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⑥章
    西竹又被罚出教室了,书面的说法应该叫“罚站”,但是她没有一次真的是老老实实站在原地的,她要么笼着袖子在走廊上来回遛弯,要么跑到操场坐在滑梯顶吹着飒飒的风“静一静”,有一次还跑到食堂那里,跟洗菜的老太太老气横秋地聊天,话题诸如“猪肉贵不贵,多少钱一斤”。

    总之,林绢也是醉了,她每天跟西竹说的话可以笼统归结为两句。

    ——西西,你现在站到外面去!

    ——西西,你再不守纪律,就给我再站到外面去!

    园长都看不下去了,委婉地找她谈话:“小林老师,家长送孩子上幼儿园,是花了钱的,你适当的,还是要让西西上点课的。”

    谈何容易!

    譬如今天,小朋友们都双手背在背后,腰背挺的笔直,打了鸡血一样读黑板上的英文字母ABCD,唯独西西不,她盯着墙上贴着的一幅画看,那是教小朋友们学英语的插图,画了个红彤彤的大苹果,旁边标注:apple。

    林绢拍桌子:“西西,西西,集中注意力。”

    想到园长提醒她的话,林绢尽量表现得温柔和蔼:“西西你不读字母,在想什么呢?”

    “在想苹果。”

    “西西是想吃苹果了吗?”

    “在想这个苹果,为什么落到地上,不飞到天上去呢。”

    林绢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你以为你是牛顿吗?你只管吃你的苹果!

    显然,小林老师不大可能培养出牛顿这样的学生,西竹的同学们也不具备跟牛顿做朋友的潜力,教室里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西西你傻了吗,苹果怎么会飞到天上去,又不是气球。”

    ——“你想想啊,如果苹果都往天上飞,我们吃什么呢?我们就再也吃不到苹果了。”

    林绢压住火拍桌子:“安静!安静!”

    总不能为了西西一个人上课,让全班都上不成吧,林绢无力地朝西竹挥挥手:“西西,你到外面站着去。”

    ***

    西竹坐在操场最远的角落里,拿着根小树枝在地上漫无目的地写写划划。

    她很烦,事实上,一直以来,她都很烦。

    这要追溯到五年前的最初精变。

    那时她重伤,强撑着回到青城,化为藤形,倚根而栖,醒来时发现已是孩童模样,俨然是当年丘山促她精变的场景重现,心中还着实惆怅了一场,想着又要从头再来,世上怕是早就过了千八百年,秦放、颜福瑞、王乾坤等等,俱成前尘往事……

    哪知细数藤根的年轮,一圈不多,一圈不少,什么意思?还是当年?当月?

    这一惊非同小可,赶紧草叶树片围了条裙子,蹬蹬蹬穿林过树地下山打探,确定了不是当月,距离出事,已经半年有余。

    身无妖力,又是孩童形貌,身处世间不乏凶险,她觉得这可能是沉睡中的“意外”苏醒,想想还是回去再睡罢,这次做好准备,钻入地下更深,黑黑沉沉,耳根空前清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打着呵欠再次醒来,藤根的年轮上不过多了三道,再临水一照,还是个三四岁的娃娃。

    事情有点不对,哪怕只是长高寸许,都会合理很多——难道她精变已成,已经不再能从土中得到养分了?

    那就在山里自然生长吧,所谓的秉承日月精华,吸纳天地灵气,堪堪熬了两年,终于又一次气急败坏:什么意思,长高个一厘米也好啊,横不拉长竖不长的,这是把她往万年人参娃的方向打造吗?

    她努力回忆当年跟着丘山的情形,虽然1910年精变,但她长成很快,几乎只是几年时间就已亭亭玉立,之后妖力使然,永远青春形貌,若非中途分体,1947年的白英也不会形容衰朽……

    为什么现在反而不长了?难道是因为久不食人间餐饭?

    那就人间借道,白吃白喝几顿去呗。

    ***

    “西西,西西……”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操场上已然人声鼎沸,已经下课了,小胖墩高全安一脸欢喜的过来喊他:“西西,西西。”

    西竹抬头看了他一眼,更烦了。

    满世界当她三岁叫她西西也就算了,没事玩什么老鹰捉小鸡丢手绢的□□游戏也就忍了,忽然出现一堆的妈妈阿姨叔叔婶婶也就无视了……

    关键在于,东西吃的不少,一样样一道道的验过去,还是无济于事。

    如果这法子行不通,她还留在孔菁华身边干什么呢,孔菁华已经开始给她做规矩,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吃饭营养要均衡,见人要有礼貌,有两次还动了气:“西西,你再这样,妈妈要发脾气了。”

    真奇怪,以往都是全世界顺着她的脾气,她什么时候要看别人脸色了?

