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⑤章
    回到客栈,天已经快黑了,颜福瑞正坐在厨房里吸溜泡面,听到声响之后攥着筷子就迎出来,倚着门框紧张兮兮地朝秦放招手:“秦放,秦放,快过来!”

    秦放还以为是司藤出了什么事,近前了才知道完全不是,颜福瑞指着脚底下说:“你看这地。”

    地怎么了?湿漉漉的,刚下过雨吗?

    颜福瑞也等不及秦放去猜了:“我浇水,一天得浇四五次。你不知道,你走了之后不久,院子里的地都开始裂了,跟闹了旱灾似的。我赶紧拿盆接水,那么多水,哧溜一下就全没了。”

    如此吃水,周遭的植物又形同遭劫,司藤这是极力吸收土里的养分吗?秦放隐隐觉得有些不安,司藤的情形似乎比之前都要严重,而且这种严重,似乎不仅仅因为她动用了妖力。

    颜福瑞还在喋喋不休:“你不知道,电视台都过来了,那个主持人对镜头的时候,就在我们门口,说什么环境问题值得全社会的重视,要不是我关门关的快,他们就要采访我了……哎,秦放,秦放?”

    秦放像没听见一样,绕过他就进去了。

    颜福瑞觉得怪没劲的,他盯着地面看,表层那片湿意似乎有渐转渐干的态势,看来待会又要浇一遍水了。

    ***

    这一晚,秦放睡的很不踏实,做了很多芜杂的梦,都是碎片一样的场景,有时梦到自己扒着梨园的戏台子张望,台上那么热闹,各色唱念做打的生旦之间,忽然现出司藤的身影;有时又梦到乌篷船在同夜一样漆黑的湖中央打着转转,晃的他趴在船舷上胸闷欲呕,然后水面之下,隐隐现出一张同司藤一模一样的惨白的脸……

    醒来的时候出了一身冷汗,时候是半夜,盥洗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秦放摸索着揿下床头的开关,房间的门居然是半开的,再低头看,地上有一行泥泞的脚印。

    秦放的皮肤之上泛起凉意,旋即又反应过来应该是司藤,盥洗室水声不绝,他在床上坐了半晌,忽然发觉那行脚印不是直接往盥洗室去的。

    那行脚印,从门口一直通向床边,又折向盥洗室。

    司藤在看他吗?为什么看他?看了多久?秦放有些发怔,直到盥洗室的门锁咔哒一声轻响,他才如梦初醒一般赶紧下床。

    司藤穿着浴袍,一边往外走一边用毛巾擦干头发,看到秦放站着,似乎也并不怎么意外,只是说了句:“醒啦。”

    她表情淡淡的,也看不出气色是好是坏,秦放有些担心:“你身体……好些了吗?”

    司藤走到沙发边坐下,随手把湿毛巾扔到一边:“谈不上好,如果找不到白英,估计还会更糟。”

    这句话提醒了秦放,他赶紧把带回来的那幅画拿给司藤看,果然,司藤很快就看出了个中关键:“周围没有山线,这幅画上塔的位置,不在夕照山?”

    秦放点头:“西湖边上,没有山线的位置集中在一片,如果再用我太爷的那张照片比对,范围可以再小些,但是最多只能确定区域,找不到具体的那个点。”

    语毕犹豫片刻,把自己在西湖边上做的那个梦简略说了说。

    司藤沉吟了一会,忽然笑起来:“没有具体的那个点,我想,哪怕是当年的秦来福,都不知道白英真正的埋骨地。”

    秦放下意识反驳:“但是当年,是我太爷料理她的后事啊,她连我太爷都不告诉,难不成我太爷埋了她之后,她的骨头还能爬出来给自己换个坟?”

    司藤看了一眼秦放:“不要张口闭口的她她她,那是你太奶奶。”

    秦放气结,司藤也不看他,慢慢将那幅画卷起来:“有的时候,要想知道白英想做什么、会做什么,得从我这里推想,因为某种程度上说,白英就是我,我们的很多想法和做法,是一致的。”

    “如果是我,我不可能放心让秦来福知道自己的真正埋骨地,更何况秦来福不会水,要想埋骨水下,就得有船,还得另外招来水性好的人,这不等同于昭告天下吗?万一有个泄露,或者引来怀着觊觎之心盗挖的人,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就算白英不是曹操,做不到七十二疑冢,也不至于草草埋了这么简单。”

    “所以首先,她指示给秦来福的水面上的点,并不是真正的埋骨点,就好像她留下的这幅画,也只是标明了大致的范围。白英当时已经被丘山镇杀,她的尸骨起不了风浪,水下的异常是她事先安排。还有,水上的人可以活命,因为他们不知道真正的埋骨地,而下了水的人,一定会死。”

    秦放心里头好像堵了些什么,好久都没再说话。

    司藤说的没错,白英的安排环环相扣,不至于在最后的环节草草了事——梦里,那两个人一个拎了藤箱,一个拎了铁锨,自己居然那么天真的以为就是在水底挖个坑掩埋,想的未免太简单了。

    白英在水下,到底做了什么安排呢?

    好多疑问,但司藤显然已经不准备深究:“明天晚上,我会在大致的位置入水,去探白英的埋骨地。你们想跟着就跟,不想跟的话,在客栈等着就好。”

    秦放的心里咯噔一声:“明……明天晚上?这么快?”

    司藤面无表情地回了句:“再等下去,怕是要被沈银灯的妖力给折腾死了。”

    ——再等下去,怕是要被沈银灯的妖力给折腾死了。

    果然,半妖之身和全妖妖力的长久厮磨,对司藤元气的损耗比想像的大,所以,司藤急于找到白英……合体吗?

