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③章
    傍晚时分,颜福瑞接到秦放电话,兴冲冲出门左转,车停在林荫道的尽头,秦放正打开了后车厢大包小包地往下拎。

    拎袋精美异常,探头一看,风衣靴子丝巾配饰什么的,都是只在大广告上见过的外国模特穿的牌子,颜福瑞扒拉了半天,大失所望:“没我的啊?”

    秦放没听清楚:“什么?”

    颜福瑞不说话了,真说出来,显得自己挺小气挺贪便宜似的,怎么说呢,他绝对不是稀罕这个,就是觉得秦放吧……

    对!就是觉得秦放不会做人,你给司藤小姐买了那么多衣服,好歹也给我捎双袜子啊,礼节!礼节懂不懂?关键还让他跑腿,这么大包小包,都要坑哧坑哧拎回去……

    颜福瑞不乐意了,开始找茬:“你车停这干嘛啊,停门口呗,还省得我跑了。”

    “路不够宽。”

    这理由简直是令人发指,颜福瑞眼珠子险些瞪下来:“这还不够宽?横躺两个你都够了……”

    秦放一句话把他呛回去了:“是我会开车还是你会开车?你以为路比车宽就行了?”

    颜福瑞不会开车,他只推过串串烧的板车,推的时候都小心翼翼避开汽车,生怕蹭着了好车赔不起——汽车当然是比板车高端大气,规则也多,想来路比车宽是不够的,秦放一凶,颜福瑞就气短了:“哦。”

    他双手拎满了包往回走,见秦放没有跟上的意思:“你不见司藤小姐吗?”

    “公司事忙。”

    颜福瑞心说:以前没见你忙,现在天天忙,你以为你是李嘉诚呢。

    又想起了什么:“司藤小姐说,今天晚上要去雷峰塔那里。”

    秦放愣了一下,沉默了一会说:“知道了,那也随便她。”

    “你不来吗?万一司藤小姐找到了白英小姐的尸骨,说不定就合体了,合体这事多稀罕,一辈子也撞不见一回呢,你不来看吗?”

    秦放转身去拉车门:“不来,公司事忙。”

    ***

    忽然收到这些,司藤也很意外,但是她很快想到这是自己提过的。

    那时候,她说觉得现代人的时装穿着也很好看,秦放回答说:“我也觉得,你如果穿我们现代的衣服,会很好看的。到了杭州之后,我带你去购物中心逛逛,你应该会喜欢那种收腰的风衣、高跟的皮靴,还有墨镜。”

    秦放都记着,说过的,也都做到,但是奇怪的,心里有些惆怅,觉得他是一件件把未了的事情都清了,好像在说:诺,你看,都做完了吧,我都做完了吧?两清了吧,我能走了吧?

    颜福瑞在边上察言观色:“司藤小姐……不换上吗?”

    司藤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旗袍下摆上,这纹样繁复的旗袍精裁细剪,熨贴的像是女人的第二层肌肤,若是屏息静气,你会感到,这衣服……都像在呼吸。

    像极了她脱胎的那个时代,暗香浮动,月漫黄昏,每个女人都活的低眉婉转,悄声细气。

    不换上吗?

    她随手把拎袋都推到一边:“还不到时候。”

    ***

    入夜,秦放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摸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夜半十一点零五分。

    犹豫再三,还是给颜福瑞拨了个电话。

    那头,颜福瑞的声音听起来像哭:“秦放你不要吓人好吗,你是怕我不被守卫逮起来吗?”

    大晚上的,夕照山上黑咕隆咚,雷峰塔的塔身倒是有光,幽幽晃晃的被周围的黑暗吞吃着,塔下的石灯透出晕红色的光,远看都像鬼故事里灯笼大的血红眼睛……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蝉噪林愈静,有光更吓人……

    颜福瑞胆子小,战战兢兢抱一柄铁锨,一进景区就心慌气短,稍有风吹草动就觉得是惊动了值夜班的守卫,偏偏这个时候秦放拨电话过来,手机震动的声音忽然传来的时候,他就差怪叫一声撒腿就跑了。

    秦放问他:“你和司藤……在里面了?”

