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九十一章
    乐聆音抬起眼眸对上云小七的眉眼,那双干净清爽的蓝色珠子里头只有自己身在其中,那人真挚实意的脸上还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惴惴神色,令得她心中不由得一片温软,当即不再去多虑什么点头应道:“好。”

    瞧着云小七如释重负后的欣然笑颜,乐聆音又不禁跟着扬起唇角,柔着嗓子继续说道:“先起来洗个热水脸,我带你去吃些点心。”

    一听闻‘点心’,云小七瞬间觉着饿得不行,手脚很是利索地起床穿衣,正弯腰蹬着左脚的靴子,楚悦颜敲门进来了,手上还拎了个食盒。

    “乐姐姐,我将点心给你俩送过来了。”红裙少女将食盒里头的六碟点心、两双筷子布置在桌上。

    乐聆音起身道谢,并给楚悦颜倒了杯热茶。

    云小七穿戴完毕一屁股坐在了桌前,看桌上仅仅两双筷子,复又起身言道:“你俩先吃,我再取双筷子过来。”

    “不必了……”楚悦颜急忙阻道,“方才已然陪着恩师用过,乐姐姐说要等云公子起身了再一道吃点儿。”

    “原来如此啊~~”云小七对着楚悦颜点了点头,笑咪咪道,“岳妍姑娘真好。”

    望着湛蓝双瞳,楚悦颜回以嫣然一笑。

    “悦颜姑娘?”美眸闪过一丝诧异,乐聆音心中七分疑惑三分黯然,轻声问道,“你们俩……以前就认识了?”

    “嘿嘿!说来也是真的巧啊~~我刚到泾都那会儿………”云小七将那日出手相助之事言简意赅说与乐聆音听,末了还总结一句“缘分啊!”

    乐聆音边听边将云、楚二人的神色看在眼里,稍许思忖便明白了,于是笑着挑明:“楚家六小姐悦颜姑娘乃潇湘先生关门弟子,人品、医德均是一等一的,云公子当真是好运道。”

    云小七此人犯傻时常有,脑子却不笨,一经提点便立时领悟,敛神肃容对着楚悦颜长揖到地:“失敬。”

    楚悦颜对着乐聆音恬然一笑,为云小七倒了杯茶,故意淡着语气问道:“怎么一下子客气了?莫不是要与我疏淡么?”

    “自然不是!”

    眼底滑过一丝笑意,楚悦颜板着脸接着问:“那还不快些喝茶吃点心?”接着又眼波流转看了眼乐聆音,意有所指般笑问,“你要乐姐姐等你等到何时?”

    茶水喝到一半的乐聆音闻得此言差些呛到喉咙,刚要开口脸上却有些烫,又见得云小七忙不迭给自己夹了好几样点心,于是索性食不言起来,心中却是已然定下了一条。

    炎阳派楚悦颜,果然是个顶尖儿的聪明人。

    这位顶尖儿聪明的少女与云小七倒是难得的投缘,俩人又同是学得医理的,在随后的日子里头待得云小七每日午时运功驱毒之后,便时常凑在一块儿跟着潇湘先生探讨研习,颇有相见恨晚的意味。

    瞧着云、楚二人指点着一株枯黄药草论了半天又相视而笑的神态,坐于不远处六角亭下吃茶的陈琼玖心中却不是个滋味儿……这一路上瞎子都看得出乐聆音对云小七的心思,这次人倒是从鬼门关救回来了,可陪侧在旁的红颜知己却是相识仅仅五六日的红裙少女,而那位任劳任怨的正主儿此刻却坐于自己对面守着红泥小炉,煮水烹茶好个闲情逸致。

    回想起这几日那二人在这药斋中都快形影不离了,九姑娘替乐聆音暗自心急,她将手中茶盏捏了又捏,就差把那鹧鸪斑兔毫盏捏碎了才开口言道:“聆音姐姐……昨日听得潇湘先生说,云公子体内的寒毒已然炼化了八.九成,如此看来不出两三日即可大好了……到了那时咱们便下山归去吧?也无需为了那‘大祭祀’去凑热闹的。”

    “楚庄主出关那一日提及大祭祀,我等几人都应承留下观礼了,”乐聆音微笑着,轻描淡写为陈琼玖续了盏茶汤,“若是无缘无故冒然辞别,会否显得莽撞失礼?”

    陈琼玖吃了两块点心喝了一盏茶,还是没能想出个合适借口提前离去。无奈之下瞥眼见得与楚悦颜有说有笑的云小七正往六角亭漫步而来,心中更是没啥好气,侧过脸去瞧着一丛喇叭花几根狗尾巴草,当作没看到那俩人。

    “嗯!聆音的茶技实在是好极了!”云小七嘬了口茶汤,微眯着蓝瞳,“回味无穷啊~~~”

    “那是自然的~~”楚悦颜双手捧着茶盏,笑靥盈盈,“幸得有乐姐姐这般如此好品性的善于烹茶,这几日令得小妹大饱口福尝到了涌溪火青茶的精髓。”

    不骄不躁的乐聆音对着红泥小火炉扬了扬唇角,举箸夹了块泮塘荸荠糕给云小七:“瞧着你今日似乎有些上火,尝尝这样。”

    “许是昨夜里头与悦颜姑娘查阅医籍忘了时辰,睡得晚了故而起了肝火……”云小七夹起乐聆音给她的那块泮塘荸荠糕,自说自话地送到了楚悦颜的白瓷小碟子上,“你折腾得也挺晚的,来一块吧!”

