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⑩章
    秦放猜到是谁了,一时间有些头皮发麻,却又不得不转过身来:果然是司藤,冷冷盯着他看,跟梦里一无二致的,束腰的风衣,还有黑色长靴。

    秦放硬着头皮找话说:\"这个衣服……穿着挺好看,很精神……\"

    颜福瑞心里鄙视了秦放一下:即便自己没演过戏,也知道这该是多糟糕的台词啊……

    \"你怎么来了?\"

    \"遛……遛。\"

    司藤冷笑了一下,又看颜福瑞:\"你也来溜溜?\"

    颜福瑞没吭声,而是非常自觉地往旁边移了一下,以便离秦放更远一些,那意思是:我跟他不熟。

    秦放也编不下去,憋了一会之后索性单刀直入:\"司藤,白英可能在上面,她是不是……借用了那个万太太的身体啊?\"

    \"是啊,不然呢,就一个晚上,她还能造一个出来?\"

    这么容易就坐实了先前的猜测,秦放不知道是该舒一口气还是心头一紧:\"那……那个万太太是还能活着,还是就……死了?\"

    司藤没有说话,秦放沉默了一会,说:\"知道了。\"

    颜福瑞看看秦放又看看司藤,忍不住冒出一句:\"司藤小姐,这是杀人啊,你准备拿白英小姐怎么办啊?如果连你也制不住她,她是不是会害很多人啊。\"

    司藤说:\"我大概还是制得住她的,至少在妖力上,她胜不过我。\"

    颜福瑞惊讶:\"不是分了她一半吗?\"

    司藤盯着他看,语气中不乏讥诮:\"如果是你,你会那么老实正正好好给她一半的妖力让她追着你打吗?\"

    颜福瑞张口结舌。

    明白了,司藤小姐可能承受不了全妖妖力,一定要分一些出去,但是出于对白英的忌惮,她也不可能甘心给自己硬生生造出一个控制不了的\"敌人\",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己多留一些当然是合情合理……

    颜福瑞心里发牢骚:那还不是你自己之前说\"一半\",你要是说\"一小半\",我也不会问来问去自讨没趣。

    司藤还能制得住白英就好,秦放松了口气,下意识抬头看楼上:\"那你……见过她了吗?\"

    司藤有片刻的恍惚,顿了顿摇摇头:\"我也是刚刚找来,白英刚找到宿体,不出变故的话短时间内会小心静养,我跟着那位万先生去了店里,假作顾客跟他随便聊了聊,也套了些话,说起来,白英的衣服,还是我帮忙挑的呢。\"

    秦放有些感慨:\"他说白英回来之后,一直在看电视,跟你当初……倒是像的。你准备拿白英怎么办?\"

    司藤沉默了一下。

    要拿白英怎么办呢,她自己都没想清楚,合体她是不想的,但就此各走各路吗?白英的性情跟多年前似乎很不相同,还真说不准放出去的是不是一个祸害。杀了白英?她想都没想过……

    或许,在没有最终的决定之前,白英应该始终在自己的看制之中。

    司藤沉吟了一下:\"毕竟已经很多年没见了,我不知道白英的反应会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像当年那样,一见面就跟我大打出手,如果真打起来……\"

    颜福瑞急吼吼接了句:\"如果真打起来,不要连累那个男的和小女孩啊,人家多可怜,妈已经没了。\"

    秦放想了想:\"稳妥起见,还是先把不相干的人引开吧。我和司藤一起上去,我之前跟那个万先生聊过,找个借口把他和他女儿带出来挺容易的。司藤,就算你跟白英打起来,也不要太大动静,可别把楼都拆了。\"

    他说完朝楼里走,走了两步之后发觉司藤没跟上来,回头看她:\"走啊?\"

    司藤叹了口气,反而是看着颜福瑞轻声说了句:\"都说了到此为止了。\"

    颜福瑞讷讷的,直到司藤走远了才不甘心似的辩白了一句:\"秦放拉我来的啊。\"

    ***

    门开了,露出万先生狐疑的脸:开门前,他在猫眼里看过,男的女的都见过,尤其秦放,还是昨儿晚上报警的好心人,只是,怎么会这么巧凑到一起,来敲自家的门呢?

