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八十章
    敖晟翎的轻功很好。

    即使敖晟翎体内寒毒发作,后肩血流如注,可她还是能够拽着乐聆音在竹林中迅疾如风。

    默默地咬牙切齿地迅疾如风……敖晟翎自己也不知道她还能撑多久,但她晓得此刻绝对不能停下脚步,未能将乐聆音带至平安地域那便不容一丝松懈!

    乐聆音的右手腕被敖晟翎的左手掌紧紧箍住,箍得她那手腕上的白嫩细皮泛起了一层红晕。这个流水阁大弟子暗暗忍去自手腕上传来的些许疼痛,只是不辨方向且心甘情愿地跟着敖晟翎快速疾驰。若不是轻功上随着敖晟翎有些许的慢半拍,当真会叫旁人看了以为这对青年男女在月下竹林中私奔。

    正当乐聆音竭力运转内息将自身修炼的轻功发挥得再快些,可前头的敖晟翎却毫无预计地突然止步,随即一声低哼,对着左前方提剑刺去!

    一声低哼,是因为跟在身后的乐聆音没能及时刹车,失措之际一个低首一头撞到了敖晟翎的挂彩左肩。

    提剑刺去,是因为敖晟翎伤口被撞痛得头皮发麻之时,蓝瞳微眯看清了左前方埋伏之人,以为又是个净泉寺的俗家弟子便要去教训一番。

    乐聆音的额头磕着了敖晟翎的后肩,闻到一股很浓的血腥气,方才相撞的那一瞬间似乎沾上了一块刚从水盆里捞上来的湿哒哒的热毛巾,引得她鼻尖一酸…………方才被敖晟翎带上就走,都还没来得及为她包扎伤口,一路上那人拉着自己手腕的掌间一片冰凉,定是失血极多而伤口也是痛得厉害!

    按捺着心疼,乐聆音刚要取出自己的帕子,谁想那敖晟翎又拽着自己一跃而起对着左前方一剑刺下!

    “噹!”……两类精良兵刃巨力相碰,一对柳叶双刀将挺得笔直的软剑正面挡下,擦出了转瞬而逝的绚丽火花。

    敖晟翎一招被挡也不吃惊,只是对着那挡下一剑之后急退三丈的埋伏者,从容淡然地刺去了第二剑。

    那个手持柳叶双刀之人还未立稳脚跟,便瞧见前方一道细窄闪电朝自己劈来!即使她往年积累的实战经验丰富,可对着这一剑,无论从哪一招算计,她都没足够把握能够全身而退……方才第一剑已然将她握刀的双手震得五指酸麻,现时哪还有闲工夫去接下这第二剑??

    “停手!”

    趁着方才刀剑相接而擦出的火花,乐聆音看清了对方手上的兵刃,她急急开口之际又紧紧扯住了敖晟翎的袖子管儿。

    听得乐聆音语气慌张,敖晟翎即刻翻转手腕使得如水剑锋偏走七寸。旁侧五六根青竹似乎被轻风拂过却又纹丝不动,一个呼吸之后,这五六根青竹默不作声地同时中断、倒地,那切口整齐得异常光滑。

    手持柳叶双刀之人被五六根诡异的青竹惊愣了片刻,随即猜到了什么似地欣喜呼道:“聆音姐姐!”……她本想边叫边跑去找乐聆音,可看着挡在乐聆音身前的那个挺拔身影以及那柄窄剑在月下闪着流水光泽,便心有余悸般地踟蹰不前。

    乐聆音见得敖晟翎撤剑及时,心中松了口气之余不禁暗赞了她的剑术,踱至敖晟翎身前,左手轻轻搭着她的右肩,柔声低言:“晟翎莫恼,那位是与我们相识的,并非歹人。”

    凑得更近了,方才闻得那被浓重血腥气遮去了大半的丝丝清爽气息,耳边听得敖晟翎急促又压抑的呼吸声,不知为何乐聆音的脸颊微热,有些慌了神般侧脸对着陈琼玖问道:“九姑娘可有带着止血散?”

    “止血散??”陈琼玖以为乐聆音受伤,立刻取出一个小瓷瓶递上前去,“玉凝露,也可止血生肌。”又上下打量着乐聆音,口中焦急问道,“姐姐伤哪儿了?阿九即刻为你上药包扎!”

    竹林间一根蜡烛都没有如何叫陈琼玖看得清?只是空气中浓厚的血腥气令她知晓受伤之人失血颇多!

    乐聆音一手接过那个小瓷瓶,另一手要取出腰侧的帕子,谁知右手无法动弹,低头一瞧不禁哑然……原来敖晟翎仍旧牢牢抓着乐聆音的手腕不肯放开................

