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⑨章
    火烧火燎回到家,扶着司藤进卧室休息,下一刻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

    如果是普通人,他会让她喝水、加盖毯子、买应急的药、上网搜索家常法子,大不了送医院,可她是妖怪,除了最近因为和沈银灯的妖力相融出现问题,她总是时不时怕冷外,其他的,秦放一无所知。

    所有能盖的都被他翻出来了,蚕丝被、鹅绒被、空调毯、珊瑚绒的盖巾、呢大衣,帮司藤盖到第三层时,她终于睁眼了,秦放还以为她是暖和的缓过来了,谁知她没好气地来了句:“快压死了。”

    原来是盖多了,秦放笨手笨脚地又把被子往下掀,往常在家住,定点有阿姨收拾房间,他是从来不做这些的,撤下来的被子满满抱在怀里,像一座小山,司藤又闭上眼睛了,胸口没有起伏,秦放紧张地抱着被子不动,呼吸都屏住,似乎生怕自己吸一口气,就把她的生气给夺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司藤闭着眼睛说了句:“你还不走,我怎么睡觉?”

    原来她现在睡觉,就是没有呼吸的,秦放如释重负,但到底还是不放心,犹豫了再犹豫,小心翼翼问她:“司藤,你不会死吧?”

    这叫什么话?司藤抬眼看他。

    他是真紧张,抱着被子一动不动的,脑袋被团起的被子簇拥着,居然有些笨拙的可爱可笑,司藤真是哭笑不得,好笑之余,又有感动的余味泛起,声音都不觉柔和很多,说他:“你慌什么啊。”

    又说:“胃太小了,吃撑着了。”

    秦放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是,沈银灯的妖力她有些经受不住——但是对司藤来说,融妖力,并不是第一次啊。

    “你以前不是也融过其他的妖怪,那时候,也会有这样的……副作用吗?”

    司藤声音很轻,语焉不详:“那时没有……问题在我自己,毕竟现在的身体承受不住……早知道,应该先做第五件事,不过,就这样吧,我大概……要睡两天,如果到时候还不行,会试试别的法子……”

    她累的很,眼睫慢慢阖上,秦放不再吵她,轻手轻脚出去,拉合所有的窗帘,又把大门反锁,挂上挂链。

    阳光都被遮挡在外,屋子里暗下来,这暗色温暖而又安全地恰到好处,周遭很静,似乎一根针掉在地上都会发出声响,秦放抱了一大摞的相册和书坐到沙发里,轻轻拧亮沙发边的读书灯。

    沙发正对着卧室虚掩的门,从他的位置看过去,可以看到沉睡的司藤。

    司藤说,要睡两天。

    门户紧闭,内外隔绝,一灯如豆,晕黄色幽暗灯光罩着的这处所在,顿成小小桃花源,偷得浮生两日闲,也很好,可以梳理过往纷纷扰扰许多事,想清楚身边来来往往很多人。

    他翻开老相册。

    第一页,第一张,是老家老宅,高门大户,青色砖墙上雕着嫘祖始蚕,似乎对外界昭示,这是个以育桑养蚕为业的江南小镇。

    ***

    风尘仆仆的颜福瑞搭了一路的三轮电动车,风传此地是要开发,临近镇子的地方大兴土木,但很多项目起了个地基就无限期停工,绿纱网围着工地,扬土扬尘,颜福瑞下车的时候,脸上头上,蒙了一层黄,像是刚刚火线穿越了沙尘暴。

    他嘴里呸呸吐着土尘,眯缝着眼睛朝安静的镇子里张望:这里,就是司藤小姐说的,秦放的老家?

    比起做什么卧底,递什么情报,这件事的确轻省许多,司藤小姐吩咐的也简单:“你去秦放老家,向当地人,尤其是上了年纪的,打听一下秦放家老一辈的事情,越早越好,最好有时间,事无巨细,哪怕是养了只鸡,宰了条狗,你也一条条记下。”

    还给他看了秦放家老宅的照片,他指着照片再三确认:“就是这间是吧?”

    怕记性不好认错,还掏出手机,对着照片咔嚓拍了一张,他的手机太老,三十万像素的摄像头远远落后于时代,硬是把秦放家文艺范怀旧范的老房子拍成了面目模糊的森森鬼宅。

    秦放家不难找,出类拔萃的高门大户,连院墙都比周围来的高大气派,黑漆漆的双开门扇上,一把链锁锁住两个怒目圆睁的狰狞兽头。

    颜福瑞脑袋抵着门缝往里看:里头是个杂草丛生的大院子,几只野猫在草丛里撅着屁股也不知争抢着什么,听到门响,惊的各自喵呜一声,上墙的上墙进屋的进屋,还有一只兴许是晕头犯愣,奔着颜福瑞这头的门缝直冲而来,吓得颜福瑞一个趔趄后坐在地,半晌才拍着屁股悻悻爬起来。

