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①章
    最后是秦放和颜福瑞合力,把吊在半空中的一干人给救了上来,道门没能全身而退,在挣扎和藤条绷断的时候,桃源洞的潘祈年摔了下去,就像沈银灯说的一样,撞上石峰,肠穿肚烂,鲜血都滋养了赤伞的子孙。

    这算什么呢?工伤?苍鸿观主他们要怎么去编借口跟潘祈年的家人解释呢?秦放脑子里乱的很,正混沌着,司藤从内洞出来,没理道门,也没理秦放和颜福瑞,自顾自出洞。

    那所谓的吞食赤伞妖元,所谓的第四件事,必然已经大功告成了。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秦放又去了内洞,被钉死在墙上的沈银灯像极了他第一眼见到时的司藤,人皮包着骷髅,眼洞大突,死不瞑目。

    他看了很久,默默退出来。

    道门的人很焦灼,议论纷纷,除了没有中过藤杀的白金教授,每个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

    ——司藤小姐还会为我们解藤杀吗?

    ***

    秦放和颜福瑞回到旅馆的时候,夜色刚刚笼上半空,司藤已经洗漱完毕,新的旗袍,新的高跟鞋,让店家搬了张摇椅在二楼住处外的走廊下,背对着楼道,摇啊摇的看苗寨外的山景。

    两人都不想说话,在楼梯上坐下来,各想各的心事,期间单志刚发来一条短信:“还在苗寨吗?”

    秦放回:“在啊。”

    短信标识的小信封封口送出的时候,颜福瑞忽然腾一下站起来,很急地向司藤走过去,秦放没有回头,听到他说:“司藤小姐,你说沈小姐是妖怪,我也知道她是妖怪,但是她一直是人的样子,像人一样说话。我……我总觉得……我杀了人了。”

    他平生小猫小狗都没杀过半只,电视里看降妖除魔,只觉得舒服解气,真正面对,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沈银灯跟人一模一样,像人一样说话,像人一样会害怕,矢箭戳进她心口的时候,那种钝钝的声音叫他浑身发麻。

    如果她化作一阵黑烟消散,或者变成一朵蔫巴的毒蝇伞,他都会觉得更好受些,但偏偏又不是,她心口流血,四肢抽搐,死的都跟人一模一样。

    颜福瑞觉得,这跟杀人真没什么两样。

    秦放屏息听司藤的回答。

    她先是淡淡哦了一声,然后问他:“沈银灯是不是杀了瓦房?”

    颜福瑞似乎愣了一下:“是啊。”

    “杀人该不该偿命?”

    “……该。”

    “那杀了该杀的人,有什么好想不开的?”

    秦放心里五味杂陈的,又有些想笑,司藤很会说话,打发颜福瑞这样的,都不需要超过三句话——果然,颜福瑞没声音了,再然后吭哧吭哧往回走,坐下时,秦放听到他嘟嚷说:“也是哦。”

    坐了一会,他又低声撺掇秦放:“我看你也挺想不开的,你要不要跟司藤小姐聊聊?我觉得司藤小姐是个明白人。”

    秦放看了颜福瑞一眼:“我没有什么想不开的。”

    ***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苍鸿观主带着道门所有人过来拜访,客栈不大的小院子站了这么七八个人,几乎塞的满满当当,司藤当没看见一样,躺在摇椅里前后晃着,木头交联处的声音咿呀咿呀的。

    苍鸿观主很尴尬,求救似的看秦放。

    秦放没有落井下石的心思,他提醒司藤:“苍鸿观主来了。”

    司藤连摇椅的频率都没变:“有话就在那说呗。”

    有话就在那说呗,这意思,连楼都不让苍鸿观主上的。

    高高在上,居高临下,今时今日,她确实有这个资本叫苍鸿观主难堪。

    苍鸿观主犹豫再三,口气和缓地近乎迎合:“今日的事是对不住司藤小姐,沈……赤伞这妖怪太过奸猾,把我们骗的团团转……也怪我们自己没有带眼识人,还请司藤小姐大人大量,不要往心里去。说起来,这事总算也告一段落……”

    司藤咯咯笑起来,她起身走到栏杆边,两手懒懒一撑,姿态极好看的:“苍鸿观主上过小学吗?写过作文没有?老师怎么评的?”

    苍鸿观主莫名奇妙,他从小就进的道观,师父教认字,也教念经,没教过写作文。

    司藤说:“我是没正经念过书,也知道要中心明确,直切主题。老观主啰哩啰嗦这么多,又是道歉,又是骂赤伞狡猾,又是让我大人大量,说到底,不就是为了藤杀吗?也罢,为免老观主牵肠挂肚,我也就给个明白话,这藤杀,我不会解的。”

    人人都以为她那句“我也就给个明白话”之后,是皆大欢喜,毕竟她自己大事得成,应该心情舒畅不是吗?哪知道换来这晴空霹雳般一句。

    起初的惊愕死寂过后,马丘阳道长第一个气急败坏:“凭什么?”

    司藤奇道:“凭什么?马道长长的像丸子,这脑子里装的也是猪肉吗?按照沈银灯的安排,昨儿个这一院子的大小道士,不是都应该去喂蘑菇了吗?现在还能好端端站在这里,该谢谢谁啊?”

    “我无意之中救了一群要杀我的人,心里已经很不舒服,还敢跟我提藤杀,我一个妖怪,不想做那么多好事,我怕万一立地成佛,生活不适应。”

    苍鸿观主尴尬之至,人要脸树要皮的,他怎么会不知道这趟过来是自讨其辱?只是与生死相比,面子也就不那么重要,幻想着,或许能腼着脸过来争取一下……

    果然刚开口就被打脸了,她说,这藤杀,我是不会解的。

    一时间人人陷入僵局,也不知过了多久,丁大成梗着脖子来了一句:“走吧,不嫌丢人啊。”

    北方人,脾气果然是直且急,他带了个头,其他人无可奈何的,也都迟疑地开始挪动步子:一来确实是己方理亏,大家都不是没脸没皮的人,二来又能把司藤怎么样呢?

