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⑧章
    电视开着,正对的沙发上却没有人,盥洗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估摸着司藤是在洗澡,秦放走近沙发坐下,茶几上搁着一桶泡面,封皮掀着,也不知道泡了多久,大半桶都胀成了一桶,味道还是挺香,卖相却叫人胃口全无。

    早上吃,中午吃,晚上也吃,想来是吃腻了。

    秦放坐在沙发上等她,顺便组织一下待会的对话,因为洛绒尔甲的话,他火蹭蹭地烧全身,特别想上来踹门掀桌子,谁知道门是虚掩的,人也不在,第一回合的照面就没打上,蓄势待发的火只好先收回来吞着。

    盥洗室门响,司藤出来了。

    她穿宾馆的白色毛巾浴袍,腰带那么一绾,显得腰线极细,头发湿漉漉的,一直长到半腰,黑色的发梢还滴着水,正拿毛巾擦,脖颈那么微微一偏,露出雪白的肩线,极雅致的。

    什么叫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呢,秦放腾一下就站起来了:“司藤……”

    “嘘!”

    司藤示意他别说话,过来拿了电视遥控器,把电视的音量调大。

    四川台,旅游景区天气预报,播音员的语气抑扬顿挫的:“风光无限,气象万千,欢迎收看旅游风景区天气预报……峨眉山,晴转多云,零下2到7度,乐山,多云,4到8度,都江堰,晴,2到9度……”

    秦放几次想说话,司藤都是勿扰的手势,良好的教育使得秦放没有粗暴打断人的习惯,他耐着性子听播音员充满自豪感地把省内旅游景区的温度报了个遍,直到司藤揿掉电视,低声说了句天气还不错。

    “司藤……”

    “回来啦。”

    司藤示意他让一让,坐到沙发上擦拭头发,随手把桶面推落在边上的垃圾桶里,一桶子汤面,落下去的声音还挺闷的,秦放下意识问了句:“不吃吗?”

    “我用不着吃东西。”

    秦放愣了一下:“你不会饿?”

    “不会。”

    “那你……”

    他指着垃圾桶里的面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你还买了一桶又一桶,还有饼干?

    司藤居然明白了:“不然呢,从来都不吃饭不是更奇怪?身边都是人,我总得让别人觉得我是个人吧。”

    明白了,她只是假装会饿,会渴,细致模仿,惟妙惟肖,久而久之,别人就只当她是身边的甲乙丙丁,没人会盯着她说:“看,这是个不用吃饭的妖怪。”

    用不着再跟她寒暄了,秦放问出一直想问的问题:“你早就知道我会回来?”

    “嗯。”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

    司藤把擦拭头发的毛巾往茶几上一扔,顺势就倚到了沙发后背上,明明她才是坐着的那个,但是目光那么冷冷一瞥,周围的气压都似乎低了几度。

    “有什么能比亲历亲为来的更印象深刻吗?”

    印象深刻?

    秦放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过去的几天他是怎么过的?战战兢兢,惶恐惊怖如丧家之犬,不敢抬头不敢近人歇斯底里像个疯子,就是为了“印象深刻”?

    秦放哈哈大笑:“深刻,当然深刻,我特么太深刻了!”

    豁出去了,什么尊重女性,绅士风度,那都建立在与“人”对话的基础上,眼前这根本就不是个人,还跟她客气什么?

    “司藤,你还真别把自己当棵葱,妖怪了不起啊,我告诉你,哪怕全世界都怕你呢,我也不怕,横竖就是个死,老子又不是没死过,你玩儿的挺开心是吧,印象深刻是吧,我还真不伺候了!”

    秦放一脚就把茶几踹挪了地儿,恨恨剜了眼司藤扭头就走,刚才没能破门而入的那一下终于找补回来了,一个字,爽!

    司藤在背后鼓掌,啪,啪,啪,不多不少,三下。

    又说:“挺有骨气啊,不过,我这人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拆人骨头。”

    秦放咬牙,妈蛋的这叫人话吗。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秦放用了足有两秒钟才意识到司藤是在跟他说话,搞了半天连他名字都没记住,秦放气急反笑,想呛她一句狠的,又觉得人类语言实在极其逊色。

    “秦放。”

    “哦,秦放。那么我告诉你,如果还想跟着我,我要给你做做规矩。”

    秦放盯着她看,这女人是聋了吗,他刚刚掷地有声那么一长串,她都没听见吗?跟着你?谁想跟着你了?

