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九十四章
    “将门关上。”楚悦颜对着黄芪冷静吩咐道,“过会儿再来送药。”

    被身下少女判若两人的语调唤回了神,敖晟翎像被黄蜂尾针蛰了一般弹起来滚入里床……完了完了!这次定会被楚家兄弟群殴一顿扔下山去了!

    相对敖晟翎的惊慌失措,楚悦颜却是出奇的镇定,她娴雅起身用手指轻轻梳理有些凌乱的发丝,又将略松的襟领打理齐整,瞥眼见得房门仍旧半开但无人站在那里,许是被方才的场景吓跑了,又见得敖晟翎呆坐在床上发愣,不禁唇角微翘,拍了下她的手臂:

    “怎地一副被捉奸在床的模样?你又不是真男儿,还能将我如何?”

    敖晟翎硬着脖子缓缓转过脸来,面无表情看了她一会儿,忽然一抹邪笑浮在脸上:“说你是小姑娘还就是个小~姑娘,哪怕是自幼聪颖非凡,有些人情.事儿还是知之甚少,需好好教导一番……”

    楚六小姐虽说芳龄只有十四,但在江湖上也没少走动,阅历多了便磨练出几分胆大心细,瞥着敖晟翎的贼脸,眉梢传情眼波流转:“哦?是么?那你打算如何教导我?何时教导我?难不成拣日不如撞日……就在此时此刻?”言罢,贝齿轻咬唇角,纤指攥紧了手边的锦被。

    敖晟翎哈哈一笑,食指刮了下楚悦颜的鼻子:“你这小丫头才十四岁,虽说脑子活络但年纪太小,身段都还没长齐呢谈什么风月?行了咱俩别闹了……”边说边下床扯了扯衣衫,嘴里嘀咕,“若是哪天我能修婚律,定将及笄礼改至十八岁,十五岁的姑娘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却要圆房生育,太伤身了,对胎儿也不好。”

    楚悦颜挪坐床沿,以手支额盯着敖晟翎的侧脸,微晃着脑袋眯着眼睛,轻声说道:“若是过了十八生辰我还未出嫁,你便娶了我吧?”

    “胡闹!”敖晟翎瞪了眼楚悦颜,“若是过了十八岁还未出嫁,你便出家吧!”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没好气地剜了她一眼,晕着腮红的楚悦颜气鼓鼓地站起身,“还不是瞧着你挺靠谱的,又是轩辕天一族后人,才请你帮忙的么……小气鬼!”

    “小气鬼?帮忙??”敖晟翎正对着楚悦颜,用惊疑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的膝盖至腰际那一段,“这个忙我怎么帮啊???”

    “你也说过女子之身修炼我族的纯阳内力便无法受孕生子,但我自小就想修炼这门家传绝学!然而嫁人之后必要为夫家传宗接代,若是练了纯阳内力又对不起夫君,这岂不是鱼与熊掌无法兼得?如今能入得了我眼的男子还未曾有,可是为了那类庸碌男子荒废余生我更不甘心!此刻上天派了你到我眼前,试想嫁于你这个天一门主后人,既不用生子又能够练功,不是两全其美之策?敖‘公子’~~你说是么?”

    将这段话一口气讲完,楚悦颜定定看着敖晟翎,慢悠悠地喝了杯茶。

    这段话又将敖晟翎惊得目瞪口呆,她愣愣问道:“你……你觉着你亲爹能答应这门亲事?允你嫁个女的??”随即连连摆手摇头,“好了好了别玩笑了!”

    “此刻天下间没几人知道你是女子,只要你答允了,父亲那儿我自会周旋,不用你多虑……”楚悦颜走近敖晟翎,近得俩人都几乎贴一块儿了,她对着她的深邃蓝瞳,轻咬红唇,柔声笑问,“怎么?难道我楚六小姐的样貌容姿...配不上敖七公子?”

    “你怎知我排行……?”

    “你给自己取名云小七~~~猜猜就知道了呗!”

    “你太聪明了!聪明得有些恐怖!我才不敢要你呢!你去找别人帮你……”敖晟翎抓起自己的包裹,逃也似地跑出了房门。

    瞪着敖晟翎那落荒而逃的身影,楚悦颜气得咬牙跺了跺脚:“小气鬼!胆小鬼!敖晟翎你太令我失望了!!”

    晚膳时分,炎阳山庄的一干宾主齐聚祝融堂。

    楚九阳对敖晟翎慈笑着招手示意,亲自请她坐于右侧,使得位于楚庄主左侧的郭掌门心中忿忿不平,但也不敢表露在脸上。

    幸而敖晟翎在席面上对武林前辈十分尊敬又多番敬酒,恭谨谦和举止得体,说话不卑不亢且周全体面,酒过三巡之后倒是令得郭掌门另眼相看,不仅把本门大徒儿比了下去,还在暗自思忖这位轩辕神族后裔会否看得上自己的小女儿…………

    因着白日里头楚悦颜对自己说了那盘异想天开的计划,坐在楚九阳身旁的敖晟翎有些心绪不宁,讨厌的是坐于正对面的楚悦颜还时不时看她几眼,更是令得她心中有些烦躁,但又不能任性离席……随着楚家兄弟豪迈敬酒,敖晟翎也干脆今朝有酒今朝醉般毫不推辞,灌得满脸通红。

