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⑨章
    西竹早上醒来的时候,恍惚了那么片刻。

    床的舒适度很熟悉,枕巾的柔棉度很熟悉,转头看,枕头旁边那只笑的贱嗖贱嗖的泰迪熊也很熟悉。

    西竹的脑子里响起了一个尖细的声音。

    ——我要把秦放给杀了!!!!!!

    她躺在被窝里发狠,两手恨不得把被子抓个窟窿,脑袋拼命往枕头里蹭,直到一声门响,孔菁华温柔的声音响起:“西西,该起床了。”

    在孔菁华惊愕的眼神里,西竹淡定地顶着一头在枕头上蹭成了鸟巢状的头发起床了。

    ***

    自早上开始,孔菁华就特别留意西竹的反应,果然,小孩子家记仇,那口气没那么容易消,孔菁华装着没看见,如常送她上学,西竹进园门的时候,孔菁华冲她挥手:“西西,跟妈妈再见啊。”

    西竹没回头,一股脑儿往前走的背影显得特别执拗,孔菁华有些失望,转念一想又觉得是意料之中,她苦笑着正准备往回走,手机响了。

    是个刻意变声压低的女人声音:“西竹昨天晚上离家出走,被我们送回去了,你注意一下。”

    这都什么没头没脑的,孔菁华心里咯噔一声,想说些什么,那头已经挂断了,再想回拨,怎么都拨不通了。

    离家出走,西西吗?她还那么小,她连离家出走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吧,可是,这通电话也不会是空穴来风,打电话的人又会是谁呢?

    孔菁华有些茫然,握着手机在街上站了好大一会,路上没有什么异常,只稀疏过了几个人,街尾还缓缓开过一辆随处可见的城市SUV越野车。

    ***

    这通突如其来的电话让孔菁华的心沉甸甸的,她顾不上去单位,匆匆赶回家,小区年代比较老了,摄像头指望不上,她在西竹的房间里细细查看了好久,末了,目光落在了床头那个鼓囊囊的米妮头像小书包上。

    西竹有好几个小书包,每天轮换着背,但她不常背这个米妮头像的,就她的年龄来讲,这个书包有些偏大。

    孔菁华拉开了书包的拉链,几分钟之后,她几乎是一屁股坐倒在床上。

    也许单凭这些还不足以证明西竹曾经真的离家出走过,但回想起西竹的一言一行,孔菁华忽然有点心慌了:西西这个孩子,怎么越来越跟她的年龄不相符了呢?

    她翻出最初领养西竹时福利院交给她的那一沓资料,找到了送西竹进孤儿院的那对年轻情侣的联系方式,犹豫了很久之后,还是拨了过去。

    对方惊喜的很:“小家伙还好吗?我和我女朋友都挺挂念她的,前些日子还说,要抽空去看看她呢。”

    又说:“真是怪了,今天一连接到两个电话,都是问西竹的。”

    两个电话?孔菁华心里咯噔一声,除了自己,还有谁?

    “是个男人,没说叫什么名字,好像是从孤儿院一路问过来的,问我们最早是在哪见到西竹的,我告诉他了,是在青城山。”

    孔菁华打这个电话,其实是想问他们最初捡到西竹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或者任何可以追溯到西竹来历的线索,但是现在,她完全没有兴趣去理这些了。

    为什么会有另外的人在找西西?难道说西西并不是无主的孤儿,她有另外的亲人……找上门来了?

    ***

    西竹回到家,第一眼就发现,门锁换过了。

    非但换过,关门的时候,孔菁华还从里头反锁了,钥匙拔下,塞进贴身的口袋里。

    西竹没吭声,白天在幼儿园的时候,她的确是想到了那只未及清理的小书包,但转念一想,哪有那么巧就被孔菁华发现了?

    没想到,世事就是这么巧,而且巧的近乎蹊跷,巧的像是昨儿晚上,孔菁华跟在自己身后看到了一切似的。

    西竹心里直犯嘀咕,吃晚饭的时候,孔菁华帮她夹菜,不经意似的提了一句:“西西,跟妈妈回老家住几天吧。”

    老家?之前可从没听孔菁华提过什么老家啊。

    西竹忘记了生闷气这回事:“老家在哪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

    西竹顿生警醒:离家出走不成,还要跟她去什么见鬼的老家?

