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五十八章
    麻木的身躯,无力的四肢,早已将自己的身子视作浮萍的麻姑,闭上双眼就当死了一样,如同先前无数次那般咬牙隐忍,去预备忍受南宫厍的摧残,可随后却听得房门被洞然开启,紧接着便是南宫厍痛苦的哀嚎,睁开眼的一刹那,见着一对湛蓝深邃的眼瞳,正堪堪瞧着自己。

    原本心如死水的麻姑却在那时羞愤不已,急得赶忙闭上双眼,侧过脸去不想让云小七盯着自己那副残破不堪的模样,可僵硬的脖子未能遂她的意。正挣扎间却觉得自己裸.露的肌肤被一条薄被盖住了,心中自然清楚那是何人之举,胸间五味杂陈,一张俏脸涨得通红,两行清泪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

    云小七被南宫厍的杀猪惨叫声吵闹得心中烦躁,黑着张脸将他一脚踢晕,整个世界一下子清静了,只剩下空气中越来越浓厚的血腥味。她在南宫厍的双腿上点了几处穴位,流血缓解了许多,如此双腿已残,但终不致命,待得云小七转身要为麻姑解穴时,却见得麻姑又睁开了双眼正冷然地盯着自己……云小七刚要张嘴,整条左臂膀的经络却是陡然胀痛!而方才被针扎的三点小孔发烫得如同碳烤!胸间几处大穴更是有些闷闷的透不过气来!

    云小七边将软剑收入腰带剑鞘,边晃着脑袋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长凳上,微敛双眸、摒心静气地运起流水清气调息起来。

    刚将流水清气驱入左肩,却听得一道清冷的女子声传来:

    “小女子父亲抱恙,母亲早逝,自幼与父亲相依为命,承亡母手艺做绣品过活。”

    “虽清贫度日,但无大灾大难,却在两年前被南宫厍纠缠,小女子力拒无果,反受辱于他。”

    “小女子本想一死了之,却不忍父亲受那恶人荼毒。今日云公子处置了南宫厍,小女子感恩戴德。”

    “然而小女子却与南宫厍狼狈为奸、恩将仇报暗算了云公子,一丘之貉自当脱不了干系,做出此等遭人唾弃之事,如何处置小女子,悉听尊便。”

    “小女子本已是残缺之身,又做出那等黑心事,死不足惜毫无怨言,只是奢望云公子高抬贵手……放我那年迈体弱的老父一条生路,他这两年被南宫厍毒坏了体魄,如今又将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望云公子慈悲,可怜孤老。”

    麻姑看着低眉垂目的云小七,缓缓说出了方才的那些话语,但云小七只是闭着眼睛坐在长凳上,脊梁骨挺得笔直像尊雕像般一动不动。

    麻姑虽不知云小七心中作何想,但见得云小七此时的神态犹如老僧入定,于是她便不再多言,只是静静看着云小七的举动,可鼻尖闻得血腥气几欲作呕,也只得闭上双眼硬是忍住。

    不知过了多久,麻姑闻得一声低沉沙哑的嗓音说道:“当真是……随我处置么?”

    麻姑立时睁眼看着云小七,见得云小七的蓝瞳不禁又是一愣,注视着那对蓝眸定定回答:“无论作何处置,终究是麻姑咎由自取,怨不得谁去,但求云公子饶过我父亲,此恩此德,麻姑来生做牛做马……”

    还未待麻姑说完,云小七‘唰’一下从长凳上站起,转身出了屋子,对院中麻父的问询毫不搭理,不多时又走了回来,将一套衣物放在麻姑枕边,又未待麻姑问及麻父如何,便伸手一把扯去了那层薄被……麻姑光洁的身子瞬间又裸.露在了冰凉的空气中,惊得麻姑心尖一颤,却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便又淡泊了下来,只是与云小七对视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嘲讽,又暗含了些许自嘲。

    云小七隐忍地压制着蛰伏于经脉中时不时纷乱的真气,抬手解了麻姑的穴道之后坐回长凳,沙哑着嗓子对麻姑说:“起床,将衣衫穿上。”

    麻姑听闻如是说,有些诧异地看了云小七一眼,抬起还有些酸麻的右手扯回棉被盖住自己的身子,正要坐起身,却发觉云小七仍像之前那般一动不动坐在长凳上,不同的是方才是闭着眼睛的,此刻却是睁着双眼直直地看着自己............麻姑也只得是一动不动。

    “麻姑妹妹不是说随我处置么?怎地我说的第一件事便不听的了?”

