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⑤章
    临门一脚横生事端,周万东真是暴躁莫名,大步过去揪着贾桂芝的衣领把人拎起来,连扇好几个耳光。

    贾桂芝清醒些了,她看看周万东,又看赵江龙的尸体,双腿一软坐倒在土坑上,说了句:“我们老赵没救了。”

    周万东俯□子,一脸的凶戾:“不管你男人有没有救,让我做的事我可是一件不落都做了,九眼天珠怎么说?”

    贾桂芝抬起头,盯着周万东看了很久,又慢慢垂下头去,眼皮下盖的刹那,眼睛深处忽然闪过一丝狠戾的精光,说了句:“你放心吧,不会少了你的。”

    有这句话,周万东放心不少,又拿嘴巴努了努秦放:“那他呢,怎么说?要不要……”

    他身子侧了侧,挡住秦放的目光,对着贾桂芝做了个咔的手势。

    抬了一个死的赵江龙也就算了,活人比死人难管,秦放这小子有异心,万一哪次他又起什么报警传信的心思,那可是防不胜防。

    贾桂芝犹豫了一下,秦放的生死,她原本是丝毫不放在心上的,当然,也不止是她,白英小姐不也一样吗,既然吩咐了用秦家的后人尖锥穿心,自然是不在意他的性命的。

    但是现在,事情有了变化了,谷底那具所谓的尸体不见了,她再也指望不上那一口所谓的“还阳之气”来救老赵……

    贾桂芝的心里忽然咯噔一声。

    不不不,不一定,如果谷底的尸体只是被转移了呢,只要还能找到那具尸体,只要秦放在,总还会有机会的,虽然时日一久,老赵的尸体会腐烂,但是有什么关系呢,谷底的尸体,还不是也经历了六七十年了?

    再抬头时,她的语气已经恢复了平静。

    “帮我把老赵先埋了吧,其它的,回去再说。”

    ***

    掩埋赵江龙之后,贾桂芝没有急着走,她分外留意周围的一切,希望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逡巡一圈之后,目光停留在那个土坑周边。

    虽然周遭的地面皲裂破碎,但是还是能大致看出车子印下的痕迹,谷底这种地方,车子肯定是开不进来的,只可能……掉下来。

    谷底的车子残骸开始引起她的注意,大约有两三辆,大部分都已经锈掉朽坏,显见是有些年头了,只有一辆成色倒还挺新,更奇怪的是,边上有个翻开的行李箱。

    周万东也觉出蹊跷来了,他走到车子边上,身子从破碎的车窗里探进去看了又看,又走到其它的车子残骸处张望比对了一下,回来时,眉头反常地皱起,说了句:“真奇怪。”

    贾桂芝有些紧张,她先不提自己的怀疑:“哪里奇怪?”

    周万东朝崖顶望了一眼:“按理说,上头是盘山路,掉下来的车子一般都是出了车祸或者来不及刹车的,也就是说,司机都在车里。杀人越货也可能,但不大可能推辆空车下来的。那几辆车子我也看了,都有人的尸首骨架,这辆反而没有。而且吧,行李箱还是打开的……”

    他踢了行李箱一脚,又比划了一下车子的位置:“一般行李箱是放在车子里的,再怎么摔也不大会摔出来,退一步说,就算真会摔出来……”

    他又用脚尖踢了一下行李箱的拉链:“看见没,拉链是拉到底的。”

    贾桂芝一颗心跳的厉害,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抖,她示意周万东仔细去看土坑的位置:“那里有车子砸的痕迹,但是那个位置上,没有车子。车子那么重,谷底可能会有野兽,但是不可能有那个力量移动车子,会不会是有人下来过,把车子移到一边,把车里的人带走了,还顺带拿了一些……行李?”

    说到最后,她觉得差不多了,自己快要抓住一些什么了。

    车子原先是砸在坟的位置的,有很大的可能,那些人移开车子的时候,发现了下面的尸体,然后带走了。

    好在车子还在,如果能发现车主的蛛丝马迹,就能顺藤摸瓜找到下来“营救”的人,也就能顺理成章地找到尸体了。

    贾桂芝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几乎是扑到行李箱边的,在一堆衣服里翻了又翻,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愣了一会之后,忽然反应过来,又扒开车门想往里钻。

    周万东大体猜到她的心思了,不耐烦地拿手磕了磕车盖:“费那事干嘛,不是有车牌吗?上去查查车主不就得了。”

    擦!车牌!

    秦放心里暗暗骂了句脏话。

    车牌这玩意儿,有时候,真是太误事了。

    ***

    又是一天多的回程跋涉,回到大路上时,已经是晚饭时分。

    贾桂芝算是半个当地人,原本的房屋地产都已经变卖,只能借当地熟人空置在半山的房子暂时歇脚,上山之前,她过去一趟打了个招呼,一来附近没饭店,想就手拿些干粮,二来也打听一下,最近一段时间,当地有没有发生什么大的车祸,以至于要兴师动众下到谷底营救的。

    女主人接待的她,虽然是藏族人,但是一直跑西宁做生意,汉话说的不错,一边给她装土豆奶干一边摇头:“没听说啊,九十九道弯你知道的,掉下去了没有活的,谁会下去救啊。路又难走,没地图又没经验的话,普通人在那都找不着道儿的。”

    装完了,又抱歉似的找了煤油灯点上了给她:“山上的房子不好住,连电都没有,让你下来住,你不肯。”

    贾桂芝敷衍地嗯啊了几句,目送着她离开之后,女主人忽然想起一件事。

    昨天有个汉人男的,挨家挨户打听半山那间房子,当时她回答说,我家的,借给朋友用的,那个汉人好像很有兴趣,还问了她的朋友从哪来,是干什么的。

    这件事,要不要跟桂芝说一声呢?

