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⑩章
    秦放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胸口闷的厉害,有一种想摔门而去的冲动,随便接下来还有什么秘密,忽然间都不想听了。

    司藤也沉默了片刻,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也是始料未及,但是前后联系起来一想,又只能苦笑承认:似乎……也的确只能是这样。

    最初复活,她还真的以为发现了先辈们未曾察觉的秘密:原来人血滴入妖心,是可以让妖怪复活的啊。

    渐渐的,开始有了怀疑,只是那时候线索太少,所有出现的人都像是杂乱无序,没有足够的证据能把这些人都勾连起来,再后来,央波如法炮制,试图复活沈银灯无果……

    及至现在,真相近乎大白,像是突然间站到高处俯视,这才发现,原来看似拥挤而喧嚣的一堆人,个个都有自己的位置,遥相呼应。

    静默之中,只有颜福瑞一个人不解风情,他近乎羡慕地看秦放:“原来秦放跟司藤小姐,是亲戚啊。”

    亲戚?司藤想笑。

    她说:“了解了这前因后果之后,再来看白英分别要求贾家和秦家做的事,就不那么匪夷所思了。”

    ***

    白英给贾三写了一封信,信里,她提到了养蚕缫丝的江南小镇,还有镇上的大户秦来福。

    她预感到了流年变动,当时的东南地带局势不稳,西北反而相对偏安,而且,司藤的埋骨地是囊谦,贾家形同守尸,所以吩咐了贾三,安居当地,不能有远的迁徙。

    最好的设想,是贾家和秦家能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以某种“看似过得去的原因”保持联系,这样,贾家到时候动手,至少少了寻人的麻烦。

    所以,秦放家里,一直有一个去囊谦磕头还恩的说法,而且,到了囊谦,可以“联系一个叫贾贵宏的人”。

    所谓“靖化县的曾祖母,囊谦得遇恩人,嫁了太爷之后又到东部讨生意”,应该只是白英的托词,因为种种迹象表明,秦来福土生土长,从来没离开过长三角地界,他的老婆在当地有亲有口,也不是什么流徙的孤女,至于靖化县,那时候丘山就是因为靖化县的大饥*荒离开上海,白英印象很深,随手拈来一用也未可知。

    但是时间太长,很难说后世后辈是否会完全遵照,所以,白英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事情没有依计而行,没关系,贾家后人照做就可以,他们有藤杀的威胁,想活命,就只能听话。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颜福瑞去秦放老家打听时,有人说“有个中年妇女和一个长络腮胡子的男人也来打听过”,“还说什么是秦家的远方亲戚,打听年轻一辈搬哪儿去了”。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绑架秦放,带去囊谦,寻找昔日的埋骨地,直到意外出现。

    ——司藤的尸骨不见了。

    ***

    明白了。

    秦放问司藤:“所以,你的第五件事,是找到白英的妖骨,和她……合二为一?”

    司藤点头。

    她伸出手臂细看,就好像能看到皮下之骨:“当初,到底是先找妖骨还是先拿妖力,我自己也犹豫过,后来我想,还是先拿到妖力的好,有了妖力就有了通天彻地之能,再去找白英的妖骨,会更容易些,没想到……”

    没想到的是,缺少了一半妖骨的身体反而承受不住沈银灯的妖力,用起来束手束脚,甚至有几次伤及自身——找到白英的妖骨,顿时变的迫在眉睫了。

    现在还可以叫她司藤,等她跟白英合体之后呢?如果司藤的推测都是真的,那白英就是真真正正生下了他爷爷的人,到时候的司藤,一半是白英,自己该怎么叫她?

    忽然间觉得,丘山运尸骨出城时遭遇空难致使白英的尸骨丢失,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那一天可以推迟到来。

    秦放犹豫着说了句:“只是当时……白英的尸骨丢了,都过去这么久了,线索全无,想找回来,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司藤居然冷笑了。

    她的声音中带出了几丝讥诮:“你觉得,以白英的缜密心思,她对自己的一半尸骨,不会有更稳妥的安排吗?”

