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⑩章
    第二天晚上,秦放正撕开泡面的塑封,卧室里有动静了。

    秦放心头一喜,三步并作两步抢进去,司藤躺在床上,脸色很奇怪,吩咐他:“帮我把被子掀起来。”

    有不好的预感,这不像是痊愈的节奏。

    果然,被子掀开,她的下半身已经有藤化的迹象了。

    上次出现类似的情形,是颜福瑞陪在身边的,秦放没有经历过,惊怔到失语,半晌结结巴巴问她:“司……司藤,你是不是要变回去了?”

    这情形,倒在司藤意料之中,横竖她也早有准备:如果休息两天不能恢复的话,大不了再埋一次。

    不过秦放这一句“变回去”,实在叫人啼笑皆非,她斜了他一眼,懒洋洋说了句:“是啊。”

    又说:“我们妖怪变回原型,再要修成人身很难的,怎么着也要百十年,我要变回藤了。秦放,你自己珍重,好自为之吧。”

    秦放急了:“那你……第五件事呢?”

    他还真当真了,司藤有些好笑,脸上却半点不露:“都要现原型了,还管它什么第五第六件事吗?”

    说完了脸色一沉:“我变成藤身,就管不了你了,你不会心存报复,一把火就把我给烧了吧?”

    秦放沉默了很久,轻轻摇头:“不会。”

    顿了顿,语气恳切,说:“一楼有自带的院子,司藤,你变回原型之后,我把你就埋在……种在那里行吗?”

    “埋”字听着好不吉利,“种”字又怪怪的,不管用哪个字,话说出来,都别扭生涩。

    司藤嗯了一声:“行。”

    她反应这么平淡,秦放觉得既失落又难受,对妖怪来说,打回原身可能很平常吧,百十年也很短,但他不一样,百十年后,他早不在了。

    心里头好像堵了什么,说什么都觉得不合适,末了低声冒出一句:“我会给你浇水的。”

    浇水?他给她浇水?司藤忍俊不禁,完全忘了话题根本是被自己带偏的,躺在床上显些笑出了眼泪,说他:“人怎么能傻成这样?”

    秦放先是被她笑的莫名奇妙,后来终于明白过来是被她耍了,气的真想掉头就走,司藤笑完了问他:“几点了?”

    秦放没好气:“十点多。”

    “趁着月黑风高,先把我埋了吧。”

    秦放一句“为什么”都快到嘴边了,司藤又斜了他一眼:“如果问我为什么,那你比颜福瑞还笨。”

    ***

    家里没有趁手的工具,秦放临时开车去五金店买了把铁锨,店主只是随口问了句“干嘛用啊”,秦放居然像是被做贼拿赃一样心跳不停,结结巴巴回了句:“种……种花。”

    回去的路上,暗自庆幸司藤没跟着一起出来,若是让她看到自己的窘状,又会笑他小家子气。

    回到家里,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左邻右舍大多已经休息了,他才在一楼的后院开挖,挖的时候总有些心惊胆战,忍不住要四下看看,司藤坐在边上看着,几次三番之后就有些不耐烦:“秦放,你就当是种花好了,慌什么慌!”

    种花!你家种花选夜半十一二点,还得挖一个棺材大小的坑?

    抱着司藤放进去的时候,总觉得是要把她活埋,司藤催促他填土,他都不好意思真拿铁锹去铲,自己双手推着把挖出的土覆到她身上,眼见最后一捧推过去,就要盖上她脸了,秦放问她:“真不要浇水?”

    浇水浇水,这人是多爱浇水?

    司藤没好气:“不要,化肥也不要。还有,你没事也不要在这里乱走,挡着我晒太阳。”

    两人互相瞪着,再然后,没任何提醒的,秦放忽然就把那一捧土推盖下去了,司藤似乎有被呛到,还似乎咳了一下。

    当然,秦放那点恶作剧式的幸灾乐祸很快就被随之而来的忧虑给打破了:以司藤的斤斤计较,她回来之后,一定会加倍“回报”的。

    他用手把挖松的泥土拍实,拍着拍着,目光所及,心头忽然激灵灵打了个突。

    屋子里的灯光从背后打过来,他蹲着的身影旁侧,还有一条被无限拉长的,站着的人影。

    意识到情况不对的刹那,秦放觉得浑身的血都僵了,身后,传来一个男人似曾相识的冷笑声。

    “还在苗寨?我cao,老子多年打雁,险些叫个雁儿崽子给骗了。”

    ***

    周万东极其恼火。

    以自己的江湖手段,老道经历,居然被个毛头小子给骗了,奇耻大辱,贻笑大方。

    秦放回说“还在苗寨”,他是真的半点都没怀疑,还对贾桂芝吹嘘说,不着急,这里还很落后,旅馆没有身份证扫描登记验证,他只需要假装入住,一家家住客登记簿翻过来,总能找到秦放那小子的。

    说的没错,路数也对,关键是,翻到“秦放”这个名字的时候,后头大剌剌标了两个字:结清。

    问起来,店主翻着白眼说:“走了啊,昨儿一早走的,客人还不就是这样,来来去去的,难道还扎根啊。”

    风驰电掣往回赶,手臂的伤似乎更疼了,贾桂芝看过来的目光也似乎别有讥诮深意,周万东恼火极了:秦放啊秦放,你别落在老子手上!

