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⑤章
    秦放目送着孔菁华母女走远,又转头看兀自作忙乱状翻检东西的易如:“已经走了。”

    易如慢慢停下来,但似乎还不能从刚刚的情绪中恢复,整个人僵着舒缓不了。

    “那就是你妈妈?”

    易如没吭声,眼前却渐渐起了雾,秦放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抽了张纸巾给她:“之前你情况不稳定,不见她也在情理之中。现在你恢复的很好了,为什么还不见?”

    易如冷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管这叫恢复的很好?”

    “砍掉的手脚,打翻的牛奶,泼出去的水,永远回不到过去的样子。你一定要和过去比,永远也不能满意。但是如果连最坏的现在都能接受,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

    易如一字一句,都像是从齿缝里迸出来的:“如果我不接受呢?”

    秦放耸耸肩,很是不以为意地笑笑:“那随便你,疼的又不是我。”

    易如看了他一眼,心里隐隐有些失望,秦放说的当然有道理,但是内心里,她期待一种更温和的方式,他说话一定要这么*吗?温柔的劝慰能有多难?他对那个稀疏平常的颜福瑞,都要比对她好的多了。

    她试探性地问:“那你呢,你接受了?”

    她知道秦放曾经有过两任女朋友,清明时,她跟着他去祭拜过,一个叫陈宛,一个叫安蔓,两人葬在一个墓园——她跟在秦放身边也有近两年,从没有见他对女子示好或者接受异性主动抛来的邀约,和她相处时,也始终疏离,所以她忍不住去想,那两个人都是谁。

    生死永隔,两座坟冢,秦放一定跟她一样,也发生过不幸的事,你让我接受,那么你自己呢,你接受了吗?

    秦放说:“是啊,不接受还能怎么样。”

    易如沉默了一下:“妈妈也接受了,在她心里,我早就被人砍掉手脚死掉了,是我不争气,妈妈当时劝过我的,她说过那些人不是好人,让我不要和他们厮混……”

    她语气渐渐哽咽,却又突然收住,顿了顿含泪笑起来:“现在这样挺好,就让妈妈当我死了,再说,妈妈应该也接受了,她领养了新的女儿了,至于我……”

    说到末了,她的眼睛里忽然现出戾气来:“至于我,我就是回来报仇的。”

    “你那么确认害你的人就是那些人中的一个?”

    “确认。”

    她抬头看秦放:“你救的我,只有你跟他交过手,你真的完全没有看到他的样子?”

    秦放没有说话,他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之后,目光看似无意地落在自己的左手胳膊上。

    他对颜福瑞说,路见不平,管过几次闲事,难免的。

    他当然有那个能力去管闲事,毕竟,他已经不是个纯粹的人了,虽然没法像司藤或者沈银灯那样翻手云覆手雨,对付些地痞流氓,乃至悍匪凶犯,也是易如反掌的。

    但是救易如的那天晚上,阴沟里翻了船,如果不是司藤赋予他的特殊体质,他的那只胳膊,也早就不随他姓了。

    你真的完全没有看到他的样子?

    他记得,缠斗间,他抓住了那人的胳膊,那个人的胳膊,好像铁一样硬……不过,记不记得,看没看见,都没太大关系了,那个人应该已经……

    “那个女孩儿,应该叫西竹。”

    易如的话把秦放从沉思恍惚间拉了回来:“你怎么知道?你查过?”

    易如有些恍惚:“我以前就叫西竹。妈妈说,是跟从前要好的朋友约好的,东南西北,梅兰竹菊,我妈妈年纪排第三,她生的孩子,就叫西竹。”

    是吗,家长们挺自说自话,很喜欢搞些指腹为婚名号搭配的游戏,生个女儿叫西竹也就算了,这名字尚算好听,你们考虑过生个儿子叫东梅、南兰,还有北菊的感受吗?

    ***

    孔菁华在厨房里翻检着买来的一大兜菜,很有些举棋不定:“西西,你想吃什么呀?”

    西竹在客厅里看电视,闻声蹬蹬蹬跑过来,拧着眉头在菜兜里翻来翻去,那严肃的表情看得孔菁华老想笑:又不是国家领导人定国宴菜单,西西你这么慎重是想怎样?

    过了会,西竹拎了一捆秋葵出来:“这个。”

    这个啊,孔菁华有点为难,她其实没做过这菜,以前也没吃过,是菜场热情的摊主拼命向她推荐的:“这叫秋葵,好吃,防癌的,家常炒炒就行,方便的很。”

    不过,既然西西爱吃,那是怎么样都得做的,孔菁华笑着答应,手机百度了做法搁在菜台上一步步照着学,热油呛锅的时候,忽然想到:相处了这么久了,还真的不知道西西到底喜欢吃什么,这孩子似乎没什么长性,任何东西,吃了一次,都兴味索然。

    吃饭的时候,西竹果然只拣秋葵吃,那么老大一盘子,被她连菜带白饭刨的,很快就光了盘,孔菁华担心的很,一直让她慢点慢点,中途还特地地去摸了摸她的小肚子,果然,圆滚滚地都挺起来了。