    原本淡下去的红晕再次爬上了乐聆音的耳垂,她美眸半敛轻拍了两下敖晟翎的手臂,低声道:“不会有事的,你先歇息会儿,我好帮你止血疗伤。”

    敖晟翎却垂着脑袋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一手拉着乐聆音五指冰冷,一手持剑拄地立得笔直,非常安静。

    安静得似乎不寻常。

    乐聆音没由来地有些害怕,害怕敖晟翎就这么永永远远站在那里却不会再看她一眼,莫名地心慌意乱中伸手抚向敖晟翎隐藏在阴影下的眉眼,却忽然感觉自己的右手腕一下子解脱了圈箍,又眼看着敖晟翎毫无知觉地仰天倒地。

    那柄软剑孤零零地斜插在泥土中,离了敖晟翎的掌握似乎被抽去了所有的剑气。

    “晟翎?!”

    “这……聆音姐姐,此人究竟是谁?”

    “容后再议!先为她止血疗伤!”

    “行!聆音姐姐扶着他,我给他上玉凝露。”

    “不...你扶着她,我来……九姑娘千万别乱动!”

    “........好……”

    乐聆音将玉凝露散了许多在帕子上,寻着血洞的位置牢牢地贴了上去按住。

    涌出的鲜血立刻渗透了帕子,又随即染红了乐聆音的手掌心。

    整个掌间都是敖晟翎的热血,乐聆音觉得甚是烫手,腕间至小臂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嘴角还尝到了一股咸涩的味道……乐聆音赶紧用另一只手抹去那道泪痕,又立刻对着血洞撒了许多玉凝露.......

    也不知过了多久,竹林间的夜风将那一方蘸满了血液的帕子吹成了僵硬的‘血块’,同时也紧密地粘贴封死了血洞,倒是阻了那源源不断的血流。

    乐聆音这才肯放松了些许神思,拉过敖晟翎的右臂令她整个人伏在自己身后,运起内息将敖晟翎缓缓背起,对着陈琼玖说:“此地不宜久留。”

    看着一向鲜少与人如此接近的流水阁大弟子,居然将一个男子背负在身,九姑娘有些惊讶,听得乐聆音开口说话了才急忙回神:“聆音姐姐在前,阿九断后。”

    “阿九也要小心些。”乐聆音对着陈琼玖点了点头,言罢即摒心静气又小心翼翼背着敖晟翎朝西而去。

    月夜下的净泉寺,仍是一座宁静致远的千年古刹。

    将近丑时三刻,正是常人沉睡入梦的时候,可有一人却不愿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而是抱膝独坐在一房漏了个大窟窿的屋顶瓦片上,仍由寒凉的夜风吹得四肢冰冷。

    然而无论夜风如何寒冷,却始终无法将那人心间的纷乱恢复清冷。手中的蛾眉双刺还是被紧紧抓在掌间,自从将蛾眉刺扎入又抽回的一瞬间,看着热乎乎的鲜血洒了一地,脑中霎时空白一片。双手不由自主地使劲握住蛾眉双刺,仿佛要将这对跟了自己多年的贴身兵刃默默拗断。

    看着月色下毫无生气的斑驳血迹,听得有人跃至屋顶又一步一步走至身侧,瞧了自己两眼便理了下裙摆,抱膝坐于右侧,对着前方暗夜轻声开口:

    “云小七不会怪你的。”

    “...............................”

    “知道你更担心的是云小七此刻寒毒是否发作,我已然在那房中看了一圈,除了一些个玩物小玩意儿,许是都让他带走了,只要他还记得服用‘风精雪魄胶’便不会有大碍。”

    “...............................”

    “至于方才……行走江湖的刀剑无眼那是常事…………”

    “是我刺伤了她。”

    看着慕容在月下面无表情的侧脸,唯有方才那简单的六个字令得与她相交多年的纳兰,听出难以察觉的悲痛懊恼。

    纳兰暗叹口气:“我在一边看着都知道,云小七是故意受你那一招的……他又不是聋子,那殷隼说出来的话必然也叫他听了进去,净泉寺这一闹腾自然要旁人‘看清’你俩结怨,否则堂主那儿便不好交待.........”

    “谁叫她多管闲事?!”

    “他喜欢你,怎会是闲事??”

    “她...................”

    “那流水阁大弟子半夜三更找到云小七,定是不会与我等再走下去的了,既然横竖都是分离,总不能给你留下个烂摊子吧?瞧着云小七平时还有些傻愣愣的,要紧时刻还真是挺靠谱……”纳兰轻拍了下慕容的肩膀,诚恳劝道,“过会儿就要天亮了,回房歇息会儿吧?”

    慕容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站起身,因着在寒风中枯坐许久,双腿早已冻得麻木,膝盖没了知觉,她只是随意揉了几处穴位便轻身跃下,忽觉那两块拦腰拍断的经碑处立着一人,定睛一看,却是欧阳。

    也不知欧阳在那里站了多久?见得慕容朝着自己看来,并不前往,只是对着慕容无声点了点头,转身离去,看着他的宽厚背影,散出了几丝寂寥疲惫。

    慕容与纳兰一道回了女香客下榻的庭院,各自进屋之后她也不点灯,只是站在窗前对着月色将那个小包裹解开,其中那物什在月光下蕴藏着柔光……慕容轻咬着唇角,用二指轻轻将这物什夹起抖开,那股熟悉的清爽气息瞬时充斥鼻间,惹得慕容心中一酸,暗骂了一声:

    “混蛋!”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