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八十四章
    “云少侠…”乐聆音轻拍了下云小七的后腰,暗示她收口,又对着陈琼玖等人笑道,“这几日诸位都辛苦了,前半夜便由云公子与我一同值夜,到了丑时再换防。”

    陈琼玖听闻乐聆音开口了,便吩咐曹随扈到了丑时与她接替云、乐二人值夜,又嘱咐手下两个时辰轮流换防,不可睡得太沉。

    待得陈家几人围着篝火卧在毯子上歇下了,乐聆音环视一周,见着云小七正盘膝而坐闭目养神,于是也不打扰。给篝火添了几把枯柴,周遭安静得只有柴火在空气中开裂的‘噼啪’响,却莫名地给了乐聆音的心中几分和谧。

    略侧脸,见着云小七就坐在自己身旁,盘膝而坐腰杆挺得笔直,闭目养神眉宇显得清隽……她就这么无声端详着云小七,此刻完全都不知道自己的双眸满满映着化不开的温柔欢喜,就觉着……若是今后云小七能够如此这般陪她同在一处......别无他求。

    然而.........这位‘云少侠’是个女子......此事师父晓得,想必父皇也晓得……她与我同为女子,皇族宗室里头如何容得下?虽说她如今一袭长衫化作云王世子,今后袭王爵又是顺理成章之事,可哪怕秘而不宣,父皇母后又怎会赐婚予一个女子为长公主驸马?况且.......她对我.......又作何想?

    自记事起,乐聆音的容貌品行俱是令人交口称赞不绝于耳,虽说乐聆音从未因此自视甚高,但也因此心中存了自信。

    可这心中的自信,遇上云小七,却有些失措…………只因乐聆音从未想过自己会对一个女子动心。

    乐聆音不止一次自问过,为何会是她?一路去找寻云小七之时,总会对自己解释那人是天一门传人、是那位前辈的后裔之缘故,然而乐聆音好不容易再见到云小七之际,心间九分欢悦夹杂了一丝苦笑……还是莫要再自欺欺人了罢。

    或许世间轮回,是上辈子欠她的呢?

    瞧了眼纹丝不动静心调息的云小七,乐聆音无声垂目,又似乎是下定了某样决心那般呼出了一大口气,待要她再去看云小七的眉眼时,对上的却是一片湛蓝……

    “聆音姑娘累了?歇歇吧!”清澈的蓝瞳,眉眼弯弯。

    乐聆音却像被人窥破了私密心事般慌忙将目光移开,斜睨着那堆篝火,低声回答:“不累。”

    赤色的火光,倒映在乐聆音的细嫩两颊,似乎为她涂了层粉嫩的胭脂,显得娇俏柔美。

    云小七看着乐聆音的侧脸,蓝瞳眨了两三下,心中暗赞这位流水阁大弟子的父母定是男俊女俏的,否则如何能生出这般好看的闺女呀?

    一小阵山间夜风吹来,将乐聆音肩上的几缕青丝扫至胸前。

    乐聆音仍旧低着头,撩起那几缕青丝自然拂向耳后……这个平日里微不足道的小举动,却在云小七的眼中成了极其柔美的一幕,瞧了眼乐聆音的身段又念及方才渐渐起了山风,便打算将那条紫貂皮给乐聆音披上……忽然猛回头!对着斜前方掷去了一根又细又长的枯枝!

    枯枝飞去多时却并未传回什么奇怪声响,只有丛林树叶在山风中的沙沙声一阵快过一阵。

    乐聆音见得云小七手中拾起枯柴时已然提起了警觉,但四周愈演愈烈的枝叶婆娑声响干扰了她的探查,索性手持佩剑冷静调息,但她心中暗暗吃惊的是……方才云小七将那根枯柴挥飞而去,破风之声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可陈琼玖与那四个随扈未见一丝反应。

    “还是大意了!”云小七凝眉,冷着脸看了眼四周,随后对乐聆音问道,“内息如何?”