    坐于楚悦颜右旁的乐聆音瞧着那人的蓝瞳已是如雾般朦胧迷离,想劝慰几句却碍于这场面上不便开口,只得秀眉微蹙垂着眼帘,打算散席后,去送碗醒酒汤给她。

    坐于郭术身旁的潘阜,自打一眼猛然见着乐聆音起就激动不已,一顿酒席吃得是心荡神摇,还未多喝几杯便酒气冲脑,毫无避讳地两眼直愣愣紧盯乐聆音,最后竟当着众人面站起身,举着酒杯朝乐聆音满口呼道:“乐…乐师姐!今日见得你……我…我潘阜……”

    乐聆音如此冰雪聪明的女子,岂会对潘阜的放肆言行毫无察觉?只是碍于作客炎阳山庄故而隐忍不发,但她身边的陈琼玖岂会给这类浪荡猥琐之人好脸色?满面怒容的柳叶丽君正要发作,郭术赶紧在桌下用足尖踢了大徒儿的双腿令他弯了膝盖扑通坐回圆凳。

    “潘公子醉得厉害了!还不快伺候他回客房醒醒酒早些歇下了?”楚少庄主板着脸,对着炎阳派弟子挥了挥手。

    两名壮健的炎阳派弟子齐声应喏,麻利迅速地左右扶起潘阜带出了祝融堂。郭术赔笑道:“老夫这个不成器的徒儿酒量浅薄,令诸位见笑了,我这为师的自罚一杯。”

    郭术大小也算是一派掌门,为了晚辈之间的闹腾而自罚倒是给足了乐聆音面子。但仔细一想,乐聆音乃是流水阁大弟子,剑法高超又深得卓阁主器重,听闻那位轩辕神族后人也是由她和陈琼玖搭救至炎阳山庄……长江后浪推前浪,岭南派虽说立派六十多年但武技始终挤不上一流顶尖,精明的郭术心里清楚,还是不要轻易与流水阁结怨方为上策。

    陈琼玖看着郭术仰头饮酒,嘴角牵出一丝讥笑。

    楚晔给陈琼玖使了个眼色,起身执壶为郭术斟满一杯:“郭掌门高风亮节。”

    乐聆音仍是风清云淡的模样,却听闻有人低声冷哼,抬眼看去,见得那人斜睨郭术,虽说蓝瞳笼着层酒雾,但仍被她瞧出有丝暗怒一闪而过……乐聆音心间一舒,前一刻眼角眉梢还布着深秋寒霜,后一刻便三月春风拂过俱是暖人温意。

    被潘阜这么一闹腾,宴席便草草散了。

    敖晟翎与楚家俩兄弟一同走在去西苑的道上,个个满身酒气。暗自运起内息将酒劲渐渐散发体外,脑子比方才清醒了些许,却又想起潘阜的那张饥色嘴脸,敖晟翎的蓝眸一沉,正想着过会儿半夜里要不要去作弄一番,却颈间一紧,原来是有些喝高了的楚旸伸臂将她搭了,大着舌头高声问道:“那潘阜忒不要脸!居然胆敢在我家里头不安份!敖公子!不如与我一同去将他教训一番如何?!”

    “正有此意!”敖晟翎原地止步,拍了拍楚旸的肩膀顺便退开了些距离,“只是得仔细些的,现下我俩一身酒味容易被人察觉,不如快些各自回房换套暗夜行头再去找那淫棍??”

    “好主意!……”楚旸脸红脖子粗地大声附和,却被楚晔用力打了下后脑勺,整个人有些懵了。

    “四弟喝醉了就会胡言乱语,令敖公子见笑了。”楚少庄主也喝了不少酒,但还能端正沉稳,“天色不早,西苑已然为敖公子备齐下榻之处,还请敖公子好生歇息。”言罢又对着随行小厮吩咐,“你俩尽心伺候,绝不可怠慢!”

    敖晟翎被俩小厮一路恭敬引至下榻之地,是处清幽雅致的河畔小榭。

    进得卧房时早已备有热水,敖晟翎简单洗漱了又清醒一层,觉得口渴正要倒杯茶却听得有人叩门,她放下手中茶壶走去开门一瞧,不是西苑小厮,而是药斋的黄芪。

    一见这是黄芪,敖晟翎立时想起了白日里头那尴尬场景,原先微醺的脸庞刹那间从下巴红到了头顶心,连耳垂都是烫的,不禁对着黄芪嘿嘿讪笑不已……

    黄芪却是脸色淡然,对着门槛内的敖晟翎抬起了手中的托盘,上面是一碗浓黑药汁。

    “呀!麻烦小哥儿从药斋送到西苑来给我,真是辛苦了!”敖晟翎咧嘴一笑,随即侧身让黄芪进门,“快请进吧!”

    黄芪默然,看了眼她的侧脸,空气中飘浮着若有若无的酒香,眼神微晃,似是犹豫又似踟蹰,最终半垂着眼睑,脚步轻踏,跨入了门槛。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