    她追到门口,看到贾桂芝已经在上山了,煤油灯的焰头一跳一跃的,像是下一刻就会灭掉。

    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再说了,桂芝这次来,身边不是还跟了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吗,不碍事的。

    ***

    山腰的房子黑洞洞的,那天到的时候扫过两眼,空空荡荡,哪里是能住人的模样?这一路上躲躲藏藏,连顿好觉都没睡过,九眼天珠的边儿都没摸着,这罪倒是受了不少。

    周万东觉得很不甘心,快进门时旧话重提:“天珠这事到底怎么说?做生意还得交订金呢,忙到现在,我可是连一个大子儿都没见着。”

    贾桂芝冷冷回了句:“急什么!”

    擦,你说急什么?要不是对她有忌惮,真想掏出匕首戳她七八个透明窟窿,周万东的火蹭蹭的,一瞥眼看到秦放,火气似乎有了出口,一把揪住他的领口往门上撞:“急什么,你倒是告诉她,我急什么。”

    咣当一声,门居然没关,秦放直接栽进去,重重摔在地上,屋里有个人坐起惊叫:“谁?谁?谁?”

    这声音听着好耳熟。

    煤油灯的光打进来,晃晃地照亮发声的一隅,被惊醒的颜福瑞半躺着拿手遮光,身上盖着司藤的貂皮大衣,地上用本子书啊什么的草草搭了个铺位,见到秦放时,他的瞌睡劲还没过去:“你是……秦……秦放?”

    灯光陡然从颜福瑞身上晃开,直直打向了另一个方向。

    那里,司藤无声无息地坐在空屋中央的椅子上,她梳旧式的发髻,鬓角至耳边,是旧上海俗称“手推波纹”式的卷发,边上垂着丝丝缕缕,似乎随手一拉,就能弹起微晃的卷儿。藏区的天气这么冷,她居然着薄旗袍,裙裾斜拂小腿,下摆上绣着弯弯绕绕的锦藤,赤足穿一双高跟鞋,白皙的足面泛着莹润的色泽。

    晕黄的灯光下,她不像是真的,像是一脚踏错了年代,却依然不慌不忙,款款坐下。

    煤油灯的光开始晃的厉害,贾桂芝脸色煞白,一直在往后退,颤抖的手居然把不住灯柄,煤油灯脱手而落,行将触地的刹那,一根细藤嗖的游窜而来,长了眼睛般穿过把手,将煤油灯高高吊起,紧接着噗噗几声碎响,十来道细藤以灯芯为圆心伸展开去,末梢钉入墙壁,过了油的藤身很快延展出焰头,只是顷刻之间,高处的头顶上似乎张开一张火幕,将屋里照的分外明亮。

    周万东倒吸一口凉气,伸手就拔出后腰的匕首,骂了句:“这特么什么来路?”

    司藤没有理会他,俯身过去扶秦放,见他鼻青脸肿的样子,又是心疼又是好笑,问他:“被打了?”

    秦放眼眶发热,又觉得自己狼狈,还没来得及回答,刚刚反应过来的颜福瑞手忙脚乱爬起来:“哎呀秦放,我和司藤小姐等了你两天了,你……你怎么被打成这样啊?”

    司藤的目光瞥向门边的周万东:“他打的啊?”

    她撇开秦放,向着周万东这边走过来,贾桂芝上下牙关格格响的厉害,后背紧紧贴住墙壁,腿却一直发瘫发软,周万东觉得不对劲,心里头莫名发慌,举着匕首对着司藤穷凶极恶地比划:“你,别过来,就站那,听见没有!”

    司藤站住了,她对着周万东笑了笑,说了句:“看见你,我腰疼。”

    腰疼?周万东糊涂了,以前,也有惹不起的点子对他放狠话,一般都是“看见你,爷心里不爽”,或者“滚远点,脏了老子的眼”,这次可真新鲜,腰疼?老子碍着你的腰什么事了?

    平地劲风,掀地他脸上的肉簌簌而动,又像是一股劲力地正冲全身,周万东整个人被掀将出去,如同炮弹出膛,轰一声后腰正撞在白色小货车的厢身,居然连人带车翻了个个儿,落地的时候,他看到小货车翻起的轮胎,滑稽似的转了一圈。

    腰疼吗?不知道,无知无觉,也许这辈子,都不知道腰疼是什么滋味了。

    贾桂芝慢慢瘫坐在地上,眼底掠过极度惊怖,近乎耳语地呢喃了句:“白英小姐?”

    司藤示意颜福瑞:“先带秦放下去休息。”

    又微笑着凑近贾桂芝:“你就是贾贵宏的曾孙女?咱们……聊聊。”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