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⑨章
    颜福瑞不懂,这佛前香,道观土,听起来都舒心适意,怎么会是要人命的东西呢?

    司藤却悚然色变,僵了一两秒之后,伸手拔掉那根肋骨,指尖的藤条交替围匝着去填堵伤口,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她的长发就垂了下来,颜福瑞先还以为她变回了原形,下一秒反应过来:这是她的幻术失去功效了。

    回头去看,果然,那个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着的王乾坤,又是个绾着髻的道士了,不再复司藤的模样。

    白英咯咯地笑:“还记不记得上一次我们中了观音水的招,是什么时候?”

    当然记得,那还是在青城山,被邵琰宽半哄半骗着,意乱情迷间饮下那杯观音水,腹痛如绞,瞬间就现了藤身,再后来,沈银灯想对付她,也塞给秦放一粒类似的药丸——道门用来对付妖怪的,妖怪们又自己拿来互相算计。

    “那一次,我们只是喝下去,这一次,我直接插了你的咽喉,溶了你的血,司藤,是不是觉得这血,奇怪的止都止不住啊?你我都是妖怪,我们都知道,如果这血都流干了,意味着什么。”

    说着又看了看秦放:“这一次,他的血也救不了你了,他当然还可以给你,但是他给多少,你就会……流多少。”

    颜福瑞听着听着,愤怒就超过了胆颤,不过咬牙切齿指着白英的时候,还是下意识躲到了司藤身后:“你这个……妖怪,怎么这么毒呢。”

    白英嘿嘿干笑了两声,声音里充满了怨毒:“我毒?是谁背叛我在先的?我辛辛苦苦把她救活,她说她要做她自己……”

    说到这,她突然愤怒,头颅咯吱咯吱晃动着转向司藤:“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你从来就没有自己,从来没有!”

    她没有说完,因为司藤忽然笑起来,她喉咙受伤,笑得断断续续的,笑的白英有些发怔。

    她说:“你说的对啊,从头到尾,我哪有我自己啊。”

    她居然会直认白英的话,这一下大出意料,非但是颜福瑞,连王乾坤都抬起了头。

    “起初,在囊谦复活,我什么都不想,只想着重新变成妖,我一门心思觉得,当初在华美纺织厂,我只是一时不察被你偷袭得手。”

    “知道你被丘山镇杀之后,我反而很高兴,觉得事情变得简单,不需要再看到你,只要寻回你的尸骨合体就是了。”

    “可是后来,我慢慢发现,一切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你暗地里安排了所有事情,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说,老天就是选了你,我是在两个半妖中势弱的一个,如果和你合体,你会反噬过来,主宰这具身体,我可能就再也不存在了。”

    说到这,司藤轻轻笑起来。

    什么叫自己呢?也许当她的脑子里频繁地出现和考虑“我”这个字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了自己了,不管她是那个叫做“司藤 ”的妖怪的二分之一,还是四分之一。

    “秦放同我说,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如果我就是以半妖的身份存活了,那么,就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对,我就是那个时候,有了不想和你合体的心思,或者说,我希望找个两全其美的,能保全自己的法子。”

    “可惜的是,事情出了岔子,沈银灯的妖力让我半妖的骨架倍受煎熬,我必须把一半的妖力引渡出去,所以……”

    她伸手指向白英,像是在引荐什么人:“所以,我就让你这个祸根,重见了天日。”

    白英一字一顿:“这叫天可怜见,老天有眼,不叫包藏祸心的人奸计得逞。”

    司藤觉得好笑:“奸计?白英,你不要一副委屈的受不了的样子,口口声声是我背叛,说什么我们从来就是一体,你真的有把我当成过一体吗?”

    “你嫌我挡了你和邵琰宽比翼双飞,就眼都不眨把我杀掉,一滴滴放干了血,可曾有过片刻犹豫?”

    “后来,你发现邵琰宽不是良人,举目无亲走投无路,我突然就变得金贵起来,每日念上几遍,司藤长司藤短,就好像真的对我诸多情谊。”

    “再然后,你突然发现我居然敢不合你心意,不跟你合体,你恼羞成怒,甚至都不愿意跟我面对面去谈,先杀秦放来警告我,接着机关算尽来杀我……”

    “我是什么东西?挡路了就杀,需要了就招来,白英,说到底,你跟丘山没什么分别,分体之后,你就知道你强过我,我对你来说,就应该是言听计从的工具,就应该配合你亦步亦趋,最不该的就是把你抛在一边,痴心妄想什么‘自己’去跟你分庭抗礼。”

    “在你看来,当初半妖险象,我们从来就没有分成两个一半,你才是主体,我只不过是一个部件,一只手,迟早要接回来的,是吧?所以一旦我反客为主,居然取了你的妖力,还要把你合体,你就受不了了,甚至不惜拿观音土来跟我同归于尽,是吧?”

