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⑧章
    秦放先是怔愣,旋即反应过来,下意识就拦她:“司藤,你不行……”

    司藤听到“不行”这两个字的反应,可比大多数男人都来的强烈,看向秦放的目光几乎是带了冷笑了:“不行?有什么是我不行的?”

    秦放无奈,看了单志刚一眼之后压低了声音:“你跟沈银灯还没有完全相合,只要动了妖力就会有反应,沈银灯的窥探之术,你从来没有用过,还是……谨慎些吧。”

    司藤犹豫了一下,老实说,这所谓的副作用的确不大好受,但是就因为这个打退堂鼓也未免太小题大做,她提醒秦放:“想清楚了,我是无所谓的,大不了难受一阵子,你就不一样了,你心里这个结,可是一辈子的事。”

    秦放的心紧收了一下,恍惚中觉得眼前有个天平在晃晃荡荡,码盘上一边是一阵子,一边是一辈子。

    一辈子,一阵子。

    一辈子。

    拦在司藤面前的手,终于慢慢垂了下去。

    司藤笑眯眯地绕过了秦放,一阵子一辈子的对比固然是个理由,但是还有一个原因她没提:当年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她也实在是好奇的很的,再怎么坐实单志刚的罪,那都只是怀疑,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妖怪的好奇心,并不比人少多少,普天之下,也只有佛才做得到哈哈一笑置之不理,不惹一物不染尘埃吧。

    单志刚是真吓住了,抖抖缩缩往床头缩,想离开又碍于还在输液:人有时候,真会钻了牛角尖,这种时刻,反而被一拔即掉的输液管给将在死局里了。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司藤的笑真是温柔到要把人融在蜜糖里:“别怕啊,也就是加深一下对你的了解。”

    她的手竖起来,五指微微内屈,单志刚说不出那一刹那的感觉:似乎那里,是个躲不开也避不了的吸盘,他一头就栽了过去,脑子里轰轰轰轰,像是山崩地裂天地重组。

    司藤的脸色没有任何的起伏变化,只是向着秦放竖起另一只手,没有片言只语的交代,秦放却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一颗心跳的厉害,右手张开了又攥紧,最终还是与她掌心相对着,紧贴过去。

    掌心相触的那一刻,秦放忽然有些后悔,想着,或许真相,并不是自己猜想的那样,又或者真相,会带出一些他不想接受的东西。

    ***

    鸿蒙初辟一般安静,完全没有声音的世界,铺天盖地,垂上直下,都像是空空一张白纸。

    慢慢的颜色晕染,天地分界,远近分层,有了房屋边沿,绿树轮廓,栅栏、泳池,甚至背景音的嬉笑打闹。

    秦放的呼吸急促起来,这是七年多前,单志刚家的别墅。

    听说每一场记忆都是一层布景,经历的岁月和场景多了,布景就会一层一层摞起,遮盖,落灰,重叠,但永远都在,所以人会选择性遗忘,但永远都不可能真的忘记。

    他看见陈宛坐在游泳池边掉眼泪,抽抽嗒嗒,好不伤心,年轻的女孩子,受了男朋友一句重话就觉得爱情有了裂缝,全天下都是居心叵测的敌人。

    单志刚从屋里出来了,低着头边走边接电话,当时是这样吗?哦,对了,是有这出,秦放慢慢想起来,大伙儿闹到一半的时候单志刚的老爸打电话过来,单志刚是偷拿他爸的别墅钥匙待客的,怕不是以为东窗事发,接到电话时脸色都变了,百般作揖示意他们别出声。

    大家一开始还挺配合,后来对单志刚在他爸面前的狗腿作派叹为观止,一个个做鬼脸学动作揶揄他,单志刚受不了,跑外头打电话去了,他们这群损友还打了胜仗一样击掌,吆五喝六地嚷嚷:“来来来,继续打牌。”

    还有人出馊主意:“音响打开,大家伙嗨起来,帮助志刚被老头子赶出去,青春就是要绽放不一样的真我光彩!”

    所有人怪笑,真有人过去拧开了音响,咚咚咚咚的重金属音乐,楼上楼下都像是要地震。

    所以,事情就出在这段时间?

