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六十三章
    琬儿?

    慕容睨了一眼云小七:“琬儿是谁?”

    许是这几日总是躺在床榻上,腰板子有些酸硬,云小七缓慢撑坐起身,那对剔透的蓝瞳新奇地打量着四周,又见得窗外一望无垠的浩淼江景,对着慕容笑了笑问道:“我这是在哪儿?何时坐船的?”边说边抬起右手往隐约发痒的左臂挠去。

    “莫要乱动!”慕容止住云小七的右手,看了眼她的左臂说道,“这几日你左臂复原得挺快,此刻正是结疤的时候,若是挠破了又得流血了。”

    “我的左臂……”云小七撩起左边袖管,便见一条粗短刀疤凝结在润白肌肤之上,显得有些狰狞,又在那条刀疤下方有三个红点,似是针孔,不过已淡化了许多,想必再过个两三日便会消去。

    “怎么会这样??”

    云小七快速抬头对着慕容问道:“为何我会受伤?为何我一觉醒来会在这艘船上?是你救的我?你是谁?”

    你是谁?

    慕容脸色一怔,娥眉微蹙,淡然双眸瞬间变凉,她略微侧脸瞧了眼桃红,桃红会意即刻带了四个丫鬟躬身退下,复又看着云小七焦急又疑惑的神色,慕容冷然问道:“你问我是谁?不如先说说你又是何人?省得我救了个白眼狼!”

    “我……”那对蓝瞳仔细看着慕容的脸庞,紧抿了会儿嘴唇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于是对着慕容认真答道,“在下姓敖,名唤晟翎,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敖晟翎,原来这才是你的真实姓名,总算肯说实话了。

    慕容盯着敖晟翎又问道:“你在家中排行几何?”

    敖晟翎直截了当回答:“第七。”

    嗯!这一处倒是没有骗我的。

    慕容站起身踱至窗边,背对着敖晟翎远眺江水,片刻后才继续问道:“既然有名有姓,为何当初骗我说你叫‘云小七’?”

    “当初?骗你?……在下与姑娘今日初次相见,何来当初骗你之说?那个云小七又是谁?”

    慕容猛一回头,双目凌厉看向敖晟翎,却在见得她坦然又疑惑的眼神时愣了下神……难道她..........

    慕容缓了口气,冷静问道:“你师承何处?从哪儿来?往哪里去?认识流水阁的弟子么?知道自己是因何受伤的么?”

    敖晟翎略微敛目,过了片刻说道:“家中习学,从东边儿来,往北边儿去……流水阁的弟子是哪位?我是如何受伤的...........”她暗咬牙关,那对蓝瞳似乎有些暗淡,修眉越蹙越紧,最后只得闭上双眼苦思冥想,却还是无法回忆出些什么来!

    敖晟翎缓慢睁眼,看着慕容,脸色有些憋屈难看,沙哑着嗓子说:“我不知道…………”

    慕容的眼神微一闪烁,走至梳妆台前坐在圆凳上,瞧着黄铜镜旁的那个小巧木盒,轻声问道:“那你此刻还记得些什么?”

    “唔……”敖晟翎靠坐在软枕上,仰头看着鹅黄暖帐顶子,缓缓开口,“家中长辈派了件差事给我,早些将那差事办结了便能早日归家,因这算是出趟远门,且是我头一回,故而哥哥姐姐们为我践行,夜里我们几个喝了许多酒,我迷迷糊糊地睡了一晚之后……之后…………”

    慕容斜睨了眼敖晟翎:“…………那之后呢?”

    敖晟翎抬起右臂搁在额头上,闭上双眼,深吸了几口气,顿了顿才艰涩开口:“之后如何……我……我没法想起了!”

    为什么我会躺在这里?悠然山里头哪来的大船?为什么我会受伤?家人们都如何了??

    ‘蹭!’一下坐直上身,敖晟翎看着慕容的侧脸急切问道:“这位姑娘既然救了我性命,定是知晓当时我负伤时候之情景的!可否详细与我说说?!”

