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一十章
    大堂之上,一时,鸦雀无声。

    “云公子这是自认得胜了么?”卓卉君重新坐回太师椅,又倒了杯茶喝。

    “不敢!卓阁主从未说起如何算是晚辈赢,又如何算是晚辈输。”

    “呵呵!果然也是个伶俐的!”卓卉君上下打量着云小七,说道,“谷雨和柳叶的轻功进益了不少,邵定安内功修习尚可,祁锐的剑术又快了些但性子还是有些急躁,沐槿够细心但还需胆子大些,霍一心.......他日对敌当前绝不可姑息!”

    霍一心原本同几个师弟师妹一道低头听取教诲,闻得师尊如此说,惊得立刻双膝跪地俯首磕头:“弟子知错!望师父责罚!”

    卓阁主板着脸将茶杯重重一顿:“哼!明知故犯!岂能轻饶?去!将伙房和茅房打扫干净了,此后三个月那两处地方都由你独自清理!”

    “喏!徒儿现在就去!”霍一心又叩了首随即起身撒腿就跑,折身刚出门即看见大师姐乐聆音正站在不远处,便摆手打了个招呼就赶紧往伙房去了。

    “是聆儿么?进来吧!”

    乐聆音应了一声便快步走进了大堂,见云小七面无表情地垂首看着自己的靴面,几个师弟师妹除了卓怡萱均是佩剑在手,又瞧见师父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乐聆音即刻上前三步拜了个福礼:“徒儿给师父请安。”

    卓卉君笑着对大弟子说:“聆儿可是听见了方才那个阵仗所以过来瞧瞧的?不必担心,云公子果然不负所望,未败在‘六道轮回阵’里头。”

    一听闻‘六道轮回阵’,乐聆音立刻抬眼将云小七从头到脚快速打量了一番,随后又安静地侍立在一旁。

    卓卉君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微微一笑,似乎有些感概又仿佛有些苦涩,她清咳一声,屏退了一干弟子,只留下乐聆音和云小七,一时之间整个大厅噤若寒蝉,卓卉君默默地仔细看了一番云小七,突然起身提气纵到了门外,乐聆音即刻罗袖轻舞地跟了上去,云小七看着乐聆音的飘扬青丝,宽袖一甩,不快不慢地坠在了最后。

    卓卉君虽是刚解毒,但身法还是迅速敏捷的,乐聆音跟着卓卉君,云小七随着乐聆音,一行前中后三人转眼间就到了无垠崖后山的一处镜湖,但见卓卉君几个快速踩踏,裙摆飞扬地往湖中心跃去,云小七正自疑惑间,却瞧见卓卉君轻巧落定,立在了湖面之上,而乐聆音也毫不踌躇,同样轻飘飘地落在了卓卉君的右侧,云小七凝神远眺细看了湖面的水纹,随即也提气一跃至卓卉君的左侧,果真安稳立在了一根隐没于水面的木桩子上!原来是在湖心之中,立了许多根黝黑的木桩子,看那隐隐约约的架势似乎是按照了八卦图形来排列分布的。

    “敖洺...是你什么人?”云小七堪堪立定之际,即听得卓卉君开口对她问道,“是你的师父?还是.......你的娘亲?”

    云小七略垂了下眼皮,随后对着卓卉君说道:“卓阁主认识敖洺?”

    “敖洺乃当年的天一门主,现时又是当今圣上亲封赐印的云王,王府封地就是在这泾州……这些~~你出山的时候,敖洺没跟你说过?”

    “此事天下尽知,晚辈在上无垠崖的路上就听卓姑娘说过一两回。”

    “呵呵!那你可认识这个?!”卓卉君话音还未落地便出手对着云小七就是一掌劈来!云小七即刻身子向后倾一跃而起,按着自己脑海中的印象立在了身后的另一根黑木桩子上,脚跟还没着落便感觉胸间一股劲风逼近!也不敢耽搁松懈,施展行云步从这根木桩跳到那根木桩,但卓卉君不愧为一代宗师,岂能让云小七一再躲闪??连出三掌逼得云小七即刻出手防护,一丝反击的缝隙都没有!云小七赶紧将从敖石那儿学来的掌法一招招用了上去,倒也能抵挡一时,但因不熟悉湖中木桩的摆放位置,步步分心去回忆思考免得失足变成落水狗,如此一来只有咬牙防备的份儿了……

    忽然卓卉君用足尖挑起浮在湖面上漂来的一段枯枝,起了个架势当剑使了,对着云小七耍起了一套剑法,一招一式处处透着洒脱凌厉,顾盼转身之间显得英姿不羁,那样的神态……似乎是....有些眼熟?不!非常眼熟!在悠然山里,大姑姑敖洺隔三差五就会在青藤架那边耍着那几招剑式,她说她是无聊了没事做,练练身手。一念至此,云小七即不再躲闪,直直地立在木桩上看着那段枯枝挥来,却到了她的心口间就停了……

    卓卉君黛眉一扬:“你为何不躲了?”

