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六十六章
    “这位兄台好俊的身手~~~恕小生眼拙……不知兄台如何称呼?师尊又是哪位高人?”

    敖晟翎对着一位白袍折扇的文雅青年,微笑颔首:“在下只是一介无名小卒,区区不足挂齿。”

    “兄台客气!以小生看来,放眼当今武林,兄台的轻功在我辈之中实属翘楚了的,何需过谦?”那位持扇青年定定看着敖晟翎的双眸,微微作揖,“小生孔仁,愿与兄台诚意结交。”

    敖晟翎咧嘴一笑,并不接话,手中那把剑,仍旧稳稳地抵在那风梦慈的颈间。

    孔仁继续客气言道:“我的这位风师妹自幼酷爱抚琴,每每清晨便惯于奏曲,然而不曾想方才惊扰了兄台之好友,诚惶诚恐之至!不如……让孔某做个中人,兄台请将利剑撤去,而我风师妹今日便不再抚琴了,如此,可好?”

    敖晟翎听了孔仁的提议,打量着风梦慈,但见这蒙纱女子,凤眼柳眉颇有几分姿色,只是那对眼眸与自己直视着,并无丝毫惧怕之意,反倒令敖晟翎暗赞其胆色,于是她扬唇一笑,开口答道:

    “不好。”

    孔仁的神情一僵,又看得那兄台微眯着湛蓝双瞳,听他接着说道:

    “你叫你这位风师妹,将琴案底下的暴雨梨花针,连着那张古琴一同扔到江水里头去。”

    风梦慈凤眼一怔,随即显出不舍及不甘,还有一丝恼意。

    又听敖晟翎说道:“你叫你左边那位身着黑布劲装的姑娘,将她腰间箭囊里头的所有箭枝,俱都折成三截。”

    那黑布劲装的姑娘,右手抚上腰间箭囊,双目冰凉,脸上开始发青。

    敖晟翎还说道:“你叫你右边那位仗剑的刚才对我嚷嚷的大嗓门姑娘,将她手中的那柄希吾剑,甩到对面那艘升平舫的甲板上去。”

    那仗剑的大嗓门姑娘紧紧抓着剑柄,杏目怒瞪,牙齿咬得牙关都泛酸了。

    “至于你孔兄么~~~”敖晟翎眨了眨蓝瞳,弯弯眼缝透着清爽神采,“劳烦你用手中的铁骨玉扇,为那个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姑娘解穴,随后再将其好生送回升平舫去,务必礼数周全些的。”

    孔仁对着敖晟翎尴尬言道:“这位兄台可真真会说笑,倒是个风趣之人……既然兄台想要纳兰姑娘回去,那小生即刻尽心护送,务必礼数十足周全的,不如……这就让小生送纳兰姑娘与兄台一同去了吧?”

    敖晟翎略微思忖:“嗯……也好,那请孔兄先为这位姑娘解穴。”

    孔仁踱至纳兰身侧,右手五指翻动铁骨玉扇,扇柄点触纳兰后背。

    纳兰即刻伏地而起,对着那黑布劲装女子挥掌而去!

    那黑布劲装女子倒也未拉弓上箭,只是一味躲闪。

    纳兰俏脸紧绷,使出十成十的功力追打,几招之下一些个桌椅成了倒霉的池鱼。

    孔仁急得团团转,直喊:“有话好说!纳兰姑娘……有话好好说~~~”

    那仗剑女子见了满室乱战,也不上前相帮,只是一声冷笑:“有失教化!”

    倒是只有敖晟翎与风梦慈,一个仍旧镇定自如地坐着,一个还是气定神闲地站着,但见敖晟翎也不再看顾纳兰,而是对着风梦慈微微一笑:“纳兰性子刚烈,吃亏后要在人前讨还个一二也是常情,梦慈姑娘莫怪,那些个损坏了的家具物什,在下会照价赔付的。”

    风梦慈默不作声,只是看着敖晟翎,又瞄了眼抵于自己颈间的剑锋……眼波流转,在这乱成一团的雅室中,倒是化解了些许剑拔弩张之势。

    但又听得敖晟翎愣头愣脑地接着说道:“这把剑还是要管制着你的,不然在下与纳兰在这儿就会吃亏的!”

