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④章
    第四章

    孔西竹小朋友被拎在门口罚站,本来林绢没准备处罚她的,但是她认错态度太差,尤其是林绢声色俱厉地跟她说,她这样绝拿不到代表本月表现优异小朋友的金五角星的时候,西西满不在乎嘟嚷了句:“又不能吃。”

    然后她就被拎出来了,5分钟之后,林绢发现上课的小朋友们不专心,总是偷笑着往外头看,顺着小朋友们的目光看过去,林绢的嘴差点给气歪了:西西在走廊上散步,散的慢慢吞吞的,散完一圈,又一圈。

    问她,她还挺有理的:“站着不动冷啊。”

    教室里爆发出一阵哄笑。

    林绢一肚子的没好气,但又无计可施:现在早不是过去的体罚时代了,孩子都金贵,闹不好家长就会向教育局投诉……

    末了,只好虎着脸赶她去老师办公室,老师们都在课上,办公室没人,林绢料定她不会好好站的,果然,走开几步之后回头,她已经靠上了办公桌。

    “西西,你没骨头吗?”

    西西听到了,很不情愿地,极其勉强的,把背挺直了些。

    林绢气的七窍生烟的:这亏得不是她的孩子,要是她的,非掐死不可。

    半个小时后,西竹又被邻班的男老师怒气冲冲地拎回来了,林绢头大如斗,这又是怎么了啊?

    男老师激动地痛陈:

    ——我第二节才有课,我就晚进来了会,一看办公室没人,我就给朋友打电话,跟他说以后别找我看鬼片,特么昨晚女鬼唱歌的时候,老子都吓尿了,是,我胆子欠,平时也不瞒你们的,但是这个西西,这个西西……

    他手指头点着西西的脑袋,就差戳她脑门上了,越想越是悲愤:“老子坐着坐着……”

    林绢咳嗽了一声,瞟了一眼西竹,提醒他:“孩子面前,注意一下用语。”

    男老师调整了一下措辞:“我坐着坐着,听到有人唱歌,你们懂的啊,那种幽幽的,要断气的调子一样,西西个子矮,被办公桌挡着,我真没看见她,吓得我,那个汗毛,嗖一下,直竖啊……”

    说到这,他突然停住了,似乎在这之前,他一直纠结的是西竹的“搞鬼、不听话”,直到此刻,才奇怪地意识到了什么。

    他俯下*身子问西竹:“西西,你之前唱的,是什么歌?”

    西竹慢吞吞回了句:“儿歌。”

    林绢噗一声笑出声来:“儿歌都能把你吓着,出息!”

    男老师气急败坏:“那要是儿歌,我头割给你!”

    ***

    林绢觉得有必要跟西竹的家长谈一谈,见面前,她查了一下西竹的入学资料,惊讶地发现她是随母姓的,妈妈叫孔菁华,更奇怪的是,孔菁华已经四十七岁了。

    果然,孔菁华对此并不隐瞒:“西西是我领养的,不要说是你们,连我都还在和她磨合之中,听说她是被一对大学生情侣在山里捡到的,那对情侣很喜欢她,自己都想收养,但是他们的情况不符合收养法的规定。我不知道孩子早些时候经历过什么,但是跟正常人家的孩子应该是不一样的,这一点,还要请老师多费心包涵。”

    原来如此,林绢恍然大悟,费心当然是要多费心的,不过,这也得校方和家长共同配合:“西西平时,是很喜欢看电视吗?”

    很喜欢吗?似乎也没有,孔菁华没什么特别印象:“可能吧,小孩子嘛。”

    这就对了,林绢赶紧委婉地旁敲侧击:“小孩子四五岁的时候,最喜欢模仿,像我们班那个高全安,看多了爱情片,整天说这个是他女朋友那个是他女朋友……也不能怪小孩子,电视剧导向不好。其实我们是提倡,家长要是有空,可以陪孩子出去走走啊,旅游啊,去游乐园什么的,不要老闷在家里看电视。”

    这话说的含蓄,点到为止,希望家长能心领神会,西西这么小,就学会欺负小朋友了,长此以往怎么得了啊。

    孔菁华随口应了一声,她有更关心的问题:“我们西西,在学校吃饭怎么样啊?”