    云小七对着卓卉君无声一笑:“卉服纷如君,名川思游云。”

    ‘咔嚓’一声,卓卉君手掌间的那段枯枝被捏成四分五裂……但见卓卉君咬着唇角看了会儿云小七,又一下子将手中的枯枝随手挥入湖水,原本轻轻的一根枯枝瞬间直直插向湖底,过了好久才慢悠悠地重新浮了上来。

    “敖洺到底是你什么人?”

    “她是我的大姑姑。”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晚辈名唤,敖晟翎。”

    “敖洺如今在哪里?”

    “大姑姑踪迹飘忽不定,晚辈很难说。”

    “是敖洺派你入世的?”

    “大姑姑遣晚辈出来为她办件事。”

    “哦?是什么事??”

    “.......恕晚辈无法相告。”

    “哼!还能有什么事?能让敖洺派个人出来办事的,也就只有当今圣上了……除了朝廷和云王府,还能说到些什么了?”

    “卓前辈~~高瞻远瞩。”

    “哼!不愧都是姓敖的!一样的调调!你就从未在你大姑姑口中听到些流水阁的么?”

    “.......有!但不多……大姑姑说江湖中流水阁高风亮节行侠仗义,也多亏了有流水阁,如今武林中才太平了些~~~”

    “哼~~~还有呢?”

    “还有......流水阁中有个人身份特殊.......”

    “.........唉!当年你大姑姑受封了王爵没多久便离去,云王府虽然由当今圣上额外恩典,但始终没个主子在里头支撑着,你这次过来,势必要认识相交些个皇室子弟达官贵人的……聆儿在流水阁是我的大弟子,但在帝都皇宫里头......乃是圣上与皇后的嫡长女,我朝的柔嘉长公主。”

    云小七闻言之后对着乐聆音眨了眨眼睛,双手抱拳一揖跟乐聆音说:“云小七在无垠崖上先给乐女侠请安,待得哪天有幸若是在宫中拜见,敖晟翎自当要对着柔嘉长公主行大礼的。”

    乐聆音笑看着云小七回了一礼:“聆音自小听闻天一门主威名,原来云公子即是敖前辈的后人,也难怪云公子的武学修为和德业品性俱是出类拔萃的,此次又出手相助为家师解毒,聆音很是佩服!既然敖公子这回是为了云王办事,他日在御内相逢,本宫定会设宴相邀,届时云王世子可要赏脸才好。”

    云小七对着乐聆音咧嘴一笑:“那云王世子衔是否能领得到还未可知呢!若是在下一介布衣……不知还能去赴宴吗?”

    乐聆音朱唇轻扬:“无论是云公子还是敖公子,聆音一视同仁。”

    “公子??哈哈!你们敖家人难道都喜欢这个样子出来唬人的?都喜欢穿了一身男装忽悠姑娘家的??”卓卉君双目如炬对着云小七说,“你大姑姑这样,你也是这样,你还要再接着瞒我们的??”

    乐聆音听罢师尊所言,略蹙秀眉若有所思地看着云小七,双眸灵动随即一脸了然……难怪!难怪她往日里不同于那类身上总带有股浑浊气息的男子,难怪她平时跟小师妹她们几个不拘小节地嬉笑玩闹,难怪她要比师弟们还多一份细心体贴,难怪她的面容白洁肌肤温润不像男子那般胡子拉渣的......原来她是个女子!

    “敖晟翎在家里便是如此穿着的了,族中长辈和堂兄堂姐均未说不可,穿衣蔽体保暖护身轻松舒适就行,何必要拘泥于那些个无关紧要的呢?况且晚辈初入江湖不识一人,给自己添个身份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流水阁纵横江湖多年定比晚辈更能明白其中道理,还请卓阁主及乐女侠谅解!”言罢深深一揖。

    “呵!定是学了敖洺的派头!她派你出山帮她办事,你双亲就无异议的了?”

    “敖晟翎......自幼父母双亡。”

    “……………………”

    “……………………”

    云小七低垂双眸微微一笑,抬眼与卓卉君对视:“晚辈叨扰流水阁多时,需该下山了,再晚一些恐怕耽误了大姑姑交代的差事,卓前辈好生调养,晚辈告辞!”

    卓卉君看着云小七宁静淡定的眼神,心中却是一阵触动,暗自叹了口气,不由地放柔了声音:“原来你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你可知道你的娘亲姚玥与我家嫂嫂是嫡亲的姐妹?”

    云小七猛然睁大了双眼:“不知道!没人与我说过!”

    方才盛气凌人的卓阁主已然慢慢转换成了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辈,看着云小七的眼神也早已从咄咄逼人变为慈爱怜惜:“我那小徒儿卓怡萱,你已经认识的了,她也是我的小侄女,是我兄长卓诚君与嫂嫂姚瑶的幺女……算起来~~你和她是表姐妹了,我虽未见过你娘亲,不过萱萱的外公曾经为这对姐妹俩作过一副画像,我在嫂嫂那里见过几回,你娘亲与你姨妈两人有六七分相似的,现在细细看来……你的下巴倒是与她挺像的,其他的么~~~估计是你长得像你爹爹了……那也难怪你女穿男装的让人叫了一路的‘公子’了。”

    “还请卓前辈引见,让晚辈一睹那副画像,以解相思,晚辈感激不尽!”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