    单志刚捂着手机避在游泳池边的树下打电话,终于搞定太上皇,吹着口哨准备回去,没走几步就撞见了陈宛。

    他似乎有些心虚,绕开陈宛想走,陈宛在身后恨恨来了句:“不要脸!”

    这句话把单志刚的火给撩起来了,他停下脚步:“我怎么就不要脸了我?”

    “也不知道是谁,明知道我跟秦放在一起,还给我写情书,在里头写那种不要脸的话!”

    音响咚咚咚的好吵,单志刚气的几乎是喊的了:“我跟你解释过了,那封信是之前写的,塞在你马哲的书里,你那课都逃了多久了?知道秦放对你有意思之后,我就没惦记过你,我们院比你漂亮的多了去了,你真以为你天仙啊。”

    “那在他面前说我坏话又怎么解释?别以为我没听见,你们撺掇他,让他对我不好,破坏我们感情。”

    单志刚更气了:“妈蛋的开玩笑知不知道,你丫小说看多了被害妄想症啊,你们感情值几个钱啊,花钱请我去破坏我都不去!”

    他推开陈宛就走,使的力大了些,陈宛一个踉跄摔在水池子边上,单志刚怒气冲冲,边走边骂:“神经病。”

    陈宛摔的好疼,撑住胳膊起来时没站住,兴许是酒劲上来,兴许是腿上乏力,忽然脚下一滑,前脚掌在池子边滑出一道浅痕,整个人失去重心,翻进了水池子里。

    就是那道浅的几乎看不出的痕迹,成为了陈宛酒后“失足落水”的重要佐证。

    水花在骂骂咧咧的单志刚身后翻起,他回头看了一眼,骂了句“活该”,继续往屋子边走,走到楼下时,还对着窗口吼了句:“丫都是不是人?是不是想我被我爸削死!开这么大声!”

    说完了,脸色有些不对,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僵硬地回头去看。

    水面上翻起了一连串的泡泡,还有一只徒劳地伸出来,但是很快又沉下去的……手。

    单志刚的脸色瞬间煞白,他往水池边上跑,蓦地又张惶止步,慌乱地看向房子的方向,腿一直打颤,不住地咽唾沫,再然后,忽然向后退缩……

    秦放急的五脏六腑都像是有火在烧,他觉得自己是发狂一样冲了上去,想狠推单志刚一把:你救人啊,快救人啊,这个时候,陈宛说不定还有救啊……

    但是场景突然间就变了。

    秦放看见自己,跪在游泳池边拼命的磕头,额头磕破了,嗓子也哭哑了,单志刚和几个朋友似乎是想把他拉起来,拉着拉着,忽然瑟缩地避开,秦放一抬头,猛地就挨了陈宛父亲一个重重的耳光,那个鬓角似乎一夜之间斑白的中年男人对着他拳打脚踢,嘶哑着嗓子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他……

    天旋地转,纷纷扰扰,一明一暗间,忽然就安静下来。

    方圆不大的斗室,背墙上供着元始天尊,两枚香头,袅袅青烟,一个着旧式马褂的老头举着陈宛的照片摇头叹气,对面的单志刚面如菜色,眼圈青黑,像是已然呆傻,单志刚的母亲抹着眼泪一直把银行里取的沓子钱往老头身边推,说:“孩子每天晚上都做噩梦,盗汗,吃不下东西……先生想想办法,我问过孩子,绝不是他杀的人,也就是见死不救……”

    老头把照片往桌面上一搁,食指中指摁住了照片上陈宛的脸:“这样吧,我结个链阵,把人锁在里头,走不出这囫囵之地,再请关老爷看守,也就不会再惊扰到人了。不过我不敢打包票,这是心病,心病还需心来医……最后吩咐一句,老天终究有报应,如果这中间有别人替你受过,一定要想方设法弥补……”

    剩下的,或许在单志刚的记忆中不是那么重要了,渐渐的什么都听不清了,背景慢慢隐去,最后消失的,是那个人不断开开合合的嘴。

    原来,这就是真相吗?