    司藤向着万先生笑了笑:\"令夫人在吧?\"

    令夫人?这应该是在问自己老婆,怎么听起来这么怪呢?万先生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传来女儿囡囡的声音:\"爸爸,爸爸……\"

    声音戛然而止,回头一看,果然,囡囡看到了陌生人有些怕,怯怯地闭上嘴巴往角落里缩。

    万先生朝两人抱歉地笑笑,转身过去抱囡囡:\"妈妈呢?囡囡不陪妈妈看电视了?\"

    \"妈妈换衣服,不叫我看,也不抱我。\"

    她一张小脸委屈的很,说到\"也不抱我\"的时候,眼睛里几乎是有眼泪了,秦放心里挺难受的:小孩子吧,你觉得她不懂,其实人情冷暖情绪变化,比谁都感知的敏锐——虽然只是一句稀疏平常的\"也不抱我\",但是实际上,心里已经有些感觉了吧。

    看万先生的脸色,对他们的来访颇有质疑,该怎么样不露痕迹地把这父女两个支开呢?秦放正头疼,客厅里忽然传来高跟鞋的声音。

    万先生家里铺的是瓷砖,尖细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显得尤为刺耳,秦放听的心头发毛,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再抬头时,正撞上一个女人近乎空洞的目光。

    这是万太太,不,应该说是白英。

    她应该并不满意这副皮囊吧,万太太的身材稍显丰腴,硬挤在布料精简的丝质旗袍之中,简直称得上是有些臃肿了,一时之间,也来不及去找和旗袍颜色式样相搭配的鞋子,蹬了一双妾粉色的鱼嘴漆皮高跟鞋,说不出的怪异。

    万先生显然也觉得这身装扮实在是太跌份了,他张了张嘴,不知是碍于妻子刚出了车祸不好受刺激还是顾及有外人在,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一时间,屋子里分外安静,只有囡囡依然欢快,蹬蹬蹬几步跑到白英面前,仰着头去签白英的手:\"妈妈!\"

    直到这个时候,白英的眼睛里才有了些许波动,她的头颅缓缓转向司藤,说了句:\"好久不见啊。\"

    是因为她的骨头还不大习惯操纵这具陌生的身体吗?语气、动作都生硬地叫人心头发瘆,被冷落的囡囡小嘴一撇,几乎是要哭出来,一行人之中,只有万先生后知后觉,惊讶地看看司藤又看看自己的太太:\"你们……认识?\"

    司藤笑起来:\"不介意我们单独聊聊吧?\"

    白英的嘴角慢慢勾起,像是一帧一格的慢动作:\"进来吧。\"

    说完了,自顾自甩脱囡囡的手,囡囡眼巴巴看她朝里走,终于忍不住,抽抽嗒嗒过来找万先生,万先生哄她:\"囡囡不哭,爸爸带囡囡下去吃冰激淋。\"

    既然来客是自己太太的\"熟人\",万先生也就收起了先前的那些狐疑,他抱着囡囡准备出门,又犹豫着是不是该尽待客之道,给一边的秦放倒杯水什么的,就在他迟疑的时候,司藤回身示意秦放:\"你也先下去吧。\"

    秦放嘴上答应着,到底是担心,离开的时候几次忍不住回头去看,万先生原本在门口等着关门的,见他这么慢,多少有些了然,笑着先抱囡囡离开,秦放出来的时候,万先生他们都已经走的没影了。

    秦放倒也不在意,走到电梯对面时,挨着边墙的窗户朝下看了看:这里是最高层,楼底下的颜福瑞看起来小不丁丁的,正绕着车子百无聊赖地转圈,秦放心中好笑,正想探出身去向他挥个手,忽然听到头顶上咚的一声闷响。

    秦放抬头向上看,是上头一层发出的声响,只是再上去应该是天台了,他四下环顾了一下,前头角落里是通往楼梯间的门,开了道缝,像是有人刚打开过,秦放走过去推开了看,这才发现还有通往天台的楼梯,天台的防盗门也打开了,被上头的风吹的一晃一晃的。

