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七十三章
    “啪!”

    一声脆响,将榻上熟睡的女子从梦中惊醒,待得她轻蹙蛾眉心有余悸地拂去额角细汗,看清原来是一盏烛台经不起船身的颠簸从桌面滚落坠地,她才暗叹了口气复又阖上双眸,可刚刚在梦中见到的情景却又历历在目!一看到敖晟翎被人暗算沉到了湖底,她的心又惊又急!虽然劝慰自己说那只是场虚幻梦境罢了她不会有事的,但是乐聆音心中的忧虑却是更甚!

    窗外仍是狂风暴雨,船身也比前几日摇晃地更加厉害已是无法如履平地。估摸着此刻堪堪寅时,然而乐聆音却已辗转再难入眠,她又轻轻叹了口气,慢慢撑坐了起来半靠在枕头上,双手将三千青丝拢到右肩,以指为梳缓缓理顺了,可那如画眉目之间却是散不尽的愁色。

    自年满十四岁便遵从师命下山游历江湖,惩治过邪魔外道,扶助过老弱妇孺,相识了武林同道,对付了大奸大恶,无论遇见哪类人,乐聆音始终秉着流水阁大弟子之责去惩恶扬善,见得那些苦命之人、悲情之事,她心中怜悯,当会力所能及出一份力,待得事情了结便过去了,从不会像此时此刻如此将一人这般惦念在心中,甚至带到了梦里……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作为流水阁大弟子,底下有十几位不同年纪性格迥异的师弟师妹们,无论他们抱恙还是受伤,乐聆音这个大师姐俱是首当其冲要去关心看顾,可如这次急着要将敖晟翎寻回的焦心之感却是从未有过的!

    难道因为敖晟翎是轩辕天一族的后人,所以自己对她另眼相看了??

    乐聆音还在迷惑思虑之际,忽闻一串仓促叩门声响,但听那人急急地说道:“聆音姐姐?!聆音姐姐快醒醒!!”

    乐聆音即刻应了一声,掀被下榻披了件外衫前去开门,门外大风夹杂着雨滴冲了进来,九姑娘陈琼玖一踏入槛内立马将门阖上,对着乐聆音说:“这艘船快支撑不住了!咱们不得不弃船登岸!聆音姐姐赶紧收拾收拾……”

    还未待陈琼玖说完,船身又是一个颠簸,所幸乐、陈二人武学根基扎实且下盘稳固并未倾倒,但屋内一些个桌椅却都摇晃着移了位!乐聆音也不多话,立刻转身去屏风后换了衣裳穿戴齐整,冷静地将随声携带的物什尽数包裹齐整了便走至门口,又见陈琼玖递了身蓑衣过来,于是道了谢便套上了。

    “按照前几日的航线行程,前头应该是商家堡的码头。咱们先去商家堡叨扰一番,另外再采办些所需物什,商堡主与我爹爹相交多年,应会照拂一二的。”陈琼玖边说边戴上斗笠,又撑了柄大伞罩住自己与乐聆音。

    她俩由几个丫鬟小厮簇拥着亦步亦趋靠近船舷,可是呼浪江上风高浪急,船夫甩了好几回缰绳都没法套住码头上的木桩子,又听人禀告说最底下的船舱已经漫水了!乐聆音目测了船身与码头的距离,将手中的包裹交给陈琼玖,仅留下两把佩剑贴身携带了,一手提起粗糙的缰绳,运起内息犹如沧江沙鸥般遥遥飞往江岸码头!

    陈琼玖都还没来得及阻拦就见得乐聆音居然孤身涉险越江而去,漫天风雨中乐聆音那单薄的身子显得格外脆弱,似乎下一刻她就会被这翻江倒海的老天爷收了去,惊得陈琼玖呆立着忘记了思考,待得依稀见到乐聆音站在江岸码头上朝着她挥手,这位平素胆大豪迈的九姑娘才回过神来重重呼出了一大口气!

    “聆音姐姐今后万不可如此冒险!”陈琼玖将手中包裹交还给乐聆音,又将一个酒囊递给她,颤着嗓音关切说道,“若是有个差错,叫我如何跟卓前辈交代?家里的那位老太爷非打死我不可!”