    陈琼玖不可思议地瞧着云小七,像是在打量一个蠢货。

    乐聆音仍旧是一番风清云淡,只是眼角的笑意不知去了哪里,她将整碟泮塘荸荠糕移至楚悦颜面前:“云公子说的有理,这些个都归悦颜妹妹了,云公子可不许再碰。”

    楚悦颜稍许惊讶,但随即又神色如常,只是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一声不吭地夹起一块泮塘荸荠糕,暗笑着细嚼慢咽。

    云小七也是惊讶的很,但她没弄明白为何因一块小点心而使得六角亭中的氛围变得诡异莫名……

    她看看乐聆音,乐聆音只对着红泥小火炉全神贯注。

    她看看楚悦颜,楚悦颜只对着泮塘荸荠糕兴致盎然。

    她看看陈琼玖,陈琼玖只对着喇叭狗尾草暗送秋波。

    “……………”云小七回过头去看乐聆音,姣好的眉眼如画般赏心悦目,就是缺了点什么......她耷拉着眉毛,左手在桌子底下轻扯乐聆音系在腰间的环珮流苏,看着眼前这位娇俏女子的美丽侧脸,轻轻地低声嘟囔:“聆音........”

    乐聆音正要伸手到桌子底下将云小七手中的环珮流苏快速抽回,刚触到那温润的玉环却突然心间一痛!这场景………那天也是这般.........

    定秦之事已然成为乐聆音心中的一根刺,她轻咬唇角令自己平复心境,想侧过脸去看看云小七,却又有些不敢看。然而掌间的力道令她得知,自己的右手与云小七的左手一道分别攥着那环珮流苏的上下两段,谁都没有放开。

    后悔、愧疚、自责、怜惜……方才的小别扭早已被甩得不见踪影,乐聆音缓了缓心神看向云小七,想问问她还要些什么糕点,却见得云小七半垂着眼帘,仿佛思虑又似乎难受般拧着眉毛,深吸一口气压着嗓子低沉问道:

    “你是不是又要再说一次.......‘云公子,请自重。’?”

    心房被猛地一捶,痛得乐聆音眼前一阵恍惚,她咬紧唇角闭上双眼,右手轻轻下滑抚到云小七的手背,紧紧握在手掌心,摇了摇头低声喃语:

    “不,不是的,以后再也不会那样了。你......你千万别多想。”

    她全都忆回来了.........

    柔软的语调带着一丝轻颤,将眼中的湿润硬生生压制下去了才睁开美眸看向云小七,见她死死抿着双唇,面容严峻修眉紧皱显得思虑甚重,也不知方才自己说的那句话她是否听进去了?

    “是我不好……”云小七斟酌着开了口,“鲁莽任性,不识大体,惹得大家心中不痛快。”

    陈琼玖方才闻得云小七说话变了味儿就转回头看了过来,发觉云、乐二人脸上都是异常沉重,立时打着圆场:“云公子哪里不好了?当时若不是云公子仗义相助,不知我陈家今日是何局面呢!”

    “当时……?”云小七抬起眼来对着陈琼玖,似自嘲又似自负般微微一笑,“想想当时我真是够勇猛的,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无知者无畏’吧?如此场面上我居然还能捡回一条命,若是下一回再遇上那类事体,我还未必就敢再冲上去了。”

    “不!”陈琼玖深深看着云小七,斩钉截铁道,“道貌岸然之人数之不尽,然而我信云公子绝非那等贪生怕死之辈!”

    “那也要看为了何人何事……”云小七随意一笑,摇了摇头,“九姑娘莫要给我戴高帽子,在下受不起。”见得陈琼玖又要开口接着说话,她立刻挥了挥手,“我累了。”

    自己的左手仍旧被乐聆音握在掌心,云小七明面上喝了口茶,暗地里晃了晃手腕示意,觉出乐聆音未有松手,她也不去顾忌什么直接站了起来,果然在那一瞬间,左手没了牵绊。

    “内伤未愈,神思匮乏,三位慢聊,云某回房歇会儿,失陪。”

    见得云小七像阵风一般走远了,陈琼玖讷讷道:“聆音姐姐…………”

    乐聆音无声阖眼,抬手举盏将涌溪火青茶一口一口饮尽,觉得鼻尖仍旧酸涩,又饮了一盏才无声呼出了股郁气,却对着手中空盏愣愣出神。

    在一旁对着泮塘荸荠糕吃到现在的楚悦颜将竹筷置于碟子上,喝了半盏茶润润喉,对着乐聆音轻言:“云公子困了一觉就会好些的。”

    乐聆音对着空盏摇了摇头:“她现在一定觉得很疼……”

    陈琼玖没明白乐聆音所言何意,一时两眼茫然。

    “若是她没想起定秦之事,那么当日所受的伤痛便可当作从未发生,方才瞧她的神情举止应是全都回忆起来了……想必那时候的记忆又使她身临其境了一趟........当时...当时她受了那么重的伤......痛得连话都说不出了......”

    心头一阵一阵的抽痛令得乐聆音无法再稳着嗓音开口言语,陈琼玖在一旁瞧着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正要想着话头劝慰几句,眼角瞥到一个穿红袍的男子跨着大步正往六角亭走来,还听他大声呼道:“六妹~~你们仨原来在这儿啊!”

    “四哥……”楚悦颜见着楚旸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走了过来,暗暗叫苦四哥来的真不是时候,刚要起身拦住楚旸别让他进得亭子里,谁知楚旸一路走来都牢牢盯着乐聆音,还未进亭子便发觉乐聆音在转身背对着他之际眼角通红!

    血气方刚又情窦初开的楚四公子当即变了脸色,心急又心疼地直直问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唐突了乐女侠?!快些告知,我楚旸定要那人好看!!”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