    有人上去了吗?闷响声又是怎么回事?秦放正迟疑间,有一个小小的身影蹬蹬蹬从门边跑了过去,白色的长袜,红色带蝴蝶结的小皮鞋,花格呢的小短裙一摆一摆的。

    囡囡?万先生呢?这么小的孩子在天台上乱跑多危险啊,秦放不及细想,几步跨了上去:\"囡囡?\"

    天台上除了一间锁着的储物房挡住视线,称得上一览无余,风大起来,阳光很好,白耀耀地有些刺眼,又安静地有些可怕,秦放向着储物房后头慢慢转过去:\"囡囡?\"

    视线里先出现的,是两只脚,躺着的人的脚,40多鞋码的皮鞋,这是万先生吗?

    秦放脑子嗡的一声,心瞬间就沉了下去,他僵在当地,几乎没有勇气再转过去看,时间好像就在这一刻停住了,心跳声越来越大,砰砰的心跳声里,囡囡扎着羊角小辫的脑子慢慢从墙角探了出来。

    ***

    白英进屋之后,僵直地坐在沙发上,眼睛死死盯着电视屏幕,脸上被电视的光亮打的忽明忽暗。

    司藤在距离她一米多远的地方停下来,谨慎而又警惕地打量着她,白英这是什么意思?故意的吗?久别重逢,中间经历了那么那么多事,她就没什么话要讲吗?

    \"白英?\"

    她没有反应,木然地看着电视屏幕,脸上甚至连讥诮或者不屑的表情都没有,司藤的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她慢慢转到白英的对面,目光忽然落到了她的旗袍盘扣上。

    白英的前襟处有一块褶皱的厉害,她扣错了一粒盘扣!

    司藤的眸光骤然收紧:白英那么一个讲究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失误?她几乎是冲到万太太面前,一把揪住她的衣领提起来:\"你是谁?白英呢?\"

    万太太依然是一脸的茫然和空洞,被她这么一拎,脑袋茫然地耷拉到一边。

    司藤的手有些微的颤抖,很多之前的片段瞬间在脑子里闪回:

    ——在店里遇到万先生,他说他的太太,一直\"抱着女儿\"看电视……

    ——第一眼见到\"白英\"时,她眼神空洞,一直没有说话,直到那个小女孩过去牵住她的手,她才转动头颅,对她说了句\"好久不见\"……

    ——那个小女孩离开之后,\"白英\"就再也没有任何反应,她像一个提线木偶,有人控制时才会有只言片语,而一旦控制者离开,她就软塌的没有任何知觉……

    万太太,不是白英!

    司藤觉得浑身的血一下子都涌到了头顶,她狠狠搡下万太太,双手紧紧攥起,僵立了一两秒之后,忽然反应过来,几乎是冲到窗边去的,向下看,颜福瑞正坐在花坛边发呆,司藤大叫:\"颜福瑞,秦放往哪去了?\"

    距离太远,颜福瑞听到了,但似乎听不清楚,抬头向她比划着手势,司藤急得几乎要从窗口直接下去,一瞥眼看到又有几个小区的住户往这边走,只好又忍住,还是从电梯下去,到楼下时,颜福瑞还在懵懂地仰头,司藤冲过去问他:\"秦放往哪个方向去了?\"

    颜福瑞被她的神情吓住了,说话有点结巴:\"秦放……没,没出来啊。\"

    司藤大怒:\"不是跟姓万的一起下来吗,你到底有没有在看,你在下面……\"

    身后轰的一声震响,像是什么从高处砸下,震的地面似乎都颤了一颤,司藤没动,颜福瑞呆呆地看着她身后,嘴唇翕动着越来越白,顿了一顿,有住户杂乱的尖叫声响起,高处的窗户里也陆续探出人身来。

    身后的嘈杂声越来越大,颜福瑞的身子开始哆嗦,司藤还是没动,问他:\"是谁?\"

    『第八卷完』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