    ***

    秦放慢慢站起来,回头看周万东。

    这是个浑身充满戾气的高大男人,满下巴的络腮胡子更显表情狰狞,胳膊上块垒的腱子肉,即便有条手臂缠了纱布,肌肉还是高高鼓起,完全不影响战斗力。

    周万东丝毫也不掩饰要狠揍他一顿的意图,一条手臂威慑式地甩了甩,另一只手骨节咔咔响地攥成了拳头。

    秦放居然一点也不觉得害怕,问他:“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周万东哈哈大笑:“现在来跟我攀亲戚了,是不是晚了点?”

    语音未落,他狠狠挥出一拳。

    打架打惯的人,变招特别快,居然事先就猜出秦放要躲的方向,拳头打出的角度极其刁钻,一出手就把秦放打了个猝不及防,硬生生被掀翻在地。

    下巴火辣辣地像是在烧,嘴巴里血腥味泛起,秦放手背擦了擦嘴,咽了口混了血的唾沫,抬起头冷冷看周万东,重复了一遍:“我们一定见过。”

    这个人,一定在哪里见过,最不济,他也一定听过他的声音。

    周万东狞笑着过来,一脚踏在他胸前:“可能吧,老子造的孽多,没准杀过你全家……”

    说到这,忽然住了口,目光在秦放身边刚填上土的地方打了个转停,坏事做多,对这个简直太熟悉了,有那么一瞬间,他对秦放简直刮目相看:“看不出来啊兄弟,斯斯文文地跟个上等人似的,也做这事啊,埋的谁啊?”

    一边说,一边腾出脚,一脚把铁锨踢起来握住,一铲子就铲挖了下去。

    秦放浑身的血一下子冲到了头上,怒吼一声冲过来,两只手死死掰住铁锨的边缘,之前不觉得,原来边缘处的铁片这么锋利,瞬间就深切进肉。

    周万东也火了,抬脚想把人踹翻,谁知道秦放不要命一样,红了眼跟他死磕,周万东起了杀心,硬抬起来膝盖狠抵他胸口,几乎磕的他吐血才把人甩开,甩开之后狠狠往地上吐了口痰,一铁铲就把土给铲开了。

    他朝坑里看了半晌,转过头看秦放,说:“我真就不懂了,你们城里人还挺文艺的,半夜在这挖花种草的。”

    说完了手里铁锹咣当一扔,自顾自点了枝烟,表情特别闲暇地吸了一口之后,脸色忽然又转成讽刺和狠戾:“TM的老子不就挖了你棵树吗,你搞出一副老子挖了你全家祖坟的架势,至于吗你?”

    秦放愣了一下,下意识看向周万东身后挖开的那个坑。

    打眼看过去,里头只是普通的藤根藤条。

    秦放暗地里长长吁了口气,这个时候,他才来得及理清事情的前后关系:“你刚提到苗寨,闯进单志刚家的人就是你对吗?你一直在找我,为的什么?”

    周万东笑得诡异而又阴蛰,伸手从后腰解下挂着的铁丝圈,裤兜里又掏出把钳子来。

    这也是他的惯用手法,捆绑从来不用绳子那么麻烦,铁圈一勒,钳子一拧,简单粗暴,但干脆利落。

    秦放没有说话,他看到周万东的背后,晕黄的灯光映射下,已经伸起了张开的细密藤条。

    这情形,其实是有几分可怕的,灯光昏暗,幽寂无声,藤条在他身后呈包抄之势,似乎蓄势待发,藤梢锋利,如同磨尖的枪头,让人想起异形进攻时的软体触须,一声令下,万箭穿心。

    秦放的眼睛有点发热,他觉得,司藤在保护他。

    就在这个时候,周万东的手机响了,他不耐烦的接起来,先说了几句,大意是知道了,很快带人回来,没被人发现,发现了也不怕云云,说到后来,声音忽然提高了八度,明显的愠怒:“什么囊谦?最初你特么从来没提过还要去囊谦!”

    囊谦!

    电光火石间,秦放忽然想起来他为什么觉得眼前这个人似曾相识了。

    在囊谦,坠崖的那个晚上,隔着车玻璃,自己模模糊糊看到过他的轮廓,也听过他的声音,每一句,至今记得清清楚楚。

    ——“呦,你看看这舍生忘死的,当演戏了都。”

    ——“那屋子,二十四小时我们都盯着,除了你就没别人……再给你个机会,货呢?”

    在那个晚上殴打安蔓,又示意将他连人带车踹下悬崖的,原来是他!

    秦放牙关紧咬,有一瞬间,居然起了同归于尽的报复念头,但下一刻,他的冲动和愤怒就压伏下去,他看到,周万东背后的那些藤条,几乎是在周万东说完那番话的同时,全部无声无息撤回。

    是的,自己怎么会忘了呢,囊谦这个地方,跟司藤,也有着莫大的关系,她曾经问过一个问题。

    ——“当初,到底是谁,不远千里,把我埋到了囊谦?”

    秦放的心底忽然生出巨大的恐怖来。

    囊谦,那个自己当初一时兴起,要去给先人磕头的地方,那个离开之后,暗自庆幸永远不用再回去的倒霉地方,那个已经被抛在脑后,逐渐模糊的地方,忽然被重新提起、无限放大,一帧一格都无比清晰地逼到眼前。

    难道说,自己、司藤,还有这看似天南地北毫无关联的所有人、所有事,全部都源出囊谦?

    冥冥中,秦放有一种预感。

    他原本以为,囊谦是现下所有故事的起点。

    也许他想错了,也许囊谦,会是一切的终点。

    【第六卷完】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