    “第一是,现在,是你离不开我,不是我离不开你。”

    “是你需要我的一口妖气续你的命,在你说出不想跟着我之前,先想一想我愿不愿意让你跟着。我让你活命,这是我对你的价值。你对我有什么价值?我要是说你狗都不如,你又要生气,可是,给狗吃肉,狗都还知道摇尾巴呢,至少,不会讨我的嫌。”

    秦放想说什么,司藤拿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额角:“给你五分钟,想想我说的有没有道理。想好了再继续。”

    说完了不再理他,回盥洗室吹头发,小电器嗡嗡的声音,像是很多小翅膀在脑子里扇,秦放愣愣站着,忽然觉得司藤说的也有一点道理。

    现在看来,他离不开司藤这件事,并不是司藤人为操控,而是死而复生后的既定事实,当时当地,他的血和司藤的妖气交互促成了双方的各自复活,但是时过境迁,现时、现下,他对司藤的确毫无价值。

    秦放的后背隐隐有些发冷,司藤出来时,不知为什么,他把目光移开了去。

    “想明白了?那好,我继续说。”

    “第二是,你有两个选择,跟着我,或者不跟。”

    “想跟着我的话,就要听我差遣。我脾气不好,喜欢别人对我恭敬客气,一个眼色你就要知道怎么做,想你笑的时候你就笑,不想你笑你就不笑。比如我想你跪着,不管你是真心要跪还是被刀子压着跪,只要跪了,我就满意。明白了?”

    明白,怎么不明白,秦放不怒反笑,他指指地毯:“所以我现在要跪着?”

    司藤面无表情:“那是打个比方。”

    秦放压住气:“不跟着会怎么样?”

    “不跟的话,你现在出门,任选一个方向随便走,不能走了就地挖个坑往里一躺,大家好合好散,我很多事要做,就不去给你上香了。”

    很好,很多年前看过的搞笑段子终于派上用场了,秦放在心里默默回了句:不用你上香,脏了爷轮回的路。

    “第三是……”

    “第二还没想好。”秦放很不客气地打断,“刚不是还给五分钟吗?”

    不是没想好,你谁啊你,不过,既然还有第三,一起听了,再翻脸不迟。

    “用敬语,要说,司藤小姐,我还没想好,请多给五分钟。”

    秦放盯着司藤足足有一分钟,人的眼睛是不能那么盯的,盯不了多久就得闭阖一下休息,反倒是司藤,真像一个蜡像,一动不动,眼睛一眨不眨,直直看到他眼底里去。

    再跟她对看下去估计自己是要瞎了,秦放捂着眼睛长吁一口气:“司藤小姐,您请继续。”

    司藤伸出手:“给支烟。”

    “我不抽烟。”

    司藤还是看他,手也没有放下去的意思,秦放想起那句“一个眼色你就知道怎么做”,行啊,大丈夫能屈能伸,不急这一时:“司藤小姐,不好意思,我这就去买。”

    烟是杂牌的,什么青海云天,反正没听过,司藤既然抽烟,又提过上海,那年代,估计是抽洋烟雪茄的主,还以为她会挑剔,谁知道她接过来看了看,说了句:“我不能吸烟。”

    秦放火机刚揿着:“不能?那你还买?”

    司藤讳莫如深地笑,她把烟头凑过去点着,凝视半晌,凑到唇边深吸一口。

    秦放先还看她,看着看着,脸色渐渐变了。

    司藤身上火苗渐渐泛起,焰头贴着肌肤跃动,头发,眼眸,双手,到最后几乎只能在火头掩映间看到她的轮廓,地毯渐渐变焦,刺鼻的烧臭味泛开,家具的边缘开始转黑,荜拨的干裂声响起次第响起,秦放被火势迫的连退几步,大叫:“停下,这样会起火的!”

    没有回应,火舌倏忽窜起,窗帘,沙发,木制家具无一幸免,窗户砰一声迸裂,楼道里传来惊惶的人声,秦放呛咳着往门边走,门把手烫的要命,手刚挨上去就痛的抽缩,秦放扯过衣领掩住口鼻,狠狠踹了几下房门,外头有人大叫:“里头有人,还有人!”

    嗤拉声起,应该是有水泼了过来,慌乱间门被踹开,秦放踉跄着冲出去,浓烟几乎是同他一起掀出,迫得外头救火的人连退几步不住咳嗽,浓烟弥漫间隐约看见洛绒尔甲拎了灭火器往这头冲,掰开喷嘴就是一通狂喷,又扯着嗓子大叫:“楼上还有没有人!赶紧下去!下去!”

    所有人都撤到楼下,火势不息,越烧越烈,真像是有火龙在楼层外围舔舐盘卷,消防水车终于到了,看热闹的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吵嚷尖叫声中,两道水柱在夜色里压往大火的焰头。

    秦放这时才觉得手脚发软,推搡中疲惫地退到外围,无意间抬头,突然看到司藤站在不远处黑暗的角落里。

    秦放的脑子轰一声炸开了,他几乎是冲过去的,压低声音吼她:“你太过分了!你烧了人家的房子!这样会出人命的!”

    “第三……”

    秦放难以置信,这个时候,她还在跟他提第三?

    “第三,请你记住,我是妖,不受任何道德规范和法律制约。”司藤的嘴角渐渐泛起冷笑,“过分吗?天理不容吗?这本来就是妖做的事。妖怪就是让人来怕来恨来唾骂的,我不需要人喜欢、爱或者敬重,只要怕我,怕我……就可以了。”
多多书院 > 半妖司藤 > 半妖司藤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