    “她死前不久,和秦来福一家游湖,还记不记得都发生了什么事?”

    ***

    发生了什么事?

    关于游湖,只有一张照片,和一幅图。

    照片是秦来福一家人在西湖断桥边的留影,一家人喜笑颜开其乐融融,背面还有秦来福题的一行字:1946年冬,携妻、子游湖,友白英作陪,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司藤当时的评论是:你太爷爷这字,真是状如鸡爪,形如鬼爬。

    还有那幅画,画的是西湖雷峰塔冬景,四围光光秃秃,一径河岸将画面一分为二,上头是孤零零伫立的雷峰塔,下头是如出一辙的雷峰塔倒影,边上还提了一行字。

    白雪茫茫,残影慌慌。

    夕阳照水,骨浮峰上。

    画的下方又有一行小字:1946年冬,携妻、子游湖,戏作。

    那时不明所以,现在才发现,这个“骨”字,大有深意。

    那时他们还纳闷,游湖尽兴,必然心情大好,为什么配了这么几句丧气话?后来司藤说,那几句话的个中情愫,出自女子,所以,这几行字其实是白英口授,秦来福执笔?

    司藤有些感喟:“同样是游湖,双方的心情大不一样。秦来福得了白英交托的麟儿,自此有后,喜的全家同行,至于白英……她是为自己选埋骨地去的。”

    秦放忍不住开口:“白英知道自己要死,也知道最后对付她的是丘山,丘山只怕会把她挫骨扬灰,选埋骨地不是多此一举吗?除非……”

    除非她知道,丘山没法销毁她的尸骨。

    司藤接下来的话印证了这一点:“想杀妖,放干血是第一步,接着可以作法销骨。可是当时,第一是,我那一半的妖骨已经被分走,第二是,因为有了那个偷梁换柱携有妖血的婴孩,丘山即便是把白英的尸骨烘烤成干,也称不上是放干血,所以,白英一早就知道,她的骨头一定毁不掉,只需要设法从丘山那里夺回来……或者偷回来,都可以。”

    秦放的后背忽然涌上凉意:“你的意思是,那一晚的空难,白英妖骨的意外丢失,其实是……人为的?”

    “你以为呢?白英对秦来福这么好,先以华美纺织厂的名义清了他的账款,后来又给秦来福白白送了个儿子,索要的回报,只是未来去囊谦磕个头?”

    司藤一字一顿:“如果贾家是在守我的尸,那么秦家就是在守白英的尸!”

    “我猜想,游湖之后,白英跟秦来福私下有过约谈,她不会告诉秦来福任何秘密,也不允许他问,只让他照做,而秦来福本身人品不错,仗义守信,又受了白英那么多恩惠,必然士为知己。”

    “白英要秦来福做的是,就是不能打草惊蛇,要从丘山手中,暗地里设法拿回妖骨,然后按照她指定的地点安葬。所以那四句诗,不是什么冬日游湖有感,也不是无病呻吟的伤春悲秋,那是白英想告诉我的……埋骨地。”

    秦放的脑袋嗡嗡的,他以为自己会感觉混乱和糊涂,没想到的是,居然前所未有的清晰。

    ***

    游湖之后,大限将近,或者是白英觉得应该大限将近,丘山究竟是一路追踪而来还是她自己故意放出了风声引他而至已经不可知,总之,后来一切行进成了苍鸿观主所看到的那场镇杀。

    白英产子,妖力尽丧,丘山再无忌惮,为了从旁有个佐证,他拉上了当时武当山的李正元,还有黄家门的黄玉。

    不过,以防万一,他还是向左近打听了一下情形,产婆还有临近的人都一口咬定:“哦,那个女的啊,挺着个大肚子一个人来这,住在离我们大老远的村尾,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男人赶出门的,前一阵子刚刚生下娃儿,可怜的咧,也没人照顾,下地都难,要不是村里好心的婆子偶尔帮衬,这月子坐不好,死了也是有的。”

