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七十四章
    有鬼?!

    真的有鬼么??

    那小厮模样的青年紧紧抱着老管事的那一条粗腿,颤抖着蜷成了个团儿,而老管事用力挣了几次还是没能把那一团烂泥甩开了去,只得对着那小厮的后脑勺重重拍了一巴掌粗声骂道:

    “兴旺你个猴崽子!平日里瞧着干净利索的今日却怎得如此不成体统?还不快起来?!”

    谁知那兴旺只知道嘴里翻来覆去嘟囔着:“鬼啊...今儿个是头七...头七回魂夜.......回来了...真的回来了……鬼啊!!!”

    兴旺似乎是在低声地自言自语,但与他最近的老管事却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心中一算不禁背脊阵阵发凉,却碍于客前不得有失仪之举,于是他正要呵斥兴旺闭嘴,眼角却瞥见不远处的朦胧水泽之间,有一模糊身影如同风筝般飘渺而来…………

    老管家愣住了,除了双腿发软背脊冒汗之外,他的肠胃也是一阵绞痛!心惊胆颤之下连说话都不会了。

    身后的丫鬟们早已哭喊尖叫着作鸟兽散,陈琼玖被那几个姑娘的凄厉嗓音闹得头皮发麻,就如小时候兄弟姐妹们围坐着听陈老太爷讲鬼故事,听着没什么,但那几个胆小的动不动就惊呼几声、时不时来个刺耳尖叫,不害怕地也被那几个带动着一起怕了……就如此时此刻,陈琼玖看着前方水雾中的鬼魅身影,她的手心有些隐隐渗汗。

    “男盗女娼……不得善果……谋害人命……不得善终……还我命来~~~”

    那片水雾中断断续续传来这几句话,冰冷的语调又似夹杂着怨愤不甘。

    原本全身发抖喃喃自语的兴旺听了那些话,立时一个抽搐,无声晕厥倒地。

    老管家也未曾想到会有如此见闻,待得兴旺晕厥倒地之际,老管事也被兴旺带动着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

    唯一的一盏灯笼,瞬间熄灭。

    陈琼玖心中一惊,多年行走江湖炼得的警觉终究未被方才的场景吓跑,她即刻提起十二分精神,边摆起防御架势边往乐聆音靠近,移了好几步才突然发觉……不知何时,那位容貌与武学并重的流水阁大弟子,不见了!

    陈琼玖又惊又急,暗自调息稳住心神对自己说别慌张,却又不禁想着:“聆音姐姐该不会是被鬼抓走了吧??”

    这世上真有鬼么?还是有人故意闹鬼吓唬人?

    流水阁大弟子自然不会如此悄无声息地被抓走,此刻的乐聆音正摒心静气运起全身内力追赶着不远处的那个身影……挺拔的背影,卓越的轻功,不羁的举止,还有方才那嗓音........忧喜参半的乐聆音真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乐聆音跟着那人穿过商家内院,翻过深宅高墙,跃过茂林原地……前头那人的轻功确实很不错,叫那些不懂武学的平凡老百姓看了还真以为这身影来自天上地下,若非乐聆音也是个武林高手且又觉着那人似曾相识眼熟得很,或许与商家堡之人一同被那身影唬了过去,否则又怎会一路追逐至此?

    就见一条河川如条玉带般横挡在前方,在那宽广河面之上一无桥梁二不见渡船,定是走投无路的格局!乐聆音见此更是加快足力赶上前去,心中打算着如何将那人拦下,谁知却见那人挥掌拍飞了一棵枯树,半截枯枝浮在了河面之上,而那人也同时纵身跃起,下落之时足尖精准踏点在了那段浮水枯枝,再次跃起之际又顺势将枯枝往前踢向对岸,如此反复纵伏几回,那飘逸的身影转眼便靠着一段枯木横渡过了那条汪洋大河!

    乐聆音清楚自身的轻功修为并未能那般神出鬼没,不得不在河岸旁停下了脚步,眼睁睁地看着那人跃到了对岸之后随即没入了一片暗林之中,她想也未多想却急忙呼道:

    “晟翎!”

    跳窜于暗林中的身影一个停顿,稍显诧异地略微侧耳,但随即还是宽袖一挥无声离去。

    乐聆音立在河畔待了片刻,又似乎等了许久,直到她的脸颊被河风吹得冰凉才默然回身而返,再入商家堡时但见每个院落均有火把攒动、每处堂屋俱是灯火通明,又见陈琼玖正与一位蓄着黑髯的国字脸中年说话。

    陈琼玖看到乐聆音出现在眼前,即刻又惊又喜地快步走来,问道:“聆音姐姐这是去了哪里?可算平安回来了!”

    “聆音无碍,九姑娘勿要担忧。”乐聆音对着陈琼玖摇了摇头,却不由得念及方才追丢了那人,眉间的笑意不禁淡了七分。

    陈琼玖见得乐聆音周全归来,便高兴地为她引荐:“聆音姐姐随我一同去见过商家堡的商堡主……”复又对着商天颂笑着言道,“商世伯,这位便是流水阁大弟子乐聆音。”

    “好好好……”商天颂对着陈、乐两个姑娘连连点头,“乐姑娘初次登门来访,本该宾至如归才是,可谁想今夜后院里头却出了这些个鬼祟宵小,商家堡汗颜!”