    在家里诸多不顺心,也唯有在学校被罚站能落得耳根清静了,谁知偏偏有人不知趣……

    高全安殷勤地给她递巧克力:“西西,这个好吃的,你吃。”

    西竹没理他,高全安碰了一鼻子灰,却不气馁,拼命找话题:“西西,你看瘦猴,他摔了一跤,哈哈哈,你看罗艳艳,被老鹰抓到,又哭了,哈哈哈……”

    这还真是一个特别擅长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痛苦上的人。

    西竹嫌弃地想转个身,他却忽然又发现了新大陆:“咦,西西你写的什么啊?”

    他已经开始认字,但都是简单的一、二、丁、人,西西写的,笔画也太过复杂了,到底应该从左边看呢还是右边看呢?高全安撅着屁股绕着她写的字转圈:“西西你写的什么啊?”

    西竹低头看自己写的字,那是一个人的名字。

    秦放。

    如果离开孔菁华,找秦放是最好不过的吧,有什么事,他也一定会帮她的,但是……

    西竹上下嘴唇死死咬在了一起。

    但是,她还不到秦放的腿高吧,秦放看到她,会笑的浑身哆嗦吧,还有颜福瑞和王乾坤这两个欺软怕硬的小道士,还不知道怎么样看她的笑话……

    她突然就来了气,几步冲过去,伸脚把秦放那两个字踏了个展展平,高全安莫名其妙,怕不是以为是自己惹得她不开心了,怯生生把巧克力递过去:“西西,吃巧克力呗……”

    “吃!吃!吃!就知道吃!”

    ***

    秦放外出回到酒店,正拿房卡开门,身后响起易如的声音:“秦放。”

    秦放没回头,进屋时扶住了门侧身让她进来:“有事?”

    “有事。”

    她声音有点不对,秦放微感诧异,声音柔和了些:“进来吧。”

    酒店的房间向来静谧,门窗一关窗帘一掩,就更像是无声无息与世隔绝,秦放坐到沙发上,这才发现易如还站着:“坐啊。”

    易如很少来找他,甚至有些怕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秦放刻意地疏离。

    当初,若不是看她年纪小又凄惨可怜,秦放大抵是不会带她在身边的,但久在身边也是个问题:你要怎么定义这种关系呢?朋友?亲人?爱人?助手?

    秦放觉得都不是,易如好一些之后,他跟她讲明:想走的话随时,不想走的话本分。

    易如半是不想走,半是无处可去,一时半会也就不提走的事,她尽量不去打扰秦放,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很少给他添麻烦,也很少这么郑重其事的过来找他。

    “什么事?”

    “为了我当年那件事。”

    哦,明白了,凤凰山的事。

    “这几天,我查了好多资料,也问过一些人,当年凤凰山的案子还是悬案,凶手至今没抓到。”

    没抓到?秦放心里咯噔一声,他一直以为凶手的尸体就在易如的残肢附近的,毕竟当时他下了重手,出手的位置若是掐的准,掏了心也是可能的。

    常理来说,那人不可能逃得掉啊,难道说当时在附近还有同谋,及时把他转移走了?

    “我知道肯定是当年那几个人中的一个,我不能放过他,所以这两天,我就挨个去找……”

    易如的声音有点激动,如果仔细观察,能看到她的手臂在轻微的颤抖,秦放叹了口气,起身给她倒水,泠泠的水声或多或少缓解了气氛的压抑和她的紧张:“易如,你慢慢讲。”

    秦放听易如讲过“那几个人”,都是社会上的小混混,背景颇有些浑浊,贪图她有几分姿色,刻意讨好逢迎,易如当时年纪小,多少也有些虚荣,没多久就跟人家打的火热,逃课、唱k、混迹酒吧、夜总会,还单纯地当只是玩得来、好哥们,那天晚上,“好哥们”哄她k粉,她神智不清,被他们哄着骗着上了床,还被拍了照片……

    她恸哭不已,威胁说要报警,但是还没等她有勇气走进警局,锋利的刀刃就已经一下下砍向了她……

    易如的神情开始激动,身子不受控的战栗着,似乎又回到了那个不堪回首的晚上,直到秦放握住她的肩膀,沉声唤她的名字:“易如?易如!”

    易如陡然清醒过来,她看着秦放,嘴唇微微翕动着,秦放把水杯递到她手里,说:“不烫。”

    她的手试不出温度,却因为秦放的那句话,忽然眼眶湿热。

    易如定了定神,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那几个人的名字,也知道他们住在哪里,这两天,我挨个去找,发现……”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眼底掠过欣慰的同时,又有深重的迷雾:“我发现……他们都死了。”

    是都死了,并不是同一时间,死的也稀疏平常:有一个喝醉了酒,失足掉进水沟淹死了;有一个去爬近郊的云雾山,悬崖边翻越护栏拍照脚一滑摔死了;还有一个,大雾天横穿马路,没看到疾驰而来的货车,被撞死了……

    最初听到,觉得大快人心,果然老天有眼,恶有恶报,静下心来再想,周身忽然泛起凉气:这世上,真有这样的巧合吗?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