    慕容敛目斟酌了一番,刚想开口说起,却听得一串银铃般的女子娇笑声自舱门外入了进来,但见纳兰轻摇裙摆走近榻前,媚眼如丝瞧着敖晟翎说:“云公子可总算醒过来了,若是再不好,咱们慕容掌舵可要急坏了~~~”

    “纳兰!”慕容朝纳兰做了个手势,又对着敖晟翎说,“你有伤在身,继续躺在榻上歇息,别乱跑。”

    慕容言罢便起身往外走,纳兰一言不发跟着离去,独独留下敖晟翎对着空气问:“那女的为啥对着我叫‘云公子’?难道误以为我是别人……她们救错人了??可我……”

    边说边伸手探进衣内胸口处,指尖碰触到的不是自己的肌肤,而是薄薄一层温软的料作,她拉开衣襟低头看去,但见上半身贴肤穿着件暗金短甲,不由地松了口气……这件宝贝还在身上便好!这可是小姑姑送的啊……

    暗自庆幸之际,心间却突然一阵寒颤,冻得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敖晟翎环顾四周,虽说窗户敞开着,但窗外阳光明媚,是个晴好天气并非寒冬腊月,可自己怎么就像处在三九严寒之中?又一阵寒颤掠过,冻得敖晟翎倒吸了一大口冷气,她赶紧盘膝而坐,敛神屏气运转流水清气,如同一尊雕像般在那里一动不动。

    清凉的江风穿过窗户,吹动鹅黄暖帐微微摇曳,江上圆日的光芒,将屋中照耀得明亮清晰又透着丝丝温意,同时也将一人高大的身影,投射在了舱房的柔软地毯之上。

    “你说什么??云小七居然把你给忘了?!”纳兰将手中茶盏狠劲摔了个稀巴烂,大力拍了下桌面站起身,气得咬牙切齿道,“这个负心薄幸之徒!!我去杀了他!!”

    “纳兰!”慕容叫住眼前这个火烈脾性的女子,“许是被寒气磨折的这几日伤及了元神,故而她只记得在家中饮酒的时候,之后的事宜便都无印象了,不是单单我这儿一桩……”

    “这……那……”纳兰看了看慕容,担忧道,“若是内伤痊愈了,他能否记起来么?”

    慕容侧脸看着江面上连绵不绝的闪闪金波,摇了摇头:“我不知晓。”

    纳兰揉着手中帕子缓缓言道:“若是一些家常理短的也就罢了!可如今江湖上黑白两道各个都在找他!此刻要取他性命的人犹如过江之鲫,若是他心里没谱,被人杀了的时候都是糊里糊涂的!”

    慕容思忖片刻,起身道:“将那日陈家之事详细告知于她,让她明白此刻的形势,其余的……便不必多言了。”边说边往那贵舱走去。

    “但……”纳兰想说些什么,但看了慕容的冷寂背影,始终还是将话咽了下去。

    慕容走近舱房即见得房门大开,她紧走几步跨过门槛,瞧见有两人正面对面坐着,一人伟岸壮硕,一人松松垮垮,正是欧阳与敖晟翎,那二人听得脚步声,均转头看向走进屋内的慕容。

    也不知为何,一向沉着冷静的慕容掌舵入了这个场景,右手心不由自主地捏了一把,见得敖晟翎那对蓝瞳只是默默地盯着自己瞧也不说话,慕容神色自若对着欧阳问道:“方才你与她聊了些什么?”

    欧阳对着慕容温和一笑:“他说他不记得了,于是将我所知的俱告知与他。”

    慕容的左手心也不由自主地捏了一把:“都告知了些什么?”

    欧阳笑着喝了口茶,倒是一旁的敖晟翎哑着嗓子说道:“我在外面闯了祸、杀了人,所以现在有人要我偿命。”

    慕容听着敖晟翎那懊恼语气,轻声问道:“你可知道你为何杀人?杀的是何人?”

    敖晟翎垂着眼睑,吸了口气说:“轮回堂的执事,若我不杀他,他便要杀我,可是……”剔透的蓝瞳对上慕容的双眸,闷闷问道,“他为何要杀我?”

