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九十五章
    “这药还在冒着热汽儿呢……你放着就行,”敖晟翎随手倒了两杯茶,分了一杯给黄芪,“这么晚了还麻烦你跑过来送药,喝口茶歇会儿吧?”

    默不作声将托盘置于桌上,黄芪举着药碗送至敖晟翎的眼鼻子底下。

    对着那热气腾腾的药汁,敖晟翎有些愣神,蓝瞳眨了两下随后看向黄芪的灵秀双眸:“太烫了.......我喝不下去........”

    黄芪将手背紧贴药碗,对着敖晟翎摇了摇头,示意药汁并不烫舌。

    敖晟翎蓝瞳一动,抬起右手自黄芪手中接过药碗,不经意间蹭了那粉红手背,唇角微扬:“嗯!是不烫了。”又指了指那杯热茶,“小哥儿就这么不愿意给我面子么?不如你喝茶,我喝药,咱俩都别傻站着了,快请坐吧!”

    见着敖晟翎就这么盯牢自己,黄芪一声不吭坐下了,轻轻嘬着茶汤,喝了三四口便听得隔桌而坐的敖晟翎苦着一张脸,哑着嗓子问道:“怎地不放‘当归’?”

    当归,当归,当即归去。

    黄芪垂着眼帘,沉默摇了摇头。

    紧皱修眉再喝了一大口药汁,敖晟翎又看着黄芪喃喃自语:“若是没有‘当归’,哪怕换成‘独活’,也是好的。”

    独活,独活,唯独存活。

    眉梢微扬,黄芪抬起眼眸看向敖晟翎,见这位敖公子已然收回目光,屏着呼吸将药汁一饮而尽,然后痛苦地闭着眼睛将空碗递了过来……站起身接过药碗,黄芪看着急忙漱口的敖晟翎,唇瓣轻抿,犹豫了片刻似要开口,却听得有人在外叩门。

    “云……哦不!敖公子……”陈家随扈曹昂提溜着一个小罐子,对着敖晟翎憨厚一笑,“九小姐与乐女侠吩咐在下,给敖公子送醒酒汤来。”

    敖晟翎接过小罐子,连声道谢:“还请曹大哥进来,一同喝杯热茶。”

    “不了不了……”曹昂往屋里看了眼,见得还有他人在里头便摇摆双手,“不可打搅公子爷的。”说罢就抱拳走开了。

    黄芪将托盘空碗收拾了,也对着敖晟翎躬身点头行了一礼,安静跨出了门槛。

    盯着黄芪的背影,敖晟翎拧眉思忖了片刻,最终还是无声将门关上了。

    月过中天,炎阳山庄一片黑暗静寂。

    然而,还有人不愿入寝,却在这黑灯瞎火的夜半三更时分,似鬼似魂那般东飘西荡。

    这如同鬼魂的身影自后花园一路游荡至东亭,又从东亭飘摇至北角,不知何故在北角那处南山石屏边上停了下来。不多时,又传来清脆一声……“嗒~!”

    百斤重的南山石屏无声无息往左侧滑移,地上现出了一口黑黝黝的暗洞……本以为那黑影会即刻遁入地下,谁知仅仅朝着暗洞张望了一番,随即又是清脆一声“嗒~!”,笨重的南山石屏幽幽回归原位。

    正当那暗洞被南山石屏渐渐遮掩,而那黑影也正要离去之际,却听得有人一声冷哼……在此刻这等漆黑沉寂的夜晚,那一声冷哼犹如一道不及掩耳的焦雷在耳边炸响!令得那黑影即刻离地纵起,疾足飞奔!

    可谁知方才一道耳边焦雷刚过,又一道闪电劈至眼前!这道闪电似骄阳似烈火,气势恢宏,横扫千军!震得那黑影急忙折弯自保,不敢轻率硬接,虽说身法灵敏,但仍是听得了布帛的开裂声!

    以往被这道闪电挑刺之人,就算没有血溅当场束手就擒,也必是血流如注而身手大打折扣,可那道黑影却只是打了个踉跄,朝着那道闪电方向射了三支袖箭同时逃之夭夭。

    那道闪电飞速急转,将三支袖箭尽数挡飞,再去找那黑影时已然不见踪迹,便又是一声冷哼!

    此时,蔽月的黑云正巧散开,皎洁月光将那道闪电照得分明……原来是一把素缨鎏金枪,精光四射地被一个伟岸男子单臂执掌持于背后。看那素缨鎏金枪应是份量不轻,但在这大红袍、金腰带的男子手中,仿佛一根轻而易举的晾衣杆子。

    夜半冷风瑟瑟,周遭又回归了寂静,那持枪男子双目炯然扫视了一圈,随即闷声不响地走开了。

    也不知他是否有发觉,在离这南山石屏十丈处的假山石堆间,一双深邃湛蓝的眼睛,波澜不惊地将方才那一场看了个清清楚楚。

    次日清晨,楚旸一大早就来敖晟翎的房前敲门,说是一同去给楚九阳请安用早膳,像是有话要说。

    敖晟翎看起来气色不错,似乎昨夜睡得挺好,仔细打理了一番很是神采奕奕地随着楚旸一道走了。

    带着敖晟翎边走边聊刚出了西苑没几步,楚旸便听闻有人直呼‘四哥’……二人同时循声望去,见得一位削瘦少年快步而来,穿着红袍与楚旸身上的那件相差无几。

    “呀!是五弟!”楚旸朝着那少年挥了挥手,对敖晟翎笑言,“那是我五弟楚昀,前阵子父亲派他下山办事,想必是方才刚回来不久,恰时候请安了。”话音刚落,楚昀便到了跟前,楚旸即刻将他引荐与敖晟翎,三人都是爽快脾性,没几句便说说笑笑开来。

