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七十七章
    “恳请二位女侠多多包涵……”商家堡老管家笑呵呵地对陈琼玖、乐聆音拱手致歉,“我家堡主昨夜突感风寒,忝于病容示人,故而特令老奴送客十里,还望二位女侠勿怪。”

    九姑娘郑重颔首说道:“大管事客气,陈琼玖在此谢过!商世伯一大清早派人为我等打点了一切所需,又赠了良驹华车,这已是对我等晚辈极为关照的了……如今商世伯又抱恙在身,晚辈们怎可扰人安歇?”

    “九姑娘所言甚是。”乐聆音附和道,“吾等叨扰商家堡多时,得商堡主照拂,晚辈们感激不尽,惟愿商堡主早日康复。”

    商家堡老管家笑呵呵地作揖回礼,却有一个丫鬟小跑进得大堂到他身边一番低语,随即老管家的脸上露出些许尴尬,还未开口吩咐就见得一位面如冠玉的轩昂青年大步流星跨入门槛,对着老管家抱拳说道:

    “今日放晴,利于出行,小生携二位师妹前来告辞。”

    老管家对着那位轩昂青年讪笑着说道:“杨公子这几日在紫阳观受委屈了……这仓促之下......且容老奴去准备准备……”

    “岂敢?”杨公子斯文摆手,忧郁言道,“我等几人已叨扰商家堡许多时日,虽说如今师弟殁了无需四处求医,但我等再不可长住于此,既然头七守丧已过……就此告辞。”

    老管家听了那几句辞别之言,叹了口气说道:“齐公子行侠仗义、圣手仁心,却不想……实在可惜!不过紫阳观的玄龄道长乃是位得道高人,定能为齐公子超渡升天、功德圆满……”他边说边看了眼陈、乐二人,随即略微弯腰侧过身接着说道,“不知杨公子可认得溱州陈家九姑娘、流水阁大弟子?待老奴布置妥帖了,送几位一道去十里亭。”

    那位杨公子,自然就是欧阳。

    原来自云小七落水之后,欧阳、慕容和纳兰三人就被商天颂接到商家堡后山的紫阳观里头去守丧。虽是个衣冠灵柩,但还是请紫阳观的道士们连着做了七天七夜的法事,直到昨夜水落石出了,商天颂才派人将那他们三个接了回来。

    莫名其妙地被耽搁了十多日,纳兰催着欧阳赶紧收拾收拾早早离去,于是欧阳早起一睁眼便来告辞,随着老管家的引荐,欧阳这才得以往那两个端坐着的年轻女子放眼瞧去,方看了两下便赶紧低头抱拳说了几句客套话。

    陈、乐二人也立时起身回礼又寒暄问候了,之前老管家与欧阳那几句对话一字不落都听在了乐聆音的心上,她见得这位‘杨’公子身量颀长、下盘稳固即知对方是个不赖的练家子,其他的便再也没瞧出什么端倪于是只得作罢,可当老管家引着众人来至前庭,又将‘杨’公子的二位师妹引荐于前之时,乐聆音对着那位清秀纤细却神情淡漠的姑娘略微一怔……

    这女子的眉眼.......仿佛在哪里见过?

    乐聆音听着那位‘杨’公子称清秀女子作“三师妹”,这“三师妹”对着众人也就略微颔首致意,并不曾开口言语,只是看了几眼乐聆音便半垂眼睑安静立在了一旁,直到商家堡老管家相请着客人们上车上马启程了,这“三师妹”才与另一位美艳女子相伴着,走向早就候在朱门阶下的那辆精致华车。

    陈琼玖自随侍手中牵过一匹枣红骏马,一转头瞧见乐聆音正盯着那“杨公子”的两位师妹登梯入车,于是走至她身边轻声问道:“聆音姐姐若是不便骑马,不如我俩也换车而行?”

