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六十七章
    艳阳高照,万里无云,有一通体雪白的矫健信鸽扑闪着双翅,降立在了一处鸟笼外头。

    养鸽人眼明手快将那信鸽单手托于掌心,取下那爪子处的细窄竹筒,转手交予了身旁的十岁徒儿。

    十岁徒儿攥紧竹筒,撒腿跑至一小厮面前,递了过去。

    小厮笑着拍了拍十岁幼童的肩膀,随后马不停蹄转身往舱房走去,见着两位端着茶水点心的年轻丫鬟正要步入厅堂,于是赶紧疾步上前去门侧候着,手捧竹筒高举于顶。

    那俩丫鬟见了,其中一人取过竹筒,端详了那竹筒上的封蜡印鉴样式,随即对着小厮点了点头,待得进了厅堂后将茶水点心布置齐整了,再将那枚细窄竹筒呈上:“九小姐,刚到的信筒。”

    九小姐陈琼玖接过那枚信筒,看了眼封蜡印鉴,笑着递给身旁那位秀雅端丽的美貌女子,说道:“顺风堂凤舞分舵的印记,许是写给聆音姐姐的。”

    乐聆音得体道谢,几下拆了封蜡开了信筒,抽出筒内一方丝绢,待她一目十行阅完却怔了片刻,随即,那眉目如画的面容上显出又惊又喜神色来!拿捏着丝绢的指间不由自主加紧了些力道,对着上头的寥寥数行字句复又来回看了好几趟,多阅一次那眉眼间的喜悦便添了一层,但又不知怎地却慢慢地红了眼角……

    陈琼玖见着乐聆音喜上眉梢,却轻咬着唇角迟迟说不出话来,便关切问道:“聆音姐姐?可是来了什么消息?”

    乐聆音经九姑娘这么一言,美眸微敛轻吸口气,喝了一盏茶之后轻声言道:“找到云公子了。”

    “当真??”陈琼玖‘噌’地从座椅上一跃而起,扶着桌角急急问道,“云公子现在何处?他的伤势如何?与谁人在一道?是那顺风堂将云公子送回来么?”

    乐聆音笑而不语,将手中那方丝绢递给陈琼玖。

    陈琼玖连忙接过来细细读了,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距丁家湾三十里处的呼浪江下游?那一片地域......堪堪当属洛州地界!看来确是有人要送云公子去往炎阳山庄疗伤的!聆音姐姐真真神机妙算!!”

    乐聆音嘴角噙着笑,侧目看了眼窗外的江景,多日来积攒的郁郁担忧终究松缓了些许:“我们的船离丁家湾有多远?”

    陈琼玖看了眼侍立在旁侧的一个丫鬟,但见那丫鬟上前两步,低首躬身答道:“回主子,我们的船到得丁家湾还需三日两夜。”

    三日两夜?........乐聆音暗自轻叹了口气。

    陈琼玖看了眼乐聆音,侧目对着那个丫鬟言道:“你去,吩咐船上的所有水手去舱底划桨,叫徐老三想尽法子提速,若是一日一夜之后能到得丁家湾,重重有赏!”

    “喏。”

    好个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果真在一日一夜之后到了丁家湾,乐聆音、陈琼玖等数人沿岸打听之下,终于有码头上的几个搬货工头见过一艘华丽花哨的大船,说是几日前的一个傍晚停靠这儿补给过物资,但船上无人上岸接地气也不做些生意,待得物资运上了甲板便即刻远扬了。

    乐聆音带着几个师弟师妹在丁家湾探听了几番,刚入得一间茶坊歇息,不曾想方才晴空万里的天气却忽然下起雨来,正喝着茶水吃着糕点的流水阁弟子们原以为这场雨会来得快去得也快,谁知茶过三壶糕点吃尽了还未见停,雨势反而愈演愈烈,阵阵瓢泼大雨淅淅沥沥将街上的青石板冲刷得干干净净,逼得一些个行人只得寻个遮头所在躲雨。此间茶坊也是顷刻间人满为患,许多茶客都在谈论这场雨来得迅猛。

    “哎哟喂!老天爷真是寻我开心,再有半条街就能进家了,千辛万苦出趟远门给我那口子买的洛瑶锦……这会儿却给我淋了个里里外外!”

    “哈哈!这位小哥儿可真真心疼你家小媳妇儿。”

    “那可不?!年初我媳妇儿给咱家添了个大胖小子,可是一大功劳呀!这不~~此次我跟着黄三哥跑船去了趟洛州,特意攒了银钱给我媳妇儿裁了几尺子的洛瑶锦……唉!本以为能赶在这场大雨的前头进家门的,可谁知还是迟了几步!”

    “哦?难道小哥儿有预知风雨的本事?”