    还是不要向家长告孩子的黑状了,林绢敷衍了过去:“挺好,吃的……不少。”

    孔菁华忧心忡忡的:“西西这一点奇怪的很,有时一口菜都不碰,有时候我都怕她吃撑着。我以为她是挑食,下一次吧做她上次喜欢吃的,她又一筷子都不碰了……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样饥一顿饱一顿的,唉……”

    说到这,她颇为愁郁地转过头,透过玻璃窗看远处滑滑梯上坐着等她的西竹,轻声说了句:“这个女儿,我一见面就喜欢,比较宠着顺着,希望跟她的母女缘长些……别跟……”

    她的声音忽然低下来,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别跟上一个似的。”

    ***

    西竹坐在滑梯的顶端,百无聊赖地看着办公室的方向,天阴阴的,视线里蒙蒙的灰黄色,她觉得看什么都烦,低头再看到自己的小短胳膊小短腿,觉得更烦了。

    滑梯底下有人叫她:“西西,西西。”

    是同班那个小胖墩高全安,还有他的好朋友瘦猴。

    高全安仰头看她,胖嘟嘟的脸颊跟两个超重的小苹果似的:“西西,你长得真好看,你做我女朋友吧。”

    神经病,西竹懒得理他。

    但是瘦猴和高全安之间,却爆发了激烈的争执。

    ——不行,你的女朋友,不是罗艳艳吗?

    ——我不要她了。

    ——她会哭的!

    高全安气冲冲的:“她天天哭!被老鹰抓到了也哭,分到的饼干没有人家的大也哭!就是因为她天天哭,我才不要她的!”

    说完了,满怀希望地仰脸看西竹,谁知道换来兜头一盆凉水:“滚!”

    不是那种怒气冲冲的“滚”,是那种轻描淡写似的,我想静静别来烦我的那种,更伤人。

    高全安不死心:“西西,我每天都带巧克力给你吃……”

    “滚不滚?”

    不知道为什么,高全安有些怕她,耷拉着脑袋悻悻走开,一边走一边忧伤地问瘦猴:“西西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瘦猴安慰他:“要不追张兰兰吧,她长得也好看。”

    ***

    林绢一直把孔菁华和西竹送到大门口,即便她们走的已经远了,她还是一直挥手,接着,挥动着的手被人挡了下来。

    是那个男老师。

    林绢努了努嘴,示意了一下孔菁华她们离开的方向:“怪不得西西有点跟别人不一样,被领养的孩子,可怜见的,长这么漂亮,亲生父母怎么舍得遗弃的。”

    男老师很是不以为意:“别老在西西身上找原因,生长的环境也很重要,你怎么知道都是西西自己看电视学坏的?说不准是家长引导的。”

    林绢懒得理他,打了个呵欠回办公室,那个男老师跟在她后头不依不饶的:“你怎么就不觉得那个孔菁华有问题,快五十了,领养西西,孩子父亲一栏还没填,她自己没孩子的吗?还有,西西唱的那歌,她是神童吗?听一遍就记住了?那肯定是家里反复放的……”

    林绢止住脚步,奇怪地问了句:“什么歌?”

    男老师比她还奇怪:“我没跟你说吗,西西那天哼的歌儿啊,个熊孩子还跟我说是儿歌,她不知道这世上有种神器叫百度吗?”

    想到之前被西西吓唬戏弄,男老师依然愤愤难平:“她唱得那个什么魂啊,什么永不重逢,什么魂萦旧梦,哪家儿歌这么写的?我告诉你,我用那几句歌词百度了,这是旧上海三四十年代的女歌星唱的,都是夜总会里的歌!她一个四岁的小孩怎么可能学得会!别是那个孔菁华在家里放得吧?啧啧,看不出来,闷骚型。”

    林绢心里咯噔了一声,但还是很不悦地指责他:“说什么呢,用词能不能文雅一点,还能不能为人师表了?”

    ***

    家住的离幼儿园不远,孔菁华牵着西竹的手在路上慢慢走的,偶尔低头,看到她乖乖地走路,小皮靴踢踏踢踏的。

    孔菁华总是止不住地想对她好,但她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相处这么久了,西西都没有叫过她妈,连阿姨都不叫一声的。

    孔菁华柔声跟她说话:“西西,你想出去旅游吗?老师说,如果待在家里没事,可以多出去走走的,中国有很多好玩儿的地方,你想去哪啊?”

    她想着,西西未必知道中国有哪些城市的,于是一个个给她点:“妈妈可以请假,带你去北京啊,上海啊,杭州啊……”

    说到杭州的时候,她觉得手中握着的西西的手,忽然动了一下。

    孔菁华心头一喜,她蹲□子:“西西是想去杭州吗?”

    西竹沉默了一会,然后摇头:“不去。”

    “为什么呢?”

    “我太小了。”

    孔菁华失笑,小孩子就是天真,旅游跟小不小有什么关系呢,起身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蹲的太急了,头有那么一丝眩晕,她原地站着缓了会,忽然像是察觉了什么,转头看向一个方向。

    那里,停着一辆城市SUV越野车,车窗半开,开车的是个女子,正低头慌乱地翻找着什么。

    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孔菁华把手伸向西竹:“来,西西,回家了。”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