定是以后制她的关键。又说不定,我们都落了败,要靠你出来扭转大局。”

    西竹盯着她看:“这么多年,就不要做点什么吗,就不想报仇吗?”

    孔菁华喉咙发干:“我当然想,但是司藤……她已经死了,丘山镇杀了她了。”

    西竹意味深长地看她:“这你都信?丘山的丑事你是听说过的,他监守自盗养妖纵妖,他的话,可不能尽信啊。”

    孔菁华慌的厉害,觉得她说的不无道理,不错,丘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聚歼群妖时固然是司藤为刀,但丘山才是真正的幕后主谋啊,听说他从此后为道门所不容,其实她起过要找丘山报仇的念头,但是丘山终老青城山——青城武当龙虎齐云,那是她远远望见都要退后绕道的地方。

    西竹说的没错,她是连一个怯懦的人都不如。

    “怎么样,孔菁华,一笔合算的交易,给我你的妖元,我还你一个西西,还让你……”

    她突然压低声音,脸上露出讳莫如深的微笑:“还让你找司藤报仇。”

    司藤?孔菁华惊的一跳,说话都说不囫囵了:“司……司藤?”

    “是啊,司藤被我控制了,但是制服她也让我受了重伤,妖力不继,需要拿别人的。”说着说着,她又懒洋洋倚回沙发靠背,“你还信不过我吗?取人妖元,只有司藤会的。要不是她在我手里,我上哪会这种法子啊。”

    “不过,也不知道灵不灵……”

    她重新看向孔菁华,声音里浓重的蛊惑之意:“我不逼你,你自己掂量,好好考虑考虑。”

    说着理了理衣服,作势要走,孔菁华忽然叫住她:“司……司藤真的在你手里?”

    ***

    啪嗒,啪嗒。

    西竹把小皮球拍的起起落落的,孔菁华呆呆盯着皮球落地时那一点,说:“然后我就同意了。”

    秦放问她:“你从来就没想到过她可能就是司藤?”

    孔菁华茫然,然后摇头。

    像是视觉的盲点,思维的盲区,那个西竹,提了好几次“司藤司藤”,但她居然从未有一丝一毫要将两者联系起来的念头。

    “那你也不怕她骗你?不担心她拿走了你的妖元之后不兑现承诺?”

    孔菁华继续茫然摇头。

    她只知道,经历了妖元离体的巨大痛苦之后,她挣扎着大汗淋漓地抬头,第一眼看见的,是自己濡湿的的垂下的纷乱白发,第二眼看见的……

    是那张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脸。

    司藤说:“我这个人,说话算话的,我让你找司藤报仇,你看,现在,司藤就在这了。”

    说完,递了把刀给她。

    孔菁华不敢接,瑟缩着往沙发里钻,脑子里无法控制地重复着一个画面。

    一声闷响,梅妖软塌塌的身子自高处坠地,而司藤却转过脸来,伸出一根手指,漫不经心地抹掉唇角残留的血渍。

    司藤叹气:“你这样的,有什么用。”

    她把刀把塞进孔菁华手里,握着她的手,往自己胸口插了一刀,丝毫也不见痛楚,说:“看,我们两清了。”

    又说:“接下来的话,你认真听好,我要你带给秦放的。”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