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八十三章
    寅时初,天还未亮,木樨镇上各家各户都还在睡梦中,就连那老迈的清道夫都还未出现大街上。

    可一向寂静的苏府却在此刻开了正门,一辆宽敞的马车平稳停驻在阶下,方老夫妇各自打着亮灿灿的大灯笼立在一旁,恭送几位男女骑马登车。

    马车内铺了三四层温软的棉毯,最上层还垫了一条贵重的紫貂皮。

    可乐聆音还是担心过于坚硬,对着云小七说了好几回小心。

    云小七挪着屁股坐入车内,将后背轻轻靠在大圆枕头上,对乐聆音笑着说无碍。

    乐聆音见得云小七神色如常,心中安定了几分,可还是叮嘱道:“千万当心别磕碰着伤口,若是觉得哪儿不适定不得硬忍,须即刻与我讲,可记得了?”

    “好,不会忘的,聆音姑娘放心。”云小七纯粹又认真地点了点头,“夜深露重,你们几位也要策马安全。”

    一丝暖意划过心间,舒展了乐聆音的姣好眉眼,给了云小七一包粽子糖、一包蜜饯,随后替她闭上车门,接着对陈琼玖点了点头。

    陈琼玖轻轻打了个口哨,已然候在前头的一男一女俩随扈率先打马开路,剩下两个随扈男的赶车女的垫后,陈琼玖、乐聆音二人分别于车厢左右策马相随。

    一车五骑不多久便轻快驰出了木樨镇,前往重黎山。

    乐聆音心里清楚云小七的行踪已然暴露,故而选在那个时辰启程去炎阳山庄,又提防有人会途中暗算,一路上更是提起了十二分精神,可谁知连着行了五日却无人劫道……她心中疑惑之余反而没有松懈下来,倒是平添了几分紧张。

    到了第六日,临近黄昏,却仍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荒郊野外行夜路终是不妥,于是找了处静僻之地生火进食,歇息过夜。

    华姑娘将一个简洁的包裹打开,里面俱是些馒头麻饼等干粮,虽说已然冷却多时,但行走江湖的早就习以为常,无论陈家九姑娘还是流水阁大弟子,都毫不挑剔地喝着凉水安静吃着。

    华姑娘回头看了眼马车,就听流水阁大弟子乐女侠笑着说道:“华姑娘辛苦。云公子负伤在身,车内备有她的吃食。”

    乐聆音话音刚落,就听那个窝在马车里的伤员大大咧咧言道:“一人闷在这里好生无趣,又是黑漆漆的,我要下车与你们一道。”

    “胡闹!”乐聆音对着马车笑嗔,“乱动乱跑作甚?忘了左肩的伤口了?”

    “不疼了,就那几步路,不碍事的。”说着说着,车门被开启了一条缝。

    “你……!”乐聆音黛眉微蹙,“莫要乱动,别扯到伤口。”

    将车门打开了的云小七,歪着脑袋露出脸来对着乐聆音嘿嘿一笑,见得乐聆音想要起身前来,连忙对着她摇了摇手,自己慢悠悠地从车厢内挪了下来,又晃悠悠地踏着还算稳重的步子来至乐聆音身旁,对她眨了眨眼睛,撩起袍角坐在了她的右侧。

    “这几日大家都劳累了,容我此刻借花献佛一回……”云小七边说边神秘兮兮地自怀中掏出一包油皮纸,一手托在掌心,一手将油皮纸打开,一股桂花香散在风中,原来是粽子糖。

    难怪说是借花献佛,原来是出发的那个凌晨,乐聆音给她的。

    看着云小七献宝似得将粽子糖捧在眼前,乐聆音不禁笑问:“没见得少几粒……这几日没吃么?是否不喜欢吃个?”

    云小七立时摇头:“喜欢吃的,所以不舍得每天多吃,就怕在路上吃完了却没得给你们尝尝……前几日每到了一个地方大家伙儿便各自去歇息,今夜聚在一处倒是得了个机会请你们吃糖。”边说边将掌心的粽子糖凑得离乐聆音更近了一寸,深邃的蓝瞳透出几分关注一丝期待,“我想着你们这几日骑马辛苦,今夜又露宿郊外也不得舒服睡一觉,吃点儿糖能让精神好些个的……你给我的粽子糖又香又甜,且还不腻,我喜欢,下次见到了定会去买来。”

    “.......你喜欢就好。”乐聆音拈了一颗粽子糖,含入口中便低头不说话了。

    粽子糖果真是又香又甜,且还不腻,一路透过了乐聆音的肺腑,甜上了心尖。

    云小七见得乐聆音吃了粽子糖,咧嘴一笑,又继续将粽子糖捧给坐在自己另一侧的陈琼玖。

    陈琼玖笑着道谢,拈了两粒在手中,又吩咐华姑娘替云小七给随扈们发糖。

    众人均吃了些甜滋滋的粽子糖,不仅精神好了些,就连心情也跟着愉悦了几分。

    云小七这几日没怎么多说话(主要是没啥机会与人说话),今夜倒是唧唧咕咕说了许多,还活灵活现地讲了几则笑话,倒是无形中化去了以往的陌生感,还引得平时沉默寡言的曹随扈跟着说了几个冷笑话,众人都是捧场笑了几声作罢,偏偏云小七还是个属于笑点低的,“哈哈哈”地给足了曹随扈面子。