    风梦慈又好气又好笑,但面上又不得显露出来,只得一口气憋在胸腔不上不下,深深做了个呼吸吐纳才顺了,于是直直盯着敖晟翎的蓝瞳,清冽问道:

    “云公子何时与轮回堂之人结交深厚的了?”

    敖晟翎咧嘴一笑:“顺风堂不也认得升平舫上的人么?”

    风梦慈紧紧看着敖晟翎,似乎做了个思量,但见她高声令道:“孔仁、玄青,将纳兰姑娘送回升平舫,好生礼遇,不得有误。”

    风梦慈话音刚落,那黑布劲装女子即刻跃出了窗外,纳兰顺理成章也追了出去,孔仁即刻长揖到地道了声‘喏!’,随即从正门赶了过去,也不知这位孔兄打算如何与纳兰姑娘‘好生礼遇’。

    雅间里头,一下子清静了。

    风梦慈斜睨了眼敖晟翎:“纳兰已走,云公子还要管制小女子到何时?”

    敖晟翎笑咪咪答道:“纳兰是走了,可我还留在这儿呢~~不如梦慈姑娘教教在下……我现在该怎么办?”

    “将剑撤了,我与你看样物事。”

    “不撤,不看。”

    “你不看?定后悔!”

    “会否后悔你说了不算。”

    “我说了是不算,但那流水阁的大弟子说的是否算数?”

    “…………谁?”

    “流水阁大弟子,乐聆音。”

    “乐……聆……音?”

    “怎么?”风梦慈见着敖晟翎满脸迷惑,柳眉微蹙,“乐聆音用流水阁大弟子之名号发帖于武林,我也收到了她的信,嘱托我若是见着你,便多多关照……流水阁誉满江湖,大弟子乐聆音又是个行侠仗义的,与我等有些交情,她的面子我当然会给,只是……看你这神情,似乎不认识她?定不是我风梦慈认错人,看你的这对蓝瞳,正是如今武林皆知的蓝瞳少侠云小七!”

    敖晟翎的脸上似乎有些疲惫,她沙哑着嗓子问道:“那封信,可否与我一看?”

    “啐!刚还神气活现地说不要看来着~~~还少年英雄呢……说起话来如此反复!”候在一旁的仗剑女子,给了敖晟翎一个白眼。

    “朱雀,去将流水阁的那封信拿来。”风梦慈对着那仗剑女子嘱咐了,又看了眼敖晟翎,轻声道,“将剑撤了。”

    敖晟翎眨了两下眼睛:“你起身,坐到那圆凳子上去。”

    风梦慈也不再看她,轻松起身,坐到了敖晟翎指着的那张圆凳上,见着敖晟翎看自己坐下后便撤去了剑,隐在面纱下的红唇微扬,又瞧见朱雀取了一细短竹筒过来,便示意给敖晟翎阅览。

    朱雀将竹筒中的一卷绢布抽出,抖开了,呈在敖晟翎眼前,顺便提了一句:“这是两日前,我凤舞风舵收到的飞鸽传书。”

    映入眼帘的是一列列工整秀丽的蝇头小字,词句规整言简意赅地叙述了溱州陈家一事、流水阁寻人之意,字里行间轻易看出写信之人迫切担忧之情,叫读者为之动容,稍许有些血性义气之人便会拍案而起,要为溱州陈家与流水阁奔走相帮,寻得那少年侠士云小七!

    敖晟翎盯着那署名‘乐聆音’三字良久,脑海中实在想不出些什么来,就连那位流水阁大弟子的面容都无印象,只是瞧着在‘乐聆音’三字下方处的印鉴有些眼熟……从字迹来看,应是位女子,从言辞来判,应是位蕙质兰心的女子。

    敖晟翎不禁问自己……我与这位流水阁大弟子很熟么?我不见了便不见罢了,可为何如此急着寻我?难道我欠了她什么东西未还?