    原来今夜商家堡内院“闹鬼”之事折腾得风声过大,两个小丫鬟被唬得失声尖叫将大半个商家堡惊醒,兴旺晕厥之后商亦连夜支使府中大夫为其医治,又有大管事听了那‘鬼’所言所语便将之前的所见所闻俱一五一十地禀告了正在秉烛夜读的商天颂。

    得知流水阁大弟子无声失踪,商天颂沉吟片刻即放下手中书册,由大管事手执灯笼一路引着到了一处离内花园最近的偏厢。商亦正叮嘱大夫为兴旺施诊,见得父亲居然大半夜地过来了,不禁诧异吃惊,连忙上前服侍,一脸焦急不安的陈琼玖也上前给商世伯问安。几人说起方才之事,陈琼玖急着请商天颂派人出寻流水阁大弟子,恰巧乐聆音回来了。

    “乐姑娘周全归来便好。”商天颂宽慰点头,又指了指商亦言道,“这是我家闺女,单名一个‘亦’字,往后还望流水阁提点关照。”

    商亦闻得父亲将自己引荐于流水阁,心中大喜,又见流水阁大弟子是位如此出类拔萃的端丽女子,心中更是敬重钦佩,一声‘乐姐姐好’脱口而出得心服口服。

    乐聆音微笑着正要说话,突然原先昏躺在角落榻上的兴旺却大呼一声睁大了双目,两眼直勾勾地看向上空屋顶,口中念念有词,起先还听不清晰,待得大夫欲将施针、商亦上前查看之时,兴旺立时对着商亦大声泣道:“那瞎子……那瞎子回来找我了!他真真的是阴魂不散啊!你说说这如何是好?!”

    商亦脸上一怔,随即咬牙对着兴旺的脖子狠狠劈了个手刀,又转身对着商天颂禀道:“看来这兴旺得了失心疯,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如此不中用的下人何须劳烦父亲伤神?女儿请父亲回房歇息,这儿的事情便由女儿处置。”

    商天颂不置可否,令两个丫鬟带陈琼玖和乐聆音去院子里下榻,又嘱咐了商亦几句话,随后便由大管事伺候着离去了。

    下半夜安安静静地熬到了天明,又相安无事地混到了晚霞。

    兴旺缓缓醒转之后立时揉着脖子倒抽了一大口冷气,见得商家堡二小姐阴沉着脸坐在屋中那张靠椅上,便慢慢翻侧躺着,看向商亦轻声埋怨:“昨儿夜里真快把我的胆儿都给吓破了……”

    商亦斜睨着兴旺,一声冷哼:“就你昨夜那副怂样,还说助我袭上商家堡的主位?!”

    兴旺那张白脸一红,但还是不服气地嘟哝道:“昨夜如此惧怕,还不就是因着那一晚我替你了结了那瞎子么?若不是我,恐怕商亓今时今日早就大好了~”

    “呸!你还有脸说?!”若不是那张俊白面容合了自己的眼缘,否则商亦早已一个巴掌扇了上去,“昨夜方给你灌了碗药,你就开始嘀嘀咕咕说了出来,若不是我将你劈晕,我那父亲大人就该知道你的那些个伎俩了!”

    兴旺心中一惊,脸上立时变幻莫测,静了片刻才开口道:“如此看来,须得先下手为强了!”

    商亦听了,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但看着兴旺俊美面容,先前的几分犹豫即刻随之荡然无存。

    因着独子商亓未见起色,故而商天颂的脸上很是沉郁,不过次日便是陈琼玖、乐聆音告辞离去之时,于是商天颂特意吩咐商亦设下晚宴为陈、乐二人践行。

    酒席之上,陈琼玖说了许多感激之言,又乖巧地劝慰了几句。商天颂叹了口气便举起了酒杯,刚要一口而尽,却堪堪停顿在半当中,看着杯中酒又叹息说:“吾儿平日里头最爱饮的便是江东竹叶青,取一壶上来。”

    商亦赶紧吩咐侍立在旁的丫鬟,不多时一壶透澈香醇的江东竹叶青由那俏丽丫鬟送了进来,且盈盈弯腰为商天颂斟酒。

    商天颂看着眼前的空杯由江东竹叶青渐渐填满,不尽苦笑着自言自语:“儿啊……你对那董相如当真是意乱情迷!既然吾儿不久于人世,那我这当爹的便让他去陪你,也算是成全了你们俩吧!”

    当商天颂轻声提及“董相如”这三个字时,那斟酒丫鬟执酒壶的双手微微一颤,几滴酒洒在了桌面上。

    那俏丽丫鬟正要跪下告罪,谁知却被商天颂一手捏住了下巴……一股子辛辣瞬间充斥口鼻!俏丽丫鬟还未及作出反应,后脑勺又被商天颂轻拍一掌,口中的竹叶青尽数咽入腹中。

    “咳咳咳……咳!咳咳咳……”

    毫无防备之下被人猛灌整杯酒辛辣烈酒,嗓子眼顿时一阵火辣辣!

    就在那丫鬟跪伏在地剧烈咳嗽之际,陈琼玖既是惊讶又是疑惑,而乐聆音脸上虽说还是一如既往的娴静,但望向那丫鬟的眼神也是显得有些诧异……只因那几下咳嗽分明是个男声!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