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⑥章
    司藤小姐也忒想一出是一出了,还“带秦放下去休息”,说的跟这里是皇宫,出门拐弯就能摸上龙床似的。

    房门在身后关上,里头的亮光勉强照到小半个院子,前头是翻倒的货车,还有偶尔痉挛一下的周万东,旁边是羊圈,羊是早不知道哪里去了,羊骚味倒是经久长存。

    颜福瑞东张西望了一会,吩咐秦放:“你等会。”

    他蹭蹭蹭跑到车后厢边抱了沓书过来,垒了当凳子先让秦放坐下,又去驾驶室倒腾了一会,拿了钳子、毛巾和水杯。

    先帮秦放钳断绑手的铁丝,低头看到手腕处血肉模糊的,气的大骂:“这还是不是人啊!”

    咬牙切齿地骂了一会之后,忽然想到始作俑者就躺在附近,气势汹汹过去要踹他给秦放出气,脚刚抬起来,周万东喉咙里□□了一声,颜福瑞吓的一激灵,又跑回来了。

    气势汹汹,虎形猫胆,秦放觉得好笑,颜福瑞讪讪地:“那是人呢,不像赤伞是妖怪……我下不去脚。”

    解了手脚的缚捆之后,见秦放手上受伤不得力,又拿浸了水的毛巾帮秦放擦脸,擦着擦着再次义愤填膺:“怎么能打人呢?这还有没有人权了?当时就是我不在,我要是在的话,揍不死他!”

    明知道他是个大马后炮,秦放却感觉心里头暖的很,颜福瑞,还有司藤,都是萍水相逢,初见时谈不上一见如故,连好感都欠缺,可是现在,都觉得分外温暖亲近。

    有个词形容的挺好:自己人。

    拾掇完了,无处可去,司藤和贾桂芝的“聊聊”似乎永无止境,屏息去听,也不知道是屋子的隔音好还是本就悄静无声,叫人止不住心慌忐忑。

    过了会,颜福瑞百无聊赖,抬头看天:“秦放,你看这星啊,你说那边那个是不是北斗七星啊,就是像个勺子的那个?”

    秦放没好气:“两个大男人,看什么星星。”

    真是没劲,还不是看他被打的可怜,好心拉他说话解闷,居然还嫌东嫌西的,颜福瑞懒得再理睬他了,但深更半夜的,没人说话又特容易犯困——颜福瑞撑不了多久就开始打呵欠,再过了会,脑袋点吧点吧歪着歪着,靠到秦放肩膀上去了。

    秦放无比嫌弃地拿肩膀一顶,把他的脑袋搡开了。

    场景像是突然间进了死循环,犯困、靠肩膀、被搡开、惊醒打呵欠、继续犯困、靠肩膀、被搡开……秦放起过偷偷挪远些的念头,想想还是算了,颜福瑞要是一头栽在地上就不好了,到底是……自己人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自己都有些困了,上下眼皮疲惫地阖到了一起,直到……吱呀一声门响。

    秦放浑身一震,顷刻间清醒抬头: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蒙蒙亮了,早晨萧瑟的凉意浸入骨髓,想挪挪脚,这才发现双脚都冻的麻木了。

    贾桂芝站在门口,比起之前,多了束手束脚的畏缩:“秦放,白英小姐让你进去呢。”

    白英?贾桂芝为什么一直管司藤叫白英呢?

    ***

    屋里高处的煤油灯已经灭了,藤条的焰头也小了很多,地面上相对应的位置落了一条又一条白色的灰烬,天光一点点透进来,屋子里却更显死寂。

    司藤背对着他站着,正仰头看墙上的一幅画。

    这画,先前是没有的,四角都是藤梢入墙,应该是司藤自己挂上去的。

    画上的女人,不就是司藤吗?

    旗袍、鞋面缀了珍珠的高跟鞋、眼波带嗔,似笑而非笑,薄唇微挑,有情处还无情,不不不,容貌是像她,但从未在司藤脸上见过这种神情,更何况,画里的女人,盘的是嫁了人的发髻。

    电光火石间,秦放脱口而出:“白英?”

    司藤回头看他:“你也知道白英?”

    知道啊,太爷留下的那些东西,照片也好,日记也好,都提过这个女人。

    ——1946年冬,携妻、子游湖,友白英作陪,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秦放忽然有不好的预感:“和我太爷认识的这个白英,跟你长的一模一样?就是她嫁给了邵琰宽做二姨太?她是你什么人?孪生姐妹吗?”

    司藤哈哈大笑:“孪生姐妹?我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孪生姐妹。”

    “记不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我是半妖?”

