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④章
    接下来的几天,异乎寻常的安静,颜福瑞和王乾坤轻易不敢外出,好在秦放的冰箱里多少有些存货,反正现代社会,方寸世界,大门不出也不妨碍吃喝拉撒。

    王乾坤大部分时间都静若处子地端坐书房窗边,捧着本书一看就是半天,这基本上算是享受,因为这个时候可以换拖鞋,反正上半身“出镜”,下头随意,想翘腿就翘腿想打坐就打坐,最烦的就是颜福瑞定点催他去后院花园放风,要穿上皮靴不说,颜福瑞对他的身姿步态总是诸多要求。

    ——步子小一点,小一点行吗,女人是那样走路吗?

    ——低头,你就不能嗅一下那个花吗?女人看花都是这样的。

    ——你现在担心白英的事情,所以你得忧郁,眉头要皱,不要嘴巴笑咧的跟个水缸似的……

    横竖闲着没事,颜福瑞多的是时间帮他提高专业素养,电视频道不是精品女人就是女人我最大,王乾坤每次看的要打呵欠的时候颜福瑞就猛拍他一下,或头或胳膊。

    “你专心一点行不行?白英精的跟鬼似的,万一有破绽,我们就死定了。”

    真是……烦死了!王乾坤怒气冲冲,白英还不如早点来呢,早死早超生。

    ***

    司藤只在其中一个晚上出现过,事实上,颜福瑞也说不清到底是梦还是真的,因为,他当时睡的实在是太死了。

    那天是半夜,颜福瑞睡的死沉死沉,被司藤推醒的时候,眼都睁不开,当然了,睁不睁也没有太大分别,秦放家的装修设计有点仿酒店风格,窗帘分两层,有一层专门隔光,一旦拉紧,真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颜福瑞迷迷瞪瞪坐起来:“司藤小姐啊。”

    “看到花园里的藤条没有?”

    看到了啊,不就那几株细藤嘛,颜福瑞打了个呵欠,顺势点了个头。

    “八卦黄泥灯之所以能指向某个人,是因为烧的是她本身的东西。如果灯在白英之前到,你可以烧藤条定向。”

    颜福瑞又含糊地嗯一声,等着她继续示下。

    等了又等,再没声音了。

    奇怪,跟他说话时他睡意浓的很,没声音之后,他反倒渐渐清醒了,一个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司藤小姐?司藤小姐?”

    摸索着打开灯,王乾坤也被他闹腾醒了:“干什么啊你?”

    颜福瑞没理他,先去检查门窗,他和王乾坤两个怕白英破门而入,门后都抵了椅子,窗户旁边也放了茶杯,一通检查下来毫无异样,颜福瑞愁上心头:妖怪就是妖怪,如果司藤小姐可以这样无声无息来无影去无踪,白英也可以吧?

    旋即又安慰自己:不不不,司藤小姐的妖力多过白英,白英没这么厉害的。

    他打开通往后院小花园的门,夜色中,那几株细藤随风而荡,更添几分隐秘,颜福瑞想了想,回屋找了剪刀细绳,吭哧吭哧跑进花园,一通咔嚓咔嚓咔嚓嚓。

    裹着外衣跟出来的王乾坤莫名其妙:“你干什么啊?”

    颜福瑞把那几株细藤往低处栏杆上拉,又把边上剪下的花草杂七杂八绑扎覆盖住细藤:“司藤小姐这样太随意了,我帮她藏藏好,这样才不会引起白英注意。”

    ***

    又过了风平浪静的两天,没见白英有什么动静,苍鸿观主那边倒是有好消息,说是正如司藤小姐所说,黄翠兰老太太对黄玉的遗物保存的很好,也同意出借八卦黄泥灯,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大事,秦放的冰箱终告弹尽粮绝。

    王乾坤提议叫外卖,颜福瑞断然拒绝:“万一你把白英招来了呢?反正你太师父这两天就回来了,让苍鸿观主给我们带两份外卖好了。”

    虽然王乾坤觉得这是个馊主意,但思前想后之下,还是和颜福瑞达成了一致,两人饿得发慌,只好拼命喝水,又嫌水味寡淡,翻箱倒柜地往里加一切能加的佐剂,什么糖水盐水咖啡花茶,几顿喝下来头晕眼花,稍微摇摇身子似乎都能听到水在肚子里来回咣当。

    第二天中午,喝多了水的颜福瑞终于醍醐灌顶:“我们到底怕什么呢?白英要是想来,躲在屋里也没用啊!”

    王乾坤饿的连翻他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两人手忙脚乱搜外卖电话,正值午市,连打两个,回答都是:“中午点餐人数较多,预计40分钟之后送到……”

    ……

    于是,颜福瑞揣上钱包出发了,为谨慎起见,他还和王乾坤约定了待会开门的暗号。

    届时王乾坤开门的时候,要大声喊出口令:“秦放!”

    而他必须答出两个字的暗语:“躺着!”

    否则,王乾坤是有权不给他开门的:谁知道他是真的颜福瑞还是被白英宿了体的假颜福瑞呢?

    ***

    颜福瑞走了之后王乾坤就后悔了,他觉得还不如叫外卖:像颜福瑞这样素质不高道德感不强的,受饥饿感驱使,看到吃的肯定会只顾自己扑上去一通饕餮大吃,吃饱了才会想起他来,天知道,到时候说不定他已经饿死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而事实似乎佐证了他的预测,王乾坤饿的头晕眼花,不知道骂了颜福瑞多少句“叛徒”,到末了眼前都有幻觉了,觉得素鸡素鱼素香肠什么的排着队在拜见太上老君,为了分散注意力,他艰难地打开了电视机,电视上赫然一个俏丽窈窕的女人,对着他娇媚一笑:“减肥不是梦,要做瘦女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王乾坤眼前一黑,谢天谢地,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他连滚带爬的过去开门,面色之狰狞想来也是很吓人的,因为拎着外卖袋子的颜福瑞啊呀一声尖叫,腾腾腾连退好几步:“你你你……”

    那面色,活像是见了白英:“口……口令……”

    都特么人命关天了还口令,王乾坤大怒:“秦放躺着躺着躺着躺着!加个期限的话一万年!”