    “西西,你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她已经吃完了,满意似的伸了个懒腰,笑的很甜,眼睛里有奇异似的满足的光。

    每逢这个时候,西西真是太可爱了,孔菁华不忍心说她,摸了摸她的脑袋,放她自己在客厅玩,自己收拾了碗筷去厨房洗涮,哗啦啦洗到中途时,无意间回头看向客厅:西竹没有老实坐在沙发里看电视,她站在卧室的门口,正皱着眉头对着贴在门边的身高尺量自己的身高。

    西竹喜欢量身高,倒也不是什么秘密,孔菁华给她统计过,西竹一天内在身高尺前磨蹭的次数,怕是比吃饭上厕所加起来都多,这孩子,也太希望长高了。

    临睡前,孔菁华给西西讲了个童话故事,又亲亲她额头:“西西,你好好听话,好好吃饭,慢慢的就会长高了,你才四岁,不着急。”

    西竹没说话,瞪着眼睛看天花板,孔菁华帮她掖了掖被角,关上灯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黑暗中,西竹还是盯着天花板看,两只眼睛亮亮的,半晌,她喃喃说了一句话。

    “妈的,我都四岁五年了。”

    ***

    秦放陪了会颜福瑞,抽了根烟,他没有对着昏睡的人吐露心事的习惯,每次来看颜福瑞,都是关上门,沉默地抽烟,有一次护士进来,很不高兴地对他说:“哎呀,你不要抽烟,对病人身体不好的。”

    秦放回了句:“他也不会更不好了,不见得我还能给他抽出个肺癌来。”

    小护士气的要命,出去时狠摔了门,估计也在小伙伴中广而告之了他的恶劣行径,后来秦放再来,再没护士进来了。

    这样也好,清静。

    一根烟抽完,秦放走到窗边开窗,车子停在楼下,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车内的易如。

    那时救她,其实真是碰巧,原以为举手之劳,谁知道对方那么棘手,不过那人也应该没了活路:他的砍刀几乎轧断他的手臂时,秦放的另一只手是一把□□他胸腔的,而且,他毫不客气地折断了那人一根肋骨。

    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就响在耳边,但是那个时候,他几乎忘掉了是在和人生死相拼,他奇怪的想起了白英。

    颜福瑞告诉过他,白英最后对付司藤,用的就是折断的一根肋骨。

    那个人拼尽最后的力气挣扎着逃远,然后一头栽下了路边的山坡,秦放根本就没去管他,他抱起血泊中的易如,这个可怜的女孩子,那时候还只十五六岁,她失去了两条胳膊、两条腿,还有大量的血,抱起她时,她好轻好轻,像是很久之前的……半妖司藤。

    司藤很轻,她只有一半的妖骨,易如也很轻,她只剩了一半的身体。

    说不清为什么,也许就是为着这一瞬间的相似,他决定救易如。

    易如最初,是没什么求生的意志的,秦放并不特别劝她,只是说了句:“想死也行,只是,害你的人,你就这样放过了吗?”

    易如因着这句话,活了过来。

    她用了很长时间去适应,去接受义肢,从拙劣地使用,到渐渐自如,上次见颜福瑞时,易如行走动作还都吃力怪异,这一次,她已经好很多,不注意的话,真不会觉得她身有残疾。

    她准备好了,所以,她决定着手报仇了。

    秦放从来没关心也没打听过那件凶案的后续,这是易如自己的事,也许,她马上就会发现,其实没什么仇可以报,当年她的残肢附近不远,躺着的就是那个凶手的尸体。

    ***

    易如坐在车里,盯着手机屏幕上的页面看,搜索栏里打好了五个字。

    凤凰山命案。

    她的心跳的厉害,她终于要揭开这二十来年的人生中最不堪回首的一页了,这两年,她有无数的机会去搜索,就如同明明有无数的机会回来看母亲孔菁华,但是她偏不,她要等自己做好准备,至少,恢复成正常人的样子。

    身体上或许恢复的形似了,心理上呢,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她咬了咬牙,戴了触屏手套的手伸出去,点击“搜索”。

    无数条目,形形□□评论,她检索了一番,眼睛慢慢发红,点进了一个名为“八一八前两年让人吓尿的凤凰山分尸案”的帖子。

    ——“楼主握爪,特么的吓死人了好么,事情发生之后我都没再去过凤凰山了。”

    ——“我住附近,我记得的,当时警车十好几辆,好多人围在山下看。”

    ——“听说死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只找到了胳膊和腿,她妈妈是根据脚上穿的鞋子认的尸,听说当场就昏过去了……”

    ——“我知道,我妈跟死的那个小姑娘的妈妈认识,听说她因为女儿的事病了很久,可怜哪……”

    ——“听说案子到现在都没破,我天黑了都不敢上凤凰山,总觉得是个连环杀手,隔几年还会重新犯案的,好怕怕……”

    ——“亲们,我开了个淘宝美衣店,海量美衣,有优惠哦……”

    ——“楼上还有没有点人性了,这么惨的事,也好意思来卖衣服……”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好多人给我投雷啊,这是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我创造了连续四天日更的记录?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