    司藤小姐交代他干什么来着?哦,对,打听事情,打听秦放家老一辈的事情。

    ***

    镇子里人少,类似社会新闻上提到的“留守村”,大部分年轻人都已经在城里安家立业,剩下守着的人家,也大多是为了未来的拓展开发,颜福瑞兜兜绕绕了两天,打听到的消息有限。

    ——秦家?不晓得,老早搬走了。

    ——秦放?秦放是谁?没听说过。

    ——秦家老一辈?有钱呗,没看他们家房子都造的比别人大么。

    ——什么时候?解放前?解放前的事鬼晓得,我解放后才生的。

    好不容易打听到点相关的:好几天前,有个中年女人,带了个长络腮胡子的男的,也来打听过,不过人家说了,是秦家的远房亲戚,来打听秦家的年轻一辈搬哪去了。

    分明南辕北辙,他要打听的,是“老一辈”,年轻一辈,那不就是秦放嘛。

    不过其他的收获倒是满满,比如镇子后头那块地会用来盖度假村,打造都市近郊游的吃喝玩乐地,未来地价翻十倍不止;比如齐姓的孙子考上了美国的大学,拿到了全额奖学金;再比如东头那户最破落的人家,老太太瘫痪好几十年了,听说是年轻时去偷薅人家地里的菜,被追的时候失足摔到沟里去了……

    颜福瑞垂头丧气,觉得还不如当卧底来的有成就感。

    第二天下傍晚,他又在镇子里头穷晃,转到东头时,一间破屋子前头围了好几个人,伴随着呼天抢地的哭诉,难得见到这镇子里有两个以上的人同时出现的,颜福瑞好奇地凑过去看。

    一个蓝布老棉袄的老太太趴在自己门槛上哭,哭一阵骂一阵,什么断子绝孙的小畜生,什么狗崽子投胎猪圈养的王八蛋,用词之丰富刁钻,听的颜福瑞叹为观止,早几十年,这老太太一定是三姑六婆长舌骂街的领军先锋。

    听了会,大致了解了,老太太的孙子不学好,在外头赌钱输了,回来抢了她藏在枕头底下的棺材本,她紧拽着不放,那小畜生连布包带着她一起拖,把她从床边拖到门口,足足两三米远呢。

    看得出来,闻风过来的几个人都不怎么待见这老太太,不咸不淡地劝说算了算了,毕竟自己孙子,素日还靠他端茶倒尿的,一边说一边动手把老太太抬到床上,这屋子又破又小,只够摆床和桌子,没什么家什要守,木门也就是个摆设——颜福瑞眼见这老太太“上了年纪”,又动起了打听的心思,有站着的人见他不走,好心使眼色,又低声提醒他:这老太太也不是善茬,煽风点火造谣生事,人人都烦她。

    任务大于一切,颜福瑞动摇了一会,还是决定碰碰运气。

    再说这老太太,叫骂哭号这戏码,三天两头上演的,还以为人都走了,躺在床上哼哼骂骂,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媳妇无不中招,反正瘫痪在床长日无聊,骂的几乎出口成章,骂累了翻身,突然看到颜福瑞还杵在门口,登时刺猬样凛起尖刺:“贼啊你,偷东西啊!”

    颜福瑞说,不是的老人家,我想跟你打听个人,那个秦放……

    “什么秦放秦不放,你外乡人吧,偷东西啊!”

    她说的当地土话,声音又尖刻难听,颜福瑞听的无比费力,但还是耐心解释:“就是秦家,房子最大的那家,是你们这的大户……”

    老太太听懂了,但不知怎么的“大户”这两个字又戳痛她了,跟人较劲一样嚷嚷:“什么大户!他们家是什么大户!还不是抱了上海人的大腿!欠了一个镇子的钱,凭什么就还他们家的!我们家也是有钱人!”

    颜福瑞听的云里雾里的:“秦放家欠你家钱啊?”

    老太太不理他了,瞪着纸糊的屋顶骂的咬牙切齿的,什么,杀千刀的上海纺织厂,欠了他们家好多钱,说倒闭就倒闭,一个铜板都没赔;什么姓秦的抱了上海人的大腿,跟那个纺织厂的代表白小姐一定不干不净的,不然为什么只跟他们家把账结了;什么如果当时也跟自己家结清账,她也是有钱人家的小姐,也会去城里嫁有钱人,怎么会落到如今这地步,让个小畜生抢了棺材本儿……

    说着说着又呜呜呜嚎啕,哭的伤心伤肺的。

    颜福瑞只好退了出来,顺手帮她关门,木门豁了口,门面上满满的鞋印,不知道被她嘴里那个“畜生”孙子踹过几次了。

    不过,也不是全无收获,比起“养了只鸡,宰了条狗”,这个白小姐,大有文章可挖。

    颜福瑞很严肃地觉得,秦放的太爷爷,当年一定是出轨了。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