    乐聆音侧脸对着陈琼玖微微一笑:“不必,还是骑马能快些到得炎阳山庄的。”说完即对着陈琼玖点了点头,将手中用棉纱包裹了的狭长物事牢牢配系与马鞍,随后轻盈一跃稳坐鞍上。

    “启~~~程!”商家堡老管家双手叉腰响亮地吆喝了一嗓子,前头引路的商家堡子弟井然有序地策马前驱。

    陈琼玖见着乐聆音双足轻夹马肚子,背影窈窕缓缓地随着送行队伍走了,她也即刻翻身上马跟了前去,但还会时不时回头瞄两眼坠在最后的那辆精致华车。

    见得陈琼玖如此这般几次三番下来,欧阳只得苦笑着温文言道:“陈姑娘可有何事?”

    陈琼玖本就是个豪迈女子,听了那句问话混不羞涩,还反而爽朗地笑着说:“杨公子好气派~~~”

    “惭愧……”欧阳含蓄一笑,“溱州陈家富甲一方、源远流长,陈姑娘如此取笑,真要羞煞我等了。”

    陈琼玖放缓马缰,待得与欧阳并齐了才收拢缰绳同速策马,斜着眼角瞧着那面如冠玉的侧脸,笑道:“嘻嘻!杨公子哪儿的话?你那俩师妹坐的这辆车看上去平淡无奇,但要我瞧着……那车底板子可是沉得很~~~”

    “不亏是江湖上盛赞的‘柳叶丽君’……” 欧阳双目微眯直视前方点了点头,随着马匹的颠婆摇晃着脑袋说道,“陈姑娘遨游江湖多年,想必也清楚出门在外须得留些个后招,免得倒霉的时候囊中羞涩,遇上一些个狗眼看人低的,落个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惨淡场面。”

    “如此说来……那倒也是。”陈琼玖对着欧阳拱了一拳之后,便头也不回地策马小跑着去找乐聆音了。

    十里亭说远不远,一大清早坐车骑马出门,虽说只是按辔徐行,但也只不过花了一个多时辰。一行车马在十里亭之旁止步,商家堡老管家拿出两张单子分别给了那两队客人,俱是送行礼品的清单还说今后多多走动,又说还有要事需及时处置于是不待客人推辞即带人赶回商家堡去了。

    看着商家堡之人策马一路小跑着往回赶,欧阳暗自吁了口气,接着转身正对着陈、乐二人抱拳言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陈姑娘请,乐姑娘请,二位一路平安。”

    陈琼玖刚要回礼告辞,却闻得乐聆音说道:“不知杨公子等将往何处去?”

    本欲作势上马的欧阳经乐聆音一问,不由得缓了姿势,端正站立着喟叹答道:“听说那条放生河对岸有座千年古刹,主持也是位佛法高僧,我等几个想着去那儿盘桓几日,为师弟抄些经文给他化了去。”

    那辆精致华车静悄悄地停立在欧阳的后方不远处,乐聆音看了两眼马车,颔首言道:“杨公子同门情义可鉴日月,还请节哀……我等有急事在身,就此别过,相遇即是一场缘分,容我与车内的几位道别~~~”话音未落,乐聆音便策马往那辆马车靠近。

    原在一旁听着的陈琼玖见状,也随着乐聆音策马踱了过去。

    欧阳见得乐聆音自然而然地往马车行去,眼神一个闪烁,随后看着乐聆音后背三千青丝,闭口不发一言。

    那四个随行的陈家护卫看了几眼围在那辆精致华车旁的绿衣小厮,平心静气地沉稳跨马候在一侧。

    也不知是否巧合,乐聆音的坐骑同是一匹通体漆黑的骏马,乍一眼看去倒是与云小七的墨玉相似,只是这黑马的额前少了一抹菱白,性格也较于温驯。但见它驮着乐聆音慢悠悠地踱至那辆精致华车边上,对着车厢‘呼哧’了两下鼻孔便停步不动了。