    只有苍鸿观主站着没动,大家走到门口,回头过来看他,他身子颤抖了两下,忽然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司藤不动声色的:“我岁数不算小,加起来百十岁有的,受晚辈这一跪,当的起。”

    苍鸿观主嘴唇哆嗦着,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哽咽,说:“司藤小姐要是心里不痛快,一定要找人出气,就把我这个老头子收走吧。我活到七十多了,活不活都不重要。可是我这些道友,司藤小姐就高抬贵手吧,他们是被我召集着趟进浑水里的,潘道长都已经死在山上了,剩下这些人,丁师傅只是个出租车司机,家里有老婆孩子,我那个小徒孙王乾坤,他是什么都没做……”

    说到后来,声音发颤说不下去,僵了一会之后,蹬蹬蹬开始磕头,每一下都重,忘记了磕到第几下时,忽然像被扼住了一般姿势怪异地磕不下去,秦放先还奇怪,下一秒忽然反应过来:是司藤做的。

    她不需要现藤身或者用藤条了,她从沈银灯那里夺来的妖力起作用了。

    司藤说:“妖怪没有人心,老观主声泪俱下的这套,可以收起来。藤杀我绝不可能会解,但是老观主如果配合,诸位有生之年,我可以让它不发作。”

    苍鸿观主没听懂,半张着嘴看司藤,白金教授反应的最快,声音近乎激动:“这就像艾滋病一样,在人体的潜伏期一般是10年,10年之内,患者跟普通人毫无差别,除非病发才会不治。司藤小姐可以控制藤杀,如果她在你们有生之年都不会让藤杀发作,那么……”

    如果有生之年藤杀都不会发作,在体内潜伏一辈子,与性命又有什么干碍呢。

    苍鸿观主激动地声音都抖了:“司藤小姐要我怎么配合?”

    司藤看了他很久,说了句:“你上来。”

    ***

    司藤问了苍鸿观主一个问题。

    1946年丘山道长、李正元道长和黄玉在上海镇杀司藤之后,尸骨埋在哪了?

    尸骨埋在哪了?

    苍鸿观主记得,司藤死后,丘山道长神色冷峻,说是为免有变,这妖怪的尸身是一定要烧掉的。

    点火时,特意在尸身上淋了火油,刷的一下,焰头窜起老高,丘山道长往火里一张张地扔符咒,说:“三十多年前一念之差,铸成大错,今日总算是了结了。”

    苍鸿观主那时还小,被李正元道长赶在边上,字字听的清楚,却字字听不懂,他只记得,火灭的时候,丘山道长的一张脸,像死人一样难看。

    所有助燃的木头都烧成了灰,风一吹飘飘洒洒,像绝望中降下的大雪,除了那具烧的焦黑的尸骨。

    骨头根根支棱,肋骨森森分明,眼洞似乎深不见底,牙床排列的弧度像讥诮的大笑,似乎下一刻就会开口说话。

    ——“我会回来的。”

    苍鸿观主张着嘴巴看,师父李正元道长冲上来捂住他的眼睛,眼前黑下来的瞬间,他听见丘山说:“不行,这尸骨我要带回青城,做法镇压,还有她的原身藤根,也要一起挖出来,以防来日有变。”

    那时已经是1946年的最后一个月,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自有天数,带着司藤尸骨离开上海的那一天,天仇地惨,大雾弥漫,可见度只有二三十米,再远一些的人影憧憧,都像是游荡的鬼影。

    他们个个走的心事重重,天渐渐黑了,周围有低矮的房屋,又忽然开始下雨,瓢泼一般,苍鸿观主顶着油纸布咬着馒头坐在板车车尾,他记得当时好像是被噎住,嘶哑着嗓子朝师父李正元道长要水喝,李正元取下腰间的水袋,正俯身给他倒,半空中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赤红火球划破雾霭。

    再然后眼前亮的吓人,整个地面都在震颤,响声当场就震昏了黄玉,巨大的热力迫面而来,车子被气浪掀翻,苍鸿观主哭嚎着在地上滚出很远,紧接着黑烟滚滚,呛的他几乎不曾死掉。

    清醒过来的时候,四围脚步杂沓人声鼎沸,有人在撕心裂肺地嚎叫,血腥气和油气扑面而来,大雨如注中,不远处无数的火苗时起时弱,苍鸿观主尖叫着在地上爬躲,直到被黄玉抱了起来。

    一直到很久之后,苍鸿观主年届而立,多方求索,才终于知道当日发生了什么。

    那一天,是1946年12月25日,圣诞夜,当日的上海浓雾弥漫,黄昏时分开始下雨,渐转瓢泼,晚上八点左右,从重庆来上海的三架飞机在浓雾大雨中同时失事,一架隶属中央航空公司,另外两架隶属中国航空公司,共计81人遇难,幸免者13人,这三起空难创了当时国民航空史的记录,被称为轰动中外的“上海黑色圣诞之夜”空难。

    在当时的一片天愁地惨混乱惊惶之中,难免有人趁火打劫顺手牵羊,丘山道长一行人聚齐之后,庆幸无人受伤的同时,才发现携带的大部分行李,连同装了司藤尸骨的那口木箱子,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

    苍鸿观主讲完之后,司藤很久都没有再说话,这异样的沉默一直僵持着,直到突然间,客栈的大钟敲响。

    当……当……当……

    十二点了。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