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零二章
    黑暗中,敖晟翎的眉心脸庞,渐渐转凉。

    垂着泪珠将她贴身拥紧,慕容希冀用自己的体温让那人觉得暖和些许,然而仍旧制止不住她五指掌心间的温度无情退去!心急如焚又柔肠寸断,慕容哭得心神过激之下又开始剧烈咳嗽.......咳声没入暗黑中如同被吞噬了一般,由此可见此处是个空旷所在,然而伤心欲绝的慕容无心去探查附近周围的一切,也未留神发觉自己的咳声中,夹杂着几丝彷如婴儿般的微末啼哭声……

    “咳咳……咳咳咳!”肺腑之间火烧般灼痛,喉咙一片腥甜,嘴角边又渗出微量血丝,而慕容却浑不在意,她的左手仍是抚着敖晟翎的后背助她伏靠着自己,然而一支袖箭却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右手掌心.....箭尖幽冷寒光显得锐利瘆人,可慕容盯着手中袖箭却露出一丝轻笑,她慢慢抬起手臂……忽然狠力将袖箭往自己的颈间血管疾速刺去!

    一阵大风猛地自一旁刮来,恍惚了慕容的眼眸,紧接着,一声婴儿般的啼哭霎时响彻耳畔!惊得慕容即刻翻转手腕袖箭外刺以作防御之势,转身将敖晟翎藏在背后,心中突突地一阵快跳………

    此地荒山野岭人迹罕至,何来襁褓婴儿?!

    莫不是..................有鬼???

    深吸一大口气,肺腑间的疼痛倒是一下子缓解了许多,无视后背渗出的一层冷汗,慕容静静探听着那婴儿啼哭从何方而来,却不曾想眼前蓦地闪亮,耀得双目茫然,再聚精会神定晴一看,居然有.......首似龙、身若虎、足如马的一样兽类,周身散着淡金光泽立在不远处,端的是庄严威武!

    “凡人?”伴着微末轻啼,那兽类须髯轻晃,眨了下金色眼珠。

    慕容闯荡江湖多年,何时遇到过通晓人语的兽类?不由地暗暗心惊,双手不禁轻微颤抖,脑中盘算着那兽类究竟何物?若是那妖物意图不轨,她如何护得背后的敖晟翎免于荼毒?!

    “擅闯吾父之冢……”又听那妖物沉着嗓子发音,“汝等大逆不道!”

    吾父之冢??

    这重黎山之中仅有一处龙鳞冢,是为祭奠烛龙遗留凡间之半片逆鳞,然而烛龙之子却又属谁?

    左手紧紧牵着敖晟翎的手腕,慕容脑海中忽然回想起她俩在升平舫,那人与她解闷时说的一段上古神话:

    烛龙之子猰貐,又称为“窫窳”。

    猰貐蛇身人脸,原性老实善良,本为天神。

    黄帝时,另一蛇身人脸之神“贰负”,受二十八星宿之一“危”之挑唆,将猰貐杀亡。

    然烛龙乃八纮极北地之王者,天帝伏羲亦敬烛龙三分,故而天帝重罚贰负、处死危,并令手下天神将猰貐抬至昆仑山巅,命神巫施用不死药复活猰貐。

    可谁料道,那猰貐复生之后,竟神智迷乱,掉入昆仑山下弱水之中,变形为状似牛,红身、人脸、马足,叫声如同婴儿啼哭之猛兽。

    当十日并出时,猰貐跳上岸危害凡间,凶残嗜杀喜啖人肉,终被后羿用神箭射死。

    猰貐,终,被后羿射死...........然而,此刻眼前的又是何物??

    “凡人莫疑,吾乃猰貐。”看来,此物还会读心术,“昔年,吾被后羿射杀,十日一过,所食神巫之不死药再而令吾复活,神智亦恢复往前,念及那段造孽,吾自罚守护吾父之逆鳞冢。”

    “天一灵识……”却又见那猰貐略微仰首,睥睨问道,“另一个....乃轩辕水系、蓝瞳之人,然否?”

    慕容紧紧盯着猰貐,沉着俏脸不作任何答复。

    “如此之气息,彷如后羿之烛龙箭矣。”谁知猰貐踏蹄而来,缓缓走近,“却与之烛龙箭更具煞气,昔年烛龙箭亡吾,今日吾却偏要令它不如意!”

    虽说不甚明白那猰貐所谓其中奥秘,可此时慕容再也不疑有他,即刻伏地而拜:“还请上神救她!”

    猰貐觑她一眼,缓慢言道:“汝,杀孽甚重。”

    “吾之杀孽,愿遭天谴,凌迟、车裂、枭首、腰斩,莫不承受!”慕容跪而叩首,字字掷地有声,“然……这位敖姓蓝瞳之人品行良善、聪睿贤能,如今却遭奸人谋害,实乃有违天道!祈求上神施法相救!”

    “天一灵识,一息尚存。”猰貐看了眼敖晟翎,复又盯着慕容那红肿额头言道,“自当仍有转圜余地,然而………方才汝亦曰‘有违天道’,汝可知若是救回此人,此举同是违逆天道?”

    慕容垂目微忖,片刻灵眸闪动,清冽言道:“凡人愚钝,还请上神指点迷津。”

    猰貐沉默不语,随后下颚略扬…… 一卷白底黑字之古轴,凭空出现在慕容面前。

    仓颉字?......慕容略感愕然,随即将那篇仓颉文反复阅了三回,最后毫不犹豫对着猰貐,郑重点头答允!

