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②章
    白英小姐?白英小姐是谁,这些日子,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了。周万东满心狐疑,连问了贾桂芝好几次,但她恍恍惚惚的,好像完全没听见一样。

    周万东听说过大活佛,但是没听说过白英,白英,听起来像是个普通的女人名字,何德何能,居然能跟大活佛相提并论?

    贾桂芝也在想这个问题。

    她在想,白英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说起白英,绕不过自己的太爷爷贾贵宏。

    ***

    太爷爷贾贵宏,家里行三,人送诨号贾三,贾桂芝记事的时候,他已经老的不成样子了,关于这位太爷爷的事情,她都是听爷爷说的。

    爷爷说的时候,愤恨地很,他说早先他们根本也不是青海人,在上海滩住的好端端儿的,上海滩你知道吗,那是个好地方啊,你不晓得南京路上是有多繁华,那么多太太小姐,穿旗袍儿,高跟鞋,身段儿扭啊扭的,美死人了,那么多商铺,卖蚊帐儿、花露水、雪花膏、被面儿、剪刀、礼帽,什么都有,还可以看电影,还有唱戏台,告诉你,北京的名角儿,在京城火了不能叫火,拜过了上海滩的码头,才真正是红遍全国呢。

    就是这样一个好地方,外国人都争相建租界的地方,他阿大贾三一天晚上拉黄包车回来,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要全家马上收拾行李,搬家,搬去大西北。

    大西北是什么地方,荒无人烟,自古以来流放地啊,以前那些犯了事的高官,一听说要被流放大西北,举家发疯的发疯上吊的上吊,谁会巴巴搬到那种地方去?

    而且那个时候的中国兵荒马乱,东西南北无一不乱,不是打仗就是流寇,要么干旱要么水灾,一大家子,老的老,小的小,就这么上路不是找死吗?

    贾三的老婆使出浑身解数,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最终无济于事,出发时,除了贾三,每个人都哭丧一样。

    开始其实没有确切目的地,只是往西北走。

    贾三话里话外透露过,北方正在打仗,不好去,南方也不稳当,听说红军的游击队神出鬼没的,得往人少的地方去,但是大西南不能去,那是“白英”小姐吩咐避开的地方,所以,只剩下大西北了。

    原本也没准备定在囊谦,只是到这附近的时候,天降横祸,正撞上辖青海的马氏军阀纵军掠夺藏人,杀人抢粮掠银掠马,一路上辛苦保全的财物也几乎被抢掠一空,最让贾桂芝的爷爷不能原谅的是: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祸之中,阿大贾三只是大喊大叫着让他们躲起来,他第一时间去抢夺保护的,居然是一口长条箱子,以至于阿娘在逃难的时候中了流弹,连惊带吓,一命呜呼。

    丧人失财,无以为继,不得已,最终落户囊谦。

    家里没人喜欢太爷,都嫌他神神叨叨诡秘怪异,如果不是碍于养育之恩,老早连人带铺盖扔地远远了事,尤其是贾桂芝的母亲,极其讨厌这糟老头,因为她在家里生下贾桂芝的时候,贾三颤巍巍拄着拐杖,从偏房一步步蹭到她的屋子门口,近乎惊恐地重复着一句话:“就是这孩子,八十年大限,早晚应在她身上的……”

    后来贾桂芝问过爷爷,这八十年大限是什么意思,爷爷瞪着眼睛唾说:你听这老不死的胡说,他说他早年遇到过什么妖怪,还说妖怪让他做一件事儿,七十年后要做的,八十年是大限,如果到那个时候还没完成,贾家从上到下,就会断子绝孙死无全尸,我呸呸呸,脑子坏掉了,从上海跑到这个地方来。

    对于这辈子没能做成上海人,爷爷是那么的耿耿于怀,每次骂太爷爷总要提上这么一句。

    对于妖怪这回事,贾桂芝觉得,家里人嘴上口口声声的呸呸呸,心里头,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不然的话,为什么从小就让她信了佛呢,母亲甚至不止一次嘱咐她:“要潜心向佛啊桂枝,活佛会保佑你的……”