    听着云小七波澜不惊的话语,麻姑牵起唇角自嘲一笑,随即裸着身子赤足下床,也不再看云小七,只是当着云小七的面,先将枕边干净的亵裤穿了,再取了肚兜在手,展开了正要将两条细带系往颈后,却忽然听得云小七吩咐道:

    “转过身去。”

    麻姑手上顿了顿,随即转身背对云小七,将肚兜贴身穿戴,拢了拢长发,接着将其他衣衫裤袜一件件依次穿了,最后以手为梳,依着感觉打理了个简单的发式。

    只是未再得云小七的吩咐,故而麻姑仍旧是背对云小七,立着。

    云小七没再说话。

    麻姑不知云小七意欲何为,无声的折磨比痛快一死要难耐得多,正当她手心快要出汗时,身后响起了一声极微的轻叹。

    “你与南宫厍的话,我当时都听见的。”

    “你为了亲父忍辱负重,伤心泣泪,我也知道了。”

    “你说你随我处置,方才我也处置过了,你很听话,毫不犹豫就照我说的去做,可见你不是随意开了那个口的无信之人。”

    “南宫厍应是江湖中人,你与你父亲乃属平民百姓,却受这恶人欺辱,本就是场磨折。”

    此时背对着云小七的麻姑,早已是泪流满面,可紧咬着下唇就是不肯哭出一声来,又听得云小七吩咐道:“转回身来。”

    麻姑用袖子将脸上的泪痕擦净,转回身去看向云小七,见得云小七的脸色惨白,似乎还有些喘,麻姑正要开口,却又见云小七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接着听云小七沉着嗓音朗声言道:

    “既然来了,何不出来一见?难道还怕我这个中了毒的无名小卒不成?”

    麻姑听了,赶紧四处张望,却未能发现什么,又听得云小七嘲笑道:

    “呵!窝囊鼠辈!当真胆怯!”

    一道劲风击向云小七的后脑,云小七快速拔剑反手刺去,瞬间便与一红袍之人战作一团,刚过了没几招,又有一紫袍之人入得房来,托起南宫厍便要遁走。

    云小七抬脚将方才坐过的长凳踢了过去,被那紫袍之人一掌拍断。

    那紫袍者刚将两节长凳拍开了去,一把剑如闪电般欺到眼前,惊得紫袍者直接将晕厥的南宫厍松开手落到了地上,他自己则是倒踩三步退开了去,‘哧啦’一声,胸前的衣襟被划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那红袍者见此连忙持刀对着云小七的后背用力砍去,云小七借着行云步快速躲过,可剑尖仍旧直指紫袍者,紫袍者纵身出屋跃到院中,云小七跟着紫袍者,红袍者跟着云小七,三人在院中二对一斗了起来。

    麻姑见此,也疾步来至院中,边安慰父亲边将他扶起,却手上力道不够,于是蹲下了身护在了麻父身前,刚放眼望去便瞧见云小七刺穿了紫袍者的右肩,红袍者的刀子划开了云小七的左臂,不禁一声惊呼。

    院子里的石板地上,多了两滩血迹。

    所幸那紫袍者的右肩被云小七刺穿似乎是重伤,立刻退下阵来靠在墙上扯带子包扎。

    而云小七似乎对自己左臂那道血口视若无睹,由得那鲜血沾湿了整条手臂,只是一味地对着那红袍者使剑攻去。

    方才紫袍、红袍两者联手对付云小七都未能占得丝毫便宜,此刻余下红袍者一人独战云小七,立时显得吃力万分、招招惊险,眼花缭乱之际一股寒气直逼脸面,慌乱之下也不顾什么招式了,直接倒地一滚堪堪躲过一劫,刚要起身却觉得后颈一凉,却是再也不敢妄动了。

    “公子手下留情!我等带有解药!”

