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⑨章
    火灾的处理程序相当复杂,勘测火源、界定直接责任人以及最终处罚——原本火是在秦放屋子里窜起来的,他吃不了也得兜着走,不过走运之处在于无法勘测起火原因,不是人为纵火也不是电荷超载线路老化,买烟和打火机上楼是一大疑点,但洛绒尔甲说了:上楼没两分钟火就起来了,还连窜了好几间屋子,浇汽油烧也没这么快啊。

    暂时排除嫌疑,但是留了秦放所有的个人信息,随时需要配合接受“咨询”。

    这边的问询程序走完,天已经蒙蒙亮了,部分客人被转移到附近的金马大酒店,秦放赶过来的时候,这些人都在一楼的餐厅吃早饭,个个灰头土脸睡衣外头罩酒店提供的棉大衣,怎么看怎么委顿疲惫,除了……司藤。

    餐厅很大,别人都选了角落靠边的位置坐,只有她坐正中央,披的明明也是军绿色老棉袄,但是给人的感觉就像她穿的那款是lv的,还限量。

    好多人盯着她看,尤其是餐厅里那些藏族女服务员,眼睛里的艳羡都像是能发光,秦放经过她们身边时听到她们在说:“看她的脚多白。”

    白有什么用,心黑啊!

    秦放没什么胃口,拖了椅子在司藤对面坐下,经过了昨晚再面对司藤,心绪尤其复杂,憎恶与无奈兼而有之,想豁出去了一走了之,又觉得极其不值:为了一口恶气,要赔上来之不易的第二次性命吗?可是如果向司藤低头,做一只鞍前马后的摇尾狗……

    “秦放,你有什么梦想没有?”

    在跟他说话吗?秦放最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梦想这么文艺不接柴米油盐的话题,可不像是阴晴不定难以捉摸的妖怪会讨论的,难不成话中有话,又要借题发挥给他点颜色看看?

    秦放有些警惕:“什么梦想?”

    “人活在世上,得有个目标,有个奔头。连小学生写作文都会写,我的梦想。你的梦想是什么?”

    秦放沉默了一下:“我梦想我从来没有带安蔓来过囊谦。”

    那时候只是转了个虚荣的念头,觉得千里践诺是件很潇洒浪漫值得吹嘘的事情,觉得生活平淡,就得干一两件说走就走的事儿,现在知道后悔了,千里迢迢过来磕头,磕掉的反是自己的脑袋。

    “这不算,泼翻的牛奶,改变不了的事实,这叫做梦,不叫梦想。”

    是叫做梦,要是真在做梦就好了,梦醒了还有翻盘的机会。

    秦放有些自嘲,问司藤:“梦想是一定要能实现的吗?”

    “要实现,但又不容易实现。”

    秦放苦笑:“那没有了。”

    “没有了?”

    “没了。”她是明知故问吧,他这样的境况,还有资格或是闲情逸致去谈梦想?秦放忽然来了气,他往椅背上一倚,直接对上司藤的目光,压低声音说的很不客气,“我那不叫梦想,都叫做梦。我想能自由自在呼吸,我想能活着离开你,我想重新做回人,不用躲躲藏藏像条狗,能吗?能吗?”

    说到后来,越说越是激动,两只手抻住桌子站起,手背的青筋都爆了起来,四周隐隐传来聊天的声音,有人在打电话,抱怨昨儿晚上那场倒霉的火灾,还有人关心着自己的股票,追问着:大盘飘红没有?涨了吗?

    各种声音,扭着股儿向耳朵里钻,愈发反衬的他悲惨绝望,他也想像他们一样,能吗?

    司藤拿起边上的餐巾纸,嘴角边擦了擦,拉了拉滑到肩膀的军大衣,又顺手掸了掸毛领子,漫不经心地说了句:“能啊。”

    秦放居然没能第一时间明白“能啊”这两个字的意思,他就那么站着,双手的指尖一直不受控地轻颤,直到服务员过来理桌子把碗碟碰的砰响,他才揣着剧烈的心跳坐了下去。

    是自己听错了吗?她说的是,能啊。

    ***

    饭点将尽,酒店前台的服务员为从火灾宾馆转移过来的住客安排房间 ,领到房卡的客人三三两两回房,到秦放这里,服务员一边递卡一边抱歉:“不好意思啊,房间比较紧张,客人还没退房,请在餐厅坐着等等,12点之后可以进房。”

    秦放的心跳带的耳膜鼓响,随手接了卡拿玻璃杯子压住,杯子里剩下的水一漾一漾的,映的杯底透出的房号扭曲而诡异。

    188号。

    他耐心候着服务员走远,声音颤抖地问司藤:“我要怎么做?”

    “道士炼丹,妖怪聚气,志怪小说里喜欢夸大妖怪的能耐,什么翻江倒海偷天换日,那都是假的,妖最金贵的,是一口,也是唯一一口,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妖气。”

    “既然金贵,就不会轻易给出去,我印象中是从未见过。不过你们的古代小说记载中会有,譬如妖怪受人大恩,吐仙丹救人——妖是没有内丹的,那是道士的玩意儿,用来救人的,只是那一口妖气而已。”

    古代小说的记载?似乎有,《聊斋志异》、《太平广记》还有《酉阳杂俎》,从来都是玄乎其玄纵笔鬼怪,大众熟知的白素贞饮雄黄酒原形毕露吓死许仙,话本里说她去偷了南极仙翁的仙草救夫——也许最终救了许仙的,是白蛇那一口妖气?