    乐聆音笑着接过酒囊饮了几口御寒,又将九姑娘安抚了几句,随即与陈家众人就近找了间破庙躲雨休整。

    陈琼玖清点了人数,索性无人走失都安然跟随,然而虽说穿了蓑衣但各个淋得跟落汤鸡无异,于是着人将破庙的一些歪椅断凳拆散了当柴烧,分了男女起了两大堆篝火供人取暖,又在烤火的空档与乐聆音商定了就带上几个好身手的继续赶路去,余下的则前去附近的小镇上打尖住店待得汛期过了自行回到溱州陈家去。

    “你们几个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陈琼玖对着面前的两男两女严肃说道,“四人各会的刀剑拳掌不错,轻功也不差,能者多劳,这一路大风暴雨的,就跟着我再多吃几日的苦吧!我陈琼玖自诩赏罚分明,定不会亏待了你们的!”

    那两男两女在陈家多年,俱是沉稳老练之辈,听了陈琼玖的言辞都低首抱拳,异口同声道:“九小姐有令,必当竭尽所能!”

    一行六人冒雨飞驰,到至商家堡的朱红大门那会儿将过戌时。

    随行的一名男属下用力敲开了房门口的小窗户将陈琼玖与乐聆音的名帖递了进去,顺便夹送了块碎银子,不多时便朱门大开,一个管家模样的人物带着一行丫鬟小厮从里头迎了出来对着连连作揖,既是‘久仰’又是‘失敬’地将九姑娘、乐聆音等几人请了进去。

    陈琼玖饿得前心贴后背,待得陈琼玖换了身干净暖和的衣裳与乐聆音一同用宵夜时,见得那位管家殷勤侍立在侧,于是笑着说道:“我等深夜造访已属失礼,还连累这位老人家辛苦,实感愧疚!”

    老管家听了立刻躬身作揖,笑道:“流水阁乃武林正派楷模,溱州陈家的大老爷与我家堡主肝胆相照,堡主吩咐了,二位姑娘远道而来,定要好好招待,还望二位不要见外才是。”

    “嘻嘻!想来这个时辰商世伯已然歇下了,我等不便打扰,明日清晨定是要去请早安的,还请这位老人家帮忙安排一番。”陈琼玖爽朗一笑,将手中的一个翠玉扳指递了过去。

    商家堡的老管家跟着商天颂走南闯北多年,当然也是个识货的,瞄了一眼便知那翠玉扳指端的是价值不菲,立时脸上笑得更欢了,两眼眯成一条缝地婉拒了几回,最后还是收了下来,心想着溱州陈家果真富甲一方,又听闻陈琼玖问道商堡主的近况,于是将商家堡近日之事有意提点了几句。

    当得知商亓卧床不醒,陈琼玖不禁诧异,与乐聆音对视了一眼,继续对着老管家真切言道:“我家也养着几位名医,平日里也治愈过一些个疑难杂症的,不如我即刻写封信,请老人家着人送到溱州去与我大哥,将那几个大夫接来为商公子诊治,集思广益,若是能理出个头绪那也是好的。”

    “陈家九小姐果然名副其实,端的是侠义心肠!老奴这厢先谢过九小姐……”老管家满脸感激深深一揖,待得直起腰板时却不知为何唏嘘着叹了口气。

    陈琼玖见此,又特意追问了一番,就听得那老管家戚戚然言道:“九小姐有所不知,前几日倒是有位公子曾透露能将我家少堡主救醒,可谁知他当晚就失足落到了湖里,我商家堡的那片湖底可是与外头的那条放生河互通着的,那放生河又是直奔呼浪江的,可怜那位公子年纪轻轻却双目残疾,如今却就这么不小心没了,连尸身都没寻着……唉!”

    陈琼玖听了此事也是连连惋惜,又与老管家说了几句却见得那位容姿瑰丽的流水阁大弟子此刻却是脸色惨白,连忙低声问道:“聆音姐姐可是觉着身子不适?”