    云小七右手持剑抵着红袍者的咽喉,左手布满鲜血顺着指尖滴滴落于石板地上,斜眼冷冷地看着大喊出声的紫袍者,一声冷哼。

    紫袍者急忙取出一个白净瓷瓶献给云小七看,快速说道:“实不相瞒,我俩只是来给西门送这东西的,不曾想在暗中见得西门被公子所伤,本是无意要出手的,只是我这位师兄脾气火爆了些,莽撞插手了……还请公子海量,莫要怪罪。”

    云小七轻皱眉头:“西门?”

    紫袍者一脸殷勤:“对对对!便是屋里躺着的那个胖子,想是那南宫厍的诨名是用来招摇撞骗的……这西门每隔十五日便要我送解药给他,想是要赠这位老先生服用的……如今在下奉上解药,还请老先生笑纳。”

    云小七瞄了眼紫袍者手上的白瓷瓶,问道:“那今日三枚毒针的解药呢?”

    紫袍者睁大双眼急急说道:“西门只叫我兄弟俩制出三尸洗髓丹,未曾提过什么毒针!我师兄弟二人当真不知那三枚毒针之事!此言若虚!叫我天诛地灭!”

    云小七盯着紫袍者的双眼:“那你身上可带有其他毒药?”

    紫袍者脸色一僵,连忙摇头。

    云小七也对着紫袍者摇了摇头,一脚踹在了红袍者的腰上一处穴位,红袍者浑身无法动弹,疼得脸都白了。

    紫袍者急得大呼:“云公子且慢!!!”

    云小七似笑非笑:“你怎知我姓云?”

    紫袍者捂着伤口轻声说道:“西门为云公子设了一局,此事我等也略知一二,云公子要处置西门也是合情合理,但此刻并未好时机!云公子可知你那流水阁的几位好友现已中了圈套生死未卜?!”

    云小七冷冷看着紫袍者,不发一言。

    “在下此刻不打诳语!特将此事告知,又将老先生的解药奉上,还望云公子能饶了我师兄!至于那西门,我俩是自顾不暇的了。”

    “我如何信你?”

    “是真是假,云公子去陈家一看便知!至于老先生的毒药和解药,均是出自我师兄弟二人之手。以往西门会将毒药参于饮食之中令老先生服下,如今西门已残,无人再会去做那阴险之事,故而老先生这回只要单单将解药服下即可!”

    “空口无凭,你将带来的解药给你师兄尝尝。”

    紫袍者二话不说,迅速来至他师兄跟前,打开瓷瓶喂其服下一粒黑褐色小药丸,正要开口说话,却见得几道白光闪烁,一袭裁剪得体的紫袍被划成了布条,几个小纸包从紫袍者身上掉落在地。

    紫袍者脸都白了!

    “哼!方才还死不承认!叫我如何信你?”云小七看了眼麻父的卧房,“去!将那西门拖过来。”

    紫袍者咬着牙将西门那肥硕残躯拖至院中,见云小七正打量着自己的那几个小纸包,恭敬说道:“云公子,人已带到。”

    “嗯。”云小七扔了个小纸包过去,“给西门服下。”

    紫袍者看了看小纸包,又看了看云小七,二话不说掰开西门的下巴就将纸包里头的粉末尽数倒下。

    “很好。”云小七对着紫袍者点了点头,“念在你重伤之余仍心系同门,如此重情重义,也该有个褒奖,你可将你师兄带走,我不拦着你。”