    ***

    秦放借了条冲锋舟,组装充气式的,收起来能放后车厢,充完气大概能坐4个人,景区大抵是不允许这种私自下湖的行为的,秦放也懒得去了解了,反正夜半下湖,被发现了就跑呗,冲锋舟速度不慢,不信保安还能临时调个摩托艇来追。

    傍晚时分,秦放把车开到西湖边偏僻的一隅,这个位置的视线刚好是背倚雷峰塔,远处正对面的一大片湖岸区域虽然已经开发的相当热闹,但是若把这些新建的区域忽略不计,跟光秃秃的一径河岸还是颇为相似的。

    颜福瑞从车厢里搬下冲锋舟的帆布袋,比对着序号图一件件点算组装件,司藤拿着那张挂图,在河岸边时停时走,过了会招秦放过来,点圈了一片水域,秦放知道这大概就是晚上冲锋舟的停泊地点,他目测了一下河岸距离,又问司藤:“只需要把你送到那就行吗?还需要我们做什么?”

    司藤看了他一眼,又回头看了看颜福瑞,说了句:“没什么了。”

    秦放又问:“那回来的,还是你吗?”

    “难说。”

    秦放心里陡地一沉,想说什么,一时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恍惚间,听见颜福瑞在后头叫他:“秦放!秦放,是先组装舢板啊还是先充气啊?”

    司藤提醒他:“颜福瑞叫你呢。”

    秦放过去教颜福瑞组装,脑子里一团乱,说的话几次颠三倒四,颜福瑞渐渐就发觉不对劲了,拿手使劲在他面前摆划:“秦放,秦放!”

    秦放下意识说了句:“司藤小姐下去了,就会和白英合体了。”

    颜福瑞说:“我知道啊。”

    他对这件事没秦放的反应大:“合体是好事啊,司藤小姐现在不是不舒服吗,合体了之后就好了吧。而且她会更厉害啊,以后再没人敢欺负她了。只是……”

    颜福瑞叹气:“只是她千万不要变的太凶才好,那个白英小姐,比司藤小姐凶那么多。”

    秦放沉默了一下:“你也觉得合体之后,司藤小姐会变的不一样吗?”

    颜福瑞说:“那当然啦,就好像白英小姐是一杯糖水,司藤小姐是一杯白水,合体了之后,就是糖水和白水混在一起,不会那么甜,也不会那么淡啊……”

    他一边说一边低头用螺丝刀把螺帽拧紧:“所以说啊,只要合体了,司藤小姐一定会变的不一样啊……咦,秦放?”

    无意间抬头,秦放已经不见了。

    ***

    司藤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知道是秦放,也不回头,只是问了句:“有事啊?”

    秦放在她身后停下脚步,声音有些喘:“司藤,我记得最初的时候,有一次说起有什么梦想,你说想重新做回妖。”

    司藤嗯了一声:“所以呢?”

    “你为什么想重新做回妖?”

    这个问题真是提的荒唐可笑了,司藤有些不耐烦:“你还不是想重新做回人,大家都想做回自己,没有为什么。”

    秦放的心跳的厉害:“你说想做回自己,我想问你,你做回过你自己吗?”

    司藤回头看他:“什么意思?”

    秦放深吸一口气:“我的意思是,你其实从来没有做过自己。”

    他不理会司藤渐渐变得难看的脸色,鼓起勇气继续说下去:“你最初精变,是丘山促成,他给你做了个模子,那时候你不是司藤,只不过是丘山操纵的傀儡。好不容易脱离丘山,你又因为邵衍宽和白英分体,复活之后,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白英希望你做的事,或者说你其实是在复活白英。你根本从来没做过自己,谈什么做回自己?”

    司藤一字一顿:“秦放,我跟你说过,从某种程度上说,白英就是我。”

    秦放咬牙:“你觉得你们俩是一个人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她想嫁给邵衍宽,你不想嫁?为什么她那些忍辱负重机心巧妙的安排你想不出来?想法和做法完全不一样,谁会认为你们是一个人?你想做回自己,司藤,你只有这个时候是真正的你自己。”

    司藤脸色铁青:“白英和我原本就是一体,只是偶然分开,于情于理,都应该合为一体。”

    秦放豁出去了:“一盆水泼到土里,就是泼出去了,难道还能重新变成清水?人和事都是往前走的,没听说往后退。既然你们已经分开了,说明天意就是这么安排的。要说于情于理,丘山强行促成你精变,属于逆天而行,一开始就不合情理。你想要彻头彻尾的合乎情理,那你应该变回白藤去……”

    ……

    颜福瑞正埋头踩着充气阀给冲锋舟充气,耳畔忽然传来巨大的落水声,抬头看时,黑漆漆的天黑漆漆的湖,湖中央处似乎水浪泛起,但一时间又看不真切。

    再看岸边,咦,原本是秦放和司藤小姐一起站着的,现在只剩了司藤小姐一个人,秦放去哪儿了?

    他疑惑地看司藤,司藤冷冷回瞪了他一眼,颜福瑞缩了缩脖子,满腹狐疑地继续低头拧螺母,过了会,司藤经过他身边时停了一下,不确定似地问了句:“秦放会游泳吗?”

    颜福瑞答不上来:“会……吧?秦放这样的,应该……会吧?”

    话还没说完,视线突然被远处湖面上空的什么东西吸引了过去,顿了两三秒之后,脸上的血色刷的全无,声音颤抖着叫她:“司……司藤小姐?”

    司藤是背对湖面的,她看着颜福瑞的脸色,心头突然升起不详的预感:“怎么了?”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