    “如此为伊,竟是何故?”猰貐的语气,难得显出一丝不解,“汝.......汝等同为女子,难道.........?”

    慕容牢牢执着敖晟翎的左手,神色坚定:“上神断言吾杀孽甚重,吾之命已然怨债累累,若是能救得她……自然值得如此!”

    “此人乃轩辕天一族人,且与吾同为水系一脉,应当照拂,然而……”猰貐晃了晃彷如龙首般的脑袋,眨了下金色眼珠,“吾最后问汝……汝是否知晓那卷轴所述之意?”

    “知晓。”慕容答得十分干脆。

    “汝可愿遵循那卷轴所述之法?”

    “愿意。”慕容暗暗咬唇,与敖晟翎的掌心紧紧相握。

    “如此,那便成全汝等。”

    猰貐话音还未落地,那婴儿般的啼哭声却蓦地凄厉响起,吵得慕容脑仁发胀,还未及深吸一口气,一股绞痛穿刺心房!始料未及之下,伴随着脊椎一阵发凉............慕容晕了过去。

    再次醒转已是日暮西垂,睁开双眸即觉得很是口渴,堪堪动了下右手,立刻有人快步而来,谨慎又欣喜地问道:“聆音姐姐可是要漱口吃茶?”

    瞧见陈琼玖脸上那两个浓浓的黑眼圈,乐聆音心中惭愧,刚要撑坐起身掀被下床,谁知另一人走上前来对她劝道:“乐姐姐醒了之后,还需卧躺静养半日,若是想要什么,吩咐小妹即可。”

    一看到楚悦颜,那晚断崖之情形在乐聆音的脑海中犹如走马灯般层层闪现,令得她不禁神色大变,哽着嗓子言道:

    “我.....我要换身衣裳......”

    楚悦颜脸上一黯,随即又柔声问道:“乐姐姐喜欢哪种花色的衣裳?小妹立刻命家里的绣娘去裁制。”

    乐聆音眼眸低垂,硬是忍住那欲将夺眶而出的泪水,深吸一口气,吐出单字:

    “白。”

    楚悦颜无奈噤声,陈琼玖悲切沉默。

    室内,一片死寂。

    “聆儿醒了?”卓卉君踏入门槛,手中还拎着个狭长包裹。

    见得乐聆音的恩师到了,楚悦颜、陈琼玖不约而同地恭敬矮身行礼,随后一个去端药、一个去拿粥,悄声退下了。

    不待卓卉君走近床榻,乐聆音已然跪在榻上朝恩师端端正正磕了三个头,再次抬起脸来时,早已泪流满面。

    “聆儿........”卓卉君侧身坐于床沿,为乐聆音理顺肩膀上的发丝,眼角微红,“你这是何苦?”

    “师父养育之恩,终身难忘,授业之恩,终身难报……”乐聆音用袖子角擦拭了脸颊,哑着嗓子言道,“徒儿不才,打算回宫.......以便将流水阁之侠义风范,发扬光大。”

    卓卉君似是料到了那般并不讶异,只是心疼地看着眼前这个伤心憔悴的大徒儿,半晌问道:“回宫之后,就未必能像以往那般自由自在、快意恩仇了,聆儿可是思虑仔细了?”

    乐聆音仍然笔直跪在榻上,对着卓卉君点了点头,神色坚定。

    卓卉君继续斟酌着开口问道:“聆儿年近双十,回宫之后.......”

    “师父……”乐聆音静静闭上双眼,眼泪再次如滚珠般落了下来,“那些个琐事.....俱无甚要紧了!”

    卓卉君动了动嘴唇,最终没再言语,只是将手中的狭长包裹放在膝上,打开。

    乐聆音看了一眼,轻轻摇头:“皇宫御内,柔嘉长公主不可随身配剑,还请师父代徒儿暂存‘青鸾’。”

    首次见得自家宝贝徒儿这般心灰意冷,卓卉君心中疼惜不已,本想开口将那事说出来宽慰一番,然而毕竟未有十足十的把握,若是寻回的真是一具尸身.........卓阁主赶紧打消了方才那一时兴起的念头,唤大徒儿起身洗漱一番后过去陪伴自己用些点心汤羹。

    乐聆音乖巧听话地陪着恩师进了几样糕点,喝了半碗桂枣银耳羹,接着又服侍恩师喝了一壶香茶,不知不觉已到掌灯时刻,乐聆音却对着浅啄茶汤的卓卉君下跪三叩首,嗓音呜咽:“徒儿不孝.......师父珍重!”

    一滴泪珠滑落茶中,卓卉君放下茶盏缓了口气,抬眼细细端详着大徒儿,良久言道:“聆儿安心回宫,若有急事,为师自会召唤……快快起身吧!”

    “恩师差遣,徒儿定当竭尽所能。”美眸包含晶莹泪珠,乐聆音再次三叩首才肯站起,转身回了卧房。

    看着大徒儿那纤瘦憔悴的背影,卓卉君无声叹息,对着手中茶盏,心中默念……

    敖家老七,你定要活着!

    作者有话要说:

    《山海经·海内北经》:贰负之臣曰危,危与贰负杀窫窳。

    《山海经·海内西经》:又北二百里,曰少咸之山,无草木,多青碧。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窫窳,其音如婴儿,是食人。敦水出焉,东流注于雁门之水,其中多魳魳之鱼。食之杀人。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