    乐聆音安静地端坐于马鞍之上,定定地看着这扇车门似乎在端详那雕刻在门板上的祥云花纹,渐渐地………她仿佛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似乎是清晨阳光洒向露水时带来的温暖,又似乎是露水在阳光的照耀下升华时散发的清爽……乐聆音突然非常非常怀念这种味道,也非常非常想念那个人..........虽说与她相识相处的时日不长,然而……

    晟翎,你现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

    乐聆音轻轻吸了一大口,唇角微扬,缓缓言道:“泾州流水阁大弟子乐聆音,特来道别,车内几位姑娘望自珍重。”

    话音刚落,但听车内传来一位女子的柔媚嗓音:“乐女侠客气,小妹本该亲自相送才是,然而我师妹方才被风吹得头疼,故此不便启门相送,多有得罪,还望乐女侠大度容人,体恤包涵。”

    在乐聆音一旁的九姑娘听着直接皱上了眉头……车中的两个女子自商家堡出来便进了马车,这十里路上何时见她俩出来透过气儿?又怎会被风吹得头疼了??流水阁大弟子何许人也?她们居然敢如此怠慢聆音姐姐!

    乐聆音倒是不以为意,微微一笑,说:“出门在外最最要紧的是身子康健,几位姑娘好好歇息,我等这就告辞了。”言罢扬鞭起尘。

    陈琼玖愤愤扫了两眼精致华车,即带上四个陈家护卫跟着乐聆音绝尘而去。

    眺望乐、陈等几人纵马远行,欧阳苦笑着摇了摇头,转头对着车厢问道:“头还疼么?”

    “这么废话作甚?还不快去净泉寺?”那柔媚嗓音显得有些焦急。

    欧阳好脾气地笑着说:“好~~~这就走了……驾!”

    几个绿衣小厮赶紧跟上前去开路,车夫也随着马队加速赶车,掀起了一路尘土,不一会儿那十里亭便成了一个远处的小黑点。将近晌午时分终于瞧见了一座高塔立于河对岸,还能隐隐听闻悠扬诵经声自寺内传来,越是离得近了那净泉寺的庙门及墙内殿宇飞檐的轮廓也越发清晰,笔直行过了横跨于放生河的众生桥,两个小厮下马飞奔至知客僧面前做了通报,没一会儿便庙门大开,一位披着鲜红袈裟的白眉僧人领着七八个小沙弥迎了出来。

    “这明面上瞧着那伙人还真像是去净泉寺参佛的……”隐匿在佛寺附近那片竹林中的一名女子手执柳叶双刀,对着身旁另一位持剑女子低声言道,“不如……我俩潜入寺内一探?”

    那名持剑女子刚要开口说话,却突然睁大了美眸紧咬着唇角,她远远见着一人从马车内出来,虽说那人被指宽丝巾蒙住了双眼,但举手投足之间丝毫不见狼狈踉跄,无需旁人扶持而身形稳健一步步踩着木梯子下车且稳当着地……那一步步似乎踩在了这女子的心间,她的心跳随着那人的步伐节奏是一阵快似一阵!一股巨大的欣喜涌向心头,若不是紧咬着唇角的那丝刺痛令得自己尚存一丝理智,恐怕那女子是要飞上前去将那人带走了!

    “聆音姐姐?聆音姐姐这是怎么了?!”陈琼玖发觉乐聆音红着眼圈目不斜视盯着前方,乐聆音即使一言不发但瞧着很是激动,陈琼玖赶紧扶着乐聆音的手臂轻微地来回摇晃着,压着嗓子问道,“聆音姐姐可是身子不适?”

    回过神来的乐聆音赶紧拉住陈琼玖对她打了个手势,陈琼玖立时噤声,她见乐聆音复又往那净泉寺望去,于是也循着乐聆音的目光瞧了过去,即见得‘杨公子’那队人马随着白眉僧人拾阶而上入了寺门,惟有一人用丝巾蒙着双目却在临入寺前侧过脸来对着竹林‘看’了一眼,随即唇角微扬顽皮一笑,回头去跟着那‘三师妹’跨入了门槛……陈琼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还没进午膳而饿花了眼睛.............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