    丘山放心了。

    他们先在孤屋外围设符障,确保不会逃跑,然后选在入夜夜深人静的时辰,破门而入。

    那个虚弱的“司藤”,颤抖着撑起手臂从床上爬起来,脸色苍白的咳嗽,眼神中尽是惊恐,抖抖缩缩地抱起了身边百子千孙袄包着的孩子。

    ……

    这场镇杀,实力悬殊的没有任何悬念,丘山面色冰冷地一次次念出符咒,这场由于自己的私欲造就的错,就此终止吧。

    他看着她吃力地撑着手臂爬过符火,听到火头把皮肉烧的兹兹作响的声音,看着她从苍鸿手中拽过那个襁褓,然后喉咙里发出野兽受伤也似的声音。

    原来那个婴孩被闷死了,这样也好,省得他出手了。

    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她癫狂一样的大笑,说:“我会回来的。”

    谁都没有留意她的眼底,除了刻意的怨毒和悲痛之外,有着突然掠过的得意和如释重负。

    ***

    她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在囊谦,有她只是被放干了血但是保存完好的半身,插在身体上的尖桩是藤,藤是她的原身,藤桩紧紧封合住伤口,确保了外界的腐蚀之气无法损害半身,来日,只要血液可以重新注入,这具半身就会重获生气。

    ——贾家在囊谦,不引人注意的生活着,贾三会老老实实把她的要求传达给下一代、再下一代……

    ——她的儿子,更像她藏贮了妖血的工具,会由秦来福好好抚养,妖血一脉相传,等待着合适的时机,成为起死回生的药引……

    ——七十,或者八十年,足够了吧,丘山,还有她憎恶的道门的人,应该活不到那个时候,生命自有出路,她要藉由“半妖”这一老天赋予的天性,不动声色地挣脱今世被镇杀的命运,给自己另一个未来,不一定光明,但至少,不会是这个糟心的世界,不会有丘山、也不会再有邵琰宽……

    ……

    说出那句“我会回来的”之后,她如释重负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

    我会回来的。

    妖怪临死前的口出狂言无望挣扎罢了,丘山提醒自己不要多想,李正元的小徒弟被吓坏了,黄玉一直耐心地哄慰,贴满了符咒的尸身轰然起火,最高的焰头甚至冲到了屋檐那么高,时候是晚上,村里没有人会注意到,即便注意到了,也无所谓。

    火头小下去的时候,他想着:终于结束了,终于……

    然后,他看到了那具焦黑的尸骨,每一块骨头都写着桀骜难驯,颅骨嘴角的弧度,甚至诡异地像是在笑……

    ……

    为防节外生枝,丘山决定把司藤的尸骨带回青城。

    那天是1946年12月25日,大雾,有雨,但是上海的洋派太太小姐们是那么喜气洋洋,百货商店里也是热闹非凡,说是什么圣诞节。

    他们的板车晃晃悠悠,除了苍鸿顶着防雨的油纸布津津有味的吃馒头,每个人都有些莫名所以的郁结,他不知道,在他们身后不远,一直有人尾随,目光炯炯,死死盯住板车上那口看似不引人注目的藤条箱子。

    再后来,半空中一声巨响,赤红色的火球划破雾霭,一行人被灼热的气浪掀翻,有那么片刻,什么都不知道了。

    清醒过来之后,四周人声鼎沸,有人撕心裂肺地嚎叫,他好不容易找齐了同伴,发现车上带的东西被掀翻的满地都是,而大部分贵重的行李,都已经不见了,包括那口……藤条箱子。

    ***

    1946年的最后一天,杭州,西湖,深夜。

    拎着藤条箱子的秦来福神色匆匆,但又时不时驻足,似乎在找什么人,直到身后传来压的低低的声音。

    “秦老板……秦老板?”

    回头一看,一艘乌篷船慢慢驶向岸边,随着木浆的划动,水流静静悄悄往两边分开,泛出一明一暗的光亮来。

    【第七卷完】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