    紫袍者闻言大喜,对着云小七拜了拜,随后扶着红袍者开门离去,刚踏出门槛却遇着了几个附近的住户,见得那二人的狼狈模样均是满脸惊讶,一位大婶指着衣衫褴褛的紫袍者右肩鲜血横流更是吓得连连尖叫,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连呼“杀人了!快报官!”……紫袍者也无暇再去管这些,扛起红袍者提气蹿上屋顶便跑。

    云小七听了巷子里的喧闹,也不现身只是朗声言道:“诸位过路君子,适才有江湖草莽在此聚众斗殴,伤人流血,现有一恶贼被擒在此,烦请诸位喊些衙役过来收押,诸位如此见义勇为,定能得些个奖赏。”

    两个年轻人听了此言,低声商量了几句便一溜烟儿跑开了,待得领着衙役还未奔到巷子口,却见得不远处升起一股黑烟,走近了才知道那聚众斗殴之地已是熊熊烈火,左邻右舍的人家大呼小叫地救火怕烧到自家房屋。

    领头的捕快指挥手下同去救火,又见得巷子角落处有一人伏在地上纹丝不动,走近一瞧,却是个被挑了双腿脚筋的胖子。

    捕快对身后的副手低声吩咐:“你去!速回衙门!将这纵火行凶一事禀报大人!”

    那副手看着捕快的侧脸轻声说道:“今日陈家老太爷寿诞,大人一早便去陈家吃酒了。”

    “.......那先把这人带回收监,另外再叫个郎中,等大人回衙门了再查。”

    “喏。”

    这两位衙役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口中的大人此时早已晕倒在了陈家寿宴的主桌上。

    陈家摆寿宴的厅堂刀光剑影、劲风阵阵,正是几个留有余力的内家高手在与一群黑人蒙面之人缠斗,但看那几个成名已久的武林人士今日手脚不是很灵活,且显得力有不逮,而那群黑衣人却是招式犀利狠辣,将那几个武林人士一一打下阵来,忽闻一声狮子吼,一位花甲之年的老者瞬间跃入,单身对付几个黑衣人,几招拳打脚踢之间便放倒了两人,劈手夺取两把钢刀过来转身掷于一位老太太,但见那老太太双手接住两把钢刀,从容起身与那花甲老者并肩作战,二位老人家联手之间又有几个黑衣人倒地,颓势力挽!

    忽闻一阵尖叫响起,紧接着便是孩童的哭闹声传来,那两位老人家招式微顿,随即不约而同朝那孩童哭声纵去,却见得玄衣道士正抱着一个三四岁的男童柔声轻哄着,但那孩童边哭边使劲推搡道士的脸颊又或乱扯道士的长须,显得那道士有些滑稽狼狈,可这一情景叫两位老人家见了却是心中又惊又急!

    那道士见着两位老人家直直盯着自己瞧,赶紧忙里偷闲开口:“陈老太君的柳叶双刀果然名不虚传,陈老宗主亦是宝刀未老,叫晚辈心服口服,只是这陈家子孙的胆子也忒小了些,都不肯让贫道抱上一抱的……贫道此刻舍不得打骂,还真是费煞脑筋,不知两位前辈有何妙计能让这小家伙消停些的?”

    陈老夫人紧握双刀,咬牙切齿:“妖道江淮子!你敢动我家桓儿试一试?!我定叫你粉身碎骨!!”

    陈老宗主紧皱浓眉,满脸怒意,他呼出一口气看着曾孙,沉声言道:“桓儿,桓儿!可还记得今日清晨我嘱咐过你什么话?”

    陈士桓听到老祖宗的呼唤,吸了吸鼻子哽咽道:“呜呜呜……老祖宗叫…叫桓儿乖些……呜呜……听乳娘的话…呜呜呜呜……不可调皮捣乱,不可肆意哭闹……呜啊!老祖宗……这个恶人打了乳娘!老祖宗……呜呜呜!”

    陈老宗主浓眉一扬:“既然知道我嘱咐过你不可肆意哭闹,那你此刻在作甚?”