    后来有一天,太爷爷病的都快死了,她蹲在门口铲沙子玩,一抬头,看到那个瘦骨嶙峋的老头眼睛贼亮贼亮的,一下下地向她招手,她忘记了母亲吩咐她的“远离太爷爷这个老妖怪”的嘱咐,鬼使神差地迈进了太爷的房间。

    ***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忽而一马平川,忽而颠簸难行,除了偶尔在荒无人烟无法辨识方向的地方停车方便,大部分时间都在赶路,迷迷糊糊靠着车里不知道做什么用的冰柜睡了几次觉之后,终于是将到了。

    时间正是半夜,车子停在靠悬崖边的山道上,后厢门一开,周万东探头进来,粗声粗气问秦放:“要方便不要?”

    秦放嗯了一声,蹭倚着车厢壁起身,这一路上,由于他的分外配合,周万东没怎么难为他,到最后,连嘴上缠着的胶带都懒得给他贴了:毕竟总要动嘴吃饭,撕撕贴贴的,秦放不嫌疼他还嫌麻烦呢。

    下车之后,秦放才发觉这次不是专门停车方便,重新上车之后,周万东他们似乎不急着走,在车后絮絮地说话,秦放一颗心跳的厉害,他动作幅度很轻地蹭到车门处去听,听到贾桂芝说:“应该就在这一片山崖山谷里,但是从高处完全认不出来,这些山都太像了,我太爷说过,他有地图的,我们还是按照图,从地面老老实实进去。”

    地图?怎么听着跟盗墓藏宝似的?

    周万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耐烦:“你太爷那地图,你看过没?那地方,你去过吗?”

    “没看过,也没去过。”

    “看都没看过,你怎么知道有?”

    “太爷说过的,他说过的东西,都放在一口长条箱子里,没人动过。”

    周万东纳闷了:“为什么不动?好歹打开看看啊,说不定老头子留下了宝贝,说不定里头……有金元宝呢。”

    金元宝?贾桂芝冷笑。

    那口黑漆的长条箱子,跟太爷这个人一样,遭人嫌恶,甚至是避之唯恐不及,爷爷说,当年在囊谦安家,他亲眼看见,阿大贾三从那口长条箱子里,扛出一具女人的尸体。

    那口箱子长,但细窄,一路上,他们也好奇猜测过这箱子里放了哪些家什,但从未把这箱子往棺材上靠过。

    千里迢迢,上海到囊谦,近两个月的跋涉,有时候还躺在箱面上睡觉,谁承想里头放着的,居然是尸体!

    阿大贾三一定是中了邪了,早在那天晚上,他出车回来一反常态说要搬家的那个晚上,他就已经中了邪了。

    太爷死后,家里人本来想把他的东西一烧了之的,但是谁都不想进那间酸臭气扑鼻的屋子收拾,谁也不想碰那口装过死人的箱子,索性挂了门锁了事,反正太爷住的是最偏的房间,多一间不多,少一间不少的。

    后来起了新的大房子,老宅子就这么空下来了,再然后贾桂芝出外求学、嫁人、安家,很少再回囊谦,老一辈病的病死的死,家里不剩下几个人了,那时赵江龙还建议她把家里的祖业处理了换钱,她没同意,答说,反正也不缺这个钱。

    也许内心深处,那天太爷把她叫进去说的所有话,她都记住了。

    又或许,表面上说着绝不相信,私底下,还是存了惴惴的一丝恐惧。

    2010年玉树地震,听说囊谦也遭到波及,贾桂芝在震后第一时间回了老家,那间锁了几十年的老屋终于坍塌了,在颓砖碎瓦间露出被砸出了木渣的黑漆箱角。

    不离祖地,在原址盖了新的房子,特意留出一间,专门锁那口长条箱子,如果不是赵江龙突如其来的事业变故……

    变卖家产,亲近的家人也安排迁往省会西宁,囊谦之于贾家,忽然全无关联,家什扔的扔卖的卖,唯独那口长条箱子,犹豫再三,选了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偷偷埋在了太爷贾三的坟边。