    清澈的蓝瞳显出几丝无辜的困惑,慕容轻轻移开目光瞥向桌上的镂花茶壶,硬着口气说:“这是你与他人之间的恩怨,我等无从知晓,只是见得你被人重伤于是将你救了,待得你到了炎阳山庄,便好自为之。”

    “炎阳山庄?”

    “不错。”欧阳给慕容倒了杯茶,对着敖晟翎和善一笑,“方才你也说了,察觉出自己体内有股寒气蛰伏在心脉旁侧,一发作便冻得仿佛坠入冰河,但只要有了炎阳山庄的纯阳内力襄助,便可迎刃而解。”

    “多谢!可……你们为何要救我?我们以前相识么?”看看和气的欧阳,又看看冷漠的慕容,那对蓝瞳在这两人之间不断徘徊,最终定在了慕容的脸上。

    慕容右手紧紧攥住了茶杯,面无表情地喝了口茶,盯着茶杯上的纹路,一言不发。

    欧阳看了眼默不作声的慕容,随后对着敖晟翎笑着摇了摇头:“不曾相识,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我们这艘船正要去往洛州,于是顺路送公子去趟炎阳山庄。”

    敖晟翎定定看了眼慕容,慢慢给自己续了杯茶,分三口饮尽,垂首笑道:“原来如此啊!”复又抬头看着慕容说,“这份恩情,在下铭记于心,他日必会加倍回报!不过……在下记得出门办事之前,家人相赠了许多物什以做傍身之用,不知姑娘为在下施救之时,可有见到过些什么?”

    慕容只是盯着手中的茶杯,点了点头:“有。”

    “如此甚好!……”敖晟翎刚站起身,却忽然一个踉跄又一屁股坐回了圆凳,冷嗖嗖地吸了口气,接着咬紧牙关隐忍着低下了头!

    慕容心中一紧,即刻上前扶住了敖晟翎的右肩怕她一头栽倒在地,却听得欧阳沉声道:“慕容莫慌!方才我进房时见他也是这般景象,过了半壶茶的功夫便有了起色,随后他还自己下得榻来与我交谈……这位云公子年纪轻轻,内息修为着实了得!”

    虽听得欧阳那般说了,但慕容仍扶住敖晟翎的肩膀,又淡淡问道:“你进这屋子是来找我的?还是找纳兰的?”

    看着闭目敛息的敖晟翎,欧阳说道:“听说你施救之人忽然间醒转了,还开口说了话,于是便过来探望。”

    慕容对着欧阳打了个手势,欧阳会意,起身大步走出了舱房,慕容见得云小七腰杆挺得笔直坐得安稳,于是也出了房门,与欧阳一前一后来至了甲板处。

    欧阳看着慕容默不作声的侧脸,笑了笑继续说:“我见他正独自打坐,房中无一人侍奉,于是候在了一旁,没多久他便睁开了双眼,那对蓝瞳啊……初见之下真真摄人心魂!他见我一陌生人站在榻前也不惊惶,从容下榻整理了衣靴即与我见礼,无论举止还是言语都是周全得体的让我挑不出刺儿来。他开口便坦言之前许多事体记不清,问我可知晓一二?我便将陈家的事由与他说了,他听得相当认真,虽说回忆不起那时候的事儿,但此刻的记性倒是非常精细,况且也不傻,我特意问及他的家世背景,都被他三言两语糊弄了过去,半个字也不肯多说……”

    半个字也不肯多说?可方才我问她的那些话,她都一一应答了的,怎地在欧阳面前就如此戒备?

    慕容细瘦的身姿立于风中远眺江景,平淡言道:“我已与纳兰商定,只要让她知晓她为何受伤之事即可,若是她多问,也可叫她伤愈之后去找流水阁,卓阁主及其众弟子定能护她周全。”

    “唔……况且他自身的修为也不低,脑筋也不笨,又有那几个名门正派为他撑腰,想必不会有何差池的!不过……”欧阳晦涩地看了眼慕容,“你.........也就只是这样了?”