    乐聆音听了此言,再探内息时却神情微变,十指渐渐冰凉,还未待她开口,右手却立刻被温暖的掌心包围,随即而来的是浑厚柔和的绵长内力。

    “放心,这儿风大,那‘软筋酥骨散’过不了多久便会失效,你安心调息便是。”云小七仔细环顾周围,神情认真并不见丝毫慌乱。

    看着自己的右手被云小七稳稳执在掌中,乐聆音不由地看向云小七,却只瞧了她一眼就急忙低下了头……她发觉自己的脸颊有些烫,心跳比平时快了许多,难道这也是那‘软骨酥筋散’在作怪?幸亏夜间山风凉凉地吹来,帮着脸上降温了些许,堪堪不由得松了口气,却突然听得一声清脆的……

    ‘咔嚓!’

    乐聆音并未如往常在外般立刻手按剑柄随时拔剑,而是用力反握了云小七的手掌。

    云小七却在此时闭上了双眼,只是微微侧头认真听着什么,片刻之后突然清了清嗓子,居然开口唱了起来: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和润又轻扬的嗓音,配上轩辕天一族人与生俱来的不羁,伴着<清流诀>的延绵内力,缓缓诵出浩然正气。哪怕山间夜风吹得如何狂野,周围暗林树叶何等地群魔乱舞,从云小七口中吐出的那一字一字皆清清楚楚地传入了乐聆音的耳中,沉稳有力地将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杂音纷纷驱逐,更是令得乐聆音胸腔间的焦虑淡化得干干净净。

    “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随着云小七镇定自若地唱近尾声,山风也渐渐趋于颓势,过不多时,中天明月自一团黑云中露出了脸,皎洁光泽瞬间照遍了大地。

    不知为何,乐聆音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仿佛心中那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

    云小七侧脸看着乐聆音,笑容温暖:“没事了,放心吧!觉得好些了么?”

    乐聆音看着自己与那人双掌相合、五指互扣,感受到掌心与掌心之间那一丝丝内息的牵连,眼神浮动之余居然不知该如何答话,却听闻那人又笑嘻嘻地调笑般在耳畔边轻声问道:

    “怎么?你我都是女子.........有甚么可慌张的?”

    嗯??

    这句话怎地如此耳熟???

    敖晟翎!你现在的记性倒是不差呀!!!

    “除了这句话,你还记得什么了?”乐聆音甩开了云小七的左手,恼羞成怒般转过脸去不看她,只冷冷地丟出了那句问话。

    “我记得……”云小七抬头看了看月亮,喃喃道,“再过会儿就该吃药了。”

    乐聆音心中算了算时辰,还有小半个时辰就到丑时,于是起身去马车拿了个包裹回来,将一青一白两个小瓶子递给云小七,既不看她也不与她说话。

    云小七也不以为意,咧嘴一笑接过瓶子:“谢谢聆音姐姐。”

    乐聆音黛眉微扬,脸色稍霁,可仍然不理她,只是用葱白手指卷起了一缕青丝自顾自地绕着弯儿,心中却等着云小七继续鼓噪些什么出来,然而听闻她一声不吭地离地起身、拔腿就走……这一幕令得乐聆音霎时忆起了那会儿在陈家寿宴上的情景,当时云小七就是这般地走开了.......

    不容再去回想,乐聆音‘噌’地站起身来,一个回转扬起三千青丝在风中画了半圈,一把抓住云小七的手臂对她匆忙问道:“你要去哪儿?!”

    看着乐聆音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臂,发觉乐聆音的昳丽美眸透出一丝焦急,云小七心中诧异,但嘴上快速答道:“觉得有些饿了,去拿点儿蜜饯过来,也是你给我的。”

    乐聆音心中一愣,随即暗叹了口气,不再抓着她的手臂,只是轻声对她说:“你有伤在身就莫要乱动,要什么便与我说即可……你回去坐好。”言罢即走去打开了车门。

    云小七听话地回去坐好,看着乐聆音取了油皮纸包裹着的蜜饯走过来时,对着聆音姐姐感激一笑。

    二人均吃了些蜜饯,乐聆音看了仍在酣梦中的陈家几人,对着云小七问道:“方才是怎地回事?”