    她一边说,一边俯身捡起那根插喉的肋骨细看。

    原来白英当时,只是情急掰断了肋骨,事实上,她的安排还要更多些。

    那根肋骨的底部,有个略细的楔体,也就是说,白英肋骨的那一端,有个对应的插入凹槽,她之所以敢在自己的身体上涂抹观音水,是因为那一截,早就不是她身体的一部分了,如果事情顺利,白英可以用这取下的一截利器袭击她,即便事情不顺利,自己同她合体,也势必会把这一截涂抹观音水的骨头融入。

    也就是说,不管怎样,她都一定会中观音水的毒。

    司藤觉得好笑,却又止不住心灰意冷,喉部的细藤缠匝暂时起了作用,却仍然止不住血从藤缝处外溢,她抬眼去看白英,白英说:“怎么了,想杀我吗,你也不用费这个事了,妖力都被你抽走了,你以为还能撑多久?”

    倒也是,被抽走了妖力的白英,也撑不了多久,也许再过片刻,她又会变成西湖水底无声无息的骨架,不过……

    果然。

    白英又开口了:“你既然要做自己,那你有骨气一点,不要用我的骨头,不要用我这一半。反正你的妖身也保不住了,你就老老实实打回你的藤形,也许再过个百八十年,你以半藤之身,再修成个妖怪也说不定呢。又或者……”

    她看向秦放,声音诡异而又玩味:“又或者,你的血已经中毒了,皮肉也腐蚀了,但你的骨头暂时还没事,那里就有一具身体,甚至还有刚刚转移过去的妖力,趁着你妖力未绝,你还可以去穿上这件新衣服的。”

    “但是我的,你一分一毫都别想用,我不会留给你的。”

    白英嗬嗬地笑起来,她全身的骨架开始发出吱呀吱呀的散架声,再然后,焦黑的骨架开始扑簌簌往下散落灰尘,又像是偏白的灰烬。

    半妖不会被杀死,除非被另一半合体,或者是,她自己想死。

    这或许是白英觉得的最好的选择,连一片骨碴都不留给她。

    她就这样,嗬嗬冷笑着,在司藤的面前,坍塌成灰。

    ***

    司藤很久都没再说话,直到颜福瑞忽然口吃似的指着她尖叫了一声:“司藤小姐!”

    她循向低头去看,原本乌黑油亮的发梢处,已经蜷曲泛起了苍色,中国古代有一句话,“发为血之余”,她的血越流越多,妖力慢慢失去,变化先从头发开始,再过一些时候,她就维持不住她的人身了,姣妍光滑的皮肤会开始发黑发干,整个人会像树皮包裹着骨头一样难看,再再后来,这具人身会像白英死时那样,轰然化作片片灰烬,风一吹就散了。

    倒也没什么可惜的,她本来,也不是人。

    颜福瑞结结巴巴问她:“那,埋到地里去,会好吗?”

    “这次不行。”

    颜福瑞张了张嘴,话又咽回去了,脸上的表情像要哭一样难看,司藤觉得好笑:“你难过什么?我跟你很熟吗,我对你又不好。”

    说完了,目光落到边上的王乾坤身上,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步步走到床边,低头看着苍鸿观主,王乾坤从方才的惊惧中反应过来,再一次悲从中来,哽咽着抽泣了两声之后,听到司藤吩咐颜福瑞:“给我火。”

    王乾坤抬起头,透过模糊的泪眼,他看到密集燃烧着的藤条裹住了苍鸿观主的尸体,火头忽然很大,但周围的床品布帐并没有被殃及,王乾坤忽然反应过来,冲上去抓起枕头扑打着火苗:“你要把我师父就这样烧掉吗?”

    “不然呢,这样一具尸体,你们两个蠢人,怎么处理?”

    王乾坤被她一句话噎的说不出话来,也是,太师父的死状这么离奇恐怖,怎么样处理都很难瞒人耳目,搬弄颠簸似乎对死者不尊,这样烧掉是最好了吧。

    他僵了半晌,忽然反应过来,扔掉手里的枕头跪下,扑通扑通拼命向着床边嗑头,听到司藤淡淡说了句:“你回去要是不好交待,就说是我做的,反正你们道门都知道有我这个妖怪,也都知道苍鸿观主是被我逼来的。”

    末了,她停在秦放身边,半跪□子,伸手去拭他额头,将触而未触到时,颜福瑞紧张地咳嗽了一声。

    司藤抬头看他:“怎么,你怕我害了他?”

    颜福瑞尴尬地说不出话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那么鬼使神差地咳嗽了一声,也许确实是有些紧张吧,白英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他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秦放的,毕竟……毕竟司藤小姐还是妖不是吗?

    司藤的手在秦放额上停了好一会儿,然后站起身,向着门口走去,颜福瑞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眼睁睁看她拧开门,看着她走了出去,才如梦初醒般反应过来,拔腿追了上去:“司藤小姐,哎,司藤小姐……”

    刚刚追到门口,一股大力涌来,像是之前白英撞开通往后院花园的门一样,颜福瑞整个身子都飞了进来,黑暗中,他听到司藤厉声的一句:“不准跟来!”

    夜色融融,余音袅袅,再出去看时,人早已经不见了。

    ***

    颜福瑞的一生跟普通人一样,劳劳碌碌忙进忙出,谈不上特别,唯一有些不寻常的,是经历过一段听来离奇实则也的确离奇的故事。

    那个离奇的故事,以他看守了很多天的天皇阁小庙突然爆炸拉开序幕,以他抱着一部轰轰作响的电锯追赶武当山的小道士王乾坤为正式开始,以这个晚上平静落幕。

    从此之后,颜福瑞再也没有见过司藤。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