    慕容看着江面上随风追逐的沙鸥,双眸微敛:“还能怎样?”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还能怎样?

    就算她什么都记得了?还能怎样?

    欧阳看着慕容单薄背影,在江风中显得有些落寞,叫人见了着实我见犹怜,可欧阳与她相识多年,最是清楚那个身子细瘦的女子实则最为坚韧,许多被杀的人物到死的那一刻都难以置信……这样一位弱不禁风的姑娘,居然是轮回堂掌舵!也正是这股脾性,令得欧阳日渐对慕容自钦佩转为钦慕。

    今日见得慕容无意间现出了往常从未见过的柔弱之感,欧阳心中有几丝苦涩、隐隐疼惜,一袭江风撩起慕容几缕耳鬓,白皙小巧的耳垂在那耳鬓的若隐若现下显得撩人魅惑,看得欧阳鬼使神差般上前两步,右掌抚上了慕容的秀肩。

    慕容似乎一惊,下一刻步法轻踏瞬间远离了那只厚实的右掌,冷冷地看着欧阳。

    欧阳万分尴尬地收回右掌,想对慕容解释,正巧看到一人不知何时站在了前方的拐角处,欧阳正了正衣袖对着那人颔首道:“云公子。”

    慕容眼神微闪,深吸了口气转头对着敖晟翎问道:“不是叫你别乱跑么?怎地走出屋子了?”

    敖晟翎似乎没听清慕容在问她,只是定定看了欧阳,过了会儿才对着慕容说:“我觉得肚饿,屋子里有茶水,但我喝不饱。”

    慕容听了略微一怔……是了!这几日她都是靠几碗参汤支撑着,本就没进膳,此刻醒转了,当然是会觉着饿得厉害了!

    “你先回房,我叫人立刻生炉造饭。”

    “不必那么麻烦,简单些给我弄碗素面就行了,多谢。”敖晟翎对着前方抱了一拳,转身即走了。

    待得敖晟翎的长衫袍角闪入拐角处,欧阳看着慕容温言:“慕容……”

    “欧阳,你我相交一场,但往后莫要那般,我介意。”慕容的语调听不出丝毫温度,也不再看欧阳,无声走开了。

    听闻慕容的冰凉话语,欧阳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掌心,嘴角显出一丝苦笑。

    一碗软硬适中的挂面,配上乌鸡汤,以蚝油双菇做浇头,又卧了个双黄鸡蛋,送到敖晟翎的手上不到几个回合便是一阵风卷云残。

    见得敖晟翎的整个脑袋都要埋在汤碗里头了,纳兰一阵嗤笑:“哎呀呀!你说你是不是上辈子饿得惨了,这一世要做个吃货?”

    敖晟翎咬了口煎蛋,嫩嫩的蛋黄自她嘴角溢出,她赶紧用舌尖舔了回来,也顾不上答话,只是对着纳兰笑咪咪地点了点头,随后又‘呼噜’吸了一大口面条。

    纳兰单手支着下巴,对着敖晟翎那副饿狼吃相笑而不语,看了眼那碗即将见底的汤面,心中暗叹了口气:你这傻小子吃货,真是个有口福的,普天之下还没第二人能令慕容甘愿亲自下厨,当年本姑娘也费了番唇舌才得了碗长寿面……

    也不知从何时起,纳兰渐渐发觉只要经过慕容调制的膳食,哪怕是一道简单朴实的鱼香肉丝也能让人吃得停不下筷子!谁能想到令人闻风丧胆的轮回堂帝都掌舵……居然善于烹饪?可慕容是掌舵,并非厨娘,性子又冷,岂会轻易洗手作羹汤?但今日却.............

    纳兰瞧着敖晟翎捧起汤碗,将最后一点儿面汤‘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不禁咽了下口水……哼!早知道送过来之前,在半路上先蹭两口了!

    ‘呃……!!’

    吃饱喝足了的敖晟翎打了个大大的响嗝,更是刺激得纳兰没好气地给了她一个白眼:“哎!我说你啊!真的一丁点儿都不记得了?”