    乐聆音轻笑着睨了眼云小七:“笑便笑罢,却笑得全身都颤,当心莫要震痛了伤口。”

    流水阁大弟子的容姿是武林公认的翘楚,无论是宗师前辈还是同年少侠,对于乐聆音的品貌俱是首屈一指。

    不远处的篝火随着一丝丝山风恍惚摇曳,将周围景物照应得忽明忽暗,也将方才乐聆音那似嗔似笑的端丽容颜染上了几分妩媚,魅惑得云小七对着乐聆音就那么愣坐着,完全忘了自己本想要说的是什么话…………

    乐聆音瞧见云小七的那对蓝瞳就这么干干净净看着自己,湛蓝宝石般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影子在里头,这一刻心间涌出许多欢喜,对视着蓝瞳的美眸也变得更加柔暖。

    “啊~~啾!”

    正在此时……陈家九姑娘打了个不轻不重的喷嚏~~~

    华姑娘急忙将干净的帕子递给主家的九小姐,九小姐刚将帕子拿在手上,还未来得及擦擦鼻子,又防不胜防地接二连三打起了喷嚏………

    “啊~~啾!!”

    “啊!啾!”

    “啊!啾!!长命百岁!!”

    喷嚏打得狼狈,口彩倒也说得顺溜,众人都不禁轻笑出声,附和着说了‘长命百岁’。待得陈琼玖擦拭了一番口鼻,想问云小七再要些粽子糖吃,却发觉云小七侧着脸看向右前方的暗黑丛林,似乎发现了什么,湛蓝的双瞳一眨不眨,满脸凝重。

    乐聆音也瞧见了云小七的神情,但她并未觉得周遭有什么异样,不过心中却是暗暗戒备了起来。

    那四个随扈中,曹随扈最是经验老道,觉察出方才还哈哈大笑的云小七此刻却换了张冷峻面容,即刻不动声色对着三个同道轻轻打了个不易察觉的手势。

    一时之间,篝火四周的氛围,变得沉默异常。

    众人静待了片刻,却一直未发觉有何动静,不禁心中起疑,正互相使眼色交流之时,但听云小七放低了嗓音说道:

    “有孩子在哭……”

    众人的脸色变幻多端,有些疑惑有些吃惊,还未跟着去细听,却又闻得云小七轻声言道:

    “哭的还是个小女孩……”

    周遭气氛瞬间诡异!

    华姑娘的手臂上一下子起了层鸡皮疙瘩。

    曹随扈还以为是云小七开始换讲鬼故事了。

    陈琼玖干脆虚拍了下云小七:“方才那般的笑话不接着说,此刻吓唬谁呢?!”

    云小七转回头,一脸坦然地对着九姑娘:“一个小女孩在哭罢了?哪算是在吓唬?不信你过去瞧瞧……”

    “呸呸呸!装模作样的一副厚脸皮!懒得理你!”陈琼玖瞪了眼云小七,便侧过脸去不再看她,倒是对着乐聆音说,“聆音姐姐还不管管他?这会儿荒郊野外大半夜地可不兴说那些个…………”

    乐聆音对着九姑娘歉然一笑,伸手暗自扯了两下云小七的宽袖:“不早了,回车内去睡吧?草地上容易起露水,又潮又凉地对你伤口不好。”

    “那你们呢?”虽说乐聆音穿了御寒衣衫,但她身姿纤柔,厚一些的衣裳穿在身上也不见得臃肿,在这寒夜里头让云小七总觉得乐聆音还需多添几件,“车内有好多条毯子,还有紫貂皮,大家分一分吧!”

    云小七边说边慢吞吞地站起身,又对着乐聆音眨了眨眼睛,笑道:“大家伙儿一路同行,已是对我照顾许多,然而岂能一味地接受而不付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才是好友之间的相处之道。若是眼瞧着你们露宿草地而我自己个儿歇在车内,叫我如何踏实安眠?都是爹生娘养的……”

    听着云小七有理没理地嘀嘀咕咕,乐聆音心中觉得好气又好笑,但隐约发觉云小七在说话时,蓝瞳还瞟了眼远处暗林,又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弃了劝说的打算,与众人一同分了毯子,将紫貂皮给了云小七,七个人相近围着篝火坐成一圈。

    陈琼玖正吩咐着如何值夜,却听伤员云小七说:“你们几人骑马赶车的各个儿比我累,都先去歇息吧!临近丑时那会儿请曹大哥替我,可好?”

    “胡说什么呢?”陈琼玖对着云小七摇了摇头,“都这么晚了还闹?伤还未痊愈的人值什么夜?”

    “你们都不信我说的话……那边儿真有个小女孩儿在哭,哭到现在还未走。我知道你们没听清,夜里又不可去查探,那便由我来守着你们,我也好放心。”云小七说这番话时,脸色委屈又认真。

    可陈琼玖的脸色,却是白里透青。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