    她对周万东说,那口箱子没人动过,这话,不是真的。

    几个月之前,赵江龙说要帮人带私货,这也是道上的惯用做法,下手的不带货,因为下手的人嫌疑大,最容易被查到,为防被查的时候搜出货来,货要另外找没嫌疑的人带——但是又怕夹带私逃,所以一路都会紧密盯着。

    赵江龙的厂子倒闭之后,虽然贾桂芝卖地还债,但七七八八还是欠了不少,有案底的人,短时间内不好东山再起,日子不如以前惬意,也只好通过偏门的路子弄点钱,既然赵江龙要外出,前一天晚上,两人好好亲热了一番——两人的夫妻感情在小三小四们的相继背叛之后出奇转好,也算是无心插柳。

    事毕,赵江龙感慨似地说了句,两人年纪都不小了,是该有个孩子了,之前都去检查过身体,双方都没问题,怎么就一直没孩子呢。

    贾桂芝心里头狠狠刺了一下,但也知道赵江龙是有口无心,沉默着没有说话,过了会,赵江龙又随口提了一下:“你后背上那道疤,什么时候蹭的啊?”

    疤?什么时候有疤?没印象啊,伸手去他说的位置摸,平滑的很,并没有疤痕惯常的粗糙突起,她让赵江龙拿手机专门拍了张照片来看,哦,是有,挺浅的,反正也不疼,大概是什么时候蹭的吧。

    但是上了年纪之后,总有些心头惴惴,生怕身体偶尔出现的异常就是绝症的征兆,赵江龙睡了之后,她还躺在床上对着照片左看右看,然后放大。

    心突然跳漏了一拍,她口干似的咽了口唾沫,慢慢地倚着床靠背坐起来,颤抖着伸出手指点着那道疤去数。

    放大了才看清,那不是一道,是七道聚拧着的,每一道都纤细狰狞,像是……藤丝。

    电光火石之间,她忽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这不是疤痕,这是威胁似的警醒提醒。

    ——为什么是七道,因为太爷提过,七十年之后要开始做一件事情,八十年是最后期限,从1937年来算,已经快七十七年,七十七减七十,七道,每过一年,就是一道。

    ——为什么这么多年和老赵都没孩子,因为事情完不成,断子绝孙,死无全尸。

    ——为什么太爷那时恐怖似的说:就是这孩子,八十年大限,迟早应在她身上的……

    难道太爷说的,居然都是真的?

    赵江龙前脚走,她后脚就去了囊谦,太爷的坟,长条箱子,战战兢兢打开,有一封信,字迹清秀,似乎出自女子手笔,落款是“白英”。

    还有太爷的信,太爷是不识字的,之前写信什么的,都要找人代写,解放后参加扫盲,拼命认字,一本新华字典翻的都烂了页了,终于能磕磕巴巴写信,大小不一,歪瓜瘪枣,不会写的画个圆圈圈,但不影响理解。

    通篇看完,后背凉气顿起,脑子里只萦绕四个字:妖魔鬼怪。

    惊慌失措之下乱投医,她求助于领自己入门的上师,语焉不详说自己遇到了“大麻烦”,上师问她,严重吗?如果太严重的话,只有去找大活佛呢。

    哦,大活佛,她知道的,普通人很难见到,据说有个内地的居士诚心求见,捐了100万的善款,才换来跟大活佛说几句话呢。

    她拿什么去见大活佛?凭什么让大活佛帮她解决这个大麻烦?

    就在这个时候,她收到赵江龙打来的电话,语调轻松地告诉她,这趟挺简单的,货也看见了,就是一颗土不啦叽的珠子,不过听说,在藏族人眼里挺不一般的,还有名字呢,叫什么九眼……天珠。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