    ***

    记得。

    秦放的记忆中,关于半妖,司藤提过两次。

    一次,是在囊谦坠崖的谷底,她尝试着想飞出崖顶却最终坠地,那时候,她惆怅似的自语了一句:“要是从前,我是不会摔下来的……我现在,果然也只是个半妖。”

    还有一次,是在金马大酒店,她成功说服自己做她的帮手,解释为什么他的外形会产生异变时,她伸手带翻了一杯水,食指蘸着水迹在木头桌面上写下了“半妖”两个字。

    她说她血气双亏,秦放一直想当然地以为,半妖的意思,就是她妖力损毁到几乎不能被称为妖,后来,他还上网搜索过,网上说,半妖,指的是妖怪和人类的混血,代表人物是犬夜叉,当然了,那只是个动画片罢了。

    为什么她现在,重提半妖这件事?

    秦放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像是噼啪一个火花,亮光却经久不灭,甚至慢慢框画出一个轮廓……

    司藤又问他:“那还记不记得那一次在机场,我看的那部电影?”

    记得,在她提及之前,他刚刚也想到了,那时候,她对影片里的所谓“十重人格”刨根问底,秦放记得自己当时很不耐烦,说:你们妖也人格分裂的?

    她当时怎么说来着?她说:“非常少,很罕见的……会有。但是,最多也就两重人格……不是,两重妖格。”

    秦放的脸色渐渐变了。

    司藤笑起来:“当时,我说的有些不尽不实,有很重要的一点,我没有告诉你,你们人,两种人格也好,二十种人格也好,肉身只能有一个。动物断了一条腿,只会变瘸,但我不一样,我脱胎藤木,断枝亦可成荫。那个时候,我分体了。”

    秦放的喉结滚了一下,垂在腿侧的双手不受控地轻颤,明明想说什么,脑子里却一片空白,司藤接下来的话,飘飘的,那么清晰,却又那么远。

    “我和白英,谁也不是真正的司藤。我们都只是那个叫司藤的妖怪的……一半。”

    ***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个矛盾的小人,向东,又想向西,抓起,又想放下,左拥,又想右抱。

    因为做不到,因为世间从来就没有所谓不负如来不负卿的“双全法”,所以要克制、收敛*、内外煎熬,尔后迈出艰难的一步。

    在这一点上,也许妖真的是更低等,针锋相对到走投无路时,没什么顿悟取舍,只是简单粗暴的……悍然分体。

    1910年精变,唯丘山马首是瞻二十余年,到邵琰宽教她读书识字初开混沌,再到一路东逃遍阅典籍,及至后来的百乐门舞池重逢,如梦似幻乍醒还迷,内心天人交战,从无止休。

    这种挣扎,在邵琰宽戏园求婚的那一夜达到了极致。

    那时候,她住在霞飞路上法兰西大饭店的套房,依稀记得,事情发生时,她正在对镜卸妆。

    西式的化妆台,雕花繁复,线条流畅典雅地像欧洲乡村的田园女郎,镜子边缘镌刻着秀气的洋文,镜面映出的却是中式的美人,手边一块素白绢帕,裹着玫瑰香枝,是怕尖刺扎了美人手,还是怕泄了包藏的祸心?

    她抽出绢帕,放在嘴唇中央轻抿,又随手弃在一边。

    无意间再看,印下的那枚胭脂唇印,像是突然幻化成了上下翕动的一张嘴,绢面上诡异地凸起耳眼唇鼻,细碎的絮语声像是虫子,从天花板、门缝、窗下蠕蠕不断爬进来,喋喋不休劝她:嫁给邵琰宽,不要再做妖怪,妖怪有什么好,被道门追杀,被众人嫌恶,活到千年万年,不如一世红尘及时行乐,老话里都说,只羡鸳鸯不羡仙……

    陡然抬头,镜面里又是另一个愤怒的自己:妖怪就是妖怪,白素贞怎么样,千年道行,只为一晌贪欢,永镇雷峰塔,人和妖,本就天定殊途,妖怪就是妖怪,学什么谈情说爱?再说了,邵琰宽这个人究竟怎么样,青城现形那一次,你看的还不够清楚吗?几句甜言蜜语,就让你迷了心性昏了头?

    脑子里轰然作响,似乎下一刻就要炸掉,狂躁之下,她抓起那块绢帕用力撕扯,一时扯之不动,又随手抓起水杯砸向镜面……

    就是在那个时候,眼前陡然一黑。

    一明一暗,只是片刻之间,她手臂微微颤抖,双手扶住化妆台的边缘剧烈喘息,忽然发觉……有些不对。

    就在自己身旁,还有另一个喘息声。

    这陡然间的发现让她心如擂鼓,僵了许久之后,缓缓转头。

    与此同时,身旁的那个女人也慢慢侧过了脸。

    一样的穿着、妆容、发髻,甚至嘴唇上因为抹拭绢帕而部分脱落的胭脂,都如出一辙。

    同样的眼眸,映出的,是同样的面貌。

    原来,后来那个女人改了个名字,叫白英。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