    “四哥,敖公子,此次下山我巧遇一位奇人,受赠了一把劲弩,又轻又稳,打从心眼里喜欢得紧!待得陪父亲用完了早膳,我与你们瞧瞧。”楚昀比敖晟翎小两岁,从小酷爱游猎在山林间,虽被楚九阳训斥荒废家学,但在弓弩之技上却成了顶尖儿的佼佼者,被几个友人戏称‘转世后羿冲天箭’……

    “小点儿声!”楚旸指着前头的堂门石阶,压低嗓子,“若是被父亲听到了,又是一顿板子。”

    “父亲深明大义,否则怎会准允大哥组建‘镝翅郎’?”楚昀一脸无所畏惧,口气轻松,“若论天下我楚老五还不敢夸口,但仅说在这儿洛州,还能有谁的射术比得过我楚昀?往后这‘镝翅郎’的掌治……舍我其谁??”

    楚旸刚瞪了眼楚昀,却听得楚晔的嗓音在不远处笑着说道:“五弟年纪轻轻便想着为我分忧,我这做大哥的很是欣慰。”

    楚旸、楚昀二人即刻容貌端正对着前方作揖行礼,敖晟翎看着踱步而来的楚晔,笑着拱了拱手。

    楚晔打发两个弟弟先去给楚九阳请安,却留下敖晟翎跟他慢悠悠地走着,俩人聊着些沿路的花花草草打发时间,恰逢正在过一道小桥流水时,楚晔看着浅流中的几条锦鲤,不轻不重言道:

    “昨儿半夜,打扰敖公子的清梦了。”

    “啥?”敖晟翎的眼神有些茫然。

    楚晔信手采了两瓣鲜绿嫩芽,随意往水面投撒,引起波纹淡淡:“子时三刻,有贼人潜入庄内,幸亏有敖公子暗中晾阵,那贼人才未能得逞。”

    “嗯?”敖晟翎修眉轻皱,蓝瞳微眯。

    “鲜少有人可在我那素缨鎏金枪下滴血不流全身而退的,当时敖公子也看到了的,难道……”楚晔将目光直直盯着敖晟翎,笑得古怪,“难道敖公子没发觉那贼人衣衫碎裂却未见血么?你说会不会是十三太保横练……刀砍一道白印、枪刺一个白点之流?”

    “未必。”看着春日下的花骨朵,敖晟翎洒脱一笑,“我见那人身材窈窕,大抵是个姑娘家。”

    “哦?”楚晔浓眉一扬,感概道,“一位女子,居然练得如此刀枪不入的神功……惭愧惭愧!汗颜之至!”

    “少庄主说什么呢?昨夜我可是什么都没看到?何来贼人?何来刀枪不入的女子?”敖晟翎拍了下楚晔的肩膀,“光在这儿说那些虚无之事作甚?小弟我快饿得不行了!”

    楚晔微愣,随即对着敖晟翎抱拳郑重一礼,接着赶紧请这位轩辕族的贵宾快些去用早膳,到了地儿见得楚家父子几人早已等着了,又是一阵请罪。

    楚九阳倒也和蔼并不怪罪,并且说轩辕族人出山入世一趟非常难得,嘱咐儿子们用心招待敖家老七。敖晟翎感激相谢,楚公子们点头称是,本以为用了早膳便散了,谁知楚九阳把楚晔和敖晟翎叫住了。

    “老夫见敖公子似乎心中有事,胡乱揣测终使方寸大乱,还是直言相询为好。”楚九阳笑咪咪地摸了把胡须。

    “神农火族,果真神机妙算!”敖晟翎眨了眨眼睛,见得楚九阳笑而不语,于是索性照他的意思开口问道,“云王麒麟印之其中一枚……不知楚庄主有否见过?”

    楚九阳‘嘿嘿’一笑,看了眼侍立在旁的楚晔,点头示意道:“晔儿,你带敖公子去一趟请他瞧瞧,也不必拿着那东西来回跑了。”

    敖晟翎跟着楚晔进了栋三层阁楼,楚晔在旁说是平日里楚家人读书的地方。敖晟翎边点头边心里头默想着带我这个外人来此处作甚,一抬头即见得楚晔在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角落取出一个小匣子,正觉得那小匣子怎么有些眼熟,楚晔已然打开匣子,将里头的物事呈现在敖晟翎眼前……

    “此乃先帝御赐我族之朱雀印,欲封我楚家食邑洛州,被我先祖父力拒三回,然而终因天子一言九鼎,只得各退一步,我楚家世辈代天子牧洛州,保一方平安但不入朝。”

    赤色玛瑙雕篆的朱雀印,及其煊赫高贵,隐隐透着炽热光泽,细细诉说那段无人知晓的辉煌。

    既然早有先帝御赐之朱雀印,那炎阳山庄岂会在意麒麟印?

    “愧甚!”敖晟翎敛衣肃容,对着朱雀印长长一揖。

    “当年敖前辈受封云王,乃武林一大盛事,如今麒麟印之事……若是敖公子开口,愚兄定竭力相助。”楚晔温和一笑,合上匣子物归原处。

    敖晟翎笑而不答,只是多谢楚晔的好意,从楚家书阁下来便直奔药斋,一头闯进伙房却不见人影,唯有小火炉上的药罐子里正‘突突’煎熬着……看得敖晟翎心中也是一阵煎熬!她在伙房里来来回回兜兜转转三四圈,嘴里翻来覆去就念叨着两个字,叫人见了像个失心疯,就在此刻有人立在门口问道:

    “你怎地过来了?”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