    “哈!那哪儿能啊?这不~~从洛州回来的船上见得天色那成片成片的云朵有些不对劲,黄三哥常年跑船,观望了便说今年的汛期来得比往年早,这位叔叔您瞧,此刻不就来了么?”

    “嗯!有理,看来后头几日都是阴雨连绵的喽……”

    “后头几日都是大风大雨的不便行船,就算开了船也是江水湍急容易出事儿,故而黄三哥赶紧将船早些驶回丁家湾码头,任它怎么个风吹雨打也不担忧的了。”

    “是啊是啊!”

    这几人正聊得起劲,但见一位浓眉大眼的魁梧青年步履稳健走了过来,对着那位肤色黝黑的男子拱手道:“这位大哥,小弟姓侯,向大哥打听一件事,不知可否?”

    那男子跑了几趟船倒也增长了些眼力,见得这魁梧青年双目炯然、举止有礼,料得定不似街头小民,于是端正脸色回礼道:“这位好汉客气,自然言无不尽。”

    “多谢!请问大哥刚从洛州跑船回来?”

    “正是。”

    “方才侯某听闻大哥所言汛期一事,不知洛州那段的江水此刻如何?”

    “现时丁家湾如此雨势,据我跑船所知看来,估计洛州那儿已是风高浪急,不适行船的了。”

    “若是此刻从丁家湾开船驶往洛州,大哥以为如何?”

    “不妥!洛州那段呼浪江本就暗涌激流,往常就得小心驶船,这几日失了天时,若是硬闯,极易遇险!”

    “如此.........多谢!”

    那魁梧青年又拱了拱手,转身回到了一处屏风后的隔间,将方才打听到的详细说了,最后对着一位黄衫女子轻声问道:“大师姐以为如何?”

    乐聆音默默喝了一盏茶,随后抬起眼看着几位师弟师妹:“你们在丁家湾寻个所在住下,待我从洛州回来便去找你们。”

    “大师姐……”

    “不可……”

    “我等同去……”

    乐聆音挥手止住了师弟师妹们的七嘴八舌,对着他们柔声言道:“前几日师父来信,说当我见信之时她早已下了一览顶,想必不日便与我等汇合。我已然回信给师父,将心中推测炎阳山庄之事禀报了,且说了我等坐船前往洛州去寻云公子……我估摸着师父也会随后而来,师弟师妹们便在丁家湾恭候师尊,尽心服侍于左右,不可懈怠。”

    见着师弟师妹们愣着欲言又止,乐聆音又展颜一笑:“师弟师妹们无需替我担忧,九姑娘聪慧伶俐又武艺高强,与她同舟共济,定能安然周全的。”

    “不错!”九姑娘忙在一旁猛点头,“聆音姐姐在我陈家船上定不会有何差池,若是出了什么岔子,我陈琼玖就算拼着粉身碎骨也要保得聆音姐姐平安!”

    “九姑娘言重了……”沈纪舒对着陈琼玖拱手言道,“世人皆知‘柳叶丽君’巾帼不让须眉,是个真正侠义之士,我等定然是信得过九姑娘的!如此……还望溱州陈家多有担待,感激不尽!”

    “自然!一定!”九姑娘看了眼乐聆音,对着沈纪舒郑重回了一礼。

    事不宜迟,一行数人冒着大雨施展轻功从茶馆回至码头,几个码头管事的刚要提及不宜航行之事,却听闻即刻开船,都不禁愕然,劝说无果之下只得让船把式在文书上按了手印以示各安天命了才肯放行。

    侯牧之等人将乐聆音、陈琼玖送回船舱,取了各自行囊后说了好些言语才依依不舍撑伞下船,待得陈家大船在江面雨帘中渐渐消逝了,才转身去寻家客栈长住。

    江上呼风唤雨,乐聆音的那身衣裙及背后一袭三千已然沾染了雨水,她进了舱房便闩上门,取了块干净帕子轻缓擦拭归置于胸前的青丝,又走至屏风后打开行囊,打算另取衣裙更换,却不知怎的,乐聆音手势一顿,原先伸向衣裙的右手却抚上了一样被棉纱包裹着的细长物什。

    随着棉纱层层散落,露出一端剑柄,乐聆音将剑柄握在手中也不挥摆,即见得一团棉纱轻飘飘地脱离下来坠到了地板上……刹那间,精光流转!在这有些昏暗的舱房中,那柄窄剑犹如深海蚌珠,悄无声息地透着清洌光泽,仿佛蕴含着无尽威力!