    乐聆音连着喝了两盏清茶,轻轻呼了口气才轻摇首答道:“没…没什么,许是有些累了吧……”

    陈琼玖观察了一番,迟疑着点了点头。

    那老管家也是个精明的,见此情形便立刻传人进来送上热手巾,待得陈琼玖、乐聆音二人漱口净手完毕,便亲自执了黄橙橙的大灯笼领在前头送贵客去内院厢房。

    “按往常的惯例来说,宾客都在前庭下榻,可流水阁与溱州陈家威名赫赫,自是不与他人一般的,故而我家堡主特意吩咐了老奴将内院一处清静宅子打扫出来与二位女侠歇息,若是还愿小住一段时日,那更是商家堡的荣光了。”老管家略微侧身,打着灯笼照路,笑得一脸殷勤。

    陈琼玖笑着客套了几句,拐了几个弯即豁然开朗,在濛濛细雨下见得不远处笼着大片水汽,于是便问道:“前方可是有水泽?”

    那老管家的圆脸上有些尴尬地赔笑道:“如此夜深露重的……陈家小姐好眼力,那处湖畔泥烂地滑,还请二位女侠随这几个丫鬟往另一处走去,老奴不便……”

    “啊!!!!!!!!!!!!!!!!!!!!!!!”

    那老管家的话语还未落,忽然从那处湖畔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

    随行伺候的几个丫鬟瞬间吓得手脚发软,失声惊叫抱成了一团,也不知当中哪个丫鬟还带着哭腔轻声说了句:

    “原来真的有鬼……”

    “胡说什么?!”老管家那张笑咪咪的圆脸一下子变得铁青,恶狠狠地对着那几个丫鬟瞪了两眼,“不怕被拉了舌头么?!”

    陈琼玖不动声色将那几人的言行举止瞧了个清楚,待她要与乐聆音打个眼色时,却见乐聆音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前方那一片水泽。

    “下人们管教不严,令得二位女侠见笑了,老奴惭愧!还请二位女侠早些歇……”对着商家堡的贵客,老管家仍旧是一脸笑眯眯的,正说着话打岔呢却看到前方有个人影连滚带爬地发了疯似的往这边跑过来……

    “鬼啊!!!!!!!!!!!!!!”

    来者对着眼前看到的亮光和人群,声嘶力竭地吼出了心中的万千恐惧,又手脚并用地拼命往活人堆那边前进,满眼的惊吓中夹杂着一丝求生的希望,似乎前方即是脱离阿鼻地狱重返人间的那道生死大门!

    老管家被来者的那一嗓子吼的惊呆了片刻,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面上铁青的同时觉得脚根子有点发软,当老管家伸手扶住旁侧的一块假山石以作支撑之时,他身后方的不知哪个小丫鬟一声不响地转了个圈晕倒在地,剩下的几个丫鬟似乎梦醒了一般争先恐后地尖声尖叫,有两个吓得直接大哭了起来……

    饶是老管家随着商堡主见过一路风雨,但对着前些日子出人命的这片湖畔还是难以镇定,毕竟自那日出事之后,每逢那个时辰内院就会有些不太平,不是少堡主的榻前会莫名出现一大滩冰水,便是二小姐闺房的窗户会无故突然洞开!哪怕堡主加派人手守在内院,可仍旧无法捉得一星半点的蛛丝马迹,倒是有两个年轻的子弟在夜半巡逻时被吓尿了裤子……这几日老管家心里头本就有些惶惶然,不曾想今夜居然轮到他了!

    但老管家终归是商家堡的大管事,对着外人也算是商家堡的门脸,他瞄了眼陈琼玖和乐聆音,见得那两个女娃娃竟然毫无一丝惧怕之色,甚至满脸慎重一派沉着冷静,老管家不由得自惭形秽,硬是大力深吸了两口气稳重心神,一手撑着假山石,一手轻抖地举着灯笼指向那形如癫狂之人喊道:

    “咄!哪处的混小子?胆敢在此胡言乱语装神弄~~弄鬼…冲撞贵客?!还不快滚远了去!!”

    谁知那人听见老管家的呵斥,不仅没滚远反而越滚越近,到得最后更是扑倒在老管家的脚边一把抱住老管家的小腿连连呼道:“大管事救我!大管事救我!鬼啊!!后头有鬼啊!!!”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