    “云公子。”风梦慈见着敖晟翎若有所思地开始发起呆来,便开口说道,“乐女侠信上提及,你在陈家受伤颇重,可依小女子看来……方才云公子的身手不像是个身受重伤之人,但不知为何?”

    敖晟翎回过神来,对着风梦慈点了点头:“外伤是好得周全了。”

    风梦慈柳眉轻蹙:“外伤?那照云公子的意思是……”

    “禀舵主!有一男一女二人自升平舫上过来,已与纳兰接应,但却迟迟不肯回去,说是还缺了一人。”一位顺风堂之人在门下急报。

    “孔仁何在?”

    “禀舵主!孔大侠正与那几人周旋。”

    原来自纳兰追打着那位名唤玄青的黑布劲装女子出了雅间、上了甲板,即刻被在升平舫上观望着的欧阳看了去,欧阳与慕容二话不说便上前相帮,要将纳兰带回升平舫了再另作打算,可谁知纳兰来了句……云小七还在里面!

    欧阳不禁一愣,瞄了眼慕容,但见她紧抿双唇,双目一片冰凉。

    “这是怎么回事?云公子怎么会在那里?”欧阳看着前方的孔仁、玄青二人,压低着嗓子问了。

    纳兰俏脸一红:“方才……方才我被那黑衣服的点了穴掳走,过不了多久也不知怎的云小七便进了那屋子,拿柄剑挟住了屋子里头的抚琴女子……”

    纳兰三言两语将方才的情形叙完,慕容一言不发地听了,又见得眼前似个书生般的青年温文有礼地作揖道:“既然纳兰姑娘已与同门接应,那小生等便功成身退了,还请三位返回升平舫。”

    “不可,还缺一人。”

    孔仁听闻那声清冽言语,略微举目望去,见得一位青莲容貌却神色淡漠的秀丽女子正定定看着自己,也不知怎地,孔仁的那张齿白红唇的俊脸一热,赶忙低头作揖借故遮掩,轻咳一声,问道:“不知还缺何人?方才我等只请了纳兰姑娘来此一聚的。”

    慕容不由捏紧了手中的峨眉刺,心知如今黑道中人十有八.九都在想方设法探寻敖晟翎的行踪,争着抢着取她性命以便博得轮回堂主杜绝行的青眼,更伤脑筋的便是敖晟翎那对蓝瞳,天底下还真难找出第二人来!方才敖晟翎自说自话跑到顺风堂的船上这么一闹腾,将纳兰救出来了是好,可她自己…………此刻若是对顺风堂之人说了那人便是云小七,如此岂不是等于将她的行踪公布于众武林人士?!

    “我说你是傻了还是痴了?方才我那朋友拿把剑治了你们风舵主,我才得以脱身,此刻你居然还好意思问是哪个人?我告诉你!如今那人是我纳兰的恩公,那便是我会贤雅叙的恩人,你若是再与我装疯卖傻?我会贤雅叙便与你凤舞分舵没完!”纳兰支起一根葱白食指,一通话说了下来,差些点到孔仁的鼻孔。

    孔仁用儒袖擦拭了满额的汗滴,正要开口,却听得身后传来一女子冷静清淡言道:

    “纳兰姑娘口中的恩公,可是这一位?”

    孔仁与玄青身形一让,便现出有两女一男共三人自不远处拐角而来,先头是个持剑女子,后面尾随着的是一位面笼白纱的蓝裙女子,细腰窄肩正款款而来,而在她蓝裙女子的身侧那个从容俊逸的飒爽青年,不正是纳兰口中的恩公云小七么?

    纳兰的心间一沉,偷偷觑了眼慕容,见掌舵的脸色无甚异常,仍旧是那番淡漠之情,只是看着前方来人也不开口说话,于是热心肠的纳兰便相帮着呼道:

    “恩公~~快过来!好让纳兰多谢恩公方才出手相救。”