    “嗯!”敖晟翎拿起手边的帕子擦干净了嘴角,“你以前见过我么?我俩可认识?”

    纳兰深意一笑:“你不认识我。”

    敖晟翎眨了眨眼睛:“不认识?那你为何方才一见到我便叫我‘云公子’?”

    “呵呵!那是因为我从前听别人如此称呼你,于是也跟着这么叫了。”

    “别人?”敖晟翎瞪大了双眼问道,“谁??”

    纳兰看着新作的指甲丹蔲,漫不经心答道:“不就是那几个流水阁弟子喽~~~”

    敖晟翎的那对蓝色眼珠缓慢转了两圈:“............照你的意思,流水阁弟子与我相识?”

    “我看何止是相识,简直是称兄道弟的。”

    “方才我与那位欧阳公子交谈后,我算了算日子,离得我出门办事已过了小半年,看来我在这江湖上结识了不少人……”

    “不少人?哈哈!如今整个武林都在寻你~~~”纳兰正要起劲地往下讲,忽见得一袭淡青裙角自房门闪现,赶忙坐直了身板儿,轻咳一声正儿八经地说,“本姑娘要去睡个晌午觉,那是最最养颜美容的,一会儿见了。”随后起身对着慕容笑了笑,几步便走出了房门不见踪影。

    敖晟翎也正兴致勃勃地要听纳兰说些什么,谁知纳兰半路刹车就这么走了,于是对着慕容说:“方才还想听她说故事的呢……”

    慕容看了眼敖晟翎,又见得那空碗干净得几乎不用去刷了,心中不由得一丝悦意,口中淡淡言道:“既然是故事,待得她晌午觉醒了再听也不迟。”又在屏风处取了几样物什放在敖晟翎面前,“这些便是你的了。”

    敖晟翎见了一个荷包满脸欣喜,快速拿在手上轻轻摩挲,对着慕容说:“这个是我的家里人绣制了送我的,你看,这儿还有个‘七’字。”又边说边打开荷包:“我记得可宝贝这个荷包了,没想过要用的,也不知后来怎地就用了,究竟这里头放了何物……”

    荷包的结绳被松开,一根花纹朴质的银钗现了出来。

    “嗯...........”敖晟翎轻轻捻起这根银钗,放在眼前来来回回观察了半天,左手食指扣了下眉毛,“这个........应该不是我用的……”

    又抬眼瞧了瞧慕容的秀发,笑着说:“如你这般的发式倒是般配的。”

    慕容神色一怔,垂下眼睑盯着自己的鞋尖,放置在膝上的右手轻轻抓了下裙摆。

    敖晟翎却说了那句话后复又瞧着那根银钗,喃喃道:“虽不是我所用,但必定是我最最珍视的!”边说边用大拇指腹轻缓摩挲那银钗上的花纹,勾勒的纹路撩出了股莫名的熟悉感,似乎这个举止已是一种习惯。

    听了敖晟翎的喃喃自语,慕容抬眼看着敖晟翎的一举一动,从她的那对蓝瞳中发现了几丝眷恋。

    慕容轻咬唇角,低声问道:“琬儿是谁?”

    敖晟翎微一愣神,目光自银钗移至慕容的清丽秀容,略带歉意地笑着说道:“是你。”

    “我?”

    “不错。我刚醒来第一眼看到你,便不由自主想起了一首诗,觉得其中一个字相当衬你,于是对着你说了。”

    “何诗?”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我觉得那个‘婉’字配个‘玉’便恰似当时那眼前之人,于是那‘琬儿’两字便脱口而出了,哈哈!失礼之处,还请姑娘多多包涵。”

    “.............既然你觉得好,那便如此吧……”

    “嗯……在下冒昧,不知姑娘本该如何称呼?”

    “那个名号是从堂口里头得来的,无甚要紧,你若是觉着那个‘琬’字衬我,私下便用了吧!”

    “好的,琬儿。”

    敖晟翎将那根银钗小心翼翼归入荷包,扎紧扣绳,抬起头对着慕容微微一笑。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