    颜福瑞嗯了一声:“司藤小姐一直在走,走走停停看看,这山这么大,谁知道骨头埋在哪啊,这要一处处挖,我得挖上两个月吧,而且啊,这土一松,景区肯定会加强保安防卫的……”

    这颜福瑞的脑袋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用脚趾头想,司藤也不可能真的叫他挨处去挖啊,秦放又好气又好笑,顿了顿说:“先这样吧,有消息了……再给我打电话。”

    颜福瑞装好手机,这才发现司藤已经停在前头一棵树下很久了,他赶紧抱着铁锨过去,心里有点紧张:“司藤小姐,是这吗?白英小姐就埋在这吗?”

    下意识里,他总觉得,既然是同一个妖的分*身,彼此之间肯定是有感应的,司藤小姐走走停停,也许是在感应白英的存在也说不定。

    谁知道司藤的回答相差甚远:“这里太大了,我也实在想不出来秦来福会把白英埋在哪里。”

    所以嘛,看来挨处挖是势在必行了,颜福瑞不死心地继续争取:“要不把秦放叫过来吧,两个人挖比一个人挖快啊……还能……”

    司藤的目光冷冷瞥过来,颜福瑞心里一咯噔,就把那句“还能互相聊个天什么的”给咽下去了。

    过了一会,司藤做了个奇怪的举动,她脱掉了鞋子坐到地上,脚心和掌心都挨着地,乍看上去,像是电视里的瑜伽姿势,颜福瑞心里泛起了嘀咕,正想问她自己是不是也要脱,下一秒眼前一花,他看到司藤的手脚都同时陷进了地下。

    倒也不是陷的很深,一寸有余,颜福瑞一颗心紧张地砰砰直跳,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俯下*身子细看,发现她的脚面和足面都已经发生藤化,乍看上去,都像是藤枝入土。

    这场景……

    颜福瑞心里一动,赶紧又趴下*身子把耳朵贴近地面,果然,那种无数藤条争相往土里抽伸的声音,想象中,几乎是密密簇簇,四面八方,随时分出紧锣密布的枝桠岔条,像是地下张开巨大的网,每一根藤条末梢,都是一双锐利的眼睛,或者嗅觉灵敏的鼻子。

    司藤的唇角露出一抹浅笑:“不管怎么样,白英的尸骨一定在这山上,我就不费那个事去找什么具体地点了,我把这山,都给翻一遍。”

    颜福瑞近乎敬畏地看着司藤,甚至下意识把身子挪开了些,以前,他也拔起过林子里杂七杂八生长着的草或者树苗,知道虽然地面上的部分看似不起眼,地下的根须却可以抽伸到很长很深。

    他知道司藤在干什么了,她是妖,她以身为根,操控驱动着无数的根须,要把这夕照山的地下通通翻一遍——白英小姐选的藏骨地点也许很复杂,也许有机关,也许是很多步骤的难解谜题,但是,用不着费那么多事了。

    ——我把这山,都给翻一遍。

    根须会避开建筑物的地基,灵巧绕过,一切都将进行的天翻地覆而又悄无声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颜福瑞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司藤小姐就这样使用妖力,没关系吗?

    想开口询问,见她双目紧闭形同入定,又怕惊扰了她以致“走火入魔”,正犹豫间,司藤突然闷哼一声,紧接着脸色煞白,像是被大力反噬,一下子瘫了下去。

    颜福瑞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扶她,好在她尚有知觉,低声呢喃了句:“先……回去。”

    颜福瑞手忙脚乱,赶紧背起司藤,也不知道是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还不忘把那柄从客栈里顺来的铁锨夹在腋下,深一脚浅一脚哆嗦着下台阶时,忽然听到司藤在说话,像是自言自语,他竖起耳朵去听,没留神脚下一滑,胳膊顺势一松,那柄铁锨顺着台阶一路咣里咣当,在这寂静夜里,简直等同敲锣打鼓,听的他头皮发麻。

    好不容易,声响终于歇下去了,颜福瑞僵在当地两腿发软,自己给自己打气:没事没事,应该没人听见吧,保安肯定都睡觉,应该不会出来看的。

    很显然,保安比他想像的要尽责。

    回应他的是迎面而来明晃晃的手电筒光,夹杂着粗声粗气的怒吼声:“谁啊?”