    “你的情况,其实从来没有过,也不应该有。”

    秦放的心猛地一提,先前的那句“能啊”不啻佛语纶音,现在的这句例外又让他刹那间通体冰凉,真像极了患了绝症聆听医嘱的病人,司藤的每一句话都能让他顷刻天堂地狱。

    司藤身子前倾,眼眸轻转,明明在笑,眼神里偏偏又有乖戾残忍的亮:“你知道为什么吗?”

    秦放的口唇发干:“为什么?”

    “因为我是……”

    她忽然住口,伸手带翻秦放面前的那小半杯水,食指蘸水,在木头桌面上写了两个字。

    司藤只会写繁体,不过,这两个字,简繁没有差别。

    半妖。

    “你见到我是怎么从坟里爬出来的,有一个人,放干我的血,要了我的命,三根千年藤封了我七十七年。事到如今,何敢觍颜称妖?连这个‘半’字,都只是自欺欺人罢了。所谓发为血之余,齿为骨之余,我为宿主骨血,你是寄生齿发,我血气双亏,你焉得自在?”

    即便经过接连几天电视通俗白话的轰炸,司藤说话,还是会带出旧时候娥眉婉转字正腔圆的调调来,听的多了,还真会有恍惚的错觉,觉得一转身,就进了那个色调昏暗脂粉流香长衫马褂搭着旗袍洋装文言小豪混着洋文钢笔的大时代。

    服务台在放音乐试音,喇叭的声音忽大忽小,间杂着电流的刺耳长音,秦放从瞬间的恍惚中清醒过来,“半妖”那两个字本就水渍清浅,这一晃神的功夫,居然已经快干了,像是一个渐消渐隐不能说的秘密。

    “所以,你的梦想是什么?”

    “重新做回妖。”

    秦放没再说话了,他转头看向餐厅的另一侧,那里,落地的大玻璃窗正对着马路。

    时间已经不早了,大街上行人渐多,很多车子,咯噔吱呀的三轮车,一路狂飙的摩托车,行驶平缓的私家车,呼啸而过的大货车,再远些是各色汉藏招牌,五颜六色横平竖直,所有这些,构成了他生前习以为常死后再难触摸的世俗烟火世界。

    现在他知道,他可以有个机会,不是像人一样,而是以人的姿态,活着。

    “你要重新做回妖,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帮司藤就是在帮自己,即便要卑躬屈膝听她使唤,只要不是一辈子,只要有出头之日。

    “五件事。”

    “哪五件?”

    司藤伸出左手,先把拇指屈向掌心:“第一是,尽可能多的了解你们,七十七年,这个世界成了什么样子,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可以冒险去做,若要成事,先观时势。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又说:“不是所有的电视节目都值得看,不过,还是很有用。”

    秦放心里咯噔了一声,那时候她问怎么样可以最快了解现代社会,自己敷衍着让她去看电视,还真以为她是打发无聊时间——原来从那个时候起,她已经不动声色地在了解、甄别、尝试、接受,原来从那个时候起,第一步已经开始了。

    她真是一分一秒都没有浪费。

    “第二呢?”

    司藤的食指弯向掌心:“事事亲力亲为太浪费时间,总有一些事情,你需要别人去做。这个人要绝对可靠,令行禁止,接受我的身份,保守我的秘密。”

    明白了,秦放问的直接:“我可以吗?”

    “但凡有别的选择,我都不想用你。”

    秦放觉得自己啪地当面挨了个大嘴巴,左右脸同时火辣辣的,偏还不能说什么,只得腰杆子挺直,强行做出一副坦然而镇定的样子。

    “说白了,我想要一个忠心耿耿的奴才,有脑子有能力有主意,心里有主子却不能有自己,不过这样的人难找,又要费时调教,我没那个时间。如果临时找一个,那还不如你。”

    当然不如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没有人比他更想助司藤重新为妖。

    秦放又问了一遍:“我可以吗?”

    “试试看吧。”

    那就是过了,五件事,囊谦数日,居然已成其二。

    “那第三呢?”

    ***

    几乎是同一时间,颜福瑞带着瓦房在成都老南门车站边上的一家豆花店里吃豆花火锅,瓦房埋着头呼哧呼哧大快朵颐,颜福瑞没心思吃,他伸长脖子朝车站的出口望,一辆长途车进来了,又一辆,呼啦啦那么多人扛着大包小包挤出站门,就是没他要等的那个。

    叹了会气,他伸手从脚边的包里掏出本纸页发黄的线状书,翻到这几天都快被他翻烂了的那一页,愣愣看上面的几行字。

    “司藤,1910年精变于西南,原身白藤,俗唤鬼索,有毒,善绞,性狠辣,同类相杀,亦名妖杀,风头一时无两,逢敌从无败绩,妖门切齿,道门色变,幸甚1946年,天师丘山镇杀司藤于沪,沥其血,烧尸扬灰,永绝此患。”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