    ***

    易如一整天都没见到秦放,心里有些担心,犹豫了再犹豫,还是没有拨他电话:她多少摸清他的秉性喜好,他既然没有交代,自己也该知情识趣,不去讨他的烦才好。

    一直到入夜,都没见秦放回来,易如翻来覆去睡不着,几次下床开门去看,只看到他房门紧闭。

    夜静更深,易如忽然觉得心冷,想着:自己跟秦放,到底是谈不上什么密切关系,自己总这么巴巴望着,可哪一天,他想要走,还不就是走了?搭救一场,仁至义尽,又不用对她负什么责任。

    这个世界上,于她,真正称得上不离不弃的亲人的,就只有母亲孔菁华了吧?

    可是现在,这唯一的亲人身边,也有了一个西竹了。

    一个不知道好歹,人小心大,任性地叫人恨的牙痒痒的西竹。

    易如再也没了睡意,她穿好衣服下楼,开车去往孔菁华住处的时候,脑子里只萦绕着一个念头:如果真像秦放说的那样,跟母亲相认,母亲会高兴还是失望?母亲……会原谅她吗?

    ***

    易如把车子停在街边,心事重重地进了小区,快走到孔菁华住的那幢楼下时,目光所及,心里蓦地一惊,下意识矮身藏到了花坛后面。

    她一颗心咚咚跳个不停,过了很久才偷偷探出头来去看。

    秦放,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呢?

    是秦放,他就站在楼下,正低头点着了一支烟,黑暗中,白色的烟气袅袅上升,有时候,秦放会在原地走上几步,但更多的时候,他站着不动,仰头看着高处透出亮光的窗户,直到烟头的火星灼到手。

    看什么呢?易如也抬头去看,夜已经深了,只有寥寥的几扇还亮着灯。

    其中一扇,是孔菁华的。

    ***

    西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眼睛却时不时瞥着孔菁华的动静,耐心捱到她进了洗手间,捱到莲蓬头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才噌的从沙发上跳下来,蹬蹬跑进了孔菁华的卧房。

    倒不是想偷钥匙,反正钥匙她贴身带着,怎么都拿不到的——她记得孔菁华卧房的床头柜高处,有好多本影集,里头,会不会有关于“老家”的照片?

    西竹爬上床,站到床上踮起脚尖去够,手指尖勉强碰到一本影集的背脊,蹭啊蹭的,终于取了下来。

    顺手翻开,扉页上写着“西竹成长记录”。

    成长记录?孔菁华什么时候给她做了一本成长记录?西竹莫名奇妙,往后翻了翻,才发现不是自己,是另一个女孩儿的。

    从前头三四岁时的照片,到后头十来岁的,满满登登的照片,倒的确是一本成长纪念册,多数是女孩儿的独照,也有孔菁华和她的合影,神色间颇为亲密,典型的母女情态。

    所以,孔菁华之前还有一个女儿,也叫西竹?那这个“西竹”人呢,自己怎么从来没见到过?

    还有,为什么从来没有孔菁华丈夫的照片呢?

    一本翻完,踮着脚尖又送回去,手指在一排影集上点吧点吧的,又随手取下一本。

    扉页上写着的,还是“西竹成长记录”。

    这位“西竹”,到底需要多少成长记录啊,西竹心里嘀咕着翻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刷刷几页翻完,又回到第一页。

    前头还是三四岁时的照片,但是里头的女孩明显和前一本不一样,这本成长记录只有半本,到后面五六岁时就没了,并且照片明显老旧,跟前头看的那本,似乎差了不少年头。

    西竹似乎想到了什么,心跳有些加速,她把这本送了回去,目光在那一排影集上来回逡巡,然后又选中了一本。

    这一本,跟她第一次看到的那本色泽花纹都成套系。

    果然,是紧承上一本的,但是只有半本,开始就是十多岁时的,然后是十二三岁,十五六岁,西竹盯着女孩儿的面容看,眉头慢慢皱起来。

    这个女孩儿,她见过的。

    ——秦放,易如是谁啊?

    所以易如,是前一个西竹?

    仔细回想,前一天看到的易如大约二十来岁,而这本相册里的易如,只到十五六岁,易如十五岁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也像她一样,离家出走了?

    西竹的手摩挲着影集的片页,正想合上,电光火石间,忽然意识到什么,赶紧又翻开。

    这本影集后半本的某一页片页,是比其它片页要厚的。

    西竹翻到那一页细看,这才发现里头也塞了照片,只不过是背面插入的,封口处用胶封起来了。

    难不成,是有什么秘密?

    西竹侧耳听了听洗手间的动静,还好,水声依然哗啦啦不绝,她放下心来,小心翼翼地顺着封口把塑封揭开,抽出了里头的照片。

    ***

    洗手间的门无声无息的开了,莲蓬头的水声似乎更大了,孔菁华赤着脚,慢慢走向卧房,身上的水滴缓缓滑落,在地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水渍的脚印。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