    ***

    秦放大半夜的驱车赶过来,费了好多口舌,也塞了钱,才算是把颜福瑞和司藤顺利带出来。

    驱车回客栈的路上,颜福瑞一直委屈地自言自语:“我也想说我们是游客,就是想看雷峰塔夜景所以故意待的晚了,但是我不像啊,你不知道,他们一点素质都没有,一点都不尊重人,说我一看就像贼,还拿把铁锨,我说我跟司藤小姐是认识的,他们死活都不信……”

    秦放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颜福瑞:“行了,少说两句吧,扶好司藤。”

    颜福瑞不吭声了,直到车子在客栈前停下他才咦了一声:“不是说路不够宽不让开上来吗?”

    秦放拉开后车门抱下司藤,说了句:“晚上能开。”

    颜福瑞愣了半晌,他深深觉得,这交通规则,实在是太复杂了。

    ***

    司藤一直没醒,脸色很不好,秦放先把她抱回房,盖上了毯子休息,有了前一次的经验,他决定先守到第二天,如果她一直不醒,身体又出现藤化,那就像上次一样依葫芦画瓢,先埋进土里再说。

    颜福瑞耷拉着脑袋在边上站着,几次欲言又止,末了期期艾艾:“我是想着,司藤小姐能不能使用妖力来着,就是没来得及……问。”

    秦放想了想:“她一定也想到这一点了,只是她太想找到白英的尸骨了,司藤可能觉得,只要找到白英,即便不舒服一阵子也是值得的。”

    颜福瑞忽然想起了什么:“秦放,我想起来司藤小姐当时说的什么了!”

    他有点激动:“我背她离开的时候,她一直在重复一句话,我当时听的模模糊糊的,又惊动了保安,吓得就给忘了,刚刚你说到白英小姐的尸骨,我一下子想起来了。司藤小姐当时说的是:白英的尸骨,根本不在山上。”

    ——白英的尸骨,根本不在山上。

    秦放的眉头慢慢皱起来:“不是在山上吗?”

    颜福瑞肯定地摇头:“不是的,你不知道,当时司藤小姐用妖力,我猜整座山头都被她翻过了,她说不在,就肯定不在,要么,不在地底下。奇怪了,不在地底下会在哪呢,不会是供在雷峰塔里面吧?”

    越说越离谱了,雷峰塔游人如织,怎么会把白英的尸骨放到塔里面呢,秦放催颜福瑞回去休息:“别想了,明天再说吧,都累了。”

    ***

    颜福瑞踢踏着步子走远,屋子里安静下来,秦放搬了椅子在司藤床前坐下,帮她掖了掖毯子的边角,掖着掖着,动作忽然慢下来。

    耳边再次回响起颜福瑞的话:“奇怪了,不在地底下会在哪呢,不会是供在雷峰塔里面吧?”

    他掏出手机打开网页,在搜索栏输入了“雷峰塔”三个字。

    跳出好多栏,秦放滑动着触屏匆匆浏览,大多是景点推荐或者用户点评……

    忽然间,他停止了滑屏,目光长久停在一行字上,那是一行标题。

    《鲁迅经典杂文:论雷峰塔的倒掉》。

    脑子里电光火石的一闪,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提醒着他,秦放迟疑地点进了正文。

    “听说,杭州西湖上的雷峰塔倒掉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落山的太阳照着这些四近的地方,就是‘雷峰夕照’,西湖十景之一。雷峰夕照的真景我也见过,并不见佳……”

    ……

    秦放慢慢坐直了身子,他紧张地手指发颤,重新回到搜索栏,又搜了好几个自己想到的关键点。

    鲁迅《论雷峰塔的倒掉》发表于1924年11月,现在的雷峰塔是2000年重建的,2002年竣工。

    也就是说,1946年白英和秦来福游西湖,西湖之上,根本就没有……雷峰塔。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