    “...........................”陈士桓小脸涨得通红,圆溜溜的大眼睛也是肿得可怜,但听了老祖宗的问话,居然立刻用力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止住了哭声,只是小小的身子还不禁时不时的抽泣着。

    那道人江淮子见此,笑着取出块帕子将陈士桓的眼泪鼻涕擦干净,对着陈氏夫妇点头道:“陈家不愧为武林名门世家,果然好教养。那就请两位前辈将玉罗刹放了,我手中的桓儿自当完璧归赵。”

    陈老宗主闷哼一声:“卑鄙无耻!我若不允呢?”

    陈老夫人一声不吭,只是斜睨了眼老伴儿,抿了抿嘴唇。

    “哈哈哈!”江淮子猖狂一笑,看着怀中的孩童森然说道,“贫道修炼长生之道,这童子之心可是一味珍品,贫道观桓儿粉雕玉琢、聪慧可爱,想是他的心更是上佳之选……”

    “住口!”陈老夫人红着双眼,咬牙喝道,“你若是敢伤他分毫,我定将你挫骨扬灰!”

    “陈老太君误会了,贫道怎敢造次?只要陈家将玉罗刹放了即可,我等立马便走,如此简易之事,二位前辈何乐而不为呢?况且……陈老宗主今日饮了许多酒,此酒后劲霸道,想必顶多撑个一盏茶功夫,何必固执地要与我等晚辈过不去呢?”

    在江淮子的说话间,其余黑衣人已将陈老宗主夫妇虎视眈眈地围在了中央,方才那几位武林人士早已支撑不住,败了。

    陈老宗主心里清楚,他的内息已紊乱多时,若是再与人动手,不出三十招便露陷,虽说陈老夫人只饮了一杯酒,但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曾孙还在贼人手里!但玉罗刹危害武林已久,此次大费周折将其抓获,怎可就如此放虎归山?!陈老宗主略一思忖,心一横,对着陈士桓说道:

    “桓儿,可还记得前日午后,我教过你什么?”

    陈士桓瞪大眼睛,漆黑的眼珠子骨碌一转,对着老祖宗点了点头。

    江淮子以为陈老宗主又要哄曾孙子听话,心知他终是妥协了,得意地眯眼一笑,却听得陈老宗主急声呼道:“那还不快些的?!”

    江淮子心中诧异,忽然长须被紧紧往下拉,整个脑袋跟着低了下去,谁知迎面被一个小脑袋撞上了鼻子,痛得江淮子热泪盈眶晃花了眼,两道鼻孔血流成河,还未等江淮子有所反应,却发觉手上一空……陈士桓从他怀里一头栽到了地上,又连滚带爬地奔向陈老夫人!

    除了陈家的二老一幼,其余之人均是一怔,随后瞬间对那陈家三人围了上去动起手来!

    陈老宗主一双铁拳将击向陈士桓的一名黑衣人击退,掩护着陈老夫人在这火石电光之间抱起了陈士桓!

    “快走!”

    陈老宗主使出浑身修为拖住黑衣人,但仍有五名黑衣人在厅堂门口就将陈老夫人缠住,陈老夫人一手抱孙一手挥刀,可年事已高又饮过酒,虽还未受伤但如何也突围不得,耳边又听得厅堂内的陈老宗主连着两下闷哼似乎中招,心间一紧,默念了句“天佑我儿!”,接着刀法路数一变,大开大合猛砍猛斩硬是开了个空隙,将陈士桓抛出了厅堂大门!

    “快走!别回头!”

    陈士桓摔了个狗吃.屎,就地滚了几圈就磕破了嘴角,他是个听话的孩子,鼻青脸肿的也不敢擦拭伤口就涨红着眼眶爬起身,咬着牙齿撒腿就往前庭大门跑,却在将要蹿出大门时,一头撞在了一个大人的肚子上,顿时眼冒金星,找不着东南西北。
多多书院 > 云行流水间 GL > 云行流水间 GL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