    跟想象的并不一样,想象中,很多阴谋、诡诈、复杂人心、见不得人的秘密,加上自己怒气的发酵,吹出一个膨胀的肥皂泡,与这些相比,真相显得简单、晦暗而又粗糙,但是不管你喜不喜欢,接不接受,这就是真相了,冷冰冰横亘在这里,袒露着让你来看。

    原来,有些时候,错误的酿成,只是缘于不经意、慌乱、失措,还有那一瞬间鬼使神差的念头。

    秦放近乎木然地看单志刚,问他:“为什么当时,你不救她?”

    单志刚嘴唇翕动着,再开口时,忽然带了哭音:“我不知道,秦放,我也不知道。她落水的时候,我真的以为她会游泳,后来……后来我又害怕,我脑子里一团乱,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跑了……之后我就后悔了,但是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再后来,你被她爸爸打,你很长时间没去学校,我觉得对不起你,我很对不起你,我想方设法弥补……”

    原来是想方设法弥补,对,之前跟单志刚是玩得来的好哥们,但没那么铁,陈宛出事之后,传闻很多,自己也一度消沉,很多朋友就此疏远,但是单志刚格外照应他,经常开解他,毕业之后,他有创业的想法,随口一提,单志刚无比热络,拍着胸脯说,钱不是问题,秦放,咱们放手去做,有钱大家分!

    甚至对他的个人问题都格外上心,几次要给他介绍女朋友,那次在酒吧遇到安蔓,秦放自己是漫不经心,带头起哄的反而是单志刚:“愿赌服输啊秦放,别忘了,约会至少两次,至少!”

    所以,这都是他所谓的弥补?

    司藤在身后叫他:“秦放。”

    秦放听见了,但没有在意,他盯着单志刚,奇怪的,没有憎恨,甚至没有被欺骗的愤懑,他说:“志刚,你不觉得你从一开始就错了吗?”

    单志刚木然地喃喃:“是的,我一早后悔了,当时,我应该救她的……”

    秦放摇头:“我的意思是,我没有资格去代替陈宛原谅。你觉得对不起她,却锁了她七年,不去补偿她真正的亲人,转而拼命来弥补我,不是很荒唐吗?”

    又说:“不是我的东西,尤其还是陈宛的命换的,我接的烫手。以后公司,你自己多费心吧。”

    还想再说什么,司藤第二次说话了:“秦放,我不行了。”

    秦放心头一紧,赶紧回头,司藤站在原地,脸色倒还如常,身子已经开始摇摇晃晃,说:“我现在,真的有点不行了。”

    她扶住病床的一角,慢慢矮□子,这确实也是她的风格,即便支撑不住,也绝无可能直挺挺硬生生摔倒,不过由她嘴里说出“真的不行”,事态恐怕已经十分严重,秦放急忙趋身过去扶她,听到她说:“马上回去,秦放,马上送我回去。”

    她脸色不好,嘴唇开始发黯,指尖微微痉挛,身体有些瘫软,却还强撑着意识不灭,情况出的突然,秦放顾不上单志刚,俯身抱起司藤,冲出门外时,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司藤好轻。

    以前没有注意过这一点,他和司藤一直保持身体距离,最多不过路难走时扶她一把,并未觉得异样……她是真的好轻,她的体重,应该只有正常人的一半吧……

    把她扶进车后座平躺时,秦放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鼻息,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其它,总觉得连呼吸都没了,秦放紧张地心都要跳停了,她却忽然微微蹙了一下眉头,问了句:“就这样算了?”

    秦放反应不过来:“什么算了?”

    “单志刚啊。”

    单志刚?对了,单志刚,自己从医院楼上跑下来,到打开车门,前后不过几分钟的当儿,但是再想起单志刚,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秦放说:“不是的,我准备打他一拳的。台词都想好了……”

    他没处理过这种场合,但是电影电视里看过很多,当时,他想着要走上去,狠狠地冲单志刚的下巴打上一拳,然后说:“这一拳,是我替陈宛还给你的。”

    司藤笑起来,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轻声说了句:“那不打了啊?”

    秦放下意识答了句:“你出事了啊。”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