    “聆音姐姐可曾听闻……‘女丑巫氏’?又或是‘灵山十巫’?”云小七手执青釉小瓷瓶,饮了半口。

    “女丑巫氏?灵山十巫?”乐聆音稍一思忆,娓娓道来,“有灵山,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开明东有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夹猰貐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皆神医也。”

    “猰貐~~龙首,居弱水中,在狌狌知人名之西,其状如龙首,食人。传闻那猰貐乃烛龙之子,曾为天神,几经波折然而最终被那射日的后羿给杀了………渔翁得利的结果就是便宜了那灵山十巫~~~”云小七对着乐聆音点了点头,赞赏道,“聆音姐姐真是博闻强记,全才呀!那想必也曾听闻这灵山十巫里头,有几人除了用药救死扶伤之外……还会玩几项高深巫术的吧?”

    “那只是小时候读了《山海经》里头的上古之说罢了……”乐聆音听闻赞扬,心中一喜,但转而惊疑看着云小七:“难道那隐匿于西南密林中的女丑巫氏......与上古灵山十巫有着牵连?”

    云小七看着乐聆音的眼睛,缓缓言道:“家中堂兄博览群书,又为了将书籍分门别类妥善保存,便在他的住处搭建了许多书阁。在下秉性顽劣不喜仕途经济,倒是借了许多天马行空的玄幻神话细细读了,最后还觉着意犹未尽……”说道此处,云小七忽然想起了什么事,微扬的唇角显得她心间开怀,“有一回还读得忘了时辰,误了练剑,被罚去挖九十九条蚯蚓~~~”

    “噗嗤!”

    乐聆音捂嘴轻笑,莞尔之下那对美眸更是眼波流转婉若秋水,又加上几分温笑几分柔暖,不禁令得云小七生出了几分亲近之感,但听她又接着对乐聆音说道:“那一天修习之后本要去堂姐那儿帮她晒药材的,结果堂姐知晓我来她药庐之前刚赤手挖了九十九条蚯蚓,捏着鼻子叫我用甘露水仔仔细细洗手五六回,又给我上上下下熏了两次艾草叶才肯让我碰她的宝贝药材。”

    乐聆音听着云小七难得提起家中之事,眉眼间的笑意更是盈盈,心中想着若是哪日这人刚挖了蚯蚓全身粘土地回来站在她跟前,自己也必是催她去洗漱无疑,于是开口解释道:“女子都是十分偏爱洁净的……”

    “但我也是……也是........”云小七张了张口,看了四周一眼只得瘪嘴噤声。

    “这我自然知道,然而……”乐聆音翘着唇角,轻声说道,“你与众多女子不同,或者说,你在我遇到过的所有人中……与众不同。”

    云小七只是耷拉着脑袋,懒洋洋地说:“与众不同反而容易成为众矢之的,我觉着还是平平淡淡的才是最好。若说与众不同,方才那‘女丑巫氏’倒是名副其实,都能呼风了,若是假以时日看来就能唤雨了。”

    乐聆音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云小七见此,便接着说道:

    “方才我说听闻有个小女孩在哭,一直在哭,哭得不肯停也不肯走,我还以为是山贼的诡计,后来听着有些不对劲,那哭声来来回回地,似乎在念叨着什么调子。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看过的一本书上写过,女丑巫术中有哭诵一项仪式,只因那猰貐吃了不死药复活之后叫声如同婴儿啼哭……”云小七边说边给篝火添了许多枯柴,又将白玉瓷瓶里头的一颗药丸吞了咽下,“故而女丑巫氏若是打算开始施术,尤其是厉害的巫术,哭诵必不可缺。”

    乐聆音缓缓点了下头:“真是见所未见,那你方才提到的‘软筋酥骨散’又是怎地回事?”

    “当年的‘五体投地’便是由‘软筋酥骨散’提炼而来,听说那方子传自西南。”

    “原来如此……”提及‘五体投地’,乐聆音回想到桉鹿山的那一幕幕,看着这人自然洒脱地盘膝坐于自己身边,心中不由得一暖,更是觉得异常安稳。

    云小七把玩着手中一根短短的枯柴,似是在想着心事,一瞥眼见得乐聆音正瞧着自己,于是认真说道:“不用担心,哭诵已破,今夜那巫氏二人不会再来了,若是我等运道好一些,后头一阵子那二人都不会再来了。”

    乐聆音对她轻轻颔首,侧过脸去却对着那堆篝火,无声暗叹了口气。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