    ***

    终于祭上五脏庙了,王乾坤手里捏着包子,心却越来越凉。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刚开门的时候,颜福瑞看见他那么害怕了,因为……

    白英……好像出现了。

    颜福瑞说,事实上,他冲出去买吃食的时候,已经看到附近的街口那里停着警车拉着警戒线还有好多围观的人,但是那时候饿得七荤八素,实在没心思管,回来的时候嘴里嚼着包子,肚子里踏实了,也就有了看热闹嚼舌头的闲心……

    说到这时,王乾坤看了他一眼,颜福瑞马上改口说他知道他在家里等着吃东西,所以他起初是准备看一眼就走的。

    人群围的水泄不通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前头又有维持秩序的人大声呵斥,颜福瑞伸了半天脑袋,只知道死了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子,悻悻地正想退出来,前头忽然一阵骚动,紧接着新消息就传开了。

    ——可怜啊,老太婆死的真惨……

    ——听说是开膛剖肚?

    ——我听说还要玄乎啊,没骨头啊!

    ——怎么可能没骨头,我只听说变态杀人狂偷器官的,没听说偷骨头……

    ——真的,我听说抬的时候,身体软绵绵打了个对折……

    颜福瑞听到一半脑子就炸了,后背上冷汗涔涔地冒,脚上像踩了棉花,还要故作镇定地往小区里走,一路上,不知道是疑神疑鬼还是确凿感觉,总觉得有一双阴森森的眼睛在他后背上打转……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刚刚开门时,颜福瑞被一头冲出来的王乾坤吓的半死了:谁知道你是真的王乾坤,还是被白英宿了体的王乾坤呢?

    ***

    这可能是王乾坤听过的最糟糕的下饭故事了,他捏着包子食不下咽,看看颜福瑞又看看通往后院小花园的方向:“你要不要去跟司藤小姐说一声?我怎么觉着,她躲在那儿,也不老保险的……”

    话还没说完,客厅里的电话叮铃铃响了,两个人同时被吓了一个激灵,颜福瑞嘟嚷了一句:“谁啊。”

    老实说,自从有了手机,电话的使用率是降低不少,颜福瑞是不懂秦放为什么要在房间里装个电话,就没见派上什么用场,一次两次,都是门卫打的。

    还真叫他猜准了,这次,真又是门卫。

    不过电话的内容让他傻了眼了。

    “有个老头子道士,是你们家的朋友吗?叫车给撞了,就在门口。”

    ***

    王乾坤一听自己太师父出了事就坐不住了,拔腿就往门外冲,亏得颜福瑞眼疾手快把他拦下来了:他这副模样能出去吗,要是让白英看见了,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他拍着胸脯跟王乾坤保证,自己会处理好这事的。

    到了门口就傻眼了,可怜苍鸿观主头破血流的,歪在门卫室的台阶上,整个人都有些人事不省了,值班岗亭里两个门卫,一个在喝茶一个在收快递,就没说照顾一下的,还有,肇事车辆呢?

    颜福瑞想发火,那个喝茶的门卫掀开眼皮看了他一眼:“你朋友啊?赶紧领回去吧,闹到被抓起来就不好看了。”

    什么意思?被车撞还要被抓?这世上还有没有王法了?

    另一个门卫鼻子里哼了一声:“我们这个小区,住的都是有素质的人,要不是看你真的是秦放先生的朋友,我们才不帮你把事情给平了,注意一下行不行,杭州是文明城市。”

    这是几个意思?他们这些外地口音的就不文明了?还有,自己怎么越来越糊涂了呢?这听起来,怎么像是苍鸿观主开车把别人给撞了呢?

    喝茶的门卫见他一脸茫然,怕不是以为他在装傻,干脆把话挑明了说:“都多大年纪了,还出来碰瓷,要真被撞死了也不知道怪谁!”

    碰瓷?人家苍鸿观主是武当山德高望重的老观主,简直是污蔑嘛!颜福瑞的火腾腾的,那门卫毫不畏惧的:“怎么了,还不服气是不是?我们小区门口有摄像头,拍的真真的。还有,人家车主车上是有行车记录仪的!我们还帮你们说了好话了,事实上就不该帮,助长犯罪这是!”

    门卫说的那么理直气壮,颜福瑞心里也开始犯起嘀咕了:说了有摄像,应该不是假的吧,那就是苍鸿观主往人家车上撞的咯?犯得着吗,怎么这么想不开?

    正思忖着,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不会是……八卦黄泥灯没拿到吧?

    一时间顾不上别的,赶紧去翻苍鸿观主的包,里头物件不多,换洗衣裳,洗漱用具,还有一个棉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圆筒,一层层揭开,心里头跳了个突:跟先前描述的一模一样,粗糙的黄泥灯坯、手持的凹槽、顶端八卦式样的铜片,灯芯焦黑焦黑的,也不知道点过多少次了。

    不管了,先背苍鸿观主回去吧,老年人不经撞,说不准还得送医院呢。

    他把苍鸿观主的包挎上,抓着苍鸿观主两条手臂圈在自己脖子上,最后托住苍鸿观主往上那么一抬……

    嗯,上了年纪的人,体重可真轻啊。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