    乐聆音静静地看着手中握着的窄剑,那剑身洁净得犹如一面明镜,印出乐聆音精致姣好的眉眼,她美眸低垂似乎回忆着什么,忽然掌间内劲一吐,手中窄剑瞬间由软垂抖个笔直!立时之间舱房内劲风阵阵,那柄窄剑被那窈窕女子挥洒得游龙惊凤,这窈窕女子未敛双眸,脑海中却现出一个从容挺拔的身姿正将一柄窄剑挥舞得犀利无匹,过了几招却改换了路数,剑势虽缓却绵密见长、余意不尽,那个身姿背影从容洒脱丝毫不拖泥带水,随着剑势变幻,但见那人转身侧面……

    “叮!”

    乐聆音黯然俏立于舱房正中,右手已然空无一物,她抬起双眸看着前方插.入花岗岩屏风的那一截剑柄,分不清是自己的内息修习不足无法掌控这把窄剑,还是因着方才于眼前看到了那人熟悉的眉目五官使得自己心绪浮动而失了手......

    晟翎......别再走远了,等等我。

    将窄剑自屏风的缝隙间抽.出,取了一块干净柔软的棉布,乐聆音缓慢又轻巧地擦拭了剑身,又用纱带及其小心地将整把窄剑从头至尾包裹了,手势来回相当熟练……当日敖晟翎在溱州陈家被黑衣人带走之时,晕厥之下五指卸力,人虽离去却落下了这柄窄剑。乐聆音行动自如之后便将这柄窄剑与自己的佩剑放在了一处,虽说敖晟翎不会是那类‘剑在人在,剑失人亡。’的剑痴,但乐聆音希望寻回敖晟翎的那一日,即可将这柄窄剑物归原主。

    那时候......她应该会像个孩子那般笑得极是欢喜畅快吧?

    乐聆音这般想了,眼前渐渐浮现出敖晟翎对着她笑得眉眼弯弯犹如新月,还有一些个时而体贴时而淘气的神态,令人莞尔,又想起几次与她吃茶谈趣时对视的那双漆黑眼眸,干净清澈又透着温意,哪怕心中有些许的烦扰也会被驱得一干二净。

    漆黑的眼眸......可那日在陈家,晟翎的眼瞳却是一片湛蓝……忆起陈家当日的情形,乐聆音心间犹如被扎了一针,眼角微微红了起来,她轻咬唇角,又深吸一口气,随后转入屏风,将窄剑轻放在了自己佩剑的左侧,取了衣裙无声更换了。

    “笃笃笃。”

    三下叩门声响起,屋内的女子手上更衣的动作缓了片刻,也并不言语,只是取了件外衫披了,坐在榻侧,看着门外之人投在纱窗上的倒影。

    “笃笃笃。”

    又是三下叩门声,伴随着而来的是一道低沉又不失温暖的嗓音:

    “里面的那位姑娘,你睡了吗?”

    屋内的女子安逸地坐在榻侧,静静看着那人在纱窗上的倒影轮廓,就是不发一言。

    门口那人候了片刻,但又似乎等了许久,屋外廊下的几盏纸糊灯笼,被风雨吹打得左摇右摆奄奄一息,那纱窗上的倒影也被拉扯得时高时矮怪里怪气,忽然一阵大风袭来,那几盏纸灯笼终究没抵挡住,倒是齐心协力地一同灭了火。

    这三更半夜的刮着大风下着骤雨,又没了灯光,纱窗上哪还会有倒影?

    过了许久,屋内的女子也没再听得第三回叩门声,细细听了门口处觉着没了呼吸吐纳,想是门外那人已然离去了,便站起身放下了鹅黄暖帐打算就寝,刚褪下披着的外衫,却听得左后方的窗户那儿有一丝轻微响动!

    一支烛台带着一道劲风砸向窗户微启的那道缝隙,但见那窗缝豁然开启又立时阖闭,一道人影夹带着一股清新水汽,自窗户处瞬间移到了角落,可那人影还未站稳便立刻弹到了半空中,再看方才那片角落,一根闪着银白亮光的细短小巧的利器,深深地钉在了那块地板上!

    屋内的女子早已与那道人影交起了手,招招灵巧狠厉直点对方要害,而那道人影却是掌风延绵招式豁达,只是忙而不乱地见招拆招,倒是没有丝毫伤人的意思。

    几番交手一过,那屋内的女子招式渐缓,似是有些犹豫,但那道伴着清新水汽的人影却是瑟瑟开始发起抖来,一招一式之间出了岔子那是可大可小的,这道人影本可堪堪躲过那女子一掌,但谁知一个停顿,那女子想要收回掌力已然是迟了,只听一声闷哼,那道人影被一掌扫在了腹间,倒退五步撞在了床柱上。

    那女子微微一愣,就在这档口,那道人影像吃了仙丹灵药一般又恢复了方才的迅捷身手,分明只是随意踏了几步却已然到了女子的背后,在她耳边低沉又不失温暖地说道:

    “琬儿,你想打死我呀?”

    “....................................”

    “嘿!我就猜到你还没这么早就睡了呢!”

    “....................................”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