    纳兰的恩公听了那话,对着纳兰咧嘴一笑,随后蓝瞳微转,将目光定定笼在了慕容的身上。

    “诸位,这是我凤舞分舵之风舵主。”那仗剑女子示意道。

    风梦慈对着众人盈盈行了一礼,欧阳抱拳,慕容颔首。

    又听得风梦慈轻柔言道:“方才多有得罪,实是一场私人恩怨,但此刻却巧遇了这位云公子,小女子受人所托,为武林公义,须将云公子周全送至他处,还请会贤雅叙的诸位行个方便……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方才之事,可约他日理论,我等随时奉陪。”

    风梦慈之言一出,甲板上瞬时噤若寒蝉,欧阳对着纳兰使了个眼色,纳兰略微侧脸看了看慕容,慕容神色如常,只是淡淡瞧了眼敖晟翎,随即双眸半垂。

    欧阳凝着浓眉,沉声言语:“今日纳兰之事,他日定会下帖于顺风堂凤舞分舵!但这位云公子之事……我等做不了主。”

    风梦慈眼中带笑看着敖晟翎,问道:“云公子?可愿意乘我顺风堂的快船,早日与友人相见?”

    敖晟翎只是看着慕容,但只是见慕容淡漠敛目、事不关已的神态,那对蓝瞳神采不由地黯淡了几分,忽然间心中一窒,咬了咬牙龈便沙哑着嗓子说道:“若是他们这几位赞同,我便附议。”

    风梦慈柳眉一扬,便缓缓放眼看去,以眼神相询纳兰、慕容和欧阳。

    慕容不出声,另外那两个人哪敢说什么话?

    候了片刻,风梦慈便轻声笑道:“既然三位无异议,那便请回,我们这艘船即刻要起帆了,早日将云公子送到,我便可早些松了口气。”

    慕容抬起眼帘,却是对这个以白纱蒙面的昳丽女子看了一眼,随即身形轻快,跃回了升平舫,背对着那艘乌木大船,没再回头。

    纳兰与欧阳,立刻紧随其后,但这二人回到了升平舫的甲板上,便转身看了过去,纳兰还对着云小七挥了挥手。

    乌木大船上开始忙碌起来,奔走声、吆喝声此起彼伏,不多久便升锚扬帆,船身与升平舫渐渐拉开了距离,若是再来股东风便可如离玄之箭,乘风破浪驶向远方。

    也不知哪个水手带起了头,敞开了嗓子唱起了渔歌民谣,虽不知词意为何,但那调调儿透出思念归去之意,慕容也不知怎地,循着那渔歌转回身,一眼便望见了敖晟翎……她还是直直地站在那里,似乎一动都未曾动过,脸朝着升平舫,江风吹着她的长衫宽袖微微拂动,身姿挺拔气度洒脱,令人望之悦目至极,只是那对蓝眸略微眯缝着下垂,目光不似往常那般神采飞扬,眼神些许复杂地盯着慕容,直到慕容回身望来的那一刻,二人正正无言对视……

    慕容看着敖晟翎随风飘逸的乌发,那个发髻还是先前自己为她打理的,那根淡蓝发带是在她熟睡时为她编绑的;慕容看着敖晟翎的月牙色长衫,还是按照她当日穿来的旧衫尺寸,挑了同款的料子裁制了的;慕容看着敖晟翎的那对蓝瞳,每逢她醒转的那一刻,对上那湛蓝的宝珠,心中总会涌现出不一样的欢喜和安定……鬼使神差般的,悄无声息地,慕容红唇微启,但也只是动了动嘴型。

    谁知在那边船上的敖晟翎,突然将脚边的一块木板踢到到两艘船之间的半空中!而她自己也运功提气、纵身跃起,从船舷处一下子跃到了江面中央,眼看着就要投入汹涌的江水之中!但见敖晟翎一个空中侧翻,一脚踏在了先前踢出了的木板之上,借了这一发足力,再次纵身飞起!

    只见敖晟翎宽袖长衫,仿佛白龙出海般跃上了半空,登上了升平舫的甲板,立在了慕容的眼前!

    也不知是因为方才提气用尽而导致此刻两脚发软,还是情之所至故而太激动的缘故,敖晟翎将眼前的慕容一把拥入怀中,紧紧地抱着那纤细的身子,闻着那十分熟悉的幽香,低首埋在慕容的耳边,轻语:

    “琬儿,我不想走!”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